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離開谷歌的100種理由


選擇一家公司的原因不一定千篇一律,而離開一家公司的原因一定千差萬別。本文我們統計了過去十年中,谷歌老員工的離職原因。他們的自述中幾乎無一例外的表示了谷歌是他們很熱愛的公司,離開谷歌是一項艱難的決定。

既然這麼艱難,為什麼還要離開谷歌?聽聽他們是怎麼說的!

“一個理由不夠的話,我給你六個”

姓名:Deedy

工作年限:四年

離職時間:2019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Deedy決定離職了。

Deedy最早與穀歌結緣是在2013年,當時他在YouTube實習,負責拍攝Android相關的視頻,那時Android的最新版本還是Jelly Bean。

2016年,Deedy正式進入谷歌工作,一直到2019年,Deedy作為谷歌搜索團隊的高級軟件工程師在谷歌工作了四年。 2019年8月,Deedy加入了一家自動駕駛的創業公司——Waymo。

Waymo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 Deedy作為計劃團隊成為了谷歌紐約辦公室的首批員工。對於Deedy來說,這是一份很理想的工作,因為回到了他最喜歡的城市紐約。但是,沒過多久,Deedy就決定要離開這裡。

為什麼要離開谷歌呢? Deedy給出了六個理由:

執行速度

業內有一句流傳很廣的、關於谷歌的玩笑話,“如果想努力工作,那麼應該去Uber。”很多人都把谷歌工程師當做是個退休工作,尤其是L6以下的級別。

與Facebook、Uber,甚至是Amazon相比,谷歌員工更有生活,在員工的日常交流中也經常能夠聽到 “rest and vest”、“coasters”這樣的詞彙。但是如果想獲得工作職級的晉升是很難的,尤其是從L5晉升到L6,在谷歌內部是公認最難跨越的晉升。而且,L5級別的工資一般為35萬美元,這筆報酬已經不菲了,與晉升L6需要付出的勞動相比,大家覺得L5的性價比更高。

從Deedy個人負責的業務——搜索業務來看,它是一個有著20年曆史的龐大代碼庫,存在著很多技術債務,小小的一行代碼也可能會導致下游很多的問題,因此即使是做很小的改動,整個評估工作也很麻煩,所以工程師在做項目時常常會被技術債務、評估過程以及其它事情絆住手腳。

職級晉升

前文我們提到從L5晉升到L6是很難的,事實上,這種晉升難度從L4就已經出現,一個谷歌員工想要晉升到L6,一般情況下需要5年的時間,最快也要3年,而且還要保證在這3-5年的時間裡,你始終呆在同一個團隊中,且這個團隊在公司是受重視的,不會被重組。

另外,在晉升到L6之前,你應該已經開始管理一個團隊,這意味著你的晉升還要依賴團隊人數的增加,僅僅靠管理現有團隊是無法讓你晉升到L6的。在谷歌,有很多人在L5的位置上呆了十多年,都沒有晉升到L6。

薪酬變化

正如前文所說,你可能需要花3-5年的時間才能從L5晉升到L6,但是薪酬可能只能增加40%。

而在Waymo公司,薪酬體系更加模糊,它有點類似於Alphabet 內部的創業公司,會給員工期權和RSU股票,在你離開公司或者清算之前,這些財產幾乎是很難流動的,且Alphabet是唯一的股東,他們會回購股權。換句話說,你沒有拿到谷歌的股票,而是得到了流動性很差的Waymo股票。

Deedy表示:“我從谷歌公司換到Waymo之後,原有的基本工資和現有股權沒有發生變化,並且獲得了Waymo的期權和RSU股票。但是如果單看我的薪酬結構,一半的薪酬都是不能流動的,並且具有很大程度上的不確定性,誰知道未來這些股票是會百倍升值還是變成廢品。”

技術發展

谷歌並不是一個為跳槽搭梯子的地方。在TensorFlow之前,谷歌確實是通過建設基礎架構來完善其戰略,但是谷歌既沒有將自己內部的技術打包成雲服務,也沒有向更廣泛的社區開源。這導致你在谷歌學習到的所有技術都無法很好的擴展到其它公司。

Deedy有時會問自己:“如果我離開谷歌之後,必須從頭開始構建一款新產品,那麼我可以嗎?誠實點說,不知道,也許可以,也許不可以。最近3年,我幾乎沒有在Borg之外的平台上部署過服務。”

另外,谷歌技術增長緩慢與執行速度緩慢密切相關,而個人成長又與工作內容和工作量相關,如果你的工作一直進展緩慢,那麼能夠學習到多少技術呢?

