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晁蓋到底是不是宋江派人殺害的?


《水滸傳》中晁蓋到底是不是宋江派人殺害的?的頭圖

《水滸傳》中晁蓋到底是不是宋江派人殺害的?

提到《水滸傳》,人們津津樂道的是誰的武藝最高強,盧俊義穩坐第一,史文恭儼然書中第二。

史文恭的戰績其實並不多,除了全面碾壓梁山五虎之一的秦明,就是射殺了晁蓋。

這兩樣戰績,已經讓史文恭足足甩開了林沖與關勝。

01

史文恭擅長射箭嗎?

擊敗秦明,是貨真價實的交鋒,射殺晁蓋,則顯得有點疑云密布。

首先梁山方面咬定史文恭是兇手,並非來自於晁蓋自己的說法,而是因為射中晁蓋的箭上寫著史文恭的大名。

如果史文恭真的用刻了名字的箭射中了晁蓋,射殺梁山大頭領,可是大功一件,非但不見史文恭炫耀,從頭到尾壓根兒就沒見他提這件事。

其次,晁蓋死時,哪怕箭上寫著“史文恭”三個字,他也含糊其辭的說:“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這說明,不要說讀者,連晁蓋自己都不相信是史文恭射中了自己。

曾頭市作為梁山的對頭,肯定有伏擊晁蓋的動機,不然怎麼會讓兩個和尚引誘晁蓋進入埋伏圈。

但他們後來說:“無端部卒放箭”,說明了曾頭市方面,並沒有派總指揮史文恭去幹這種事情。

再說,《水滸傳》通篇都沒描述史文恭擅長射箭,尤其是打敗秦明之後,史文恭並沒有用弓箭遠程狙殺,而是策馬趕上用槍捅。

如果史文恭擅長射箭,就沒有必要這麼費勁,背後一箭就解決問題了。

02

射殺晁蓋的嫌疑人——花榮or林沖?

假設晁蓋不執意下山攻打曾頭市,那麼也不會中箭。

說到底江州劫法場後,宋江聲望超過了晁蓋,且東征西討,為梁山建立了功勳。

段景住奪馬,要獻給宋江,讓晁蓋怎麼看?

再看晁蓋下山所帶的頭領,可謂用心良苦,盡量選擇與宋江派係無關的人,或者說宋江派系的邊緣人物,連吳用都被排除在外了。

晁蓋如果死後,誰獲利最大,誰就有除掉晁蓋的動機,很明顯是宋江。

但宋江不能親自上陣,只能委派下屬動手。

宋江陣營中,擅長射箭的是小李廣花榮,但是花榮不在此次出征的人員中,有作案動機,卻沒有作案機會。

況且,即便花榮偽裝下山,在曾頭市伏擊,這需要他提前知道晁天王會去夜襲曾頭市。

即便花榮與隨行的頭領保持著聯絡,還沒被發現,但以花榮的射術,更應該一擊致命才對,為何讓晁蓋中箭後,還能回到梁山?

倒是晁蓋中箭回到營中,林沖為晁蓋敷藥,才發現是毒箭,有點可疑。

因為林沖給晁蓋敷藥的時機,是完全可以把金瘡藥換成毒藥給晁蓋用的。

但是,林沖有作案時間和作案機會,卻沒有作案的動機,他本人一直是一個權力慾望很淡薄的人。

更何況,林沖在發現晁蓋中毒後,要立刻回梁山,仍然是為晁蓋在考慮。

晁蓋的遺言也值得玩味,捉住射他的人做山寨之主,姑且確定兇手是史文恭,梁山誰最有能力捉住史文恭?

除了林沖還有誰?

林沖在跟隨晁蓋討伐曾頭市的時候,既是先鋒官還是參謀長,劫營這麼危險的舉動,林沖都敢替晁蓋去趟雷,要不是晁蓋執意親自走一遭,不然被射的就是林沖了。

晁蓋死前,對林沖也是沒有懷疑的。

03

晁蓋死於團伙作案

拋開立場,能夠完成射殺晁蓋,要具備如下幾個條件:跟隨晁蓋下山,具備作案時間和機會;還要擅長射箭,具備作案能力。

此次一同出征的將領有:林沖、呼延灼、徐寧、穆弘、劉唐、張橫、楊雄、石秀、孫立、黃信、燕順、鄧飛、歐鵬、阮小五、阮小二、阮小七、楊林、白勝、杜遷、宋萬,外加一個下山打探消息沒有下文的戴宗。

