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手一家“豪華”車品牌,20億元就夠了?



一度站在生死邊緣的眾泰汽車,終於等到了自己的“白衣騎士”。

10月8日晚間,眾泰汽車股份釋出公告稱,江蘇深商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深商”)成為公司重整投資人。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湖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作為公司的後順位備選重整投資人。

當日,眾泰與江蘇深商簽署了《眾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資協議》,重整投資款為20億元。江蘇深商已支付5.5億元作為履行保證金,剩餘14.5億元重整投資款根據協議應於2021年10月25日前支付。

該20億元的足額到賬,將作為眾泰汽車及管理人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以江蘇深商為重整投資人的重整計劃草案的前提。

不過江蘇深商最終能否成為眾泰的重整投資人,仍存在變數。公告顯示, 本次招募的重整投資人需在眾泰汽車的重整計劃(草案)被法院裁定批准後,才最終確定為眾泰汽車的正式重整投資人。

雖然眾泰汽車能否“起死回生”仍未知,但好訊息已經率先激起股民們的熱情。

在經歷了兩個漲停板後,王澤果斷賣出手中的眾泰股票,“賺了5倍多”。今年以來,在重整進展以及可能被收購的各種傳聞刺激下,眾泰股價漲幅接近400%。截至10月12日收盤,*ST眾泰汽車股價為7.44元/股,總市值為150.86億元。

王澤表示,買眾泰就是看中其便宜、賽道好、有重組預期。近期,“戴帽”的眾泰更是一躍成為市場裡的人氣龍頭,“算得上是最難買的股票之一”。不過在他看來,“二級市場的炒作和企業經營,完全是兩碼事。接盤俠落定後,眾泰的經營之路仍充滿變數。”

燙手山芋化身香餑餑 ?

在接近眾泰的訊息人士李南看來,接盤眾泰的投資人裡,相比備選投資人,江蘇深商在汽車圈的存在感並不算強。而兩位備選投資人則和其他車企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天眼查顯示,上海鈦啟汽車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由上海德兆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和鹽城君雅實業有限公司分別持股75%和25%,其中德兆汽車此前的法定代表人是威馬汽車聯合創始人兼CFO杜立剛。

來源:天眼查

湖南致博由致博投資和湖北拓普斯智慧裝備有限公司分別持有0.004%和99.996%的股份,而湖北拓普斯的幕後股東胡邊疆持有湖北致博智車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近38%的股份。

資料顯示,胡邊疆曾為浙江吉利美日汽車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並在浙江吉利汽車有限公司湘潭分公司擔任高管,但目前兩家公司都已登出。在此之前,胡邊疆還曾任職獵豹汽車副總裁。2020年4月27日,吉利托管了湖南獵豹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長沙工廠。

“江蘇深商背後的實控人,更多的是房地產背景,不差錢”,李南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江蘇深商成立於2020年9月,註冊資本為2億元,是深圳市深商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而深商控股是由79家深圳市重點民營企業共同投資成立的大型民營企業,以拓展金融業和房地產開發業為主。股東的總資產近萬億元,目前有11家全資控股子公司。

作為江蘇深商的法人代表,黃繼巨集被譽為“職業操盤手”,並有重整債務危機企業的經驗。其曾在2019年成功操盤龐大集團重整,成為龐大集團重整的意向投資人。

延伸閱讀  氫內燃機與氫燃料電池,誰更能代表未來?

