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規模部署,推動IPv6從“通路”到“通車”


在數字化轉型的程序中,萬物聯網加速,網路接入裝置呈幾何級數增長,在IPv4地址儲備池耗盡時,作為萬物互聯的重要使能技術,IPv6成為未來網路發展的重要方向。

已近“而立”之年的IPv6在中國的加快推動和部署下,取得了顯著成果,全面建起了IPv6“高速公路”。而IPv6的主要發展目標是讓更多的“車”跑上IPv6“高速路”,為此業界還需攜手共進,推動IPv6從“能用”轉變為“好用”, 促進高速、移動、安全、泛在的新一代資訊基礎設施建設,構築中國未來“萬物互聯”新優勢。

IPv6是網路創新發展的基石

IPv6是網際網路底層IP協議,多位業內專家表示,IPv4在向IPv6過渡中為業界帶來很多機會,創新空間也很大,推進IPv6規模部署是網際網路技術產業生態的一次全面升級,深刻影響著網路資訊科技、產業、應用的創新和變革。

具體而言,相較於IPv4,IPv6擁有眾多優勢:IPv6所能提供的網路地址數量之多,幾乎可以為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提供一個IP地址;除了海量的地址空間,IPv6還擁有更快的路由機制、更好的業務效能以及更大的安全性優勢。IPv6的種種優勢也將為“新基建”以及下一代網際網路的發展夯實基礎,將有助於提升我國自主創新能力和產業高階發展水平,高效支撐移動網際網路、物聯網、工業網際網路、雲端計算、大資料、人工智慧等新興領域快速發展,不斷催生新技術、新業態,促進網路應用進一步繁榮。

IPv6“高速公路”全面建成

從我國IPv6的發展歷程來看,可以分為4個階段:技術儲備期(1999—2007年)、產業突破期(2008—2017年)、規模應用期(2017年底—2020年)、引領發展期(自2021年起)。

眾所周知,我國IPv6發展常被評為“起個大早,趕個晚集”。原因在於,我國對IPv6的研究早於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地區,處於全球IPv6研發的第一梯隊,但在IPv6發展上卻嚴重落後。

其實,我國在2003年就將IPv6的發展提上了日程,國家發改委等八部門啟動“中國下一代網際網路示範工程CNGI”的建設,經過此後5年的發展,第一期建設達到了預定的戰略目標。但從2008年以後,我國IPv6的發展速度開始放緩,尤其從2016年開始,全球IPv6規模部署開始發力,但我國IPv6的發展不進則退。截至2017年底,我國IPv6規模部署水平嚴重落後,全球排名處於第71位,落後於國際平均水平。

2017年,黨中央、國務院釋出了《推進網際網路協議第六版(IPv6)規模部署行動計劃》,(以下簡稱《行動計劃》),我國全面進入IPv6發展快車道。自2019年起,進入《行動計劃》第二發展階段,我國IPv6發展取得實質進展,重新回到世界前列。

2021年《行動計劃》第二階段結束,進入創新發展階段。各地區、各部門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進一步完善政策環境,加快推動重點領域部署,積極構建產業生態體系,IPv6部署應用工作呈現出良好發展勢頭。

工業和資訊化部總工程師韓夏在近日舉辦的“2021中國IPv6創新發展大會”上表示,工業和資訊化部連續3年先後開展“IPv6網路就緒”“IPv6端到端貫通”“IPv6流量提升”等系列專項工作,組織全行業紮實推進各項工作,取得積極進展。一是供給能力顯著增強,IPv6“高速公路”全面建成。我國IPv6網路基礎設施規模全球領先,已申請的IPv6地址資源位居全球第一。二是終端裝置加快升級,端到端貫通關鍵環節實現突破。一方面主要手機廠商新發布的機器人技術、電信企業新部署的終端裝置已全面支援IPv6;另一方面加快存量終端的升級替換,基礎電信企業已經完成全部具備條件的存量家庭閘道器IPv6的升級改造,正加快開展老舊裝置的替換工作。三是創新活力持續釋放,IPv6使用者和流量規模顯著提升,我國行動網路IPv6流量從無到有,佔比達到22.87%,提前超額完成年度目標。

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8月,我國IPv6活躍使用者數達5.51億,佔我國全部網民數的54.52%;LTE核心網IPv6總流量達12.81Tbit/s,比上月增長28.37%,佔LTE全網流量的19.67%;行動網路IPv6流量佔比達19.67%,固定網路IPv6流量佔比達4.7%,政府網站IPv6支援率達81.79%,主要商業網站及移動網際網路應用IPv6支援率達63%,IPv6流量增長速度顯著加快,應用成效日益明顯。

延伸閱讀  變革創新,引領潮流,TCL 40週年用科技賦活3臺王牌電視!

