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上架200個“模擬器”遊戲,還有什麼不能模擬?


我在現實裡從來沒做過任何電工活兒。

一方面因為我的日常生活裡沒有那麼多電路要維修,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其實有點危險,畢竟插座裡隱藏著的是220伏交流電,搞不好就要把自己的小命交待在上面。電工是個相當專業的工種,上崗需要經過培訓和考試獲取職業資格證。面對可能危及生命的電線和開關,誰也不願意自己冒險去搗鼓,我相信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都會把這項工作交給專業人士完成。

但是,這一切僅限於電工活兒本身很危險這個前提下。如果能保證安全,那我很樂於拿起鉗子和螺絲刀。或許是知道這個世界上總有人和我一樣,對電工有那麼一點點期望和憧憬,“Take IT Studio!”工作室製作了一款能讓我們在虛擬世界裡做電工活兒的遊戲——《電工模擬器》。

和現實中電工的工作相比,《電工模擬器》的操作遠沒有那麼複雜。在3D寫實的場景裡,鼠標放到可以互動和調整的電路、電器上面,這些設備就會以高亮顯示。玩家即使對電工的標準操作不那麼熟悉,也能按照系統簡單的引導快速完成任務。甚至觸電也沒有那麼令人恐懼——即使你在遊戲裡摸了電門,也不過會得到一次系統警告罷了,玩家不會得到任何懲罰,可以在真正百分百安全之下體驗電工的日常。

我忘記關電閘就摸了電門,得來的不過是一次警告

《電工模擬器》目前正在Steam上免費體驗。不知不覺之間,遊戲市場上已經充滿了各種名字裡包含“模擬器”的遊戲,這類游戲幾乎能模擬現實世界裡的一切——在《廚藝模擬器》裡做菜,在《農業模擬器》裡開拖拉機,在《高壓水槍模擬器》裡洗車,甚至可以在《虛擬主播模擬器》當一把VTuber。這些遊戲也並不限於模擬人類的職業,連椅子、貓或是一隻山羊都可以成為模擬的對象。

光是2021年一年時間,Steam平台就上架了超過200個模擬器遊戲,沒準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有與之對應的一款,這大概說明,玩家真的很喜歡這個遊戲類型吧?這些模擬器遊戲到底好玩在哪裡?它們是如何在“還原現實”和“好玩”之間找到平衡的?

讓工作簡單點

電子遊戲從誕生之初就帶著模擬的基因。 1972年問世的雅達利遊戲《乓》就是一款模擬遊戲,屏幕被一條虛線分隔,虛線兩側的兩個短板代表兩個球員,在中間來回穿梭的像素點則是兩位球員擊打的小球。簡簡單單的點和線就模擬出了現實中常見的體育運動——乒乓球。

《乓》用最簡單的要素提煉了乒乓球運動的精髓

這正是模擬遊戲的精髓。簡化還原現實生活中繁瑣而復雜的行為,平時出於各種條件限制難以參與的活動,遊戲裡可以快捷方便地體驗到。小到球類運動,大到城市管理,幾乎任何人類活動都能一步步簡化到用手柄或鍵鼠模擬出來。在現實裡打乒乓球需要掌握很多技巧,對力量和身體的協調性也有要求,在遊戲裡就只需要反應能力和對局勢的判斷,剩下的就只是按鍵罷了。在遊戲里當一位市長也不需要日理萬機,只要看著幾項數據做好規劃,動動鼠標就能讓整個城市運轉起來。

延伸閱讀  cos:碧藍航線英仙座cos正片@夜咲

在誕生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模擬類游戲的著眼點十分有限,不是城市管理,就是體育運動。當模擬對象更加細化,不再局限於大眾熟悉的題材時,才是這個類別真正大顯身手的時候。 2008年問世的《歐洲卡車模擬器》應該是最早冠以“模擬器”之名的遊戲之一。玩家化身一名歐洲卡車司機,在不同國家之間穿行,安全平穩地運送貨物,賺取酬勞。

