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威震天”真身:踩高蹺的段子手



在王銘看來,機甲操控師的最高境界就是“人機合一”,最好讓觀眾看不出裡面是真人,更猜不到用了什麼方法。

|作者:尹潔

|編輯:咖哩

|編審:蘇蘇

“愚蠢的人類,把你的剪刀手給我收起來!”身高超過3米的機甲龐然大物“威震天”,面對著眼前手舞足蹈拍照的遊客,囂張地吼叫著,臺下圍觀的人群爆發出一陣鬨笑。

這一幕每天都在北京環球影城裡上演著。自從這個主題樂園9月20日開業以來,變形金剛主題區裡的頭號大反派“威震天”就成了最受遊客追捧的網紅——他的搞笑天賦和反應能力不亞於單口相聲演員,一刻不停地與形形色色的合影物件插科打諢,從對方的穿著打扮到懷裡抱著的“人類幼崽”,都被拿來調侃一番。

頻繁登上熱搜榜的“威震天”,給環球影城賺足了眼球和流量,也引發了無數人的好奇:裝備內到底藏著什麼機關?只是一個表演者在操控嗎?有沒有人工智慧或其他高科技的輔助?

“環球影城的‘威震天’就是純人工操控的,一個人在機甲裡面做出各種動作,只是聲音用了變聲器。”曾在其他場所扮演過“威震天”的機甲操控師王銘,按照自己以往的經驗,向《環球人物》記者介紹了這個新晉網紅背後的操控奧祕。

裝備最重可達200斤

作為國內最早從事變形金剛真人表演的從業者之一,王銘對“威震天”的零部件瞭如指掌。他告訴記者,雖然這種穿戴式機械模型有大有小,但操控方式大同小異。

“環球影城的‘威震天’高度在3.3米左右,裡面的表演者像踩高蹺一樣站在機器人的膝蓋部位,演員的頭在機器人脖子那裡,手則在肘關節的位置。”王銘說。

表演時,演員轉動頭部和手臂,“威震天”便隨之做出各種動作。為了遮擋縫隙間露出的真人身體,演員還會穿上與機器外表一致的“隱形衣”。

在與遊客互動時,演員只能利用機器縫隙觀察周圍情況。因為視野範圍比較窄,遊客不能離得太近。至於讓人忍俊不禁的現場對話,則全靠演員隨機應變。之前有人猜測環球影城的“威震天”採用了人工智慧裝置,王銘認為可能性並不大。

“由於涉及商業機密,環球影城應該不會對外透露具體的操作方法。但根據我的瞭解,目前此類表演的科技含量遠達不到人工智慧的程度。‘威震天’的電子聲效可以通過變聲裝置進行處理,也可以由演員自己模擬、配音。”


要熟練操控這麼高大的一套裝置並不容易。王銘透露,類似“威震天”這樣的一身行頭,加起來分量輕則四五十斤,重可達到200斤。

延伸閱讀  還沒上映豆瓣便7.9!《沙丘》好評如潮,被盛讚年度科幻神作

“即使是四五十斤的分量,因為表演的時候每一個部分都要用力,所以負重總和會達到70斤左右,演員的承受極限也就是兩個小時。”

一場表演下來,王銘形容自己好像淋過雨一樣,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打溼。長時間的負重、悶熱,讓他頭暈目眩,肩膀和肘關節也非常痠痛。然而,這個職業似乎有種神奇的魔力,無論再怎麼辛苦,他都難以割捨。


從退伍軍人到“機甲小哥”

王銘的網名叫“機甲小哥”。

機甲這個名稱,源自他第一次上電視節目的經歷。那是王銘首次穿著自己製作的裝備登臺。因為不同於美國的變形金剛,他想給這身裝備取一箇中國化的名稱,於是用了“機甲勇士”。隨著他參加的節目越來越多,“機甲小哥”的稱號漸漸傳開了。

說起痴迷機甲的這些年,王銘感慨萬千。他的老家在河南濮陽農村,他小時候是個調皮搗蛋的孩子。18歲高中畢業,他被當過軍人的父親送到了部隊,整整鍛鍊了5年。

“我喜歡部隊的生活。”王銘對記者說,“軍人身上的英雄感、使命感、正義感都比較強,而且戰友之間的感情比較純潔、簡單,讓人每天充滿正能量。”

雖然對部隊戀戀不捨,但在家人的要求下,王銘還是在2011年退伍了。回到家鄉後,他當過保安、賣過手機、做過小商販……換了不知多少次工作,卻始終沒找到自己的理想狀態。

“那幾年特別不適應,覺得社會太複雜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跟部隊裡完全不一樣,做生意吃了很多虧、栽了不少跟頭。”後來在弟弟的建議下,王銘開始做食品配送生意,一個人身兼三職——老闆、司機、卸貨工,每天往鄉下送貨,日復一日。

