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4月3日,紐約的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和Selendy & Gay律師事務所對多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和某些首次代幣發行(ICO)的發行商發起了共11項集體訴訟。在諸如Block.one、Tron、Bancor、Status以及其他許多公司裡,高管們紛紛被指控出售未經註冊的證券。這些訴訟指出,這些數字貨幣交易所從這些代幣交易中賺得“盆滿缽盈”,並指控這些交易中存在操縱行為。

比特幣新聞網(news.Bitcoin.com)為這起集體訴訟案件採訪了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Kyle Roche,關於首次代幣發行(ICO)和未註冊證券,這位律師透露了一些細節。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1

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Kyle Roche

這次發起的11項集體訴訟,其訴訟對像是多家加密貨幣交易平台、首次代幣發行(ICO)的發行商以及首次交易所發行(IEO)的發行商,該事件震驚了整個加密貨幣社區。在這樁集體訴訟案件中,被告包括了許多著名的加密貨幣業內人士,如幣安(Binance)的創始人兼CEO趙長鵬(CZ)、BitMEX的創始人兼CEO Arthur Hayes、EOSIO的創始人兼CEO Brendan Blumer、EOS的創始人“比特大帝”Dan Larimer和Civic的CEO Vinny Lingham。該訴訟涉及的公司有Kaydex、Quantstamp、Kucoin, HDR Global Trading、Bitmex、Bprotocol、Status、Block.com、Civic和幣安(Binance)。訴訟中提到的被認為是“未經註冊的證券”的代幣包括ICX、OMG、EOS、BNT、SNT、QSP、KNC、TRX、FUN、LEND、ELF和CVC。

總部位於紐約的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是發起該次集體訴訟的兩家律師事務所之一,比特幣新聞網(news.Bitcoin.com)為此找到其合夥人Kyle Roche對這些新訴訟進行了一次採訪。

這家律師事務所參與了一系列與加密貨幣相關的訴訟,包括當前備受矚目的Kleiman起訴Wright一案,以及針對Bitfinex和Tether的集體訴訟。 Kleiman起訴Wright一案是佛羅里達州最引人注目的法庭案件之一,因為該案件涉及到一名自稱比特幣之父“中本聰”的男子,即Craig Wright。 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正是Kleiman遺產的代理律師,Kleiman家族索要的資產價值,是遠遠超過了51億美元的懲罰性或三倍損害賠償。 Kyle Roche在我們的談話中解釋說,由於Kleiman起訴Wright一案比較敏感,他目前不便就此事發表透露過多信息。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2

原告Ira Kleiman作為David Kleiman遺產的私人代表,對Craig Wright提起訴訟。律師Kyle Roche和Vel Freedman告訴佛羅里達州法院,此案“涉及數十萬比特幣(價值51億美元)的合法所有權,以及多項區塊鏈技術昂貴的知識產權” 。 Kyle Roche和Vel Freedman於2018年2月14日提起訴訟,因為Kleiman家族認為Craig Wright“針對David Kleiman的遺產實施了犯罪行為,惡意藏匿了屬於David的比特幣財產及其與比特幣技術相關的某些知識產權。”

而涉及Bitfinex和Tether母公司Ifinex的訴訟則指出,這些穩定代幣和加密貨幣交易所違反了《謝爾曼反托拉斯法》。 Roche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對Ifinex發起的訴訟要求獲得高達1.4萬億美元的懲罰性或三倍損害賠償。在這起集體訴訟中,Kyle Roche和他的訴訟團隊代表了原告David Leibowitz、Benjamin Leibowitz、Jason Leibowitz、Aaron Leibowitz和Pinchas Goldshtein,以及“代表了其他所有處境相似的人”對被告發起了訴訟。這樁針對Ifinex的訴訟指出,涉案公司違反了《商品交易法》。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3

在對Ifinex的訴訟案件中,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在提交給法院的文件中表示,“這次起訴是針對一個精心策劃的犯罪方案,它以一種顛覆性的科技創新——加密貨幣作為掩飾,利用高科技來欺騙投資者、操縱市場和隱藏非法收益。該犯罪方案涉及部分欺詐、部分傾銷、部分洗錢,主要是通過Tether和Bitfinex這兩家企業完成的。”

在我們的採訪中,Kyle Roche談到了4月3日週五提起的集體訴訟,以及為什麼原告決定對多家代幣銷售發行商、加密貨幣交易所和高管採取法律行動。

比特幣新聞網(以下簡稱BC):你能向我們的讀者簡要介紹一下最近針對11家加密貨幣企業和高管提起的集體訴訟嗎?