公司成長

在谷歌公司的樂趣之一就是能夠成為頂尖人才的一份子。但是在Deedy任職期間,谷歌的員工增加了一倍多,公司規模變大會減弱這種榮譽感。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會越來越覺得自己像一個巨大車輪上的小齒輪。”

公地悲劇

什麼是公地悲劇呢?簡單來說,谷歌作為一家公司更看重於長遠利益和集體利益,而員工往往更看重個人成長。

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大,股權不再與利益保持一致,員工的工作與股票價格之間的聯繫破裂,使得人們不再全身心關注是否在做真正好的工作,而是更傾向於用數據來展示工作的好壞。

“我多想回到家鄉,再回到她的身旁”

姓名:Christopher Johnson

工作年限:七年零三個月

離職時間:2018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七年零三個月,Christopher Johnson決定辭職了。與Deedy不同,Christopher Johnson辭職的原因很簡單,就只是家庭原因。

六年前,Christopher Johnson 剛剛進入谷歌一年,他和妻子擁有了第一個孩子,就孩子的撫養問題,他和妻子展開了討論,基於各種現實的原因,他們決定將孩子留在老家撫養,並從此過上了與孩子“兩地分居”的生活。

“因為路程太遠,我們無法開車回去看孩子,只能孩子過來看我們,在這六年中,孩子坐飛機的次數比我還多,我們錯過了各種生日、節日的歡聚時刻,只能通過視頻聊天,但是視頻很難建立親密。”Christopher Johnson 表示:“這句話其實很諷刺,你很難相信它會是一個在谷歌從事了5年視頻工作的人說出來的。”

好的公司和好的工作給予員工的好處是持續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情況會變得越來越好,Christopher Johnson在谷歌獲得了更豐厚的報酬,更多的股份,更高的職位。 “從理論上講,我根本沒有離開谷歌的理由,老家任何一家公司給到的薪酬都無法達到我在谷歌的收入水平,甚至把物價差異算上,也達不到!”

“但我還是堅定的要辭職,因為在現階段,家庭對我來說更重要,而且我堅信就算離開了谷歌,我也能一份好的工作!”

“谷歌失去了創新能力!”

姓名:Steve Yegge

工作年限:十三年

離職時間:2018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十三年,Steve Yegge 決定離開谷歌,在此之前,他一直認為自己能夠在谷歌奮鬥終生。

為什麼會離開谷歌,Steve Yegge表示:“因為谷歌已經失去創新的能力了!”同時,Steve Yegge還列出了谷歌失去創新能力的四個原因:

太保守!

谷歌太專注於他們現在擁有的了,以至於已經開始害怕冒險和創新。在谷歌,風險規避是常態,而非個例。

深陷“辦公室政治”!

這是很多公司都不可避免的一個問題,企業規模擴大之後,“獨裁”可能是唯一的選擇,但獨裁自然會有問題。谷歌前高級副總裁Bill Coughran曾經說過的,政治是人類在過去5000年裡提出的解決資源爭奪問題的最佳方案。 “獨裁”雖不是件壞事,但是它意味著繁瑣的流程,會拖慢速度,導致執行出現問題。

自大傲慢!

我花了好幾年時間才真正明白,即使一家公司裡的員工都是謙遜的員工,這家公司依然可能成為一家傲慢的公司。 Google的傲慢不是“我”的傲慢,而是一種“我們”的傲慢。當一家公司像Google那樣取得巨大的成功的時候,就會滋生出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甚至可能認為自己是天選之子。但是這會引發悲劇性的結果,例如自大、無力發明症候群、脫離自己的客戶、糟糕的戰略決策。

谷歌的大部分員工都絕頂聰明,無論他們在自己的領域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始終都保持一顆謙遜之心。但是谷歌這家公司的戰略卻是一團糟。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谷歌做了很多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事情:

  • 強迫用戶使用產品(如Google+)

  • 推出槽點滿滿的產品(如Allo)

  • 放棄用戶喜歡的產品(如Reader和Hangouts)

  • 開發互相競爭但不兼容的官方API框架(如gRPC vs. REST)

  • 推出具有明顯競爭性但不互相交流的棧(如Android native vs. Dart/Flutter)

近10年中,谷歌在創新方面的努力令人感到困惑,而且大部分創新的嘗試都是不成功的。

關注競爭對手,而不關注客戶

相比於100%專注於客戶,谷歌明顯更關心競爭對手。投注太多心力在競爭對手上,對於一家公司來說,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谷歌明顯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並試圖做出改變,將公司內部的新Slogan改成了“以用戶為中心,其他一切將會紛至沓來。”(Focus on the user and all else will follow)。但遺憾的是,這句Slogan就僅僅只是Slogan,並沒有落到實地。

為什麼已經意識到問題,但是卻無法改變呢?這是因為谷歌內部的激勵機制無法讓大家做到真正關注用戶,谷歌鼓勵大家開發成功的產品和功能,而實現這一目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抄襲競爭對手,並且大家都想走得快點,再快點,以至於以用戶為中心這件事總是被忽略。

如果翻看谷歌在過去十年中發布的所有產品,你會發現谷歌已經陷入到了“你做我也跟著做”的怪圈中了,谷歌的DNA中已經不再有創新了。這種類型的產品有很多,Google+ (抄襲Facebook), Google Cloud (抄襲AWS),Google Home (抄襲Amazon Echo), Allo (抄襲WhatsApp), Android Instant Apps (抄襲Facebook和微信),Google Assistant (抄襲Apple的Siri)等等。

Steve Yegge表示:“離開谷歌,是因為谷歌已經無法點燃我內心的激情了。”

“升職都不能讓我開心,谷歌是個好人”

姓名:Ellen Huerta

工作年限:未透露

離職時間:2013年

2013年1月,在糾結了大半年之後,Ellen Huerta決定遵從自己的本心,從谷歌離職,尋找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在谷歌工作的第一年,Ellen Huerta根本沒有辦法停下來思考自己在做什麼,滿腦子都是第一份薪水、新進課程、訓練和實戰經驗。在谷歌工作幾年之後,Ellen Huerta感覺到谷歌雖然很好,但是留在谷歌並不能將她帶到她想要去的地方。尤其是在最後一次升職之後,這種感覺更加強烈,Ellen Huerta發現自己在工作上取得的成就與快樂不成正比,升職只會讓自己覺得在為不確定的目標費盡心力。

離開谷歌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Ellen Huerta形容就像和大學時的男朋友分手,“他很帥,人很好,每個人都愛他,我也愛過他,但是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認清自己必須離開他,經歷了各種掙扎,最後才下定決定離開他。雖然我不確定自己以後還會不會遇到像他這樣好的嗯,但離開他讓我的視野更開闊。”

“技術驅動是自欺欺人,谷歌就是廣告公司”

姓名:James Whittaker

工作年限:三年

離職職時間:2012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三年,James Whittaker決定離開了。在谷歌工作期間,James Whittaker 參與過4次Google 開發者日活動,兩次Google自動化測試會議,同時還是谷歌測試博客的貢獻者。

為什麼會離開谷歌呢? James Whittaker表示:“我熱愛的谷歌是以技術創新為核心,鼓勵員工創新的公司,而現在,谷歌已經變成了一家只注重廣告的公司。雖然從技術層面來講,谷歌一直是一家廣告公司,但是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深刻的感受到這一點。”

“以前的谷歌就像一家創新工廠,給予了員工充分的思考、創新和創造的空間,以至於很多員工會忘記公司一切收入來自於廣告,認為公司是一家以技術為主的公司。雖然創新會有失敗,但是在谷歌不用太考慮其它因素,只要有想法、有能力就可以參與到項目中。”

“Facebook的崛起讓谷歌意識到自己不可動搖的廣告受到了威脅,為了與Facebook抗衡,原來的谷歌消失了,創新的標籤被抹去了,新谷歌誕生了。Google Labs被關閉,App Engine漲價了,一直免費的API也開始收取費用了。”