2018年,高速擴張後的龐大集團債務壓頂,虧損達到68.41億元,曾被稱為“汽車經銷IPO第一股”的龐大也變為*ST龐大。2020年7月,龐大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從創始人龐慶華變更為黃繼巨集。之後,其業績逐漸改善。財報顯示,2021年上半年,龐大集團實現淨利潤約5.83億元,同比增長1213%。

如今雖然眾泰同樣面臨嚴重虧損和債務危機,但對接盤者來說,並非無利可圖。

“黃繼巨集是在做汽車領域的一條龍佈局”,李南分析稱,收購龐大是佈局渠道,擁有了汽車銷售領域的資源,而眾泰則是佈局主機廠端,擁有汽車研發和生產的能力。“20億元買下燃油車和新能源車雙重生產資質,加上遍佈全國的生產基地,江蘇深商不虧”。

此外,官網資料顯示,眾泰汽車不僅擁有浙江永康基地、金華基地,杭州臨安基地,湖南長沙基地等9大生產基地,土地、工廠等儲備可觀,還手握4張新能源汽車生產牌照,新能源產能超150萬輛。

江蘇深商相關負責人向未來汽車日報迴應,未來眾泰汽車的品牌還會存在,不會僅限於用作生產汽車。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江蘇深商會有比較大的投資,為龐大匯入更多的汽車品牌,也將為眾泰汽車輸入更多新技術,開發更多的新產品。

但啃食眾泰並非易事,“就怕20億下去都聽不到響聲”,李南直言。

財報顯示,眾泰汽車在2019年和2020年的虧損分別為112億元和108億元。今年上半年,眾泰汽車虧損7.52億元,總資產為90.64億元,負債總計142.34億元,負債率為157.04%。

“這麼龐大的債務,再厲害的資本運作,都很有可能死在裡面”。在李南看來,地產商跨界造車屢見不鮮,只是相比快進快出的造房邏輯,“汽車產業是一個產業鏈、投入週期長的行業,打基礎,練內功很重要。”

“豪車皮尺部”

自誕生之日起,因為對豪華車的仿製,眾泰汽車一度被套上了“豪車皮尺部”的名號。

2017年6月,在職場打拼了4年的王震決定購買人生中的第一輛車。因為感覺外觀好看,價格便宜,車內空間還寬敞,他最終將目標鎖定在了眾泰SR9。

一開始,王震並不在意眾泰的外觀與保時捷高度相似,在他的老家,保時捷算得上是“稀有物種”,認識的人並不多。但在之後,他還是感受到了來自不少人的議論。

上保時捷Macan,下眾泰SR9

憑藉SR9,眾泰順利出圈,不過這並非它的開山之作。

90年代,正值汽車配件行業興起。作為李書福的同鄉,1992年,30歲的應建仁創辦了永康市長城機械五金廠,從事小五金產品的生產。4年後,小工廠發展成為鐵牛集團,經營範圍也從小五金行業延伸至汽車摩托車配件行業。

2000年左右,在民營造車熱潮下,憑藉過去十幾年積攢下的汽車零部件生產經驗,應建仁瞅準時機,順勢加入造車大軍,成立了眾泰汽車品牌。

2006年年初,通過收購豐田特銳在中國臺灣的一條生產線,眾泰成功推出首款車型眾泰2008。因為與豐田特銳高度相似,卻只有其三分之一的定價,眾泰2008一經上市便大獲成功。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資料,同年其銷量就超過1萬輛。

2007年,眾泰收購了江南汽車廠,也因此拿到了轎車生產資質。第二年,眾泰推出旗下第一款轎車——眾泰江南奧拓,並將汽車價格拉到2萬元以下。憑藉這款車,眾泰火遍了大江南北,僅半年時間就賣出4萬多輛。

嚐到“拿來主義”的甜頭,眾泰卻並未蓄力搞研發,而是開啟了“模仿”造車模式。自2014年起,眾泰相繼推出與奧迪Q5、保時捷Macan、奧迪Q3高度相似的眾泰T600、眾泰SR9和眾泰SR7。

有意思的是,2017年的上海車展上,保時捷CEO奧博姆也現身眾泰汽車展臺,看到SR9後,眉頭緊鎖地駐足了許久。之後雖然被戲稱是“保時泰”、“泰迪”,但眾泰並不避諱藉此宣傳,SR9上市之初,眾泰更是直截了當地宣傳稱,“聽說你想開保時捷,所以我來了”。

延伸閱讀  混動只能選兩田?廣汽、魏牌、東風,自主混動技術正在崛起!

