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字節跳動:“挖”出來的技術戰鬥力


算法和基礎架構都趨於完善,字節跳動開始“挖角”解決方案架構師了。

這幾年,字節跳動的發展特別“兇猛”,有人、有錢、有流量,能流水線般生產App,並行探索多個新業務。外界將字節跳動的崛起歸功於被傳得神乎其神的“中台能力“,但回顧今年字節跳動的一系列新動作,我們能得出另一個答案…

教育產品的快速入場

3月12日,字節跳動成立8週年之際,創始人張一鳴在全員信中提到,教育將成為自己親自抓的三大戰略之一,“教育對激發人的潛力非常關鍵,並且教育本身也還有巨大的潛力”。

3月13日,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陳林稱,字節跳動教育業務今年將會招聘超過10000人。與此同時,他們也在默默挖人。有網易員工在脈脈爆料:有道的很多人已經被字節跳動挖走了。

字節跳動:“挖”出來的技術戰鬥力 1

4月12日,字節跳動上線了數學思維學習平台“瓜瓜龍思維”,早前,3月7日,啟蒙AI課“瓜瓜龍英語”上線。字節跳動是一家以推薦算法起家的公司,作為“內容的搬運工”,很難說具有教育行業的基因,但他們僅用一個月的時間就迅速上線了瓜瓜龍英語、瓜瓜龍思維兩個新學習平台。一個新產品,從驗證、啟動到運營和成長,一般需要一個比較長的周期,但字節跳動卻能以一個非常快的節奏將新業務鋪開,與其能招到大量專業人才脫不開關係。

搜索產品背後的人物

今年,另一個引人注目的頭條系產品是“大搜”。今日頭條宣稱“頭條搜索”的目標是打造“全網第一”的通用搜索引擎,今日頭條CEO朱文佳在他的首次演講中說道:“既然做一個東西,肯定瞄著第一去做的,如果瞄著第二沒有奔頭。”

搜索引擎是極其複雜的大工程,通常會分解為鏈接發現、索引篩選、Query理解、Ranking等多個子系統,每個難度都極大。搜索引擎的進化史,也被稱為人工智能技術的進化史。而且在搜索領域裡,還有一些已經存在了二十年的老牌企業,比如百度。

相對百度來說,今日頭條雖是半路入局、以一個小團隊切入搜索這個古老的互聯網領域中,但產品迭代非常快速:2019年8月今日頭條推出搜索網頁版,2020年2月上架頭條搜索App ,4月上線“頭條百科”。

這背後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今日頭條找到了”對“的技術人才。

從2017年開始佈局搜索,今日頭條很快就聚集到了來自Google、百度、360、Bing等老牌搜索公司的一眾核心技術骨幹。現任字節跳動副總裁的楊震原,2014年初受張一鳴邀請加入今日頭條,在此之前,他的職位是百度網頁搜索部技術副總監,負責搜索架構。百度網頁搜索部主任架構師朱文佳,於2015年加入今日頭條,並在2017年正式在今日頭條組建搜索團隊。同年底,原360搜索負責人吳凱也被媒體披露加入今日頭條…

如果想要進軍的領域內已經有了老牌企業,那這些企業也必定已經踩過了無數坑,積累了豐富的業內經驗。找到具有豐富經驗的搜索領域人才,在某種意義上就相當於讓百度、谷歌這些企業在發展二十年後重做搜索系統,優勢也很明顯:沒有歷史代碼負擔,不需要再踩舊坑;不再局限於局部優化,可以重新審視整體的架構設計,並可以做更大膽的技術探索。

字節跳動“挖”的基因

互聯網的本質是由技術驅動的,因此找到合適的技術人才,引入已有的多年積累的技術底蘊、完善的管理體系,以顛覆性的速度佔領一個新的領域,這也是一些互聯網企業所推崇的打法。