同樣是模擬駕駛,《歐洲卡車模擬器》區別於競速遊戲,是要嚴守駕駛規範的:玩家要等紅綠燈,不能超速,不能壓線或逆行,也不能顛簸碰撞把貨物損壞了。任何失誤都有可能被交警罰款或是要賠償貨款,玩家必須認真模仿現實裡司機的行為,否則就無法得到應有的獎勵。即使任務結束也不能掉以輕心,還需要把卡車方方正正地停回車庫裡,沒有耐心倒車的司機可以選擇委託牽引,只是這樣到手的工資少了一截。

玩《歐洲卡車模擬器》就得切換到駕駛室內視角才能體會到那種開卡車的感覺

《歐洲卡車模擬器》把一個大眾並不熟悉的領域通過模擬器展現出來。我們之中大多數人都打過乒乓球,但很少有人親身開過卡車。通過恰到好處的簡化,玩家拿起手柄就能體驗高度還原的長途貨運,“歐卡”系列後來不僅成為長途駕駛愛好者的鍾愛,也吸引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玩家人群。

從此以後,創作者們認識到了市場潛力,開始發掘各種人們平時難以接觸的現實題材,把它們轉化為一個個模擬器遊戲。有些題材距離人們的生活太遠,比如維修坦克或是拆解艦船;有些是有所了解卻並不熟悉的職業,比如外科手術或是給汽車加油——現實中的操作需要專業技能且步驟繁瑣,遊戲中可以變得簡單明了,易於上手。

模擬器遊戲的關卡設計很多時候並不符合遊戲設計理論,但它們依舊能吸引人,因為玩家想從中獲得的並非分數獎勵,而是嘗試不熟悉的工作的新鮮感。一個感興趣的領域加上“模擬器”3個字組成標題,對玩家而言魅力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不需要給擰下來的每個螺絲都分類收納,也不需要擔心觸電,還能獲得巨大的成就感,那麼沒有人能拒絕《電工模擬器》。

開始放飛自我

隨著模擬對像不斷細分、不斷偏離生活,模擬器遊戲漸漸脫離現實題材,開始觸碰一些更“離譜”的領域,比如——模擬一隻山羊?

可能很少有玩家沒有聽說過《模擬山羊》的大名,發售於2014年的《模擬山羊》如今累計銷量已經超過了1000萬份。遊戲裡,玩家“模擬”一隻山羊在小鎮的街道上橫衝直撞,伸出舌頭舔來舔去。行人會被撞得七扭八歪,車輛會被撞得原地爆炸,而這只山羊毫髮無損,在一個又一個場景之間穿梭。

《模擬山羊》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搞怪的遊戲之一

當玩家在玩《模擬山羊》的時候,其實並沒有真的在模擬一隻現實中的山羊。它其實是一部披著模擬器外皮的滑稽動作遊戲。創作者Armin Ibrisagic說,《模擬山羊》本質上是個滑冰遊戲,只不過把表演特技動作的滑冰選手換成了一隻四處搞破壞的山羊。

這種搞怪而天馬行空的風格讓玩家欲罷不能,最終催生了一個新的類別——“惡搞模擬器”遊戲。

延伸閱讀  博人傳:如果慈弦不廢話,直接讓十尾吃博人,桃是攔得住嗎?

