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字节跳动禁止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库,“内外有别”保平安?


海外业务整体剥离

近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开始禁止中国内部员工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目前在中国工作、为国内市场开发应用和服务的员工基本上被剥夺了访问字节跳动大批海外产品(包括但不止TikTok)“敏感数据”的权限。

据悉,字节跳动的内部权限管理工作在2019年初便已开始。此前,虽然字节跳动的中外产品由各自团队独立运营,但两者共享着一些中间技术系统的团队。权限管理工作开始后,这些团队也进行了分割:中国团队负责中国产品,海外团队负责海外产品。围绕后者的技术“防火墙”建立了起来,中国团队不再拥有对海外产品数据和代码的权限。

据路透社消息,近几个月来,字节跳动正在将所有海外业务的全球决策和研发等权力核心移出中国。字节跳动已经扩大了TikTok在加州山景城的工程和研发业务,而此前北京团队管理的与泛大西洋投资集团、KKR等在内的主要投资者关系也交给了新聘请的驻纽约投资者关系主管Michelle Huang。

今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全员信宣布组织架构全面升级。这次组织架构调整重点在于分别明确了字节跳动国内外业务的管理团队。

国内方面,张利东和张楠分别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

海外方面,则由张一鸣亲自负责,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朱骏与其配合。同时,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也慢慢建成,成员们各个“出身不凡”:

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是迪士尼前流媒体服务负责人,被称为迪士尼帝国的“总统候选人”;TikTok全球总法律顾问Erich Andersen此前是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TikTok首席信息安全官Roland Cloutier是曾为美国空军和国防部工作的知名网络安全专家;字节跳动欧洲政府关系与公共政策总监Theo Bertram为前谷歌资深员工;字节跳动全球商业解决方案副总裁Blake Chandlee为原Facebook负责全球商业合作事务负责人…

字节跳动禁止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库,“内外有别”保平安? 1

部分入职字节跳动高管名单,来源:脉脉

至此,字节跳动外海业务的技术剥离和管理团队组建的主要工作基本完成。

被迫“去中国化”

张一鸣曾表示,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2015 年,字节跳动正式开始全球化部署,第一次启动了全球化团队,有了外籍员工。经过近5年的摸索和发展,字节跳动海外业务也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在全球共有240个办公室和15个研发中心,旗下产品月活用户数超过 15 亿,业务覆盖 150 个国家和地区共75 个语种。

尤其今年5 月,抖音及海外版 TikTok 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吸金超 9570 万美元,蝉联全球移动应用收入榜冠军。之前大家并不特别关注的TikTok 也在国内火了起来。

2016年,字节跳动投资了印度新闻应用Dailyhunt,试图复制今日头条的成功但并未掀起大的水花。同年,字节跳动受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启发推出了抖音,次年推出了TikTok。

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8亿美元收购Musical.ly,并将Musical.ly合并到了TikTok,TikTok赢得了Musical.ly在美国和欧洲的每月6000多万活跃用户。通过内容运营和精准投放,TikTok获得了更多的用户,连续两年位于全球热门移动应用(非游戏)全年下载量榜单前五名。

但树大招风,作为海外企业,字节跳动面对的不仅是来自硅谷科技公司们的竞争,更多的是政治风险。

以海外最受欢迎的产品TikTok为例,去年2月,TikTok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支付了570万美元的罚款,理由是其违反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案(COPPA),在未经过父母同意的情况下,违规收集13岁以下用户的姓名、电子邮件以及其他个人信息。

另外,TikTok因下架了一位美国青少年批评中国对待穆斯林言论的视频而被质疑其数据处理方式以及中国政府是否拥有访问权。美国参议院也举行了听证会重点讨论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公民隐私的重大风险。

由于担心TikTok 存在国家安全风险,美国海军、陆军部队、美军陆战队、美国海岸防卫队及空军在今年1月全面禁用TikTok。2月份,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工作人员利用 TikTok 制作并上传视频,解释该局的登机流程和规定,随后官方要求员工停止使用 TikTok。此外,众议院民主党人正大力支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最近对TikTok进行调查的呼吁。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印度。

印度是字节跳动在海外最大的市场之一。字节跳动在印度的营收已达到4.37 亿卢比(人民币4342万元),利润3400万卢比(人民币338万元),旗下产品TikTok、Helo和Vigo Video在印度拥有超过2.5亿用户。

