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斷網保平安?俄羅斯成功完成斷開全球互聯網測試


近日,俄羅斯宣布成功切斷了與互聯網的鏈接,未來俄羅斯人民將有可能脫離全球互聯網,而使用本國的內部網。此舉旨在當遭遇外部“斷網”時,保護俄羅斯國家安全。斷網計劃籌謀已久,在今年11月,《互聯網主權》新法案正式通過並生效。然而,對於“斷網”計劃,國內也存在著不少質疑的聲音,最終這項政策能否成功還不可知。

俄羅斯宣布斷網測試成功

俄羅斯於本週一(12月23日)宣布完成了將內部網絡與全球互聯網斷開的測試,經過一系列測試,俄羅斯成功切斷了與全球互聯網的連接。

據悉,該測試從上週開始,持續數天,通過專門指定的網絡進行,參與方包括俄政府機構、當地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和互聯網公司。在測試期間,普通用戶感覺不到任何變化。

該測試旨在確保俄羅斯的國家互聯網基礎設施——“俄羅斯網絡”(RuNet)能夠在不接入全球DNS系統和外部互聯網的情況下都能無間斷正常運行,甚至在遭遇外部“斷網”時,境內互聯網仍可安全運行。互聯網流量在俄內部重新路由,將有效使RuNet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內部網。

政府沒有透露有關測試的任何技術細節以及測試的具體內容,據幾家俄媒報導稱,政府測試了幾種斷開連接的場景,以確保內部網能夠在沒有外部互聯網的情況下獨立運行。其中一項測試

模擬了來自外國的惡意網絡攻擊的場景。

據報導,這些測試包含了通信的穩定性、蜂窩通信的安全性、保護個人數據和攔截流量問題,以及使用物聯網的安全性。

俄羅斯數字化發展部門副主任Alexei Sokolov表示,測試結果表明,在一般情況下,政府和電信運營商都已準備好有效應對可能出現的的風險和威脅,以確保俄羅斯互聯網的功能和統一通信網絡。

接下來,俄羅斯通信部將提交一份有關測試結果的報告,提交給總統普京審閱。

“斷網”計劃已久

據悉,切斷互聯網測試最初計劃在今年4月進行,後又被推遲到了今年秋天,主要原因是希望給政府更多時間通過法律。該法案被稱為《互聯網主權》法,它將允許俄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在幾乎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隨意切斷該國與(全球)互聯網其他部分的連接的權力。

為了做到這一點,該法案要求所有本地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在俄羅斯通信部的管理下,通過戰略要道重新路由所有互聯網流量。這些“扼流點”可以充當俄羅斯外部互聯網連接的“巨大開關”,也可以作為互聯網監控設備保護數據隱私,有些類似中國的“防火牆”技術。

《主權互聯網》法案於今年5月由普京簽署,並於今年11月正式生效。該法案將讓莫斯科方面通過讓互聯網流量經由政府控制的基礎設施路由來傳輸,並創建一套國家域名系統,以加強對該國互聯網的控制。新法案出台後,互聯網提供商已經開始啟用深度數據包檢測,允許俄羅斯互聯網監管機構分析和過濾流量。

新法案在俄羅斯國內充滿爭議。反對人士認為,此舉破壞了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和隱私權。

這些成功的測試是多年規劃、俄羅斯政府制定法律以及對俄羅斯當地互聯網基礎設施進行實際改造的結果。俄早有“切斷互聯網”的想法,早在2014年,俄羅斯進行了首次主權互聯網演習。今年,俄政府宣布將定期進行演習(每年至少一次)。

此外,在本月早些時候,俄羅斯政府宣布了創建自己的維基百科的計劃,並將為此投資3100萬美元。去年11月,俄羅斯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銷售沒有預裝俄羅斯軟件的智能手機。目前,美國的社交媒體巨頭進入俄羅斯市場的控制十分嚴格,俄羅斯政府支持開展替代性服務,以取代 Facebook 和谷歌 Gmail 等服務。

測試結果喜憂參半,技術挑戰尤在

據悉,有4家聯邦電信運營商參與了此次測試的“攻擊”環節,共18個攻擊場景:12個涉及SS7手機網絡協議信令網絡,6個涉及4G網絡主要協議之一Diameter協議信令網絡。

然而俄羅斯紙媒Vedomosti 卻對測試的結果並不甚滿意,其在報導中稱,通過Diameter協議測試的模擬網絡攻擊有一半是成功的,通過SS7測試的模擬攻擊有62.5%是成功的。

有觀點稱,該項測試的官方理由是防禦美國網絡安全戰略的“侵略性”,以及俄羅斯需要有效的防禦。但這其中也暗含著另外一種動機是,加強本國內的互聯網審查,將俄羅斯公民與世界其他地方的網絡隔離開來。

有人權組織批評稱,政府可以直接審查內容,甚至可以把俄羅斯的互聯網變成一個封閉的系統,而不需要告訴公眾他們在做什麼或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不少專家對俄羅斯等一些國家切斷互聯網的後果感到擔憂。薩里大學計算機科學家Alan Woodward)教授表示,此舉意味著人們很難就全球發生的事情進行對話,他們將被限制在自己的圈子裡。

根據BBC的報導,一位美國智庫網絡安全政策研究員表示,俄羅斯政府過去在試圖加強網絡控制時遇到了一些技術上的挑戰,如此前曾試圖阻止俄羅斯人訪問加密信息應用Telegram,但基本上沒有成功。

“如果沒有關於這次測試的更多信息,就很難準確評估俄羅斯在建設一個可隔離的國內互聯網的道路上已經走了多遠。

“在商業方面,俄羅斯在國內和國外會受到多大的阻力,還有待觀察。”

還有專家警告稱,這項政策可能會幫助政府壓制言論自由,不過這項政策能否成功還不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