《突圍》活色生香的悲情女人:別吐槽閆妮了,我們都誤解了石紅杏


導言

電視劇《突圍》中,被吐槽最多的人,是閆妮飾演的石紅杏。

作為主管一方的京州中福副董事長,石紅杏的做派,讓很多人大跌眼鏡。

師弟齊本安“空降”一把手,她不僅暗地裡設套,還和大師兄林滿江告黑狀;功利心全寫在臉上,說話做事毫無遮掩。

5億棚改資金敗露時,她完全慌了神;被大師兄林滿江保護而脫臉後,馬上一副小人得志的得瑟樣。

更詭異地是,50多歲的女領導,談話時的坐姿,居然擺出了“S型”。


這哪裡是職場女強人,分明是《武林外傳》裡的佟掌櫃。

一時間,大家紛紛吐槽閆妮的演技,可隨著劇情深入,我們發現:或許這才是石紅杏最真實的樣子。

石紅杏本性單純,膽小自卑,能力不足,她不是女強人,也壓根不想做女強人。

她更像個痴戀的傻女子,一生只為一個人,甚至賠上了清白與生命。


01

林家鋪子

林家鋪子的三兄妹,林滿江、齊本安和石紅杏,是一次礦難的遺孤。

他們一同被勞模程端陽收養,一起讀書,一起生活,一起長大,形同手足。

那一年,石紅杏10歲。

或許從那時起,她對大師兄林滿江的崇拜就開始了。

林滿江是個極有追求的人,他努力讀書,事事爭先,成了礦上第一個考進礦業學院的人,從一名普通工人,逆襲為大型國企–中福集團的一把手。

石紅杏,就沒有那麼進取了,她是三兄妹中文化程度最低的。

低到什麼程度呢?

這麼說吧,少女時的情書,以及集團會議上的決心書,都是由師弟齊本安代筆。


好在她有個厲害的大師兄,林滿江成功後,並沒有忘記提攜弟弟妹妹們。

在他的督促下,胸無點墨的石紅杏,被安排上了幹部培訓班,獲得了在讀學位,成了京州中福的總經理。

所以在石紅杏心裡,林滿江始終是神一樣的存在,值得用一生崇拜與追隨。

她的辦公室,掛著林滿江的巨幅畫像;林滿江說的每句話,都被她當作金科玉律記在本子上,足足有178本;而林滿江交代她做的事,她更是毫不猶豫地執行。

遇到坎,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林滿江,她相信無論多大的事,他都會幫她解決。


如果這種感情,只是愛豆式的“腦殘粉”倒也罷了;然而,從少女時期就萌發出的小情愫,遠不只崇拜這麼簡單。

對於這一點,林滿江的妻子童格華,心知肚明。

延伸閱讀  農村兒子剛娶了媳婦,才半年就患上尿毒症,公公婆婆將兒媳趕出門

劇中有個片段,林夫人起身擦手,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問:“是不是你那小師妹,又給你惹麻煩了?你把李功權帶回北京,真的不是為了她?”

林滿江看著她,迅速轉移了話題。

童格華很聰明,她只敲山震虎,並不刨根問底,林滿江不挑明,她也不挑明。

林滿江,是石紅杏在心中構建的完美形象;依賴型人格的她,需要白月光來照亮生命。

石紅杏身上,至少具備“依賴型人格”的兩個特點:1,自我貶低;2,盲目迷信有力量的人;

而這兩點,正是林滿江所看重的。


02

髒了的白手套

在石紅杏眼裡,林滿江是完美的。

即使他與別人結婚,即使他罵她愚蠢,即使他把一切罪行推到她身上,她依然痴心不改。

她以為那是關愛,是面子,是保護,在她心中,他永遠是那個護著她的人。

可她忽視了一件事,林滿江未必是這麼想的。

石紅杏的痴戀,林滿江一直很清楚,可他並沒有把話挑明;他享受著這份曖昧,同時對兩人的關係形成操控。

直到他和童格華訂了婚期,才不得不和石紅杏說了實情。

石紅杏傷心至極,賭氣趕在前頭,和牛俊傑先領了證。


林滿江,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林滿江是有大志向的,從骨子裡,他瞧不上這個不思進取的小師妹:智商堪憂,胸大無腦,感情用事。

