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眼丨告車主、撕銷量,特斯拉的盛世危局


鳳凰網《風暴眼》出品

作者:韓子涵


核心提示

1、十一假期最後一天,特斯拉2021股東大會將在得州新工廠舉行,比往年晚了三個月。

2、特斯拉稱韓潮參與上海車展的維權,案件將於10月9日開庭。雙方前後共有五件訴訟,其中特斯拉方發起三場,向韓潮索賠500萬元。

3、美國電動車初創公司Lucid將於10月下旬開始交付豪華電動轎車Lucid Air,續航里程將超過特斯拉。

4、特斯拉闢謠網傳上險量不實,但是即使根據官方資料,Model 3的8月銷量僅1309輛。

“昨天下午三點多的時候,特斯拉的賠償款打到了我的賬上。”韓潮面對鏡頭,表情在疲憊中帶著一絲輕鬆。他是第一位在“退一賠三”案中勝訴的車主,但經歷755天的訴訟和等待,他和特斯拉的“戰爭”並沒有完結。


(韓潮在官網購買的特斯拉 Model S 圖/@ID-韓潮)

韓潮沒有收到這筆150餘萬的賠款,因為特斯拉針對他個人申請了部分財產凍結。除了77萬左右的款項,還包括那輛讓他們對簿公堂的二手Model S。這次凍結直接導致欺詐案判決無法繼續執行,核實真相後,法院緊急進行了解除查封。

韓潮的縝密性在過去755天的訴訟中得到了充分鍛鍊。在特斯拉法務部發布宣告後,韓潮發了30條微博舉證。其中包括代步車事故的細節,他與上海車展維權車主的關係等等,但最多的內容還是用證據回懟質疑他的網友。

但韓潮依然沒有料到,特斯拉會通過財產保全的方式凍結這筆賠償金。

法律規定,如果針對自然人申請財產保全,需要提供身份證影印件,為了保障保全的順利進行。還需要提供具體的財產線索,如房產、車輛、股權、銀行卡號等。

韓潮說:“特斯拉找我要了銀行卡號,當時我問要卡號是否用於打退賠款,對方只是說相關部門要,我給了,但等來的並不是正常流程!”


(韓潮收到的特斯拉5050000元起訴狀 圖/@ID-韓潮)

這場艱難的訴訟,是特斯拉車主維權困難的縮影。韓潮作為他們中為數不多的勝利者,仍面臨著505萬的賠償可能。韓潮收到了特斯拉的名譽權糾紛起訴狀,理由是在社交媒體中長期發表詆譭、貶低特斯拉的相關言論。

“我可能是所有人,所有人也可能都是我。”韓潮在微博中寫道。事實也的確如此,上海車展維權車主張女士同樣被反向索賠500萬元,她說,許多車主與她有同樣遭遇。

針對名譽權一案,韓潮轉發了一篇前蔚來汽車公關總監一苒的文章,文內列舉了大眾、江南布衣、短租公寓等品牌的案例,並反問特斯拉“如果這些商家感覺名譽受損,憤而起訴你們,索賠500萬,你會怎麼想???”

韓潮在起訴特斯拉之前,也只是一位普通的車主,因為科技感和電動車獨有的“推背感”下單了二手Model S。韓潮和特斯拉的五場官司,都是從這輛二手Model S開始。

“我和特斯拉沒有任何個人仇恨和矛盾,相反之所以會買車也是基於信任 。”

退一賠三,五件訴訟

這是一場橫跨三年的糾紛。2019年5月,韓潮花37.98萬從特斯拉官網購入一輛官方認證二手車,型號是Model S。他說,購買時官方承諾該車輛“無重大事故,無結構性損傷,無水泡火燒,200多項全車檢測,車況良好”等資訊。在購買時與銷售溝通車況問題,也得到了一致答覆。

但據報道,提車之後的2個月裡,這輛二手車經常出現報錯、螢幕亂碼和充電失敗等故障。韓潮前後去了十幾次當地的天津服務中心,光這輛 Model S 的維修記錄就有7次。

3個月後,韓潮在駕駛這輛 Model S 時發生了一起嚴重事故。車在行駛中故障,螢幕跳出五個故障碼提示“車輛無法重新啟動”“車輛正在關閉”等,車輛的剎車、電門完全癱瘓。經歷該事故後,韓潮提出退換車輛的請求,被特斯拉拒絕。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積極介入調解後,特斯拉仍不同意退換車輛。

延伸閱讀  現在都是渦輪增壓的天下,自然吸氣車還值得買嗎?

