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和一幫不愛跳槽的老兄弟,服務百萬開發者的15 年| TGO 專訪


本文為TGO 鯤鵬會學員專訪,本期採訪嘉賓:DCloud CTO 崔紅保。
2019 年10 月14 日,崔紅保加入了TGO 鯤鵬會,成為TGO 鯤鵬會(北京)的一員。
想看到更多精品會員採訪、大咖對話,歡迎關注 TGO 鯤鵬會公眾號「推薦閱讀」欄目。

和一幫不愛跳槽的老兄弟,服務百萬開發者的15 年| TGO 專訪 1

作為 雲端 CTO ,崔紅保和他的團隊服務著國內500 萬的前端開發者,維護著 單應用、HBuilderX、5+ Runtime、uniCloud 等眾多流行工具、框架及相關社區的正常運轉。

尤其是uni-app,在飛速更新的前端框架中,與Flutter、React Native 共同成為跨平台前端開發的幾類主要選擇。

但外界卻很少聽聞他們的更多消息,最明確的感知,也不過是論壇中一個又一個的“bug已修復”,和層出不窮的工具和插件。

你必須遠離望京SOHO ,繞開中關村產業園,驅車來到中央財經大學北側,才能見到崔紅保和他的研發團隊。 他們的辦公室不大,但足以容納五十幾位工程師,還擺著一個酒吧台,彷彿在昭告著這支團隊的脾氣秉性:隨性、耿直,“能喝你就多喝點”。

在各大廠痴迷於“打造生態、維護社區”的當下,崔紅保和DCloud 可以說乾著整個前端圈最引人矚目的活兒,只是卻實在有些低調,讓人頗覺離奇。

這種“離奇”還不是個例。 他們曾整整All-In 流應用兩年,無奈退出後卻依然在開發者服務領域幹的風生水起,很少有企業具備這樣的彈性和抗風險能力;在DCloud,團隊管理只能用“佛系”來形容,但其始終維持著一支平均入職5 年以上的核心團隊,部分老員工入職超過10 年,人才流失率極低……

帶著對以上“特異現象”的困惑,我們拜訪了崔紅保,希望能得到一些不一樣的故事或答案。 以下為採訪實錄。

為開發者服務奉獻15 年,也曾走過“歪路”

TGO 鯤鵬會:保守些說,至少在5 年前,國內很少有人重視開發者服務。 而您卻很看重,甚至將開發者服務稱為“初心”,為什麼?

崔紅保:其實也沒什麼特別戲劇性的原因。 我們從2005 年左右就在做手機端的開發者服務,至今已有15 年。 那時,在移動端,大家用的還是windows mobile、塞班操作系統,我們的規範主要提供給渠道開發者,面向政府、企業開發移動政務、移動辦公項目。

後來我們在做的事,可以歸納為“幫助前端開發者拓寬自己的職業邊界”,比如提供從IDE 到雲服務的系列工具,幫助前端工程師增速提效;比如提供跨端開發框架,提供uniCloud幫助前端工程師接觸後端業務開發,等等。

往大了說,我們做的事情,加速了企業的業務創新,避免平台分裂導致的重複業務開發,節省了社會資源,或許還推動了生產力進步(笑);往小了說,這是我挺認可的一個事兒,價值觀很正,做業務無關的底層框架技術,沒有什麼投機取巧。 而且我不需要拜訪客戶,多省事。

TGO 鯤鵬會:以前大家不做開發者服務,部分原因可能是覺得“錢景”不好,您怎麼看? 這15 年干下來,您有碰到過哪些比較大的挫折嗎? ?

崔紅保:這個事情不好一概而論,開發者服務的商業化嚴重依賴用戶規模,早期實現盈利確實比較困難。 但如果你產品做得足夠好,那也不會太缺錢。 至少在這些年,我們團隊一直很受投資人青睞。 如果開發者規模像我們一樣,達到百萬量級,做商業化自然就比較輕鬆了。

說起較大挫折的話,記憶最深的還是當年的“All in 流應用”。

流應用確實是個好東西,應該算是國內小程序的最早原型,我們2015 年就在360 手機助手正式上線,而微信小程序在2017 年才發布。 當時之所以“All in”,主要是覺得這是大勢所趨。 傳統APP 需要用戶下載、安裝,這兩步完成後才能使用。 你別看只有兩步,可用戶流失率卻高達60%。 尤其是在安卓系統上,權限設置真的很麻煩。 我們當時宣傳的口號就是:讓應用像流媒體一樣,流式下載,邊下邊用,5 秒之內進入應用首頁。