在中國互聯網行業,說字節跳動最重視人才招聘也不為過,“挖人”也貫穿在它的整個發展過程中。

2012 年,張一鳴創辦了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今日頭條”。這位具有技術背景的CEO曾對外界表示公司剛建立時,自己除了馴服算法其他精力都用在了”挖人”上:“在頭條團隊達到100人以前,不管什麼崗位,哪怕是前台,我都會親自面試,團隊的前50人有七八成都是我親自招進來的。”

2014年,除了將百度楊震原收入麾下,今日頭條還招收了一票從百度等企業核心部門出來的機器學習算法工程師。 2014年融資時,張一鳴提到過,今日頭條單位面積內的算法工程師數量,全球最高。

2015年,張一鳴在自己的微博上發出了100萬美金招聘頂級機器學習人才的廣告,聯繫人方式一欄裡,只寫了他本人的郵箱地址。當時互聯網還正處於招移動端、iOS技術人員的階段,字節跳動估值也還沒達到10億美金,高薪招收算法人才的這個舉動非常引人注目。幾天后,他收到了十幾封求職郵件,大部分是供職於 Google、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等大公司的高端技術人才。

字節跳動:“挖”出來的技術戰鬥力 2

2016 年,今日頭條成立了頭條人工智能實驗室,先後挖來前百度少帥計劃科學家李磊博士、前微軟亞洲研究院副院長馬維英博士、前華為諾亞方舟實驗室主人李航等人。

字節跳動過往八年的發展,受益於吸納了一大批優秀的技術型人才,其中不少人才來自百度。 《財經》2016年曾採訪張一鳴,在回復從百度挖角問題時,張一鳴從側面應對道:“大部分頂尖的算法工程師還在百度。”

為防止人才繼續流向字節跳動,百度不得不採取行動,一位前百度人告訴InfoQ:“百度成立了一個部門,組織了專門的人力來打官司。“因此從2017年後,有多名從百度跳槽到今日頭條的工程師,被百度起訴涉嫌違反競業協議,然後被法院判以賠償百度30-80萬人民幣不等。這個做法也的確取到了一定的效果,有獵頭表示遺憾的對InfoQ說:“現在市面上我已經遇不到百度出來的人才了。“

從互聯網巨頭挖角最優秀的人才,通常用超過50%的薪酬增幅和股權為籌碼,張一鳴對此非常坦然:“我們的理念是付市場最高的薪資,邀請最優秀的人才加盟。”字節跳動的推薦引擎產品,得益於這些優秀的算法人才,這種人才紅利,一直延續到了搜索引擎產品上。在構建搜索系統架構時,他們將從推薦引擎上探索出的技術架構和底層算法遷移到搜索引擎上,“效果也很好。”朱文佳在他的演講中說。

同時,這種高薪挖角的方式也體現在字節跳動的多種產品上,有人向InfoQ透露,在構建抖音產品時,字節跳動就曾以雙倍薪資挖角其他家的音視頻工程師。發展到現在,算法和基礎架構都趨於完善,字節跳動開始追求經濟效益。有獵頭透露,字節跳動正以年薪200w人民幣招聘解決方案架構師。這個價格,還是比市面上的高出不少。

重視人才,從而快速正向發展

回顧字節跳動從零開始打造推薦引擎,到多維度打造 App 工廠,再到國際化發展,這是一條與BAT不同的發展路徑。字節跳動的快速崛起,一定程度上得益於字節跳動的招人策略。張一鳴在一次採訪中說:“我們重視技術,而重視的體現之一是工資。”

字節跳動:“挖”出來的技術戰鬥力 3

2019年脈脈互聯網人才流向報告顯示,字節跳動的崛起,改變了互聯網行業人才原有的流動格局。數據顯示,2018年開始,字節跳動與阿里巴巴一起吸納騰訊和百度人才。 2019年,字節跳動與騰訊和阿里巴巴組成新的“BAT”人才庫,技術人才對於字節跳動的熱愛在所有公司中處於絕對的優勢,字節跳動成為了互聯網人才跳槽“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