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明天迎來比特幣減半,最大贏家卻不是BTC


北京時間5月12日凌晨5點左右,比特幣將達到區塊高度630,000,區塊獎勵由12.5個BTC減少至6.25個BTC,比特幣歷史上第三次區塊獎勵減半即將發生(前兩次減半分別發生於2012年11月28日和2016年7月10日)。

隨著比特幣減半的到來,比特幣價格也隨著大起大落,但穩定幣市值卻只增不減。據DAppTotal數據顯示,上個月穩定幣總市值超過95億美元,其中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採用最廣泛的穩定幣Tether(USDT)僅在4月就收穫了超過10億美元的價值。

投資者在減半之前”囤積”穩定幣

英國沃里克商學院金融學助理教授Ganesh Natraj告訴Decrypt,對比特幣減半的預期可能會推動穩定幣的發行。

Natraj最近與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Richard Lyons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探討穩定幣對宏觀加密貨幣市場的影響。他說,USDT的發行可能受到“對今年晚些時候比特幣價格期望的驅動,並且隨著減半臨近,因此投資者可能會囤積USDT。”

加密貨幣交易分析公司Messari認為,由於交易者正在交易所中加倉穩定幣來備購買比特幣,今年在交易所中存入的穩定幣高達30億美元,創下了穩定幣儲備的歷史紀錄。

明天迎來比特幣減半,最大贏家卻不是BTC 1

當然,一些交易員正在押注比特幣的價格在減半後會上漲。區塊鏈投資公司Pantera Capital首席執行官Dan Morehead在4月份致投資者的信中寫道:“如果新供應的比特幣數量被削減一半,而其他所有條件不變,比特幣價格就會上漲。 ”Morehead指出,一方面美聯儲通過“無限”量化寬鬆以遏制冠狀病毒引發的金融危機,另一方面紙幣成為了疾病傳播的媒介,在這樣的背景下“比特幣上漲的可能性超過一半,並且迅速上升。”

穩定幣發行會影響加密貨幣價格嗎?

除了在2020年新發行的大約27億美元的Tether穩定幣外,區塊鏈金融合規公司Chainalysis發現在截至3月的過去12個月中,在鏈上或在加密貨幣錢包之間移動的USDT交易量增加了250%。

這種增長很大一部分歸因於以太坊(ETH)區塊鏈上結算的交易,這種交易占3月所有USDT結算量的90%。實際上,根據Messari的說法,ETH的價值轉移量在4月首次達到了BTC的水平。

BTC的需求不斷增長反映了人們對ETH、全球外彙和整個資本市場上美元的需求量上漲。

儘管BTC的價格在過去一個月中猛漲了20%以上,但Ganesh和Lyons發現:沒有系統的證據表明穩定幣的發行會影響加密貨幣的價格。他們的研究與一種有爭議的觀點相悖,後者認為Tether的發行起到了操縱比特幣價格的作用,這一觀點是被廣泛引用的德克薩斯大學2018年的一份研究得出的結論。

他們認為情況恰恰相反。 Ganesh和Lyons寫道,穩定幣的發行“內​​生地響應了二級市場匯率與固定匯率之間的偏差。”換句話說,穩定幣的發行是對加密貨幣市場變化的回應,穩定幣在加密貨幣經濟中扮演著避險的角色。

總部位於北京的區塊鏈投資公司Sino Global Capital的首席執行官Matthew Graham表示同意這一說法。他說:“總的來說,我們認為基於穩定幣指標來預測比特幣價格並非易事。它們之間存在相關性,但這些影響卻被其他因素所淹沒,例如投資者對減半(情緒)的看法以及新比特幣的實際供應量等。”

然而從廣義上講,Graham表示,對比特幣減半後的價格持適度看漲,但這種看漲與穩定貨幣使用量的過度增長(以及作為安全港的受歡迎程度)沒有直接關聯。

穩定幣是避風港

穩定幣避風港故事的核心是美元化。

上個世紀以來,美元一直是全球儲備貨幣,是各種法定金融工具中最安全、最可兌換的選擇。由COVID-19大流行引發的持續經濟亂象使全世界都在尋求美元作為庇護所。加密貨幣市場也不例外——人們紛紛逃向了穩定幣。