這裡面箭法最為高超的非病尉遲孫立莫屬,雖然箭法不及花榮,但孫立日後在征遼的戰鬥中,與大遼先鋒寇鎮遠進行了一場惡戰,孫立和寇鎮遠都展示了自己的弓箭武藝。

孫立的箭法算不上突出,絕對算優秀。

而孫立在當時,又是宋江的鐵桿,再結合孫立本人的性格,也能推斷這人甚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孫立上了梁山之後乾的第一件事,就是出賣了師兄欒廷玉,打著登州兵馬提轄的旗號進入祝家莊作臥底,最終他與梁山人馬里應外合,攻破了祝家莊。

出賣起自己人,給新主子獻投名狀,是孫立的一貫作風。

不過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孫立射殺晁蓋,應該不是出於宋江的授意。

因為當時晁蓋的權力,已經大體上被宋江架空。徹底邊緣化晁蓋其實只是時間問題。

雖然晁蓋試圖通過攻打曾頭市,來奪回失去的權力。

但是既然帶去的人只有一半是自己人,那麼只要宋江讓自己的手下在裡頭搗亂,讓晁蓋功敗垂成,便可以完全挫敗晁蓋的企圖,又何必下手殺人這麼簡單粗暴呢。

實際上,宋江確實也通過死黨呼延灼的陣前搗亂和宋江系頭領的磨洋工,使晁蓋兵敗曾頭市。

晁蓋夜襲曾頭市,與對方一接戰,還未發號施令,呼延灼就率先奔逃,導致了梁山部隊的崩潰;

林沖要帶晁蓋回梁山,呼延灼卻阻止道:“須是宋公明將令來”,又讓梁山無端折了許多人馬。

晁蓋一旦因故不能理事,身為前線部隊二把手的林沖竟然命令不了部隊,反被呼延灼掣肘,林沖瞬間明白了這背後的一切。

與其他梁山頭領不同,呼延灼並未把家眷接上樑山,因為人家祖先呼延贊是宋朝的開國元勳,而且呼延灼本人在京城也有深厚的人脈。

而這恰好也是呼延灼加入梁山鬧革命不堅決的原因,可以說呼延灼是鐵桿的宋江派,是擁護招安路線的。

孫立自作主張射殺晁蓋,除了急於打入宋江圈子的核心,也和他不支持晁蓋的路線有關。

梁山只要是體制軍營內出身的人,都有被招安,重新回歸體制的想法。

孫立射中了晁蓋,是做掉晁蓋的絕佳機會,因此呼延灼把給晁蓋的金瘡藥換成了毒藥!

晁天王之死是一場團伙作案:宋江架空晁蓋,使得晁蓋一心攻打曾頭市,且失去了冷靜的判斷,宋江是間接兇手;孫立於晁蓋撤退路上放冷箭,呼延灼再把金瘡藥換成毒藥,這二人是直接兇手。

04

晁蓋之死給梁山帶來的新變化

晁蓋中箭,是宋江的計劃之外,而且中箭之後居然還能撐著回梁山說遺言,更是其始料未及。

晁蓋在死撐著回到梁山,不僅沒有傳位給宋江,反而表示抓到殺害自己真兇的人為梁山新的扛把子。

宋江的心裡別提有多尷尬了。

因為宋江心裡清楚,如果真的去追查殺晁蓋的真兇,就算不是自己下的命令,最後也必然會查到自己頭上。到時候就算自己不會倒台,打一場內戰是不可避免的。

還好宋江系此時已經佔據了絕對優勢,其他派系的人不想去趟這個渾水,經歷了曾頭市後戰戰兢兢的林沖還率先表態擁護宋江。

而晁蓋黨剩下的人又都沒什麼政治頭腦,這才讓孫立嫁禍給史文恭的奸計得逞。

該事件,也讓宋江逐漸疏遠了孫立,孫立日後排在地煞就是證明。說到底,二五仔啥時候都不招人待見。

但孫立在梁山招安後還能全身而退,其登州的小派係人員也最齊整,人家還得到了善終。

說什麼性格決定命運、因果報應,孫立這條命運的漏網之魚,第一個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