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押寶窗簾 聯翔股份(領繡)勝算幾何


以“領繡”為主打品牌的牆布行業頭部企業浙江聯翔智慧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翔股份(領繡)”)近期披露招股說明書,擬在上交所主機板上市。在主營業務牆布增長乏力的狀態下,年銷售額僅幾百萬元的窗簾成為聯翔股份(領繡)押寶IPO的新賽道。

分析人士指出,窗簾是家居主要消費品類中為數不多未能形成強勢品牌的領域,聯翔股份(領繡)IPO押寶窗簾有市場前景,但短期內或對提振業績的幫助並不大。勝算幾何,成為疑問。


領繡北京紅星美凱龍西四環專賣店中,主打的刺繡牆布成為各款式窗簾的“陪襯”

IPO押寶窗簾

聯翔股份(領繡)是中國牆布行業領軍企業,它首創的領繡刺繡牆布曾經風靡一時,成為眾多同行學習甚至抄襲的物件。最近它釋出招股說明書,衝擊“中國牆布第一股”,募資的重要投向令人關注:除了牆布主業以外,還向一個新賽道押寶——窗簾。

招股書顯示,聯翔股份(領繡)計劃募資5.2億元,主投專案有三個:一是年產350萬米無縫牆布建設專案,二是年產108萬米窗簾建設專案,三是牆面材料研發中心建設專案。其中年產108萬米窗簾建設專案擬總投資14470.45萬元,佔計劃募資總額約27.83%,僅次於主營業務牆布。

對於重金投資窗簾專案的原因,聯翔股份(領繡)解釋稱:“窗簾系公司在生產銷售牆布時拓展的品類,主要是因為窗簾產品與牆布產品均為基於布藝的加工,具有相通性,同時經銷商在銷售牆布的同時也可以搭配窗簾的銷售,形成組合銷售,由於公司主要集中於牆布產品,窗簾的銷售收入較少,隨著公司進一步加大窗簾生產線的投入以及經銷商的招商,窗簾的銷售將實現較大增長。”

聯翔股份(領繡)創立於2004年7月,到2021年已經有17年的歷史,但整體規模並不大。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2020年,聯翔股份(領繡)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2.47億元、2.98億元、2.54億元,同期創立的尚品宅配、德爾家居、慕思,2020年銷售額分別達65.13億元、15.68億元、44.52億元。與這三家上市或準備上市的企業相比,聯翔股份(領繡)的銷售額只是一個零頭。

2018-2020年,聯翔股份(領繡)牆布類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23558.48萬元、27892.54萬元和24260.93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5.73%、94.03%和95.86%;裝飾窗簾業務和室內整體家裝的設計與施工業務合計收入分別為501.55萬元、785.60萬元和307.00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04%、2.65%和1.21%。由此可見,窗簾業務與牆布業務相比,對聯翔股份(領繡)來說,業績貢獻是鳳毛麟角。

窗簾僅有如此少的營業額,卻在IPO時被押寶,聯翔股份(領繡)留給業界很大的猜測和疑問。

延伸閱讀  美銀:今冬柴油可能突破120美元/桶,布油漲破100美元或引發經濟危機

主營牆布增長乏力

衝刺IPO押寶體量極小的窗簾,或許與聯翔股份(領繡)主營牆布業務業績承壓有關。

公開資料顯示,聯翔股份(領繡)主營業務為刺繡牆布和提花牆布,旗下擁有領繡和領繡牆布|菁華兩個品牌,在全國擁有1400家專賣店。招股說明書顯示,牆布類產品銷售收入2019年比2018年增長18.4%,2020年比2019年下滑13.02%,呈現業績不穩、增長乏力態勢。

令人關注的是,聯翔股份(領繡)與同行最具區隔性的主打產品刺繡牆布,更成為業績下滑的重災區。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2020年,聯翔股份(領繡)刺繡牆布的銷售收入從8712.93萬元降至4611.99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從35.41%降至18.22%。其中2019-2020年,聯翔股份(領繡)獨畫刺繡牆布的產量、產能、銷量分別由75334米、80221米、75334米下滑至65623米、65299米、65623米,銷量下滑超過12%。2018-2020年,聯翔股份(領繡)迴圈刺繡牆布的產量、產能、銷量分別由271623米、259508米、271623米下滑至66766米、66436米、66766米,銷量下滑超過75%。