儘管Tether佔據了穩定幣市場活動的最大份額,但由交易所聯盟支持的USD Coin(USDC)、幣安USD(BUSD)和火幣的HUSD代幣等競爭對手也越來越受到交易者的關注。

Tether及其新興對手之間的共同點是它們與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整合。 Messari寫道:“接近流動性中樞是很重要的。”另一個共同因素是,三種最強大的穩定幣都與亞洲市場緊密相連。

Tether的母公司iFinex總部設在香港,而幣安由一名中國出生的首席執行官領導,並從在中國成立的新加坡交易所火幣接收大部分BTC資金流入。交易所之間的第二大BTC流量只是領頭者帶來的逆向流量,根據加密貨幣追踪服務Token Analyst的2019年數據,約有12億美元從幣安流向火幣。

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場外交易公司QCP Capital的執行合夥人Darius Sit表示,穩定幣的流量也在隨著這種逆向流量回到亞洲市場。

亞洲市場推動穩定幣的“應用起步”

Sit對Decrypt表示,他的公司越來越多地看到穩定幣用在亞洲貿易往來的金融交易中。 Sit說:“穩定幣的日均交易額達到一千萬至兩千萬美元。我們的現貨交易業務中有90%是穩定幣。

他補充說,例如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企業正在使用穩定幣向他們在中國的供應商支付貨款,並通過ETH錢包轉移資金。

Chainalysis的數據也支持這一點。該公司告訴Decrypt,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對Tether的大部分需求來自機構交易員或可能位於中國的場外交易。

雖然UDST/ETH的轉賬活動中有75%的金額少於2000美元,但每次超過10萬美元的大規模交易活動佔據了市場全部交易額的65%。 Chainalysis發言人Maddie Kennedy表示:“這表明對Tether的需求可能很大一部分來自專業人士,他們可能來自中國,那裡沒有允許公民進入加密貨幣市場的法規。”

中國區塊鏈安全公司Peck ShieldInc的聯合創始人Jeff Liu表示同意。他說:“大多數穩定幣用戶都在中國和亞洲,近幾個月來其使用量一直在加速增長。”

Sit認為,這種轉變是由“貨幣流動性”驅動的。在COVID-19大流行之後,在亞太地區開展業務的公司遇到了銀行活動凍結的情況。 Sit說,他們已經轉向了穩定幣,這種穩定幣可以在整個亞洲實現更即時、更便宜且更流暢的企業對企業付款操作。

Liu說:“穩定幣仍主要用於加密交易和促進資本外逃。”2019年的Peck Shield報告發現,加密貨幣在去年促成了約114億美元的中國資本外逃,其中大部分以比特幣和Tether計價。他補充說,這些資金大部分流向了資本管制較鬆散的國家,例如美國、日本和新加坡。

儘管在亞洲穩定幣的採用率有所增加,但Sit認為比特幣減半“可能沒有那麼大的影響”。隨著塊獎勵的進一步減少,資源較少的礦工會更難與工業規模的對手競爭。

Sit預測結果會是這樣:在新的加密貨幣經濟體系下成本過高的礦工可能會關閉他們的礦機並清出自己持有的資產,從而對比特幣的價格造成下行壓力。他還指出,“資源更多的礦工可能會合謀進一步壓低價格,以加速小型企業的消亡並奪取更多的網絡份額。”

無論如何,穩定幣在亞洲的應用增多,再加上將於本周啟動的中國人民銀行電子人民幣數字貨幣的首次重大試驗,表明在加密貨幣這個市場上,“整個世界落後了中國一步。”Sit這樣總結道。

本文最初發佈於Decrypt博客,經原作者授權由InfoQ中文站翻譯並分享。

原文鏈接:

$10 billion stablecoin boom as Bitcoin halving nears

推薦閱讀:

一時減半一時爽:比特幣價格至少飆升 120 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