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改變他人是神經病,改變自己也是神經病


莊子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燕國人,他原本出生在一個還算富足的家庭裡,吃穿不愁,自己的相貌也很英俊,但是他依舊缺乏自信,覺得自己哪裡都是毛病。

有一天,他來到了邯鄲,看到當地人的步態相當優雅,頓時感覺自己走路的姿勢太醜、太蠢了。

於是他強行改變自己的走路習慣,想要學會這種步態,結果別人的姿態沒學好,反倒把自己走路的習慣忘光了,爬著回到了燕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無論強行改變自己還是強行改變別人,結果總會事與願違。


改變他人是神經病

這個世界很大,並非所有人都要按照同一個標準生活。

有些人喜歡把自己的日程安排的很滿,忙碌充實的去生活。有些人就是喜歡用業餘時間看看書養養花,過簡單的生活。

這是一個大千世界,我們無法用自己的喜歡的生活標準去規範別人。

莊子說:“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生活也是如此,有些人是海里的魚兒,有些人是小湖泊裡的魚兒。你的生活可以乘風破浪,我的生活也能波瀾不驚。

然而在我們身邊,總有一些人喜歡對別人的生活指指點點,好像自己的生活方式才是最完美的。

延伸閱讀  男人婚前打聽到女方一件私事,婆婆:30萬彩禮不要也不能娶回家

生活就像是一雙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著鞋子的人才知道。用自己的眼光評價別人穿著的鞋子是否夾腳,豈不荒唐?

人生只有短短的幾十年,我們傾盡一生都未必能經營好自己的人生,哪來的閒工夫,去管他人呢?

有些人看似冷漠無情,其實他們的心中保留著最本真的善良;有些人看似脾氣火爆,其實他們很重視朋友義氣。

這個世界上,除去我們自己,沒有人有義務為了討好我們去生活。為了讓自己滿意就去幹涉別人,這樣的行為是十分自私自大的。

別人是不需要為了讓我們舒服而改變的,除非他是個破壞社會和諧的罪人。

總是想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指揮別人不是好現象,心理學上將其稱為“偏執型人格障礙”。

人有貧寒富貴,精神卻沒有高低貴賤,沒有人是為了被另一個人控制而存在的。

不忍看見別人走彎路,給予別人建議是一種智慧,但是偏執地操控別人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種神經病。


改變自己也是神經病

詩仙李白曾經說過:“天生我才比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只要認真做自己,就能將自己的生活經營的風生水起,不需要仰望別人的世界。

這個世界之所以那麼精彩,正是因為天地萬物的絢麗多姿。如果彩虹只有一種顏色,那麼雨後的天空也太單調了。

延伸閱讀  到了晚年才知道,兒女雙全的父母是最難的,現實不容反駁

現代人常說:“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百裡挑一”。在我們的心目中,真摯純潔的心靈,比風華絕代的美人更令人心動。

在我們的生活中,那些強者總是有著自己獨特的個人魅力,給人一種卓爾不群的感受。

而那些弱者總是奴顏媚骨,不惜犧牲自己的感受去迎合大眾,討好更有能力的人。

這其實也是一種不健康的表現,心理學上有一個名詞叫“討好型人格”。

具有討好型人格的人總是通過傷害自己來討好他人,久而久之,很容易患上微笑抑鬱症。

事實上,真正喜歡一個人的理由是這個人身上有什麼珍貴的品質,而不是在於這個人的朋友有什麼,或是這個人為了討好朋友,可以怎麼貶低自己。

為了我們的身心健康。在生活當中,我們當然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見,堅持自己的觀念。

只有展露真實的自己,才會有人真心實意的喜歡你。


如果你只知道改變自己迎合他人,那與你相處的另一半也會感到很累。

每天吃同一道菜會吃膩,每天被同一個人,用相同的方式奉承也是一樣。

犧牲自己的感受,甚至是身心健康換來的往往不是朋友,而是一個不厭其煩,還認為我們的付出理所應當的“大爺”。

莊子從不與任何一個霸主同流合汙,也不會為了任何一個人的嘲諷而自輕自賤。

延伸閱讀  “滄桑之人,一眼可知”:吃過大苦的人,才能看透這6個事實

生活的真諦,就是把自己活成最好的樣子。

不要隨便改變自己,那樣不真實;也不要強行改變別人,那樣不現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