字节跳动禁止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库,“内外有别”保平安? 2

但之前,TikTok平台因出现色情、虐待儿童和歧视妇女等内容而备受争议。去年,TikTok因其色情内容在印度被封禁,随后TikTok被App Store和谷歌应用商店下架了8天。今年3月初,TikTok 再次因“硫酸攻击”视频受到抵制。

最近一款声称可移除用户手机里中国Apps的应用Remove China Apps 风靡一时,短短两周下载量已超过100万人次,成为印度区Google Play中最热门的应用。这反映出了印度反华情绪的高涨。

据悉,最近两个月,由于Covid-19大流行导致市场营销和广告预算减少,以及反华情绪持续高涨,TikTok在印度的下载人数已经减少。

为迎合当地监管,TikTok在去年引入了第三方机构为平台内容管理政策提供咨询服务和建议。据字节跳动员工透露,目前TikTok的具体内容审核原则,会根据审核对象所在地的法律、法规、文化和习俗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审核尺度。

今年疫情期间,TikTok在国内的海外内容审核团队解散,100多人被迫转岗。TikTok方面表示:“我们尊重不同文化和法律背景下对于内容健康的要求,一直把相关的内容运营管理工作交给熟悉当地文化和法律的本土团队负责。”

除了审核规则更加本地化,TikTok也开始在审核透明度上下功夫。今年3月,TikTok宣布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建立一个实体透明度中心,该中心将向公众开放,包括外部专家和新闻界人士,现场演示审核人员审核和标记有可能违反TikTok政策的内容。

据悉,目前TikTok的内容审核主要包括机器预审和人工后续审核。以直播为例,机器会对直播视频进行图片抽帧分析,如果是纯图片、垃圾信息等低级质量问题,机器会打上“不推荐”标签进行限流。但如果经高级分析得出是儿童色情、恐怖主义等严重违法内容则会被直接下架。

机器也会将高风险内容发给审核员对结果进行二次分析。审核员查看机器提交的截图或直接查看实时视频内容,打上各种标签。除了最初的“推荐”和“不推荐”标签外,现在TikTok还加上了“儿童色情”、“裸露”、“性”、“仇恨言论”、“宣扬暴力”、“宣扬恐怖”等新标签,不同标签对应不同的处理结果。此前机器自动处理的视频如果热度达到特定阈值,也会召回人工复查处理结果是否合适。

字节跳动出海后的水土不服症状已经非常明显,“去中国化”成了其解决当前困境的一剂药。但药效如何还要看海外监管部门买不买账。

打好“差异化”竞争

近期,被戏称为“克隆版Tiktok”的快手旗下短视频应用Zynn凭借撒钱策略,迅速占领了北美市场。注册、邀请好友下载,以及刷视频都能赚钱。Zynn在App Store上架18天便一举超越了海外版抖音TikTok,成为美国APP Store总榜和娱乐类榜单的双料冠军。然而在昨天,即Zynn上架的一个月后,它却被谷歌下架了。

字节跳动禁止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库,“内外有别”保平安? 3

Zynn方面通过其推特账号确认了被谷歌下架的事实,称“正在与谷歌沟通,会尽快解决问题”。

这背后的原因何在?据美国《连线》杂志报道,Zynn被指控从其他应用程序中窃取用户已发布的内容。多位视频创作者称,他们的原创内容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他们的名义被Zynn转载了。同时,作为一款5月份才上架的应用,里面有许多“账户”在2月份便上传了视频。报道猜测,这是Zynn工作人员为了给新应用“造势”上传的。但目前谷歌并没有针对下架作出回应。

去年9月,快手海外产品Kwai在巴西的DAU突破300万,然而在其他地区,尤其是TikTok所在北美市场,快手一直难有起色。

面对TikTok的成绩,快手这次推出Zynn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

字节跳动禁止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代码库,“内外有别”保平安? 4

2019年综合下载量排名进入各国TOP10榜单的中国APP,来源:DT财经

试图出海的中国企业不止字节跳动和快手,但其中成绩亮眼的却寥寥无几。

百度搜索在日本获得了成功,但难以拿下欧美市场,谷歌是最重要的原因;马化腾拿出20个亿支持微信国际化,邀请足球明星梅西代言,但面对Facebook messager和Whatsapp等强敌最终未能如愿;同样,阿里巴巴电商在海外也有亚马逊阻拦。大厂如此,更何况其他企业。

而字节跳动能在美国市场“出圈”很重要的一点是市场上没有同类产品与之竞争。很多视频应用都是在Tiktok火了之后才加入了短视频功能。

或许,想要出海的企业可以好好思考,在适应当地政策和文化的基础上,如何打好“差异化竞争”这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