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股價瘋狂上漲背後:重返國內手機市場,目標三年進入第一梯隊


隨著激烈的智慧手機市場競爭,運營商渠道的式微,酷派集團賣身給了賈躍亭的樂視。但不久之後,酷派便受到了樂視債務危機的牽連。內外交困之下,酷派在國內的市場份額節節敗退。

記者 | 林騰

快被人遺忘的酷派手機回來了。

隨著港股酷派集團近日股價的連續暴漲,以及對外釋放的多個融資計劃和人才加盟資訊,這家在國內本已銷聲匿跡的手機品牌,正開始起死回生。

“現在市場機會很大,我們的目標是三年內重返第一梯隊”,酷派現任董事長陳家俊在接受介面新聞記者採訪時說。

酷派重新補給“兵馬糧草”

酷派手機曾是中國手機的“王者”。2003年,酷派推出中國第一部智慧手機,2005年又推出全球首款雙卡雙待手機,累計超過6000多項的專利技術,當時在蠻荒的中國手機行業基本無出其右。

也正是在這個階段,酷派實現了和中國最強勢的運營商渠道合作,一代機皇冉冉升起,酷派與中興、華為、聯想並稱“中華酷聯”。

但隨著激烈的智慧手機市場競爭,運營商渠道的式微,酷派集團賣身給了賈躍亭的樂視。但不久之後,酷派便受到了樂視債務危機的牽連。內外交困之下,酷派在國內的市場份額節節敗退。

隨後酷派轉戰海外,依賴美國市場進行營收增長,緊接著2018年樂視出售了其全部股份,2019年陳家俊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公司行政總裁。

在數年的重整之後,如今的酷派,正試圖重返中國手機市場的牌桌。

從資本市場的表現來看,酷派集團已從今年的0.24港元的低點,實現了將近翻倍的漲幅,總市值重上50億港元。

新的股東也陸續到場。在10月5日,酷派發布公告稱公司向六名認購人發行共30億股新股,六位認購人分別為SIG、寶丰、巨集暉、Allove Group、群穎、YH Fund,酷派預計從本次股份認購的所得款項估計約為8.33億港元。

延伸閱讀  網際網路出海,離不開溫州人

公告中提及,由於關注長期價值創造,SIG(海納國際集團) 旨在成為酷派的長期戰略合作伙伴,為酷派集團業務計劃持續提供資金。

“從去年底開始,酷派集團在資本市場的融資超過21億港元的規模”,陳家俊說,這些資金也會用於酷派在中國手機渠道的建設以及產品的銷售。

在資本之外,酷派在過去一段時間,頻繁引入行業人才。

酷派公告顯示,秦濤獲委任為酷派集團高階副總裁,胡行、李宇靖和司馬雲瑞同獲委任為酷派集團副總裁。從酷派集團公開的四人簡歷看,四位高階管理人員均有小米工作背景。

不為人知的行業機會點

智慧手機行業已經不算一個好生意了,全球手機出貨量逐漸下滑,手機差異化越來越小,市場已進入血海。

但陳家俊卻認為這樣的市場反而擁有了巨大的機會。他認為:

第一,硬體迭代放緩,單純靠硬體,很難做出差異化。在這個背景下,新品牌有機會在硬體方面追趕頭部品牌,特別是在系統和服務方面趕超頭部品牌。

第二,供應鏈的風險上升。2021年,整個手機行業的預測銷售量激增,加上供應端的晶片短缺,囤貨、投機行為盛行。然而,需求端的增長不及預期,2021年,中國手機的大盤還將持續萎縮。這種供需之間的落差,可能會帶來供應鏈波動風險。在這一背景下,酷派輕裝上陣,擁有更大的調節空間。

第三,存量萎縮帶來的渠道變革機會。目前行業頭部品牌採用的是二十年前建立的分銷渠道模式,這個模式需要經過層層代理,成本高、效率低。與此同時,手機進入了存量競爭階段,大盤出貨量在下降,使用者的換機週期在拉長,單純依靠硬體銷售賺取差價難以為繼。

按照酷派的規劃,將從渠道、系統、供應鏈,三方面著手,建立一個“新”酷派。

延伸閱讀  行動硬碟終結者,便攜抗震高速傳輸的迷你移動固態硬碟——奧睿科迅龍GV100

“整個市場份額持續萎縮,高價效比成為大趨勢,而現有渠道模式存在巨大壓力,傳統分銷模式難以為繼。而我們的數字化渠道模式則擁有更大的發展空間,這正是市場給予我們的機會”,酷派副總裁胡行說。

在銷售渠道方面。酷派將用數字化渠道管理模式,可以銷售服務站進行大資料管理,和渠道分享網際網路收益,幫助直供渠道服務合作伙伴獲取更穩定、更長期的回報,而不是短期一次性的硬體收入。

“酷派的鄉鎮服務站渠道建設,從2021年6月開始啟動,截至目前已有超過1400家的服務站建成,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把服務站鋪遍全中國的每一個鄉鎮”,陳家俊說。

酷派副總裁胡行認為,新基建、新技術也給酷派帶來了時代機遇。隨著我國鄉村振興,電力、通訊、高鐵、網際網路服務的覆蓋,給了鄉鎮從資訊流、物流、資金流極高的便利條件,酷派不再需要依賴客戶經理來逐層級管理渠道,而是可以通過大資料對渠道夥伴進行管理,針對不同的網格發展狀態,給予不同的激勵和幫扶政策,從而提升渠道管理效率。

在手機系統層面,酷派的方向則是引領下一代的作業系統。

“過去大概六個月的時間,我們的Linux kernel核心分支程式碼貢獻已經躋身中國手機品牌TOP2”,酷派高階副總裁秦濤說,酷派將會在作業系統上繼續堅定不移研發投入。

在供應鏈方面。在行業缺芯和“卡”脖子的現實境遇下,酷派方面稱將大規模使用國產供應鏈。

“凡是有國產元器件的,我們都優先採用國產“,秦濤說。

根據介紹,酷派目前正在嘗試一種全新的供應鏈合作模型和共研模型。比如酷派手機背面攝像頭,寫上了國產頂級的手機相機作業系統供應商虹軟的名字。

“我們的手機已經實現80%-90%元器件國產化”。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酷派的迴歸,中國手機市場將新增一個差異化非常顯著的玩家。但對於曾經起伏的酷派來說,在新團隊,新資本,新戰略之下,能否實現蛻變,還需要時間的驗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