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螄也是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嗎?


螺螄也是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嗎?的頭圖

螺螄也是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嗎?

作者丨五次方

新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於2月5日正式公佈,塵埃落定。這是我國32年來首次對名錄進行大調整,新增大斑靈貓等517種野生動物,長江江豚等65種野生動物升為Ⅰ級,熊猴、北山羊、蟒蛇3種野生動物調整為Ⅱ級,動作不小​​。

圖① 豺,北京動物園

圖② 狼,青島動物園

圖③ 赤狐,小珠山野生動物園

圖④ 白色型的貉,青島動物園

過去犬科只有豺一種躋身於重點保護之列,還只是個Ⅱ級,此番不但豺榮陞Ⅰ級,狼、赤狐、貉等兄弟也獲准進入Ⅱ級,剛在我國境內發現不久的亞洲胡狼也沒落下。這說好也不好,好的是這些“幸運兒”能夠得到進一步的保護,不好則是說明這些“倒霉蛋”的生存狀況越來越不樂觀,到了不提拔就要走向滅絕的地步。

圖⑤ 偶遇紅喉歌鴝

一批深受籠養文化戕害的鳴禽類如蒙古百靈、紅喉歌鴝、藍喉歌鴝、畫眉、紅嘴相思鳥、鷯哥等成功晉級國二,以後在公開場所提籠架鳥就得看林業警察心情好不好了,嘚瑟大了就是個刑拘。上面的照片是我在多年前的一個早晨拍的,經鑑定為紅點歌鴝的雛鳥,此鳥不甚畏人,還有跟隨行人腳步的趨勢,恐是籠養而又逃逸者。無家可歸,亦恐無獨自生活能力,多可憐。

圖⑥ 長絲[鱼芒](或近緣種)

新名錄中有部分種類限定“僅保護野生種群”,過去見於國家重點保護植物,水杉、銀杏之類也都是國家Ⅰ級,人工栽培的只是綠化樹而已,野生種群才配受保護。不過新名錄的有些操作很迷,貉被註明“野生種群”,赤狐卻沒有,難道以後養殖場只准養貉子不能養狐狸了?還有新晉的Ⅰ級長絲[鱼芒],“巴沙魚”的親戚,即常見觀賞魚之“成吉思汗鯊”,以後也不能養了?凡此種種,殊不可解。

好吧,其實這些我也不太關心,各路大咖也已經評論過很多了,我最感興趣的是軟體動物部分(增加了很多),因為這將直接關係到本磚家有沒有觸犯刑律的問題……事情是這樣的,在新名錄徵求意見稿中,有兩種​​田螺(螺螄/Margarya melanioides和東北田螺/Viviparus chui)引起了廣泛關注,還被編成了下面的段子—-

圖⑦ 截圖

圖⑧ 普通的“螺螄”,石田螺屬

圖⑨ 滇池的螺螄

這不能怪不明真相的群眾起哄架秧子,誤會出在學術名稱和民間詞彙的差別上。以“螺螄”為正名的淡水螺,僅生活在雲南高原湖泊(如滇池等),螺殼厚重且骨骼清奇,一眼即知斷非凡品;日常語境中的“螺螄”則主要是指石田螺屬一些供食用的種類,有時也包括像螺絲釘一樣的蜷螺。 “螺螄粉”用到的螺螄通常是方形環棱螺,現也歸入石田螺屬。

圖⑩ 據說是牟氏螺螄的亞化石

螺螄的生存現狀極不樂觀,入保是合理的。不過博友@秋水Mark 指出,田螺科的螺螄屬、璽螺螄屬和環螺螄屬等3個屬的各種類都很瀕危,螺螄本種反而是其中最常見的,但其它種類卻從未被考慮過,不知什麼原因。前短時間我想買一個滇池的螺螄,考慮到此物生性嬌貴,只以矽藻為食,到我手裡也是個死,遂作罷。在違法的邊緣戛然而止,幸甚至哉。

圖東北田螺

東北田螺落選也是妥當的。雖然該種分佈狹窄,僅限於黑龍江吉林境內,但據當地知情者說,實際數量不算多也不算少,甚至在哈爾濱市區的河流內也能捕獲,離入保要求確有差距。這要是入了保,一網兜下去搞不好就犯法了,豈不冤枉。說起來這東西確實生命力不夠頑強,我有出自松花江哈爾濱段的東北田螺活體若干,如今只余其一矣。多麼痛的領悟。

圖 東北田螺

還好最終被排除在名錄之外,不然理論上就憑這一個也夠我進去體驗生活了。都謹慎點兒吧,不要試圖染指受保護動物,“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與諸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