據報道,雙方最大的爭議點在於,韓潮希望更換一輛安全的二手認證車或全款退車,但特斯拉認為,車在使用階段折損了約10萬元,不管換車還是退車,這部分損失都需要由韓潮來承擔。

韓潮委託市場監管局對車輛進行測試,發現該車後側圍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跡,屬於事故車。在幾次與特斯拉協商無果後,他決定啟動司法程式,將特斯拉訴之於法庭。2020年一審判決,結果是特斯拉需向韓潮“退一賠三”,但特斯拉對判決結果不滿意選擇上訴。今年9月17日,二審判決駁回特斯拉上訴,維持原判。

至今,韓潮與特斯拉之間共涉及5個案件。


(特斯拉法務部宣告 圖/特斯拉)

第1件,是車主已經勝訴的事故二手車糾紛案。按照二審判決,北京二中院最終認定特斯拉存在銷售欺詐,需向消費者賠款。特斯拉已於9月27日向韓潮支付1,518,800元,與法院結案標的金額1,525,705元並不吻合。特斯拉工作人員表示,之後會補上差額,但本案將會依法申請再審。

第2件和第3件,是特斯拉起訴韓潮非法佔用兩臺代步車,並先後造成兩車損壞一事,索賠使用費及修理費77萬元左右。

特斯拉客戶支援稱,在Model S維修期間,特斯拉向韓潮提供了代步車,但在其車輛修復後卻拒絕歸還代步車並拒絕提車。直至該代步車發生交通事故後才送回,並要求繼續提供代步車。

特斯拉向韓潮提供了第二輛代步車,並約定一個月後歸還,但到期後他拒不歸還,期間其親屬無證駕駛併發生事故,造成車輛嚴重損壞。特斯拉依約索賠70餘萬元。為保證損失能夠得償,對韓潮申請財產保全。

韓潮對此亦作出迴應,他早在事故發生後就發微博說自己願意賠償車損,也第一時間與特斯拉員工取得了聯絡。但雙方達成一致後,特斯拉並未與車主本人交涉,而是直接發起訴訟,選擇在賠款到賬當天凍結其銀行卡內財產。

第4件,韓潮於今年4月份起訴特斯拉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因為特斯拉稱韓潮參與上海車展的維權,案件將於10月9日開庭。

第5件,特斯拉於今年8月起訴韓潮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要求其立即刪除微博上所有侵權內容及回覆,並索賠505萬元,案件目前仍在審理中。

9月28日,上海車展維權女車主發微博稱,自己同樣被起訴名譽權,並要求500萬元賠償,另存在多位特斯拉車主與她有相同遭遇。

此類天價反向索賠案,特斯拉有勝訴的可能性嗎?

關於名譽權案一案,法律從業者告訴鳳凰網風暴眼,本案中特拉斯作為公知公司,對於外界的評價具有一定的容忍義務,對其產品的評價屬於輿論監督的一種方式。如對於一般的有一些個人感情色彩的意見和觀點,只要未超出法律規制的範圍,不屬於侵害名譽權。

特斯拉在訴狀中稱,韓潮從2020年初開始通過新浪微博個人賬號長期發表詆譭、貶低特斯拉的相關言論,包括使用“垃圾”、“無賴”、“流氓”等形容特斯拉企業及其產品,其行為已經嚴重侵害了特斯拉公司的法人名譽權。

從法理的角度看,評價要尊重經營者的基本權利,也需要建立在充分事實的基礎上進行合理合法評價。如果缺乏相應的事實依據或者片面、誤導性地進行評價,有可能構成名譽權侵權。如果特斯拉因此受到了實際損失,能夠證明因為被告的貶損性言論與特斯拉銷量下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係,特斯拉存在勝訴的可能性。

風暴眼從法律從業者處瞭解到,如果特斯拉勝訴,存在兩種可能性。一是需要賠償特斯拉因名譽權被侵害導致的損失,金額未定,但一般情況下不會全額賠償。第二種是無需賠償,但需要刪除侵權內容,並通過公眾平臺向特斯拉道歉。

風暴眼還了解到,如果特斯拉向消費者索賠500萬,律師費一般按照標的的10%計算,即50萬元。如按照行業內指導估算,作為被告的消費者需要支付222,000元左右的律師費,也就是說,公開發聲維權的車主還需要承擔高昂的律師費用,與特斯拉對簿公堂。