對於James Whittaker來說,離開谷歌並不是一個輕鬆的決定,但在James Whittaker的自述中,他對當時的谷歌很失望。

“他們讓我寫書,又不讓我出版”

姓名:Paul Adams

工作年限:四年

離職時間:2011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Paul Adams決定離開谷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谷歌阻止了Paul Adams出書。
在Paul Adams的自述中,是這樣描述這段經歷的:

“我和谷歌合作了一本書,2010年6月份,谷歌也給予了我官方書面許可來發布該書。但是在去年,谷歌社交項目發生了洩露事件之後,他們又撤回了允許發布的許可,等到Google+正式發布後才允許我出版該書。那時我也尊重了Google的決定。但是現在Google+已經發布了,谷歌仍然阻止我發布該書,我實在想不通這是為什麼。而且《社交圈子》中並未包含任何專利技術信息,它完全基於第3方(主要是大學)的研究成果以及Google已經可以公開獲取的研究。”

除了書籍,Paul Adams離職其實還有其它原因,“雖然我的研究形成了谷歌社交戰略的基礎,但是在執行戰略時,我越來越感覺到沒有話語權,同事會認真聽我分析,領導卻不會。谷歌太重視技術而忽略了社會科學,但社交網絡整體是形成於一套社會科學理論之上的。”

另外,Paul Adams也提到了谷歌文化的變化,規模擴大之後的谷歌也沾染了所有大公司的通病——“政治泥潭”,極度自由的工程師文化似乎也成為了過去式。

“我要回去建設祖國”

姓名:李開復

工作年限:四年

離職時間:2009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四年,李開復決定離開谷歌。

關於李開復離開谷歌的原因,外界有很多猜測,李開復親自回應,“我離職的原因很簡單:我的新工作太令人振奮了!”

根據李開復對於此次離職原因的自述,我們整理了以下內容:

離開谷歌主要的理由是看到中國互聯網創業的機會和創業者需要輔導幫助。

谷歌中國是很好培養挖掘創業者的環境,在職期間,我看到了很多之前同事離開創業,並且取得了成功,這讓我也躍躍欲試。

我在過去十多年,總是和中國青年有著特殊的緣分,寫過書,做過演講,辦過網站,也嘗試過教育。我有一種使命感,希望在這特殊的時代,能夠幫助他們走得更好。

2007-2008年,谷歌中國達到了非常讓人振奮的產品和市場份額提升,2009年的關鍵是推廣,而且在內部可以看到推廣是有明確的作用的。可是碰上了經濟危機,並且這類推廣並不符合谷歌價值觀,所以沒有得到總部的支持。當我們看到延續2007-2008年的成長無望時,留在谷歌這個選擇相對看來來就比較暗淡了。

“老闆,我想教學生”

姓名:李飛飛

工作年限:一年零八個月

離職時間:2018年

在谷歌工作的第615天,李飛飛宣布離開谷歌回到斯坦福任教。

為什麼要離開谷歌呢?李飛飛表示:“學術界和工業界人才的互動和思想的交流一直是矽谷傳奇的重要精髓。隨著斯坦福新學年的開學,我的學術假也告一段落,將把工作的重心重新轉回學術界。”

在谷歌呆的615天,李飛飛是很滿足的,她所在的團隊創造了很多有影響力的產品,例如AutoML、Contact Center AI、Dialogflow Enterprise、Vision/Speech/NL/Translation APIs、Cloud AI platform等等。

但正如李飛飛自己所言,“人類前行的道路需要思想燈塔的照耀,這是學術界和思想界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和機會。”學術研究可能才是李飛飛的歸宿。

參考鏈接:

http://debarghyadas.com/writes/why-i-left-google/

https://www.thinkoutsidein.com/left-google-happened-book-work-facebook/

https://blogs.msdn.microsoft.com/jw_on_tech/2012/03/13/why-i-left-google/

https://blog.usejournal.com/why-i-left-google-and-silicon-valley-e5cb47d960c

https://mtlynch.io/why-i-quit-google/

https://medium.com/@steve.yegge/why-i-left-google-to-join-grab-86dfffc0be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