可是紅杏並非一無是處:智商低又重感情的人,不一定適合做老婆,做“替罪羊”卻很合適。

於是,石紅杏就成了林滿江為自己物色的,最好的“白手套”。

被挪用的5個億棚戶區改造款,只是冰山一角;王平安的死,也不過是個小小插曲;真正的大幕在後面。


當年,評估價16億的煤礦,被中福集團以43億買下;林滿江讓石紅杏簽字,她看都沒看就簽了,她相信她的白月光,絕對不會害她。

她並不知道,這裡面藏著10億行賄款;她更不敢相信,幕後操縱者,是她崇拜的人。

京州中福有個小金庫,用於報銷高官家屬的大額消費,其中就包括林滿江妻子童格華。

以石紅杏的膽量,萬萬不敢擅自做主,她只是按照林滿江的批條辦事;可事後,林滿江居然從她手裡,把那些條子全都收回去了。

那時,她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要為這位大師兄,背下所有的鍋。

她天真地以為,林滿江讓她在集團會議上作檢討,只是做個樣子;想不到他對她避而不見,即使她拿出小本本,他還可以義正言辭地怒斥她汙衊。

這一刻她才明白,在林滿江那裡,她什麼都不是。

延伸閱讀  太狗血!德陽一男子離婚後發現兒子竟不是親生,最後……

牛俊傑說她是林滿江的白手套,現在白手套髒了,讓人家直接扔進了垃圾箱。

僅此而已。


03

信念崩塌

《突圍》原著中,石紅杏的結局很悲涼,她選擇了跳江自殺。

她本不是罪大惡極之人,沒貪過錢,沒害過人,瀆職罪,罪不至死。

況且,那178個本本早晚會查清楚,重大立功表現的她,還能減刑。

可她為什麼要選擇死呢?

有人說是對愛情失望了,我倒覺得,是她內心的信念塌了。

那個信念,本可以支撐她一生。

林滿江,是石紅杏少女時的偶像,她唯一愛過的人,也是她唯一相信的人。

她寧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牛俊傑,也不會懷疑林滿江;即使所有證據都指向他,她依然是不信的。


在他們之間,不只是兄妹情,不只是崇拜與敬仰,甚至不只是愛慕。

石紅杏10歲就失去了父母,而幸運的是,她進入了一個溫暖有愛的大家庭。

師父程端陽成了她的“母親”,給了她足夠的關愛和照顧;可光有母愛是不夠的,她還需要一個能保護自己的“父親”。

而林滿江,剛好替代了那個位置。

所以,石紅杏對林滿江,不只是愛,更多的是心理依賴。


她把林滿江的畫像掛在辦公室,她記下他說的每個字,就彷佛“父親的力量”陪伴著,讓她感覺踏實。

她心中有個信念:他會像“父親”一樣,永遠保護著自己。

5億拆遷款暴露時,是林滿江擋在前面幫她處理善後,他溫柔而篤定地說:“紅杏別怕,有我在,這事過去了。”

可林滿江後面的表現,卻讓她的信念崩塌了。

她想不到,一身正氣的大師兄,居然會受賄10億;更想不到,小金庫暴露時,他居然反咬一口,說她是咬了東郭先生的狼。

在林滿江眼裡,自己貪汙腐敗沒有錯;反倒是石紅杏私下記黑賬,罪大惡極。


這還是她崇拜的兄長嗎?還是她篤信的保護神嗎?

石紅杏的一生,像是一根藤,依附於“父性的光芒”中;如今光芒沒有了,藤失去給養,她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義。

若說林滿江對石紅杏是單純利用,卻也有失公允;他對她是有憐惜的,只是那更像是有條件的贈予。

你若聽話懂事,我便是慈愛的父兄;若威脅到我,你便是牆上一抹蚊子血,偶爾憑弔罷了。

延伸閱讀  孟美岐道歉:女人想要談戀愛,為啥就這麼難?

當生命成了場笑話,死,或許是最好的解脫吧。

石紅杏的最後一個電話,打給了牛俊傑,她說欠他一份愛情;如果有下輩子,她願意真心實意做他的老婆。


結束語

周梅森說,《突圍》是他最想寫的一個劇本,而閆妮是他親點的演員。

他說,我需要一個感情豐富,有煙火氣的石紅杏。

現在看,周梅森是選對了。

閆妮演的石紅杏,雖然不是正面角色,卻並不招人恨,只是感覺可笑,可悲,可憐。

閆妮釋出了一篇寫給石紅杏的長信,那是她出演半個月後寫的。

她眼裡的石紅杏,是這樣的:

“看過起起落落卻幼稚得不真實,身居高位卻雷厲嗔痴,貪戀權力卻偏嗜一人,殫精竭慮卻成不了後面的黃雀……”。


話語間,彷佛見到一個鮮活的石紅杏。

活色生香是我,自卑討好是我,野心愚蠢是我,飛蛾撲火是我……

今生,一個悲情傻女人,用生命換了場笑話;

來世,願你可以為自己而活,笑看起落紅塵。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