剎車失靈懸案未決

5個月過去,上海車展轟動一時的“剎車失靈”案件至今未有定論。但網路上仍不時出現車主反饋有車輛在行駛中失去動力,或有疑似剎車失靈導致的事故發生。


(重慶一輛Model 3直接撞上側牆 圖/車主)

8月3日,一位重慶網友發文稱自己家人駕駛特斯拉Model 3時出現突然加速、剎車失靈情況。行車記錄儀顯示,該小區入口為上坡,車輛在上坡前的確有明顯減速動作,但之後沒多久突然自行加速,撞上左側側牆。

9月12日,有消費者稱上午剛購買的新車,在高速上突然失去動力,故障程式碼顯示車輛可能無法重新啟動。

9月24日,有消費者在微博表示,在駕駛Model 3的過程中,車身穩定、牽引力控制、能量回收、自動駐車全部被禁用,差點撞到前車。

剎車是否失靈一事仍未有定論,但特斯拉的“危險性”,遠不止在“失靈”疑雲中體現。

特斯拉在今年9月公佈的Autopilot事故率,是每行駛176萬英里(約為283.2km)出現一次事故記錄。而NHTSA的最新資料顯示,每436,000 (70km)英里就有一次車禍。根據公眾資料庫’tesladeaths.com ‘統計,2021年全球共有41起事故,共造成54人身亡。

延伸閱讀  芯慌遇上造車熱,國產晶片的機會到了嗎?

事故背後漫長訴訟的維權之痛

全球首例特斯拉自動駕駛致死事故就發生在中國,2016年1月20日,一名男子駕駛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鄲段公路行駛,躲閃不及撞上道路清掃車發生車禍死亡。事發後,車主的父親將特斯拉告上法庭,認為特斯拉存在誇大宣傳自動駕駛功能的嫌疑。

中機車輛司法鑑定中心在事故發生兩年以後,通過拆解車輛、提取和鑑定行車資料給出的報告顯示,事發時,高雅寧所駕駛的特斯拉Model S處於“自動駕駛”的狀態。這起事故後,特斯拉官方將這一系統的中文翻譯由“自動駕駛”改為“自動輔助駕駛”直到5年後的今天,這起全球首例“特斯拉自動駕駛”致駕駛人死亡案件仍懸而未決。

特斯拉確實擁有一個可以與迪士尼匹敵的強悍法務部,在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後可以發現,多數維權的案件都以車主撤訴或敗訴告終。

天津的鄭女士車主在花820,150購車後,發現車輛在出廠前有維修痕跡和車漆修補的情況,起訴特斯拉後二審敗訴。原因是該“維修”是工廠生產過程中進行的修補,新車的車漆修補不構成法律上的“瑕疵”。

還有一位車主遇到了二手車翻修後當作新車出售的情況,但在一審勝訴,判定特斯拉欺詐和退一賠三的情況下,特斯拉上訴,最終二審改判為車主敗訴。原因同樣是特斯拉找到一位美國工程師出示報告,說明車輛是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瑕疵修復,而不是事後維修,由維權車主支付所有訴訟費和68,000元的鑑定費。

特斯拉事故頻發的原因,與自動輔助駕駛安全性問題,及系統設計缺陷易導致駕駛員操作失誤脫不了干係。在今年初,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根據特斯拉提供的日誌/視訊,審查了217起事故,其中118起有碰撞資料,在資料記錄中超過90%都是司機踩錯了踏板。

為了應對事故問題,特斯拉“低調”地召回了28萬Model 3/Model Y,稱這批產品的主動巡航控制系統存在安全隱患。特斯拉在宣告中提到,如果出現在D擋狀態下切換擋位,及駕駛員在車輛轉彎時誤觸右側控制桿等情況,車輛有突然加速的可能性,會影響駕駛員的預期並導致車輛操控誤判,極端情況下也許將導致車輛發生碰撞。

8月16日,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由於多起事故發生,他們已決定對美國境內約76.5萬輛特斯拉的駕駛輔助系統(Autopilot)展開正式安全調查。

NHTSA在一份檔案中表示:“目前已經證實,涉案車輛在事故發生時都開啟了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或主動巡航功能。”該機構稱,“大多數事件都發生在天黑以後,並且在多起事故中,特斯拉車輛都沒能識別現場的臨時交通管控措施,例如急救車閃光燈、照明彈、發光箭頭板和錐桶等”。

上險量烏龍?