但當時的一個問題是,雖然理念先進,技術也很​​好,但我們的流應用規範推廣很困難。 後來微信和支付寶都開始入場,自立規範去做,逐漸演變成了現在大家所熟知的「小程序」,也促成了我們的退出。 那兩年,我們全部的精力都在流應用上,導致開發者服務有所停滯,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損失。

TGO 鯤鵬會:有些可惜,聽起來像是你們發現了一個很好的創業idea ,但死於同大廠的競爭? 塵埃落定後,您有無經驗總結,可以分享給廣大創業者?

崔紅保:創業者發現一個很好的idea,但頂不住大廠“正​​規軍”的進攻,被滅掉,這樣的情況確實存在,好辦法真的不多,但我們這個可能還不太一樣。

流應用當時面臨的首要問題是我們自身生態還不夠大,裝機量不夠,實際上和微信、支付寶並不存在誰滅誰的問題。 就像支付寶的小程序如今也是和微信共存的,分別依托各自的生態和資源。 次要問題則是和巨頭的談判週期過長,消耗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對我們的現金流造成了很大影響。

所以我對這事兒的反思在於:

  1. 創業公司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核心競爭力究竟是什麼;
  2. 創業公司一定要格外關注現金流的健康程度,活著才有機會;
  3. 定期復盤,及時調整,不能快到南牆才回頭。

TGO 鯤鵬會:流應用已成過去,uni-app 看來也基本成熟,你們團隊接下來的工作重心會有調整嗎? 有什麼新的方向嗎?

崔紅保:我們首先會繼續完善現有服務,比如完善HBuilderX 的插件生態,推進uni-app 的PC適配等。 更重要的,我們會全力打造基於serverless 模式的uniCloud 雲開發平台,利用端和雲的一體化配合,打造更高研發效率的數字世界。 serverless 的概念目前很火,但我們不是追概念的團隊,我們確實發現這類服務的落地價值。

舉個例子,你做個應用,大概率要做用戶管理。 過去,前端要寫登錄、註冊、忘記密碼等多個頁面。 現在我們提供開源的uni-id,與用戶管理相關的研發,一行代碼都不用寫,立即節省工作量。

打造開發者生態的秘訣:官方要克制自己

TGO 鯤鵬會:後來您回歸了服務開發者的初心,在生態構建方面也乾得相當不錯,有什麼秘訣可以分享給大家嗎?

崔紅保:我們確實花了很大的精力做生態建設。 在我看來,生態做得好不好,關鍵在於兩點:

1. 官方要克制自己

一個良好的生態一定是上下游協同提供服務,而不是官方大包大攬。 對於uni-app 來說,我們官方只做最基本的服務,可擴展的部分全部讓給第三方機構去做。

比如在培訓視頻方面,我們只錄了三期基本介紹,其他的全部來自騰訊課堂、第三方培訓機構以及熱心的開發者。 如果官方的手伸得太遠,就會擠壓第三方機構的生存空間,讓來自社區的貢獻變少。

官方的重要職責在於明確方向、制定規則,然後引導大家按照相同規則,開發各種行業插件,從而實現插件之間的行業協作。

2. 激勵開發者多做

同時,生態的繁榮一定和“輪子”的數量息息相關—— 只有大批開發者願意圍繞官方框架造“輪子” —— 提供大量優質工具或插件的時候,生態才能進入越來越繁榮的正向循環。 那麼,怎麼激勵開發者“造輪子”,就成為了平台需要重點關注的內容。

還是以uni-app 為例,我們開放了插件市場,提供下載量排名、打賞、付費等很多功能,滿足插件開發者的榮譽和金錢需求。 如果你的插件被下載了上萬次,那一定是件值得誇耀的事兒;另一方面,我們的插件市場支持付費購買功能,部分開發者利用業餘時間開發插件,實現“睡後收入”。

反映到市場上,我們可以看到,截止到2020 年9 月,我們的插件市場有2500 多款插件,一些同類競爭者只有一百多款,在生態繁榮度上的差距一目了然。

TGO 鯤鵬會:生態上的表現,肯定也與uni-app 本身在研發上的努力有關,您會特別注重某些研發問題嗎?

