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Zoom 最大的競爭對手來了


Zoom 最大的競爭對手來了 1

舊金山——最近幾週,隨著人們紛紛使用視頻聊天應用 Zoom,這股熱潮引起了 Facebook 的注意。在社交網絡內部,立即引發了一場爭奪戰。

被“盯上”的 Zoom

三名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 首席執行官 扎克伯格 命令員工加大工作力度,並專注於公司自己的視頻聊天項目,尤其是在該公司產品的使用也在增加的情況下。由於細節屬於機密,他們拒絕透露姓名。他們說,在 Facebook 的內部留言板上,員工們都對 Zoom 公開的數據瞠目結舌,這些數據顯示 Zoom 越來越受歡迎。

前不久,Facebook 公佈了其在視頻會議領域最大的行動,推出了多項新的視頻聊天功能和服務。這些功能和服務包括 Facebook Messenger 上多達 50 人的視頻群聊、多達 8 人的 WhatsApp 視頻通話,以及 Facebook Dating 的視頻通話等。

盯上 Zoom 的科技巨頭並不只有 扎克伯格。本月,Google 將視頻聊天應用程序 Meet 整合進 Gmail 以使其更容易訪問。 Cisco 最近推出了 Webex 電話會議服務,並稱其比 Zoom 更安全。 Verizon 上周宣布,它將收購視頻會議服務公司 BlueJeans Network

科技和電信巨頭正在動員起來對抗 Zoom,因為這家矽谷公司已經成為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以來的最大科技受益者之一。根據一家分析公司 App Annie 的數據來看,在過去一個月來,Zoom 的下載量增長了 740%。 Zoom 表示,現在每天都有超過 3 億人使用 Zoom,而在大瘟疫爆發之前只有 1000 萬人。

Facebook、Google 和其他公司都想分一杯羹。這些公司的知情人士表示,在幕後,員工們對自己的公司沒有像 Zoom 那樣搶風頭感到惱火、痛惜,尤其是多年來,許多巨頭都推出了自己的視頻聊天軟件,比如 Google Meet。

在瞄準 Zoom 的過程中,這些科技巨頭正在遵循這樣的戰略,即部署其龐大的資源,來擊敗規模較小、快速崛起的競爭對手。去年,Facebook 和 Google 將目光投向了來自中國的視頻應用程序 TikTok,這款應用在年輕人中大受歡迎。戰略通常是大公司出資搶購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以將它們的競爭對手淘汰出局。

在一次採訪中,扎克伯格 對公眾將自己與 Zoom 進行比較感到不滿,他表示,視頻聊天才剛剛開始成為一種現象級應用,因為人們希望以更親密的方式進行數字連接。扎克伯格通過Facebook Messenger 新的視頻應用說:“在大瘟疫爆發之前,這個世界就已經朝著視頻聊天的方向發展了。這是大勢所趨,即使人們不在一起,也能有更多身臨其境的感覺。”

危機中崛起的Zoom

Zoom 公司首席執行官 Eric Yuan 在本月接受采訪時稱,在這場“可能是百年一遇的危​​機”中,Zoom 考慮的不是競爭,而是專注於用戶及其體驗。

Zoom 最大的競爭對手來了 2

Zoom 由前 Cisco 高管 Yuan 於 2011 年創立,其設計初衷是易於使用和安裝。與其他視頻聊天產品不同的是,這款應用還有一個很受歡迎的網格視圖,可以讓人們在通話的同時看到所有人,從而營造出一種更加社交化的氛圍。該公司總部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市,於去年上市。

當新型冠狀病毒的大爆發推動了視頻聊天現象的發展時,Zoom 顯然成了一名領跑者,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它的易用性和簡單性。一個多月以來,它一直是 Apple 應用商店中下載量最大的應用。該公司的市值約為 470 億美元,超過了 Slack 和 Pinterest。

但 Zoom 的成功也是一波三折,公眾對 Zoom 缺乏安全和隱私保護的措施的質疑聲不絕於耳。 “Zoombombing”(故意用色情或其他形式的數字騷擾來干擾他人的 Zoom 會議),已經變得如此普遍,以至於這個詞成了主流話語的一部分。

大型科技公司和電信公司正在競相追趕,儘管它們推出視頻會議服務的時間比較早。 Cisco 早在 2007 年以 32 億美元收購了 Webex。 Facebook 一直在宣傳自家的視頻聊天服務。 2011 年,Microsoft 就以 85 億美元收購了互聯網電話服務 Skype。

Google 本月宣布將 Meet 直接接入 Gmail,這樣用戶就可以在瀏覽器打開郵件時就可以在網頁內進行視頻通話。 Google 還借鑒了 Zoom,為 Meet 帶來了網格風格的視圖,並添加了一些特性來改善在微光條件下的視頻質量。週三,Google 為視頻通話增加了噪音消除選項,並免費將高級功能擴展到所有客戶。

