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面對重甲敵人還有用嗎?面對金軍鐵浮屠,宋軍選擇…


刀劍面對重甲敵人還有用嗎?面對金軍鐵浮屠,宋軍選擇棄刀用劍的頭圖

刀劍面對重甲敵人還有用嗎?面對金軍鐵浮屠,宋軍選擇棄刀用劍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人渣嘯西風

字數:3331,閱讀時間:約15分鐘

編者按:在很多影視作品中,一身重甲的敵人一波一波衝上來,能被主角們拿刀一揮就倒下死掉,彷彿身上的甲胄根本不存在一般。而在文學作品中又往往描寫甲胄刀槍不入。從現實的角度來看一副甲胄造價不菲,遠高於刀劍,但是如果刀劍能夠輕易破防的話那麼甲胄也沒什麼存在的價值了。然而刀劍的裝備比例也一直都不很低,那麼刀劍到底對重甲敵人有效果嗎?如果完全沒有效果,那麼為什麼還要裝備這麼多的刀劍呢?

首先要說的是,因為即便現在,盔甲造價也不算很便宜,所以真正接觸過盔甲的人比較少,很多人對於盔甲的性能缺乏了解,要么覺得盔甲不堪一擊要么覺得盔甲刀槍不入。甚至還有人覺得如果是雙方重甲士兵作戰可能沒多少死傷,士兵大多都只是打脫力吧。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了,古代盔甲並不是托尼史塔克的鋼鐵戰衣,並沒有內置能源做動力能做到密不透風還能靈活行動的程度。古代盔甲也不是振金做的,各種重鈍器,比如鞭鐧錘一類武器就足以打破鐵甲防禦。只是古代打仗雖然也有重鈍器這種破甲武器,但是也大多是騎兵才會裝備,畢竟騎馬的話,坐騎鞍具上可以負載備用武器。而步兵來說穿著重甲就已經負擔很大了,很少還會再攜帶針對盔甲的重鈍器。

▲北宋兵書《武經總要》插圖

在面對各種著名重甲部隊的宋代,雖然出現了鞭鐧這種專門針對重甲的重鈍器,但是刀劍的裝備率一樣不低。因為刀劍一類利刃武器對於重甲敵人也並非毫無作用,古代盔甲為了能活動,總是有縫隙的,有著很多盔甲防禦不到的死角,主要是朝這些防禦不到的地方下手。宋代對於披甲率提高的重甲對手,首先是把從漢代起淘汰出軍隊制式裝備的劍,重新撿起裝備軍隊。要知道唐代劍還不是軍隊制式裝備呢,目前為止存世的唐代刀還有幾把,存世唐代劍可是就只有一個木質班劍,上朝掛腰上作為裝飾用的木劍而已。到了宋代,劍可是又回到了軍隊序列之中了。其實正是因為重甲敵人比例越來越高導致的。而面對鐵鷂子、鐵浮屠這種重甲對手的時候,劍是可以做出有效殺傷的。

而宋代的單手刀只有手刀一種,刀刃加寬,刀頭較平,幾乎放棄刺擊作用,主要強化劈砍。針對的是無甲或者是輕甲的對手,畢竟打起仗來不可能都是精銳重甲部隊,大部分的部隊還是輕甲甚至無甲的雜兵。這種強化劈砍的寬刃刀對抗這些輕甲甚至無甲的對手就十分好用了。宋代的刀劍進行了不同的分工,刀更針對於輕甲以及無甲對手,而劍則面對重甲敵人也有一戰之力。

▲徐州博物館所藏遼代甲胄

古代的盔甲主要還是在保證靈活性的前提下盡量防護,上圖中的遼代甲胄防禦面積就沒有那麼嚴密,即便是不懂格鬥的人也能輕易想得到攻擊哪裡可以殺傷穿著這種甲胄的對手。比如這種甲胄沒有護喉,如果用劍刺喉就可以殺死對手。再比如揮砍對方肘關節一類甲胄防禦不到的部位也可以讓對方失去戰鬥能力。

現在復原盔甲裡廣受歡迎的金國鐵浮屠的盔甲,防禦面積更大,臉都遮住,遼代甲胄很多沒有防禦的部位,在金國鐵浮屠的盔甲上都不是弱點了。但是即便如此,在進行攻擊的時候,如上圖這樣,我們依然可以看得到腋下那塊位置沒有甲片防禦,屬於防禦死角部位,這個位置幾乎是絕大部分盔甲都會有有的防禦死角。因為肩關節想要靈活運動,腋下確實不方便裝甲片,不然整個胳膊都會被支棱起來落不下去。就算是棉甲,腋下也是要減薄的,現在很多兵擊棉甲腋下沒有減薄都導致胳膊支起來放不下去,比較影響胳膊的靈活性。所以如果你有面盾,面對圖上這個對手,用盾牌擋開對方刀劍,就可以找到機會持劍捅他腋下。一旦刺入胸腔內,就古代的醫療條件,基本等於死亡。