這些資料也顯示了我國經過10多年的不斷推動,在IPv6的規模部署上取得了明顯成效。

今年,中央網信辦、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資訊化部再度印發《關於加快推進網際網路協議第六版(IPv6)規模部署和應用工作的通知》,明確了未來5年推進IPv6規模部署和應用工作的重點方向。同時,我國“十四五”規劃強調,2025年要全面建成領先的IPv6技術、產業、設施、應用和安全體系,中國IPv6網路規模、使用者規模、流量規模位居世界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產業界目前都在按照既定目標完善IPv6網路“高速公路”。比如,中國電信網路全面提供優質的IPv4/IPv6雙棧服務,移動網和固網全部支援並提供IPv6服務。除2G/3G老舊終端外,其餘手機終端全部支援IPv6;完成了所有可遠端升級的路由型家庭閘道器的IPv6升級,固網終端IPv6地址分配率達到77%;IPv6網路質量與IPv4基本一致,在某些網路方向上甚至優於IPv4。

中國移動的全網IPv6活躍連線數已經達到8.668億,其中行動網路為7.304億、固定網路為1.364億。中國移動自營網站和應用已完成全部IPv6改造,其中自營網站二三級連結(已剔除外鏈)IPv6濃度達100%,自營應用因無法排除外鏈影響,IPv6濃度為96.5%。此外,中國移動自有終端改造已完成全部可遠端升級的固定寬頻終端的IPv6升級,支援IPv6的固定寬頻終端佔比達到97.6%、移動終端佔比達到95%。其中獲得IPv6地址的固定寬頻終端佔比達79%,已完成2021年度70%的行業目標。

中國聯通目前新建網路全面支援IPv6,固定寬頻網路、4G網路、IDC、物聯網全部完成升級改造,主要網站和APP全面支援IPv6,新增終端全部預設開啟IPv6。

中國廣電從建網初期,就已經規劃網路全面支援IPv6,現已完成北京、上海、西安、成都等多地骨幹網建設,所有節點的網路裝置均支援IPv6。中國廣電還在5G核心網先行示範區域內,開展了IPv6+等融合媒體直播應用的探索,試驗示範取得良好成效。

華為、中興、騰訊、百度、小米、網宿等企業,持續提升網路和應用的服務能力及質量,大力促進IPv6新技術與經濟社會各領域融合創新發展。

毋庸置疑,加速IPv6規模化發展,標準是前提,積極佈局IPv6下一代網際網路相關標準的制定,加強與國際技術標準組織的合作,是我國發展IPv6的一項重要工作。

從2001年開始,我國便啟動了IPv6標準制定,經過20年的發展,我國已經制定釋出120項IPv6標準,標準涵蓋IPv6協議、IPv6網路裝置、IPv6過渡技術等方面,有效支撐了我國IPv6網路建設及產業發展。

我國在IPv6國內外標準研究制訂方面取得了較多成績,IPv6標準已經形成體系化、規範化的態勢,涵蓋了資源、網路、應用、安全、過渡五大類標準,整體進展與國際標準相一致。但IPv6標準建設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如IPv6標準的頂層設計還需要繼續完善、國際標準的參與度還有待提高、缺乏面向不同行業特定場景的IPv6標準等。對此,今年9月1日,在中央網信辦、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資訊化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指導支援下,IPv6專業標準化組織——IPv6標準工作組成立,標誌著IPv6標準化工作進入新階段,將加速IPv6國內國際標準化工作程序,加快網際網路演進升級,助力網路強國建設。

推動IPv6規模部署從“通路”走向“通車”

雖然我國IPv6發展取得了長足進步,但發展基礎還不夠紮實,創新動能還不夠強勁,瓶頸問題還沒有很好解決,尚處於攻堅克難、跨越拐點的階段。

“商業網際網路應用改造深度不足,未能帶動整體流量規模提升。”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副院長王志勤強調,“目前我國TOP100商業網際網路應用的平均IPv6濃度不足40%,大多數應用僅IPv6首頁可達,更深層次的連結還未支援IPv6訪問,視訊、直播、遊戲等大流量應用核心內容支援IPv6訪問的較少,這些將是下一步產業界各方需要關注和推動的重點。”

