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造車,黃粱一夢?


曾經親自主抓恆大汽車的許家印已經很久沒有與團隊開會了,地產的事已經夠他忙了。

但是,中秋節他還是大手筆向3100名員工派發3.2億股期權,以挽留軍心。只是,就目前還在持續下跌的恆大股價來看,握在手裡的期權並不能讓恆大汽車的員工有多少欣慰。

就在中秋節前,恆大通知在深圳總部辦公的恆大汽車員工,搬至位於廣州南沙的註冊地。跨市流動,其實也是恆大汽車業務戰略性調整,很可能是戰略性收縮的一個訊號。

恆大汽車在尋找買家,很多還在職的員工都在觀望最終的買家會是誰,“實在不行再走不遲。”

員工們還沒有完全放棄恆大汽車。

但是恆大汽車的訊息面卻沒有什麼利好。

9月24日晚,恆大汽車公告稱,鑑於流動性的問題,在“恆大·養生谷”及新能源汽車生活空間配套中,造成有延遲支付供應商和工程款情況,導致部分相關專案停工。截至本公告日期,恆大集團為部分專案爭取復工未獲得重大進展。

再次印證了恆大資金嚴重短缺。

9月26日晚間,恆大汽車釋出公告稱,經慎重考慮後,公司與海通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雙方同意終止上市輔導協議,並將會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深圳監管局報告。因此,建議發行人民幣股份將不再繼續進行。


這也意味著,去年9月曾宣佈尋求科創板上市的恆大汽車,放棄了迴歸A股。

從年初市值一度衝上6400億港元,到如今市值不到200億港元,幾個月裡,恆大汽車跌幅近97%。

此前,恆大汽車管理層曾透露,恆大造車已累計投入474億元,其中249億元用於收購核心技術和研發費用,225億元用於工廠建設、裝置採購和零部件採購等。如今恆大的市值還沒有其過往的研發投入高。

在外界看來,恆大汽車或許會成為中國新能源造車史上的最大一個泡沫,但是在恆大汽車內部員工來看,戰投還在談,“或許還有一絲轉機。”


恆大汽車曾披露的造車計劃地產商的套路

恆大造車為外界詬病,是其滿滿的地產商套路沿用於造車領域,甚至去恆大造車,也要“兼職”賣房。

去年年初剛剛入職恆大汽車的小柯就在朋友圈發了一波恆大地產的廣告,這是恆大一年兩次的“全員營銷”任務,“14萬員工都要發廣告。”對於小柯來說,發廣告並不是一件反感的事。

“對汽車要求不高,願意發就發,賣了有提成還挺好的。”

對於恆大全員營銷這件事,在恆大汽車內部仁者見仁。“搞研發的也要賣房子”就常常被在網上吐槽,並且已經成了地產公司造車的“槽點”。

延伸閱讀  太省油,是這臺車最大的“缺點”

另一件值得吐槽的地方就是“地產商式的營銷風格”。

“喜歡造勢。”在恆大汽車營銷部門任職的小柯說,這一點常常被從傳統汽車廠出身的同事們吐槽。

在量產車還沒下線的時候,恆馳電動車的廣告就已經鋪天蓋地了。

據恆大汽車內部人士透露,恆大汽車的營銷和市值管理都是許家印親自管理。

“年初推高市值,也是老闆一手策劃的。”上述人士告訴品玩/品駕。

從贊助足球比賽到大手筆在央視投放廣告,朋友圈、甚至Youtube都能看到恆大的廣告,製造“人人見,人人哇”的聲勢,處處顯示著財大氣粗的地產商本色,但是卻被很多外界人士評價“土掉渣”。


恆大汽車在央視投放的廣告

據恆大汽車內部人士向品玩/品駕透露,這一波廣告砸了十幾個億,目的就是造勢。

在恆大汽車營銷部門的小柯說,這是地產的打法,“我們勸了,沒用。”

這也更讓人懷疑,恆大是在認真造車嗎?雖然深諳宣傳之道,但是從高調亮相上海車展,到嚴格風控,恆大汽車的內部真身卻沒人真正見過,所謂的自動駕駛技術也沒有人真正體驗過,究竟是不是一套軀殼,在外界看來依舊霧裡看花。