當我們打開惡搞模擬器遊戲的時候,我們就不再是想要體驗現實的好奇寶寶了,而是轉眼間化身成了純粹樂子人。在其他模擬器遊戲裡,我們試圖簡化還原現實中的工作,但在這些惡搞模擬器遊戲裡,操作似乎變得更複雜或笨拙了。

在《模擬外科醫生》裡,玩家是真的來學習如何做外科手術的嗎?你甚至很難精準地握住手裡的手術刀,更別提做手術了。大家只是看著到處散落的五臟六腑,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試圖笨拙地控製手指把病人的心臟裝回原位。 《全面戰爭模擬器》的玩家也不是真要排兵布陣打場胜仗,據我所知,大多數人買下游戲只是為了看那些麵條人小兵笨拙地互相廝殺,最後躺倒在地。

《全面戰爭模擬器》裡面根本沒有正經的戰爭場面,只有一群沒有骨骼支撐的小人在一起扭打

也有的開發者領悟到了人生的新境界,開始在模擬器遊戲裡面尋找更高的追求——比如《山》。 《山》被奉為“Steam四大名著”之一,自稱是“存在主義自然模擬器”,遊戲中什麼都沒有,除了一座不斷變化的山。一座玩家沒有辦法交互和操作的山有什麼可玩的呢?有的人就是能盯著這座山一看幾個小時,看山上的生命誕生又逝去,看時間在這座山上留下痕跡。 Steam評論區中不乏在這款遊戲上花了幾百個小時的玩家。

《山》真的是遊戲嗎?

無論是《模擬山羊》還是《山》,它們早就脫離了一般意義上“模擬器”的定義。但是有的時候,我們正需要幾個這樣古怪的遊戲來緩解一下緊張的神經。這些遊戲通常沒有什麼“意義”,一般也不存在什麼劇情故事,沒有動人的人物塑造,世界觀設定和內在涵義更是無從說起。即使是從遊戲本身的角度,大多數也沒有精心設計的關卡或精密的數值計算,一切都顯得那麼隨意。放飛自我給了模擬器遊戲一片新的天地,玩家也能抱著輕鬆的心態,在最簡單的“難度”下享受最純粹的快樂。

接下來模擬什麼?

現在模擬器遊戲可能有點太多了。 2022年才過去不到一個月,Steam上就已經出現了12部新的模擬器遊戲——既有像《駕考模擬器》這樣高度擬真,甚至能在現實生活中幫助你通過駕校考試的正經模擬器遊戲,又有《雄鷹模擬器》這樣看起來不太靠譜,實際上只是個換了個模型的《超人64》惡搞模擬器遊戲。

模擬器遊戲的井噴自然帶來魚龍混雜,質量參差不齊,它們經常有著類似的宣傳圖和界面風格,有些相當粗製濫造,甚至很難玩下去——比如剛推出不久的《咖啡店模擬器》,僅有的6篇評測中只有一半是好評。實際上,今年推出的12款模擬器遊戲中,只有《電工模擬器》這一部作品得到了80%以上的好評率。

《咖啡店模擬器》的畫面可以稱得上是“驚悚”

在我看來,想做一部有趣的模擬器遊戲,有兩條路可以走,可以像《歐洲卡車模擬器》一樣做精準的減法,玩家能用簡單的操作體驗足夠複雜和還原現實的內容;也可以學學《模擬外科醫生》,用加法把操作變困難,用恰到好處的滑稽感讓遊戲充滿歡樂。 《咖啡店模擬器》幾乎能代表市面上大多數劣質模擬器遊戲的弊病。遊戲角色動作僵硬,操作手感笨拙,能看出來,製作組希望製作一款類似於《模擬外科醫生》或《廚藝模擬器》那樣的惡搞作品,卻沒有把握好分寸,寫實的畫面和繁瑣的操作最終沒能帶來好的“笑果”。

延伸閱讀  一拳重製196:世界名畫解鎖,最強King降臨,英雄喜怪人懼

這也給其他創作者提了個醒:不是只要照葫蘆畫瓢,把模擬器遊戲做得奇怪而難玩就能獲得玩家認可。也許真的有一天,世界上所有的工作和活動都可以變成模擬器遊戲,但選題之下的創意仍然是最重要的。我有點沒法想像《遊戲編輯模擬器》會是怎樣一款遊戲……比起一本正經地敲字、排版、發布,或許把它做成一款在賽博世界里和字符搏鬥,最後建造出一座文章城堡的遊戲大家會更喜歡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