崔紅保:除了基本的跨端挑戰以外,我們應該說最關注性能問題。 比如說適配微信小程序時,我們發現開發者自主調用setData() 非常容易引發性能問題,我們就在此處做了許多研究工作和差異化計算。 最終我們要保證的效果是,基於uni-app開發小程序,和原生開發小程序性能一樣好,但開發效率更高。

TGO 鯤鵬會:今時今日,能看到很多開發者活躍在uni-app 論壇中,作為締造者,是不是很高興?

崔紅保:是的,看到產品開花結果,由用戶主動幫我們進行傳播,感覺非常欣慰! 目前,我們手機端引擎的月活已超過13億,也就是大部分中國人的手機上都在跑著我們的軟件產品,這個感覺是非常自豪的。

我們這的人,不太愛跳槽

TGO 鯤鵬會:要實現這些成績,一定需要一支特別的團隊。 聽說我們的核心團隊平均入職時間超過5 年?

崔紅保:是的,各團隊負責人、架構師入職均超過6年,部分夥伴合作超過10年以上。

TGO 鯤鵬會:與BAT 比,DCloud 可能不算大廠。 如何在大廠的挖角下,保持團隊穩定性?

崔紅保:我們團隊的小伙伴都是一些比較純粹的技術人員;目前在做的工作,也都是自己感興趣的;這麼多年在一起,也都認可一些公司的氛圍和文化。 比如我們沒有打卡、沒有考勤,遲到不會扣工資,有事群裡知會一聲就好。 為了適應大家的工作時間,我們會議也基本都定在下午,確保開會時大家都在。

有人會說,你們這樣效率低,但我覺得問題不大。 我們的工程師都兼任客服,有時,你會發現他在地鐵上回復用戶的提問;有時,團建進行到一半,他會突然掏出電腦來解決緊急問題。 前幾年,曾有部分團隊是下午兩點上班,凌晨兩點下班。

我們團隊的工作激情和工作飽和度,都不比其他公司的團隊差。

TGO 鯤鵬會:聽起來是贏在了招聘上?

崔紅保:也可以這麼說。 一名面試者是否熱愛這份工作、是不是一名純粹的技術人、單兵作戰能力強不強,這是我所看重的。 至於其他一些,在常人眼裡比較古怪的愛好或行為,我就不甚介意,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樣嘛。 有本事的人通常都有點小脾氣,真正的工程師都崇拜技術好的人,我們工作裡用技術來交流,私生活不在討論範圍內。

所以我們的團隊能做到,一個後端工程師管理幾十台服務器,每天處理著十幾億次的服務器請求;當年,幾十萬開發者使用的MUI 框架,我們實際負責的工程師就兩位;現在,月活13 億的uni-app 引擎,也就十幾位工程師在迭代升級。

不謙虛地說,我們真的是一個小而精的研發團隊。

TGO 鯤鵬會:您自己呢?

崔紅保:我2006 年入職,當時職位只是一名剛畢業的Java 工程師;到2010 年的時候,我成長為一名研發總監,管理的團隊擴張到80 人左右,薪資也在同步上漲,我覺得挺好,沒啥不滿意的,沒必要為了跳槽而跳槽。

到了2014 年,公司賣給了上市公司東方通,我們一批核心員工轉換方向,開始在DCloud 創業,然後就一路走來,有了HBuilder、uni-app 這些廣受開發者喜歡的產品。

所以,有時候我不太理解,為什麼要跳槽? 如果在這裡能實現你的價值,薪資能讓你滿意,就沒有必要跳槽。

TGO 鯤鵬會:可大廠通常在薪資上更有競爭力?

崔紅保:我們的核心員工都是股東,全員持股—— 原始股。 (炫耀)

TGO 鯤鵬會:最後一個問題,在您這裡,技術團隊團建的保留項目是什麼? 最有效的項目是什麼?

崔紅保:喝酒(笑)。 當然,不勸酒,能喝就喝,不能喝就不喝。 平時再靦腆的小伙伴,喝了酒之後,也會高談闊論一番,展現出和平時完全不同的另一面,大家的認識會更加全面,團隊關係也能更進一步。 我們的原則:工作要積極,喝酒更要積極,我們是一群敢拼敢干的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