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33個影帝,中國最好演員只能是他


很多年過去了,有一個鏡頭我始終忘不了。

2005年的電視劇《搭錯車》。

劇中,李雪健為了女兒阿美的事業前途,將她推到門外,並讓她不要再來了。

故事的最後,他一人抵靠著破舊的房門,怔怔地流下淚。


為演好啞巴孫力,李雪健自閉了兩個多月,和很多人交談時,總是會意地點頭、皺眉或微笑,但不說話。

《搭錯車》全劇沒有一句臺詞,但李雪健以精準的表演,將一個靠拾荒為生的老人塑造得惟妙惟肖。

在第23屆中國電視金鷹獎上,他憑藉此劇獲得了觀眾喜愛的電視劇男演員獎,導演高希希說:

“在電視劇裡,李雪健雖然演了個啞巴,但他卻能把對手戲演員的臺詞全部背出來。”

他叫李雪健,一個為角色奉獻生命裡所有光和熱的演員。


很多時候,看到李雪健的採訪都會心酸。

年近七旬的老人,彷彿要動用全身的力氣,才能聲嘶力竭地說出一個簡單的字。

最近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父輩》裡,李雪健的聲音依然如此,雖然影片已經進行了後期優化處理,但他說臺詞時的沙啞音色依然十分明顯。

在沈騰導演的《少年行》篇章中,李雪健飾演一個生活在2050年的科學家,當他宣佈穿越時空試驗圓滿成功時,激動的神情、顫抖的聲音,感染了每一位觀眾的情緒。

本來天馬行空的無厘頭喜劇,彷彿在這一刻,突然變成了真實存在的穿越試驗。

李雪健最為獨到的功力就在於,他總能以不動聲色的方式帶領觀眾走進情境,經他塑造的角色彷彿就真實生活在每一位看客身邊。

沈騰在接受採訪時說,李雪健每一場戲演完都要在紙上咳嗽。他身體雖然不好,但是一直堅持著,現場每一位想和他拍照的人,最後他都會配合拍完。

除了聲音受損,李雪健的聽力也嚴重退化。有一場戲導演喊了開始,他沒聽見,就一直站著等。

經人提醒他才意識過來,連忙表示道歉,向在場的所有人說對不起。


英國詩人狄蘭·托馬斯在20世紀曾寫過一首著名的詩:“不要溫和地走進那良夜,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藉此表達對暮年父親的鼓勵,希望藉此可以喚醒老頭內心的鬥志,堅強勇敢地生活下去。

李雪健老了,但他內心的火焰如同這首詩一樣,“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絲毫沒有退縮的跡象。

他說:“我對任何戲都是百分百投入,拿生命來演。”

2018年,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黨中央、國務院授予了全國100名傑出貢獻人物改革先鋒稱號,以表彰他們在改革開放40年中的貢獻。

在這100位改革先鋒中,李雪健是唯一一個獲此殊榮的演員。


功成名就之後,李雪健步履不停,在身體允許的條件下,依然勤勤懇懇地接戲,哪怕只是客串一些小角色,依然樂此不疲。

在電視劇《河山》中飾演衛父,在《希望的大地》中飾演吳文淵,《北部灣人家》裡他是韋大壯,在《老阿姨》中他又是開國將軍甘祖昌……

延伸閱讀  沈騰拍《夏洛特煩惱》,請那英本色出演,那英一聽忽悠直接不來了

演了那麼多戲,可有一部最該參演的,他卻沒有露面。

這部戲的名字叫做《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


《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根據導演李亙自身真實生活經歷改編,入圍了今年北京國際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

9月19日,《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在北京舉行首映禮。電影結束後,李雪健站起來向觀眾鞠躬表示感謝。


很多人此時才知道,原來李雪健是導演李亙的父親。

李雪健說,他第一次看這部影片是在自己去年過生日的那天,李亙將這部電影當作66歲壽禮送給了他。

然而李亙並沒有收到期待中的讚揚和鼓勵,李雪健的一句“你離做好電影導演,這條道路還遠得很”,讓他哭著離開了。

後來幾經修改打磨,電影終於迎來了首映,這也是李雪健第三次觀看這部電影。

他看完依然沒有表揚,只是說:“我心裡想,這小子可以幹導演這個職業了。”


誇李雪健的故事很多,而且一誇就是很多年。

做個好演員不難,最難的是,像李雪健這樣做了一輩子好演員。

1980年,李雪健參演第一部影視作品《天山行》,在影片中扮演指導員於海洲。同年,他憑藉話劇《九·一三事變》中的林彪一角,奪得了中國首屆“梅花獎”。

為了扮演好林彪這個角色,他在一個月內把自己餓瘦了20多斤,反反覆覆收聽林彪的講話錄音和錄影帶,滿屋子都貼滿了林彪的照片,揣摩表演時應該把握的細節狀態。

李雪健的潛心鑽研讓話劇《九·一三事變》轟動京城,連演三百場不曾停歇。

有一次演出結束後,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來慰問現場演出的同志,並和在場的工作人員都親切地握了手,可是偏偏漏掉了李雪健。

這讓李雪健十分不解。後來他才知道,王光美把對角色林彪的憤恨也“轉嫁”在了李雪健的身上,所以拒絕和他握手。


經此一役,李雪健迅速成名,在演員這個行當裡站穩了腳跟。太多人感嘆過,李雪健為什麼演戲時會這麼拼?