Kyle Roche(以下簡稱KR):4月3日,我們在紐約南區法院提起了11起集體訴訟,這些集體訴訟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訴訟,是4起針對交易所的集體訴訟,另外一類是7起針對代幣發行商的訴訟。無論是交易所還是代幣發行商,這11名被告都存在足以載入史冊的大規模違反美國證券法規的違法行為。雖然一開始從一些單獨個體的表現來看,這些違法行為並不明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違法事實顯現得越來越清晰。這都是因為一開始缺乏監管指導以及“通用代幣”的偷換概念,人們四處宣揚這些代幣是通用代幣,不是證券代幣。

在這個行業中存在著許多混亂,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可以看出,這些代幣其實就是證券,而且它們是由一個集中式流程所創建的。尤其是後來人們所使用的由ERC20協議創建的那些代幣。這些代幣在美國的銷售實質上就是在銷售未註冊的證券。

BC:你認為像美國政府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這樣的監管機構對首次代幣發行(ICO)的虛擬貨幣以及未註冊證券有相關的明確規定嗎?

KR: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於Block.one和EOS發售代幣的行為提出了2400萬美元的民事處罰建議。這場訴訟本身就是美國現在正在著手建立的相關法律標準的一部分。 Block.one通過EOS首次發行代幣,售出了價值41億美元的代幣,而事隔兩年多SEC才決定起訴Block.one和EOS。我認為,這個起訴的決定所基於的事實根據是,這些代幣是由一個集中式流程所創建的,發行的代幣實質上就是有價證券,且Block.one對此應該承擔責任,因為是他們在美國發售了這些證券。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4

來自紐約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的Vel Freedman(左)和Kyle Roche(右)

BC:你認為這些原告的訴訟對這些公司有司法管轄權嗎?這些公司的總部建立在世界各地,其中一些還建立在監管較少的地區。

KR:歸根結底,證券法是為了保護美國投資者。這些實體和集團,無論它們是在哪裡註冊成立的,都置身於美國市場和美國的司法管轄權的有效範圍之內。

這些法律表明,如果你試圖從美國市場獲益,你就必須遵守​​同樣的規則。

幣安、EOS、波場等11家企業集體訴訟案,律師透露最新細節 5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去年披露,該監管機構已和區塊鏈科技公司Block.one就多項指控達成和解,這些指控是針對Block.one未經註冊就進行了數字代幣首次發行,通過這些代幣該公司在大約一年的時間裡就籌集了相當於數十億美元的資產。這家美國監管機構告訴媒體:“該公司(Block.one)同意支付2400萬美元的民事罰款來對此指控達成和解。”

BC:你們的律師事務所一直在處理其他加密貨幣的訴訟。你認為你們律師事務所在處理加密貨幣資產方面特別擅長嗎?

KR:雖然我想為此保持謙遜的態度,但我還是要說我們事務所最重要的專長是擁有優秀的訴訟律師。儘管我們是一家新事務所,但我們的律師都來自紐約最好的事務所,並且都已經打了很長時間的官司。我們建立品牌的方式是通過敢於接手其他公司認為風險很高的案例。這些針對加密貨幣的訴訟正是我們希望參與的那一類案件,因為我們認為,這些類型的案件可以促進未來新法律的製定,並有助於製定良好的指導方針。

具體來說,在加密貨幣行業,我們認為我們事務所有一些天然的優勢。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的學術背景與加密貨幣市場密切相關,所以我實際接受的案件也主要集中在加密貨幣行業上。我對這個市場有深入的了解,我們作為很多公司的法務代表,在加密貨幣領域做著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個人是區塊鏈技術的忠實信徒,相信這些技術的巨大潛能必定能帶來顛覆性的積極影響。然而,前提是人們必須遵守同樣的市場規則。

如果你看看Coinbase和Gemini這樣的機構,你會看到他們在儘自己一切努力去遵守美國的市場監管規定。而再看看其他公司,其中一些在海外運營,也正試圖從美國市場中分一杯羹。這些正在進行的訴訟案例很重要,我認為它們將對加密貨幣行業的未來產生積極影響。

BC:你的​​公司是否也一直在跟進其他與“未註冊的證券”相關的訴訟案子,比如針對Ripple Labs和XRP代幣的集體訴訟?

KR:我們手頭的訴訟和Ripple的案子肯定有一些重疊的地方,我記得在今年2月27日那個案子已經進行了裁決。該案子肯定對我們有所幫助,但其中也有一些不盡相同之處,因為Ripple並不屬於2017-2019年ICO泡沫的一部分。 Ripple自2012年以來就一直存在,所以雖然有一些相似之處,但在我們的案例中也有一些重大差異。

BC:鑑於目前涉及熱度較高的加密貨幣案件,是否有更多人向Roche Cyrulnik Freedman律師事務所尋求法律幫助?

KR:顧客們尋求我們的幫助是因為我們的良好聲譽和我們在法庭上深入解釋這項技術的專業能力。當然我也非常鼓勵那些受到2017-2019年ICO浪潮影響的人們來聯繫我們。我們有興趣了解其他在這些ICO泡沫中遭受了經濟損失的人,因為這將在訴訟過程中對我們有所幫助。

加密貨幣行業的公司如今正在嘗試科技創新,我們也希望幫助這些公司在這個領域繼續前進,幫助他們打造顛覆性的金融產品。

原文連接:

Tether, ICOs, Craig Wright – Attorney Divulges New Details on Billion Dollar Crypto Lawsu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