“每天一個人,重複同樣的事情。這不是我喜歡的工作,但我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價值。”食品配送生意做了兩年,也賺到了一些錢,但王銘得了抑鬱症。那段時間他感覺自己失去了靈魂,每天什麼都不幹,就躺在床上睡覺。

“家人找了不少醫生,後來自己也覺得不能這樣,畢竟曾經當過軍人。於是開始堅持鍛鍊,學著微笑面對挫折,慢慢走了出來。”

王銘再次創業,做起了送外賣的生意。為了宣傳品牌,他從網上買了一個塑料可充氣人偶,跑到一所學校門口搞活動,結果有了意外收穫。

“我扮演的吉祥物大受歡迎。小朋友都過來跟我玩,路過的成年人也跟我握手、擁抱……身邊圍了好多人,和我互動、聊天,我特別開心。”

王銘說,當孩子們叫他叔叔的時候,當路人問他熱不熱的時候,他心裡有一種特別的溫暖。從那時起,他總是迫不及待地穿著人偶服裝出去做活動,並開始在網上搜尋各種相關產品。


2016年,王銘在網上搜到了一些美國環球影城的變形金剛真人表演視訊。

延伸閱讀  她憑一首歌,封神10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的變形金剛,震驚得不得了,心想這‘威震天’怎麼會動啊?當時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認知領域。”他又搜尋中國的同類表演,發現是一片空白。

王銘心底的英雄夢又開始活躍起來,一有時間就反覆觀看各種視訊,研究和模仿機器人的一舉一動。通過網際網路,他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了一個團隊,開始製作機甲並進行表演。

起步階段全靠王銘自己找活幹,大部分都是節慶期間的活動——商場開業、會展宣傳、婚禮慶典……有時一個月只有一場活動,兩個小時的表演下來,報酬從三五百元到一兩千元不等。

“為了養家餬口,有人找我,我就去。當時的機甲材料特別悶熱,我表演時還中暑過。周圍人也不理解,說你拉著這個破爛玩意兒到處跑什麼啊,不務正業。”


希望穿著中國機甲走出國門

轉折點在2018年到來。

一家電視臺的導演看到了王銘上傳的機甲表演視訊,主動聯絡他,邀請他參加一檔綜藝節目。這次公開亮相讓王銘開啟了知名度,也收穫了更多自信。

之後幾年,王銘相繼登上了《一站到底》《中國達人秀》等熱門電視節目。受邀次數越來越多,他也不斷努力升級自己的表演水平和機甲裝備。


“環球影城的‘威震天’還需要變聲器,但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王銘說,經過這些年的練習,他可以像配音演員一樣自如地模仿機器人的聲音,而且能變換不同角色。在肢體方面,他操控的機甲不僅能走,還能跑。

在王銘看來,機甲操控師的最高境界就是“人機合一”,最好讓觀眾看不出裡面是真人,更猜不到用了什麼方法。

2019年,王銘接觸到國內第一款外骨骼式機甲——通體硬金屬的NK01。這款機甲的重量達到200斤,想脫下來需要兩位工程師的幫助。但每次穿上它,王銘就感覺自己成了真正的“鋼鐵俠”。

這種英雄般的感覺令他沉迷,但更令他獲得滿足感的是表演中的情感交流。

“每次我一出場,說出‘歡迎你們來到這裡,我的孩子們’,就成了孩子王。他們圍著我歡呼、擁抱,彷彿我真的是個英雄一樣。我特別享受這個過程。當你下了班,脫下這身機甲,走在大街上,誰會多看你一眼?更別說來跟你握手擁抱了。”

在許多人看來,一站幾個小時、一刻不停地說話,還要配合各種要求,年復一年,難道不會厭煩嗎?

“我樂在其中,永遠不會煩。對我來說,這個行業真的很神奇,別人越開心,我身上的勁兒越大。雖然滿身大汗,但內心的成就感、榮耀感特別強,這種感受你必須親身體驗過才懂。只要你體驗過,就不會忘記這種感覺。每次穿上機甲,我就有了能量。”

延伸閱讀  Foorin組合停止活動 成員稱三年企劃感到很幸福

已經過了而立之年的王銘,也會考慮年齡漸長後的體力問題。他很想把自己的機甲操控技術分享給更多人,希望這項工作能發展成一個真正的行業。

另外,王銘也期待出現中國本土IP的機甲產品。相比於美國的變形金剛,中國的孫悟空、哪吒等神話英雄毫不遜色,卻缺少原創的機甲形象。

“環球影城的‘威震天’再火爆,也是美國的IP,是人家來賺我們中國人的錢。中國人口這麼多、地域這麼廣,如果小朋友手裡拿的都是變形金剛、奧特曼,也讓人挺不是滋味的。我特別希望能穿上中國元素的機甲,在中國本土的主題樂園裡表演,演繹我們自己的超級英雄。”

王銘告訴記者,他未來的規劃就是把中國元素融入機甲裡,走出國門,向世界展示。他相信,到了那一天,中國機甲行業會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操控師也會有專業的等級劃分,“中國機甲操控師會是一個令人驕傲的稱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