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複製傳奇無頭雞,巡演18月卻死於意外,究竟是怎麼…


無法複製傳奇無頭雞,巡演18月卻死於意外,究竟是怎麼回事?的頭圖

無法複製傳奇無頭雞,巡演18月卻死於意外,究竟是怎麼回事?

時間:1945年9月10日

地點:科羅拉多州弗魯塔鎮

勞埃德·奧爾森(Lloyd Olsen)經營著一家農場,這天晚上岳母會來家裡吃飯,妻子克拉拉(Clara)提議宰殺一隻雞招待老媽,當然這個提議得到了丈夫奧爾森的贊同。

奧爾森的農場中散養了幾十隻雞,他們會出售這些雞以貼補家用,但偶爾也會自己宰殺了補充蛋白質。一隻倒霉的大約五個半月大的懷恩多特小公雞進入了奧爾森的視線,他拿著一把斧頭,打算以直接砍掉腦袋的方式結束這只懷恩多特雞的生命!

一般我們殺雞都是在脖子上抹一刀,直接割斷氣管和血管,如果需要雞血那麼兩個人協助,再放個碗,如果不需要那麼直接丟地上讓它扑騰,徹底放血後雞肉才好吃,但奧爾森卻是一斧頭直接招呼上去了,這老外殺雞也那麼猛,真讓人有點意外!

但更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這只被砍了一斧頭、掉了腦袋的的懷恩多特雞似乎並沒像以往的那些雞一樣在地上瞎扑騰後死去,反而在農場裡沒頭沒腦的走來走去,這讓奧爾森十分意外,不過卻並沒有讓他給這只可憐的小公雞補上一刀,而是選擇殺了另一隻雞。

這只似乎有著上帝眷戀的小公雞,當天晚上被他們放在了門口旁邊的舊蘋果箱裡,而讓奧爾森目瞪口呆的是,第二天早上起來這隻雞仍然活著!於是奧爾森將它放在馬車裡,帶到了市場上,跟圍觀的民眾打賭,讓他們觀看一隻活著的無頭雞!

果然圍觀者爆棚,而此時的奧爾森已經意識到,這只無頭雞將會為他帶來豐厚的收入,因此他將其命名為邁克,並且想出了用針筒注射經過糊狀食物的辦法讓這隻雞繼續活下去。

而引起轟動的無頭雞終於為奧爾森一家帶來了豐厚的收入,奧爾森夫婦帶著邁克以及一位經紀人開始了全美的巡演,紐約、大西洋城、洛杉磯和聖地亞哥,好奇的民眾們排著隊來觀看邁克的表演,而這種無頭雞被投1萬美元的保險!

並且在《生活》和《時代》周刊上一封面“人物”的形式向全美民眾宣傳介紹,奧爾森的無頭雞邁克幾乎家喻戶曉,圍觀後的民眾都有一個疑問,這雞究竟沒有腦袋,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鹽湖城的猶他大學的動物學家們聽說此事後同樣感到十分驚訝,沒有頭的雞怎麼可能還能活,直接就是反常識麼?開始時找了幾隻雞以不同的砍腦袋手法,甚至以手術刀般精細的手法將雞的腦袋切除,但無一例外,扑騰幾次後很快就死去,無奈的猶他大學與奧爾森聯繫,帶著這只已經被砍腦袋一周時,來到了400多千米外的猶他大學讓科學家仔細研究!

猶他大學的科學家發現,有幾個機緣巧合讓邁克活了下來,奧爾森在用斧頭砍掉邁克腦袋的時,剛好錯過了頸靜脈,阻止了邁克失血致死,第二個則是,斧頭砍掉腦袋時,保留了大部分腦乾和一隻耳朵,由於雞這種動物的基本生存需求都由腦幹控制,因此邁克奇蹟般的活了下來!

沒有腦袋的邁克活得很好,能保持身體平衡,偶爾還會下意識地啄食動作,並且偶爾還會做出打鳴的動作,當然這是徒勞的。不過比起其他健康的雞來,邁克變得明顯笨拙。這是奧爾森的搖錢樹,因此邁克被精心照顧,從剛砍頭時的2.5磅(一磅0.45千克)增加到了8磅,而且非常健康地活著。

但好景不長,當邁克18個月時的一次意外要了邁克的命,此時奧爾森剛好在一次巡迴演出後回來的路上,正住在亞利桑那沙漠​​中的一家汽車旅館裡,奧爾森突然發現邁克似乎在抽搐,他立刻判斷出氣管內嗆了分泌液,因為沒有了口腔和鼻孔,雞的食道和氣管又緊挨著,因此非常容易嗆入異物,結果奧爾森死活都沒找著清理的工具,可憐的邁克就這樣扑騰幾下後就一命呼嗚了!

奧爾森腸子懊惱不已,因為在頭一天巡演後,他不小心將餵食和清理的注射針筒落在上一站了,結果居然這只“下金蛋”的邁克居然是了,據奧爾森的曾孫特洛伊·沃特斯(Troy Waters)猜測,邁克死後奧爾森曾經打算數次復制這樣的經驗,但毫無疑問已經不可能再成功,畢竟這種沒有腦袋仍然還活著的動物,要多少小的概率才能造就!

不過邁克算起來也是值了,從被砍掉腦袋到真正死亡,總共歷時一年多,難道還有比這生命力更強的動物嗎?而且還為奧爾森一家賺取了大量的美元,奧爾森承認,一台甘草打包機和兩輛拖拉機以及豪華的1946年產雪佛蘭皮卡車等都是邁克賺的錢。

在無頭雞的“家鄉”弗魯塔鎮,有一個紀念邁克的“無頭雞邁克日”,五月的第三個週末,就是為無頭雞邁克慶祝的狂歡節,比如“5公里賽跑,像無頭雞賽跑”,扔雞蛋,“把頭釘在雞上”,“雞咯咯”和“雞賓果”等等。

奧爾森的曾孫特洛伊·沃特斯(Troy Waters)站在弗魯塔(Fruita)的邁克(Mike)雕像旁

而且在弗魯塔鎮內,還有一個無頭雞邁克的金屬雕像,包括廢棄的小號與齒輪以及馬蹄鐵與斧頭等焊接而成的、以西部牛仔的風格屹立在弗魯塔鎮的街邊,昂首挺胸,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