Google 表示,Meet 的使用量比一月份增長了 25 倍以上,每天都有超過 200 多萬新用戶註冊。

在公眾對 Zoom 的隱私和安全性提出質疑後,競爭對手也紛紛向客戶保證,他們的產品會更安全。 Cisco 副總裁 Javed Khan 說,Webex 的使用量不僅飆升,公司一度在 24 小時內新增了 24 萬用戶,而且其安全業務也在不斷增長。

他說,“作為世界上最大的企業安全公司,我們正在幫助客戶安全地進行連接並協作。”

Verizon 在 4 月 16 日宣布收購 BlueJeans 時,BlueJeans 也強調了安全性。該公司在一篇博文中稱:“正如當前居家工作的時代所顯示的那樣,擁有像 BlueJeans 這樣安全、可靠、高質量的協作工具是必不可少的。”

Epic Games 去年收購了一款視頻聊天應用 Houseparty,在年輕人中深受歡迎。最近幾週,已經有超過 5000 萬人註冊了它,用戶範圍也擴大到那些同時使用 Zoom 的用戶。 Houseparty 表示,為了突出自己的特色,它強調了一些特性,比如在 App 中與其他玩家一起進行遊戲的能力等。

對Zoom 異常敏感的Facebook

很少有公司能像 Facebook 那樣對 Zoom 的崛起如此敏感。

扎克伯格 最近督促 Facebook 的幾個團隊加快視頻聊天產品的發布,其中包括本月發布的 Facebook Messenger 桌面應用程序,這款應用將視頻聊天功能放在了首位。扎克伯格 稱,現在每天有超過 7 億人在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之間進行通話,他明確地表示,還需要盡快內置其他功能。

其中包括 Messenger Rooms,這是一種使用 Facebook Messenger 快速創建視頻聊天室的方式,可以同時支持幾十個人。 Facebook 還將視頻聊天功能整合到其 Dating 產品中,併計劃將創建房間的功能也整進到 WhatsApp、Instagram Direct 和其他服務中。

扎克伯格 說,與 Messenge Rooms 相比,Zoom 讓人感覺更有計劃性,也沒有那麼隨意。他說他想讓視頻聊天體驗更具有偶然性。

他說:“我真的不認為今天有什麼東西可以臨時展示出來,讓誰都可以通過視頻聊天把你加進來。有時候,人們會把我們的產品和其他公司的產品進行比較,就像你之前和Zoom 做的那樣。我認為,人們體驗Messenge Rooms 的主要方式將會有大不同。”

據三名了解Facebook 該計劃的人士透露,該公司的增強和虛擬現實部門推出了一款名為Portal 的視頻通信設備,該部門也從1 月份開始與Zoom 合作,以便人們可以在這款設備上進行Zoom 視頻通話。

這些知情人士表示,這兩家公司原本計劃在 5 月份發布這款產品,但由於 Zoom 最近決定將所有新功能的開發凍結 90 天,以加強其安全措施,因此這一計劃被擱置。

其中兩名知情人士稱,Facebook 的增強和虛擬現實部門也在與其他公司討論擴大視頻聊天合作關係。不過,Facebook 和 Zoom 的新聞發言人拒絕就此置評。

然而,對於矽谷巨頭來說,Zoom 可能已經太過根深蒂固,以至於無法驅逐出去。

上個月底,Google 首席商務官 Philipp Schindler 使用 Google Meet 與該公司數千名員工召開了一次視頻會議。三名曾參加過視頻會議的員工透露。在會議期間,有名員工問道,儘管 Google 很早就提供了 Meet 視頻聊天服務,但為什麼 Zoom 卻成了最大的贏家?

上述知情人士稱,Schindler 試圖安撫這位工程師的擔憂。當時,他的小孩正跌跌撞撞地走到鏡頭前,問他的父親是否正在用 Zoom 和同事們交談。 Schindler 試圖糾正他,但小孩卻繼續說,他和他的朋友們有多喜歡 Zoom。

Google 新聞發言人拒絕就此事置評。

作者介紹:

Mike Isaac 是一名駐舊金山的技術記者。負責 Uber、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的報導。曾在 Re/Code、AllThingsD 和 WIRED 工作。

Sheera Frenkel 在舊金山負責網絡安全的報導。此前,曾在中東地區擔任過十多年的駐外記者,為 BuzzFeed、NPR、《泰晤士報》(The Times of London)和 McClatchy Newspapers 報導。

原文鏈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0/04/24/technology/zoom-rivals-virus-facebook-googl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