4月上海車展事件後,特斯拉在華市場表現究竟如何?從不同維度解讀,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如果從今年國產特斯拉整體銷量分析,在不斷降價、頻繁客訴和魔幻公關的重壓下,特斯拉銷量成績依然不錯。


得益於上半年表現及國產Model Y的開售,今年的特斯拉品牌,前8個月在中國市場累計銷量已經突破15萬輛,超過去年全年總量。此前發生的維權事件和訴訟事件,似乎並沒有對特斯拉產生太大的影響。

但從國內購買量的增減去看,事情似乎就有了不同。下半年的暢銷與國產特斯拉出海的成績脫不開干係,今年1月-8月,中國新能源乘用車出口量為118,497輛,其中特斯拉出口97,496輛,佔比高達82.27%。

如果只看8月銷量,根據中汽協資料,特斯拉上海工廠銷售44,264輛汽車,其中包括31,379輛出口。也就是說,有70%的整車直接從上海超級工廠被銷往全球各地。

反推可知,8月份國內銷量為12,885輛。如果橫向對比,這一資料比7月份的8621輛增長49.5%。但今年1-3月,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銷量分別是15,484輛、18,318輛、35,478輛,相較最高點,8月整體跌幅接近65%。


(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 圖/特斯拉)

即使國內的輿論環境真的會影響銷量,特斯拉的退路還有很多。得益於中國供應鏈紅利,特斯拉可以及時調整策略,以上海超級工廠作為全球樞紐,將其打造為汽車出口中心。

但8月上險不足3000輛“烏龍”事件同樣值得思考。

Model Y上險1529臺,與乘聯會和中汽協釋出的銷售量的一萬臺差距,引發媒體熱議。之後特斯拉通過媒體闢謠了上險數量不實。

但是目前各方都沒有證據證明,倒是有媒體實地探訪了一些店面和銷售人員,表示“並不愁賣”。

“但是,協會的資料一般也是特斯拉自己上報的,所以基於上險數上的質疑並不是完全站不住腳。”一位行業協會人士僅從理論上分析道,只不過一般來說,企業不會在這方面造假,會面臨懲罰。

即使按照一萬多輛看,特斯拉的銷量危機也已經暴露。

仔細對比國內外的銷售資料可以發現,Model 3在華銷量大幅下降,上險數1273臺(環比減少5300臺),乘聯會資料中的國內銷量也僅為1309臺,Model 3這款2020年中國最暢銷的車型,開始在國內遇冷?

Model 3銷量驟減的困境,折射出了特斯拉作為一家車企所面臨的真正問題,無法建立一個具有體系力的車型矩陣。

今年第二季度,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高階車型的總銷量僅為1890輛,低於三年前同期的22300輛。如今在Model Y的降價後,Model 3 的銷量又出現大幅下降。

延伸閱讀  國產MCU廠面臨生態選擇 車規級晶片安全性受關注

如果永遠停留在只有一款車型暢銷的商業模式,特斯拉將很難成為豐田、大眾那樣千萬級別的企業。甚至在馬斯克的願景裡,未來特斯拉的銷量會達到一年2000萬臺。

後浪來襲

當特斯拉深陷各種維權官司、監管調查和銷量之爭時,後浪並不止息。

9月28日美國電動車初創公司Lucid表示,將於10月下旬開始交付其豪華電動轎車Lucid Air,續航里程將超過特斯拉,售價7.74萬美元起。根據官方資料,目前已經收到13000張訂單。

夢幻版續航里程為520英里,摺合837公里,比競爭對手特斯拉Model S多出100英里。且該里程得到了EPA評級認證。

而另一面,馬斯克在6月份表示,特斯拉已經取消了推出Model S Plaid+的計劃,該車型的目標行駛里程為520英里。早在Lucid宣佈其基礎車型的定價後不久,特斯拉執行長埃隆·馬斯克於2020年10月下調了S型車的價格。

“Model S與九年前的Model S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在高階市場,客戶正在尋找最新和最好的車型。”分析認為,一直以來特斯拉在豪華電動車領域處於領先地位,缺乏有力的競爭者,導致他們在續航里程上停滯不前。

正在上量的特斯拉似乎無力顧及高階車型,馬斯克本月重申,“生產很困難。”“擁有正現金流的生產非常困難,”他提到了車企微薄的利潤率。

特斯拉已經成了關注利潤率的前浪,後浪們依然洶湧。另一家電動車企Rivian在亞馬遜的支援下,正準備上市。本月早些時候,該公司開始生產電動皮卡車。

如果沒有意外,3季度特斯拉將創下該公司“史上最佳季度”。10月7日,特斯拉2021股東大會將在得州新工廠舉行,比往年晚了三個月。這次股東大會特斯拉還會給大家帶來驚喜嗎?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