另外大家都學過物理,也都知道壓強的概念。在刀劍的攻擊中,相對於劈砍來說,刺擊的壓強更大。古代使用的札甲的甲片並不是很厚,比較常見厚度一般在0.7~0.8mm左右,當然古代沒有流水線,甲片的厚度自然不可能做到特別精確,誤差肯定是有的,而且不同盔甲甚至不同部位的甲片厚度也有一些區別。但是總的來說少有超過1mm厚度的甲片。雖然聽起來比較薄,但這種厚度的甲片在面對劈砍時已經可以做到比較完美的防禦了,只要砍中甲片普通刀劍是不可能破防的。畢竟這麼薄的甲片覆蓋全身,重量也差不多在50斤左右了,甲片厚度如果再增加的話,負重就太高了,最多要害部位增強防護,比如裝個護心鏡之類的。如果全力捅刺,想要直接正面捅破甲片殺傷對手也是很難做到的。所以這個厚度已經可以做到足夠的防禦力了,但是大力捅刺下也是有較大可能把甲片擠變形然後從甲縫里通進去殺傷對手的,從甲片連接的縫隙裡劍刺進去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請,畢竟古代的盔甲不是振金做的,沒有托尼史塔克的鋼鐵戰衣那麼堅固。這就是為什麼宋代手刀,變為寬刃刀頭較平,強化劈砍,然後重新裝備強化刺擊的劍。重甲照樣捅他。

當然重甲武士一方也會盡量避免被對方攻擊到盔甲防禦不到的薄弱部位,比如上圖中的金國武士復原圖中站立著的那名金國重甲武士,他選擇外面穿一件袍子把盔甲遮蓋起來,這樣對手就難以確定什麼地方是盔甲防禦不到的薄弱部位。而且盔甲也並不需要徹底無縫可鑽,有防禦不到的部位只要自己重點防護住,其他有盔甲防護的部位就可以不需要去防禦了,盔甲不夠的地方,靠技術彌補即可。畢竟重甲部隊並不會單獨作戰,重甲部隊也是依靠陣型互相掩護進行作戰的,只要陣型在,想要靠刀劍殺傷重甲士兵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

所以雖然劍面對重甲對手也有一戰之力,但是畢竟短兵器不是專門用來對抗重甲敵人的,就算是鞭鐧這樣的重鈍器面對結陣的重甲士兵也難以正面攻破對方陣型,畢竟鞭鐧一類重鈍器長度較短,對方重甲士兵使用長兵器的話根本湊不過去就被對方殺死,而且越是重鈍器揮舞的動作也越大,需要一定的空間來實戰,沒法組成密集陣型,不然鋼鞭一揮先砸中旁邊的友軍了。想要有效地殺傷結陣的重甲士兵,主要還是要靠長兵器和重弩。著名的金兀術也就是完顏宗弼,皇統八年在病中寫的遺書《臨終遺行府四帥書》中就說到:“吾者南征,見宋用軍器大妙者,不過神臂弓,次者重斧,外無所畏,今付樣造之。”神臂弓雖然名字是弓,但實際上是弩,重弩這種東西,一向都是破甲利器,普通的鐵甲畢竟甲片厚度做不了太厚,弓箭難以穿透,但是重弩可以穿透鎧甲殺傷敵人。不僅中國如此,歐洲也因為重弩可以穿透盔甲殺死騎士,認為即便卑賤的農夫也能用弩殺死高貴的騎士,於是頒布了禁弩法令。但是並沒有什麼用,弩該用還是用,導致騎士們紛紛開始升級自己的盔甲,間接的導致了板甲的出現。

▲宋代持斧武士像

而近戰武器就是靠大斧一類長桿重武器來進行殺傷了,《宋史》記載​​:“方大戰時,兀術被白袍,乘甲馬,以牙兵三千督戰,兵皆重鎧甲,號「鐵浮圖」;戴鐵兜牟,周匝綴長簷……官軍以槍標去其兜牟,大斧斷其臂,碎其首。 ”用長槍挑飛頭盔,拿重斧去砍對方的胳膊,再砍碎沒頭盔的腦袋。中式盔甲追求靈活,手臂防護還是有較大漏洞,所以要砍手臂還是比較容易操作。在現在全甲格鬥比賽中,用長桿斧砍頭盔,尤其是斜砍或者橫斬,很多選手頭盔並沒有被砍破,但是導致脊椎錯位失去戰鬥能力,送去場外急救。

在冷兵器戰爭中,刀劍畢竟是副武器而非主戰武器,在面對列陣的重甲敵人的時候是不會用刀劍來對抗的。但是刀劍面對重甲敵人也並非無計可施徹底沒用,在守城、巷戰這類無法結陣的狹窄環境中刀劍面對重甲敵人依然時有一戰之力的。而且在長兵器損毀或是脫手的情況下,拔出刀劍主動近身也是古代作戰時的一個常見的做法,這種情況下重甲敵人本就靈活受限​​,突然近身的情況下很難防禦住盔甲的薄弱部位,這也是刀劍殺傷重甲對手的一個手段。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人渣嘯西風,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