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身體結構有那些不合理的地方?


人類身體結構有那些不合理的地方?的頭圖

人類身體結構有那些不合理的地方?

人類是哺乳動物中進化最為高等的生物,在很多方面都要強於其他的物種,我們身上的優點是我們能夠走上食物鏈頂端,稱霸地球,改造自然的必要條件。

但這並不代表人類的身體就是完美的,在我們的生理結構上有很多的缺陷,其中在我看來有3大缺陷,最為讓人痛苦,有些人不以為然,有些人卻為此飽受折磨。

這三大缺陷分別是:

人類是所有動物中唯一一個會患有腹股溝斜疝的動物

人類是所有動物中唯一一個會患有痔瘡的動物

人類是所有動物中唯一一個會出現膝關節功能衰退的動物。

腹股溝斜疝

疝是人身體內組織器官移位的現象,腹股溝斜疝是發生在小腹與大腿連接處的組織移位,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先天性的腹部隔膜薄弱、或者是腹腔壓力過大,導致腹腔內的組織衝破隔膜,在小腹與大腿的連接處產生了一個鼓包。

這種現像在每個人的一生中發生的機率非常大,有些剛出生的嬰兒因為用力的哭喊,就會出現股溝斜疝,不過小孩子多半可以自愈。

人在成年以後也會發生這種腹部組織衝破隔膜的現象,原因是人類直立行走以後腹腔的壓力本身就非常大;

如果在幹活的時候,發力過猛用,甚至有時一個噴嚏、一次用力的排泄都會造成隔膜破裂,發生疝氣。

2014年,當時我24歲,在煤礦工作的時候,就因為抬了一次鑽機,感覺有沒有用太大的力,並沒有啥感覺,幾天后才發現自己小腹腫了一塊,平躺的時候就沒有了,站起來就出現了。

就是腹股溝斜疝,成人的無法自愈,最後只能在肚子裡面打了一個補丁就沒事了。但是這個位置隱隱約約總是不舒服了好幾年。

一般這種腹股溝斜疝發生在男人身上的機率比女人要高,因為男人的睾丸沉降到了體外,所以男人腹部的隔膜要比女性的薄弱,最容易被高壓突破。

這是我認為人體不合理的地方,我深有體會。

痔瘡

痔瘡這玩意也非常的讓人痛苦,它也是人類的專屬問題,雖然我沒有體會過,但是多有耳聞。導致人類成為痔瘡專業戶的原因還是人類的直立行走造成的。

腹部壓力大,血液回流不暢導致肛墊充血腫大、移位,這種現像在人類任何年齡段都可能發生,而且年齡多大發病的機率越高,且出現每個人這種問題的概率非常高。

俗話說得好:十人九痔,只是輕重的問題而已。

沒有這個問題的人感覺不到痔瘡的苦惱,有痔瘡的人就知道它有多鬧心和難以啟齒。

膝關節功能衰退

這是人類直立行走付出的最大的代價,任何一種動物的膝關節都不會說是有使用壽命的。但人類的兩個膝關節是有壽命的,而往往使用的壽命要比人類年齡短很多。

最常見的問題就是膝關節半月板的損傷,半月板其實就是膝關節內的一個緩衝墊,它形狀類似於月牙,所以叫做半月板。

這玩意周圍只有少量的血管,裡面完全沒有血液流動,這說明沒有任何營養可以達到半月板,因此它只會越磨越薄,越磨越小,而且沒有任何的不適,直到徹底磨光以後,膝關節骨頭相互碰撞、摩擦的時候才會出現疼痛。這時就已經為時已晚了。

這就像是機械活動部位的橡膠墊一樣,完全就是一次性的,但機械部位可以更換,而半月板磨完了就徹底沒有了,雖說現在可以更換人工的,但畢竟跟自己身體原配的沒法比。

半月板的磨損並非只在運動員身上才會出現,我身邊很多人都有這樣的問題,我媽媽、我舅舅、我姨媽,他們的半月板都已經磨損完了,置換了人工半月板。

還有我們村里年輕時干農活非常猛的,現在都出現這膝關節衰退問題,走路都成了問題。

這就是人類直立行走將所有體重壓在雙腿上導致的。

我對此也是深有體會,因為我從去年開始練習羽毛球,各種的步伐訓練,強度非常大,從上個月我就感覺右膝關節不舒服,鑑於我們家都有這樣的問題,我就感覺到我的腿應該出問題了。

去醫院做了檢查,沒錯!右膝關節內側半月板損傷,這就是我的經歷。看到這個結果我當時就有點懵了,才一年的時間就這樣了。

我承認可能有家族遺傳問題,但這也太不耐造了吧。現在打羽毛球已經不能當作競技了,只能娛樂一下。

我認為這是人體最不合理的地方,膝關節不耐造。

我們為進化,付出了太多

以上的所有問題,第一個還好,不會困擾人類,剩下的兩個簡直無法接受。但這些都是人類為了直立行走所付出的代價,可能也是迫不得已。

因為直立行走對人類來說太重要了,就算有其他的缺陷,也無法阻擋直立行走的優勢。

首先直立行走使人類抬起了頭顱,我們的頭不再整天與地面平行,抬起頭顱的人類視野更廣,會有更長的時間能夠仰望星空,那裡是人類幻想的開始。

直立行走使人類解放了雙手,雖然我們的腿負擔更重了,但是上帝又賜予了我們一雙靈活的雙手,這是我們學會製造、使用工具,掌握火的必要條件,有了雙手的人類就具備了改造自然的能力。

直立行走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人類大腦的發育,人類的直立行走時間要早於人類褪去體毛,以及大腦發育的時間,直立行走的人類可以更加方便快捷的獲取食物,這為大腦的快速發育奠定了能量基礎。

所以直立行走對人類來說太重要了,哪怕給人體帶來一些不合理的缺陷,也在所不惜。

除了以上我認為最煩人的缺陷外,直立行走還導致了人類骨盆狹窄,再加上人類大腦容量的增大,也使得人類成為自然界最難產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