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與西方文明有何联系?繼續挖掘或將改變人類文明…


三星堆與西方文明有何联系?繼續挖掘或將改變人類文明起源​​的頭圖

三星堆與西方文明有何联系?繼續挖掘或將改變人類文明起源

三星堆文化在中華大地上最為神秘也最為奇葩。奇葩到它可能不僅僅是“中華的”,而是“世界的”(但還是屬於我們的)。三星堆被譽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大量出土的文物表明:三星堆或許與人類最早的文明“兩河流域文明”存在聯繫,與古埃及文明、古瑪雅文明也有著些許關聯。

這些關聯點橫跨了整個地球,似乎地球上人類的一切文明都始於三星堆,為此全世界都關注著三星堆。一般來說遺跡或者古墓都是越發掘,歷史線索越清晰,而三星堆遺蹟的謎團則是越掘越“謎”。

三星堆文化的發現

三星堆指的是:四川廣漢市西北部鴨子河南岸的三個小土包。 1986年,當地人正在挖小土包的黃土燒磚,突然挖到一些著人工痕蹟的散碎玉片。四川考古所人員聞訊趕來,不久就在土包中挖出讓世界為之一顫的怪異青銅器,並且隨著不斷挖掘,世界各處驚奇之聲,一浪高過一浪。

銅人面具,1986

次次都是巧合,意味著並非巧合——世界文明的起源在何方?

我們從最開始的銅人面具巧合開始說起。中國人面部平平,而高鼻樑、眼睛微凸、棱角分明,這分明是西方人的特徵,而這些特徵都是三星堆中的銅人面具的特徵,而且這只是開胃菜,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面。

在不斷的挖掘中,三星堆中似乎是一個由青銅人像組成的王國,絲毫不見任何生活用品。在我國歷史文物中,青銅一般用來製造禮器與兵器,禮器主要用來祭祀,三星堆的青銅人像經過研究也是祭祀之用,但在中華文明之中,無論何時都不流行青銅人像,更多的是“鼎”,例如商後期的司母戊鼎。

圖:公元前前十四世紀至前十一世紀鑄造的司母戊鼎

1986年9月,考古人員更是在祭祀坑中挖出了“黃金權杖”。權杖是權力的象徵,最高統治者傳承之物。在西方有國王權杖,教皇權杖,在埃及有法老權杖,如今英國的皇室依舊傳承著王室權杖,埃及一些古老部落首領的手裡仍然拿著類似三星堆的黃金權杖。然而在中華文明中,黃金權杖前所未有。

圖:三星堆手杖,約1.5米長,直徑2.3cm,1斤,黃金鑄造

經過測定,三星堆權杖鑄造至今已經長達四千多年,雖然被澆注在中心的木頭已經腐朽,但權杖表面的黃金鏤刻依然清晰。上面神秘的紋路符號圖案更貼近於瑪雅文化與古埃及文明。

更讓各國驚奇的是三星堆中竟然還有“黃金面具”。黃金面具配權杖完全是埃及風,例如金字塔中最著名的十八代法老——圖坦卡蒙,他的木乃伊屍身上就覆蓋著與三星堆黃金面具特徵相似的面具,同樣搭配了類似的黃金權杖,而這樣的搭配中華文明也不曾有過。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實在太多又太過神秘,每一件都能引發無限的想像,例如“秦嶺神樹(青銅神樹)”。但無論從文物,年代,甚至是維度,三星堆都與世界的文明存在太多的相關性,反而與中華文明格格不入。

例如:5000多年前瑪雅文化曇花一現,但同一時期三星堆也處於鼎盛時期,但後來不知為何突然間將一切青銅器與黃金冶煉品焚燒,匆匆埋藏於黃土之下。更巧的是瑪雅金字塔、埃及金字塔、兩河流域文明都與三星堆同處於北緯30度。

改寫歷史的可能

難道說5000多年前,蜀地曾生存著一群帶有西方面孔的部族。他們根據自己的形象鑄造了青銅面具。或許擁有楔形文字與城邦的兩河流域文明與蜀地很早就存在文化交流。又或許三星堆文化起源地更早,將具備西亞文明特徵的權杖文化授予了西亞文化,發展出人類最早的文明,再通過蘇美爾人傳承至古埃及人、古希臘人,甚至是瑪雅人,意味著三星堆很有可能是世界文明的“幼兒園”。

在有文字的記載中,最早的中西文化交流是公元前138年,張塞的絲綢之旅、不過或許在張塞之前的2000多年前,三星堆文化就從成都平原,經印、緬再到兩河流域(南絲綢之路)將西亞走了個遍,只是文字尚未形成,沒有史料記載。三星堆歷史以來未有過大象存在痕跡卻擁有大量象牙,地處內陸卻從遺跡中挖掘出海量貝殼似乎描述著那段南方絲綢之路暢通,文化交流頻繁的歷史。

如今三星堆文化的青銅鑄件,現代人依然無法完美復刻。目前,我們無法知曉三星堆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歷史,但三星堆絕對不平凡,或許將改寫人類的文明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