山寨讓眾泰收穫了流量與銷量的雙重果實。2014年,當自主品牌遭遇“12連降”,眾泰卻逆市大漲23.8%,銷量達到16.6萬輛。2016年,眾泰銷量33萬輛,達到歷史高峰,同比增幅高達50%。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理事賈新光曾評價稱,“眾泰的成功更多可以用‘僥倖’二字來總結”。這也意味著,徒有“面子”的眾泰時刻都面臨著來自市場變化的風險。

“過去一款新車的生命週期是三至五年,別人推出新車後,眾泰花一年推出模仿版,還可以有一兩年的流行期。但現在不同了,整個汽車產業加速向網際網路、IT產業靠攏,研發節奏加快,等不及模仿,流行就過去了。”

從自主車企的歷史來看,雖然吉利、長城、比亞迪等車企都曾經歷過“逆向研發”,但之後各家都重金投向研發,打造自己的核心技術。

因為百公里油耗超過9升,一年油費算下來高達一萬多元,王震感慨“買得起卻養不起”。他不得不放棄當年購買的這輛SR9,重新做選擇。汽車論壇裡,眾泰SR9的車主們抱怨發動機漏油、剎車失靈、車身漏水、底盤異響、變速箱異響等各種問題。

那麼不重金搞研發,眾泰的錢都去了哪裡?

“關鍵先生”的資本遊戲

2017年3月,眾泰汽車借殼金馬股份成功上市,並於當年6月完成公司名、證券簡稱變更。

鐵牛集團從控股眾泰汽車到通過旗下上市公司金馬股份重組並收購眾泰汽車100%股權,這場看似繞了一大圈才最終實現上市的操作,實則是應建仁上演的一出“左手倒右手”的戲碼。

金馬股份系眾泰汽車控股股東鐵牛集團旗下上市平臺,實控人同樣是應建仁。彼時,眾泰估值40億,可金馬股份給出的收購價卻高達116億,溢價高達429%。

在這場“自家人”的交易挪騰之間,眾泰汽車不僅輕鬆實現身價暴漲,應建仁夫婦也在當年登上胡潤百富榜,以140億身家排名第239位。

來源:胡潤百富榜

上市完成後,應建仁開始頻繁質押眾泰汽車股權。據官方公告,僅在2018年6月到9月的三個月裡,鐵牛集團就在眾泰汽車股價處於10元高位時,質押了其6.4億股股票,佔其持股比例的80%以上。

有媒體統計,即便當時按照質押率4折,也就是質押股票價值的40%計算,鐵牛集團套現超過25億元。

來源:網路

2017年,眾泰汽車第一大股東鐵牛集團簽署了一份業績對賭協議。根據簽訂的《盈利預測補償協議》及其補充協議,作為補償義務人的鐵牛集團承諾,眾泰汽車2016年至2019年經審計的扣非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2.1億、14.1億、16.1億、16.1億。

事實上,除2016年外,眾泰的業績都無法完成對賭承諾。如果按照上述協議,鐵牛集團應對眾泰汽車進行補償。

然而鐵牛集團已經不具備補償眾泰的能力。去年12月,在重整期間,眾泰母公司鐵牛集團經營狀況和財產狀況繼續惡化,最終因為缺乏挽救的可能性,宣告破產。眾泰汽車也隨之被曝出生產停滯,下屬各汽車生產基地基本處於停產或半停產狀態的訊息。

2021年3月,眾泰走到了生死邊緣。官方釋出公告稱,其董事長金浙勇、董事及實控人應建仁、馬德仁,全部辭去公司所有職務。

“對於此前的眾泰,資本大於造車”,李南感嘆,“20億元能不能救活缺乏核心技術的眾泰,亦或又進入一個新的資本局,我們都不得而知。”

延伸閱讀  真實購車:小鵬也是25萬,比亞迪漢EV更受歡迎?

(為保護受訪者,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作者| 吳曉宇

編輯| 王 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