答案很簡單,李雪健從小就是苦出身。

1954年,李雪健出生在山東菏澤一個農民家庭,日子過得十分清貧。

11歲時,他隨父親前往貴州三線支邊,16歲進入工廠勞動,在中學、工廠、部隊均為業餘文藝宣傳隊演員。

在宣傳隊受歡迎的日子,讓他的苦悶消解了不少,“最初想當演員就為這個,為了受人尊重,為了讓我的父母驕傲。”

1973年,19歲的李雪健正式參軍,三年後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二炮文工團話劇隊,隨後又考入了空政文工團。

在部隊時,李雪健參加了一次慰問演出,表演過程中有位演員不小心受傷,結果全體戰士起立鼓掌為他加油。

這讓李雪健的內心深受震撼:

“我以前沒想到演員也能夠犧牲自己,點亮別人,那位演員影響了我一輩子。”

延伸閱讀  小小贅婿,更大天地!郭麒麟、宋軼迴歸《贅婿》第二季

他當演員的願望很樸素,不為名,也不為利,其實就為觀眾的一片掌聲,為了讓父母的臉上有光。

1990年,李雪健主演電影《焦裕祿》,這是他第一次獲得金雞獎和百花獎的雙料影帝,也是至今為止唯一一次。


最開始聽李雪健要演焦裕祿,焦家人過來看他,看了以後直搖頭,說太不像了。焦裕祿本人是黑瘦體型,李雪健太過白淨,還有些偏胖。

為演《渴望》增了肥的李雪健,聽完這一番話心裡很不是滋味,連續三個月每天只喝白菜湯,最終瘦下了30斤。

有醫生提醒他說,你的體重這樣驟增驟減,對健康很不好。李雪健回答:“既然接下了這個角色,就要對得起觀眾。”

電影開拍後,焦裕祿的妻子徐俊雅來現場探班,看到李雪健黑瘦憔悴的樣子,都被感動哭了,“真是難為了雪健。”

憑藉《焦裕祿》的精湛表演,李雪健收穫了夢寐以求的掌聲。

站在領獎臺上,他接過沉甸甸的獎盃:“苦和累都讓一個好人焦裕祿受了,名和利都讓一個傻小子李雪健得了。”


2000年,李雪健罹患鼻咽癌,身體每況愈下,有時候甚至連別人講話都聽不清。

電視劇《中國軌道》此時還在拍攝過程中,在得知李雪健的病情後,劇組決定暫時停拍,但李雪健聽到這個訊息後十分激動:

“為了我,這個戲不拍了,比讓我死還痛苦。這不行,必須要拍。”

李雪健拖著病體堅持拍戲,每天上午做完化療,下午就堅持趕往片場。

拍完《中國軌道》後,李雪健開始安心養病,很多人以為,他可能從此就淡出影視圈了,結果沒過兩年,李雪健又出來拍戲了。

還在恢復期的李雪健,說話口齒不太清楚,接演了電視劇《搭錯車》,飾演了一個沒有臺詞的啞巴老人。

他說:“只要我不死,我就要一直演下去,但我希望今後的觀眾把我忘記,只記住我演繹的那個角色。”


李雪健不是演戲的天才。

他最“天才”的地方,在於肯吃苦耐勞。

演楊善洲時,李雪健主動要求深入當地體驗生活,提前數日就來到楊善洲的家鄉,學習他生平的每一個細節。

演甘祖昌,他聽龔全珍回憶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歲月裡她和丈夫的點點滴滴,閱讀了幾十萬字的甘祖昌生平紀實。

在李雪健的身上,承載著一個演員的初心和使命。

“我學當演員的第一課,老師就教給我們‘演戲先做人’。演員也好、導演也好,文化藝術各行各業在舊社會地位都不高。演員的社會地位提高了,演員幹得好就是人民藝術家了,這是多麼至高無上的榮譽啊!我們演員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信任,要為文化的繁榮興盛貢獻自己的力量。”

作為改革開放後最早成名的一位演員,從藝41年來,李雪健獲得過大大小小39個獎項榮譽。


他演過的角色不盡其數,唯一不變的是,是他對“演員”這個名號的珍惜。

2005年,在他人的幾經勸說之下,李雪健拍了自己平生第一條商業廣告。

那是一條推廣咽喉含片的廣告,旁白說:沒聲音,再好的戲也拍不出來。

延伸閱讀  安徽臺一姐餘聲慶結婚兩週年!與富豪老公吃蒼蠅小館,遭催生二胎

結果,正巧趕上當時電視劇《搭錯車》正在熱播,這引來了許多觀眾的質疑,有人說李雪健“自己打自己的臉”。

李雪健內疚了許久,覺得自己愧對觀眾,也愧對演員的名號。

於是,這第一條商業廣告也成了李雪健接的最後一條。

在流量演員風行的時代,他對不背臺詞,找替身等演員不敬業的行為嗤之以鼻,“演員等於娛樂明星?我不認同。以前成為文藝界,現在叫娛樂圈,我聽了特別難受。現在一說演員,就誰誰誰出軌了,誰誰誰吸毒了。

“演員不該被人這麼笑話。”


早在1992年,有人出20萬,讓李雪健拍一條肝藥的廣告,李雪健拒絕了。

那時候,他演一部《焦裕祿》的片酬不過8000塊。

電視劇《渴望》正在熱播的時候,有領導接見了全劇組的成員,問大家有什麼困難和要求,結果李雪健說:

“我想了半天,發現我真是沒什麼特別的困難,所以我就要一套《渴望》的磁帶。”

同樣是在1992年,作家史鐵生寫了一篇文章叫《印象與理解——寫好人李雪健》。

在文章結尾,史鐵生這樣寫道:

“以精神享受為目的的任何行為和事業,本無失敗可言,李雪健非常可能成為最幸福的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