中國資訊通訊研究院技術與標準研究所網際網路中心主任、推進IPv6規模部署專家委員會副祕書長田輝表示,從目前來看,IPv6發展主要的難點、堵點在兩端。一端是終端,另一端是應用。平均來看,應用流量中對IPv6支援率在30%的水平,下一步對於存量大型網際網路應用的快速改造、全量改造是重點工作。

延伸閱讀  萬人大鎮正變成一個湖,俄羅斯到處都在融化!有人要賣房跑路了

按照今年公佈的“十四五”規劃,IPv6發展在3年內要形成大改觀,在使用流量上要實現大規模提升,5年內要形成不可逆轉的發展態勢。基於這一要求,田輝認為IPv6有多方面工作要進一步加強。

首先,要以IPv6構建效能先進的網路基礎設施。例如明確要求IPv6網路的效能要優於IPv4的網路效能。其次,要積極推進IPv6單棧網路的部署,未來的2~3年內完成全國各省份的骨幹直連點建設。再次,要強化應用基礎設施的承載能力。雲服務、CDN、資料中心要完成已有基礎設施的改造,智慧計算中心、區塊鏈、超算等基礎設施的改造是下一步的重點工作。

此外,如何解決固網終端問題成為“十四五”期間發展IPv6的關鍵性難點、堵點和痛點。終端支援IPv6“最後一公里”還需進一步打通,工業和資訊化部、中央網信辦聯合印發的《IPv6流量提升三年專項行動計劃(2021—2023年)》給出了具體的措施。一是主要終端裝置企業新出廠的家庭無線路由器、智慧電視、機頂盒、智慧家居終端及物聯網終端模組等終端裝置全面支援IPv6,具備IP地址分配功能的終端裝置應預設開啟IPv6地址分配功能,能夠向使用者再次分發網路側IPv6地址字首。二是基礎電信企業、網際網路接入服務提供商、終端裝置企業加快對具備條件的存量終端裝置,通過韌體及系統升級等方式支援IPv6,引導使用者開展老舊終端裝置替換,逐步實現在網家庭閘道器、企業閘道器、家庭無線路由器等終端支援IPv6。主要電商平臺進一步加強支援IPv6的終端產品推廣,通過建立IPv6終端產品專區等方式,方便使用者選擇相關產品。

當前,中國經濟進入數字化轉型時期,產業網際網路、工業網際網路、車聯網、VR/AR、智慧城市、智慧製造、遠端醫療等應用場景對網路便捷開通、更低時延、更大頻寬、差異化服務、連線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對IPv6網路技術和應用技術實現從“能用”到“好用”的數字化轉型提出更多期待。

中國通訊標準化協會副理事長兼祕書長聞庫曾表示,發展IPv6就是要提高網路的效率,讓網路中間不再有轉接,同時減少轉接裝置,這也符合“碳達峰、碳中和”的發展理念。而要達到這些目標,就要把基礎設施建通,讓IPv6網路離每一個人的生活和每一家企業的應用越來越近。

韓夏指出,下一步行業各方需合力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加快規模部署,提升服務能力,堅持問題導向,出實招求實效,聚焦IPv6流量提升總目標,協同推進“雲、管、端、用”等各環節IPv6深化改造,持續提升服務效能,合力推動“十四五”時期我國IPv6發展從“通路”走向“通車”。

二是深化融合應用,賦能行業發展,支援組織開展IPv6創新大賽等活動,豐富應用場景,激發創新活力,鼓勵資訊通訊業與金融、教育、醫療、能源等行業開展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IPv6協同創新。構建繁榮的應用生態,賦能千行百業數字化發展。

三是著力創新突破,完善產業生態,加強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交流,推動IPv6與5G、人工智慧、雲端計算等新技術協同創新,促進提升產業整體發展水平。繼續秉承開放合作的理念,加強IPv6的技術、標準、產業等多層面的國際合作,實現合作共贏,共同發展。

END

作者:孟月

責編/版式:沈新竹

校對:舒文瓊

稽覈:申晴

監製:劉啟誠

延伸閱讀  Live Music,一個功能完備的線上彈幕點歌機

我就知道你“在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