但是至少在在職員工眼中,恆大汽車並非外界傳言那般不堪。

此前有傳聞稱,實際上恆大汽車研發的只有一款恆馳5,小柯稱,宣佈的六款車都有工程車,並且一直在進行測試。

“如果有錢,可能這些車都快量產了。”


恆大汽車釋出的恆馳夏季測試圖

在6月釋出的恆馳AVP自動泊車系統的文章中,恆大汽車還稱,恆馳量產已進入衝刺階段,按計劃,恆馳系列將於今年四季度試生產、明年實現大量交付。

從自動泊車到夏季測試,似乎恆大汽車還在持續運轉。但是大家都清楚,恆大沒錢了。

靠買買買撐起的排面

在廣州,小鵬、廣汽埃安,以及位於深圳的恆大是本土汽車人最熱衷的幾個選擇。

延伸閱讀  又一7座“大坦克”倒下!比漢蘭達霸氣,2.0T配感應尾門,卻沒人懂

2019年,當蔚來、小鵬們還在四處找錢尋求活下去的時候,恆大在廣州召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全球戰略合作伙伴峰會,許家印與來自博世、採埃孚、大陸、麥格納、韋巴斯特等60多家世界汽車零部件龍頭簽署戰略協議,那副巨型的簽約畫面,在汽車領域並不多見。

去年到處宣傳“買買買”的恆大財大氣粗,相比剛從資金鍊危機中喘過氣來的小鵬來說,簡直天壤之別。

於是,跳出傳統車企,小柯選擇了恆大,“當時那種排面,一般人都覺得恆大比小鵬強。”

公開資料顯示,恆大汽車員工總數約為8800人。而像小柯一樣,去年被吸引進入恆大汽車的就達6000餘人。

2021年2月,當恆大創造市值高點時,恆大緊接著在4月舉行的上海車展上一口氣展出了9款車。

這次參展,恆大汽車在爭議中再次吸引了輿論。

在此之前,恆大汽車剛剛釋出過路測視訊,但是,在展臺上的恆馳電動車卻被重重包圍,不讓外界靠近。

更有傳言稱,恆馳電動車是抬進展廳的,“真車那麼重,怎麼可能抬的進來?”恆大展出模型車的傳言由此甚囂塵上。

據恆大汽車內部人士稱,當時參展的車輛中,只有恆馳1、3、5是工程車,其他都是模型車。


2021上海車展恆大汽車展臺

“根本不符合參展條件,但是老闆非要參展。”儘管恆大汽車組建了不小的營銷團隊,但是如前文所說,所有的拍板都是許家印一人。“老闆喜歡把車當房子炒。”小柯眼中的許家印,與外界看到的並無二致。

但是熱度沒有延續。

轉折出現在今年6月。

恆大集團不再為汽車業務大手筆輸血。此時的恆大集團,正在頻繁被爆出商票逾期無法兌付,恆大債務危機愈演愈烈,已經無暇顧及造車。8月, 包括恆大汽車在內的中國恆大、恆大汽車、恆大物業開始尋找買家,恆大汽車在沒有進入量產階段就要被迫賣身。

同時,今年8月,傳出負責代理恆馳1研發業務的麥格納停工,並向恆大討要經費,其負責研發的恆馳1也已經停止推進。

恆大一直採取研發外包,除了麥格納,還包括FEV、埃達克,其中埃達克負責恆馳5的研發。據瞭解其他合作並沒有停止,但是研發已經叫停,因為沒錢。

儘管缺錢,但是多位恆大汽車在職人士卻證實,目前恆大沒有裁員,沒有降薪。恆大汽車內部似乎並沒有如外界傳言那般破敗。“有人在尋找新機會,也有人想等等看。”

延伸閱讀  蔚小理9月交付量公佈 蔚來/小鵬破萬輛

“覺得恆大還有希望嗎?”

“如果引入國資,興許還有救。”小柯說。

曾經出走拜騰的戴雷在今年4月官宣加入恆大,如今還沒走,也許,大家都在等待會有一絲轉機。

(文中小柯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