在刺繡牆布銷量巨減的同時,價格也大幅下跌,其中獨畫刺繡牆布、迴圈刺繡牆布、提花牆布單價分別由2018年的590.32元/米、234.22元/米、97.71元/米下降至2020年的467.36元/米、231.41元/米和72.14元/米。

2021年國慶前夕,北京商報記者在北京紅星美凱龍西四環店的領繡專賣店看到,整個店面僅在進門處醒目地張貼了幾張刺繡牆布,充斥店內的是各種款式的窗簾,其他牆布產品只以樣本的形式擺在一張小桌上,正在促銷的是78元/平方米的爆款新品菲琳24號本,價值1288元的高階刺繡產品則以“牆畫”的形式,淪為120平方米“全屋貼滿”牆布的贈品。

對於正在IPO的聯翔股份(領繡)來說,押寶窗簾或是為了擺脫牆布經營窘境。“年產108萬米窗簾建設專案依託於公司牆布業務積累的客戶資源、營銷渠道、品牌影響力等優勢,充分發揮資源協同性,滿足終端客戶多元化需求,公司將擁有新的盈利增長點,綜合競爭力與抗風險能力得到整體性提升。”聯翔股份(領繡)表示。

窗簾能否有勝算

來自中國建築裝飾協會的統計資料顯示,中國一年家居裝飾消費總額約4萬億元,以一戶平均花費20萬元計算,就是2000萬戶,平均一戶消費窗簾2000元,窗簾總體量達400億元。在如此龐大的一個蛋糕面前,尷尬的是至今沒有一家企業做到出貨量超過2億元,“窗簾行業無品牌”更是行業共識。

牆布經營不行了,增加品類做窗簾,如今已是一種常態,似乎人人都在這麼做,然而發展狀況卻不盡如人意,往往是購買牆布的十個使用者中只有一至二個使用者選擇同品牌的窗簾,轉化率相當低。將業務從桌布拓展到牆布、窗簾的德國瑪堡董事長穆朝兵認為,關鍵點在於長期以來窗簾消費都是從小市場裡買布、小裁縫縫製就行了,消費者不需要品牌,如今要轉為工廠標準化生產的成品窗簾,還要貼上品牌標籤,至少需要培育三到五年,不是一蹴而就的。正在加緊佈局窗簾資訊化體系的紅寶石牆布董事長劉德海對窗簾的成品化、標準化、品牌化前景相當看好,但同樣認為培育期得在三年以上,不是馬上投產一條生產線就能夠見效的。

延伸閱讀  國內成品油將迎來年內第十四漲,95號汽油重回“8元時代”

對於正在IPO的聯翔股份(領繡)來說,顯然沒有時間等待人們認可成品窗簾成為氣候的那一天。由於受到資本對業績增長的壓力,聯翔股份(領繡)不得不下狠心迅速做大、做強窗簾業務,而這又是一場與市場和自己博弈的險棋。

從與市場博弈的角度來看,聯翔股份(領繡)面對的不僅是散佈於各地的窗簾城、佔據90%以上的窗簾消費市場的散戶,而且要面對已經耕耘成品窗簾十多年、在全國形成一定品牌佔位的窗簾品牌,如城市客廳、如魚得水,都在全國建立起上千家成品窗簾專賣店,品牌和價效比都很有競爭優勢,作為以牆布起家的聯翔股份(領繡)來說,形成成品窗簾品牌的認知,非一日之功。

從與自己博弈的角度來看,聯翔股份(領繡)面臨的考驗更加嚴峻。領繡和領繡牆布|菁華兩個牆布品牌已經在全國建立起1400家專賣店,看起來只要往專賣店裡增加窗簾業務,就可以迅速擴大和佔領市場,其實不然。“經營牆布的專賣店如今無一例外都在經營窗簾,而資料顯示聯翔股份(領繡)的窗簾業務僅有區區幾百萬元,這意味著遍佈全國的1400家牆布專賣店目前經營的窗簾大多不是聯翔股份(領繡)出品的。”一位熟悉牆布經營路數的業內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如果聯翔股份(領繡)龐大的成品窗簾生產線隨著IPO的加持能夠建立起來,它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將1400家專賣店目前經營的窗簾換成自己的品牌,相當於工廠正規軍與窗簾城馬路游擊隊展開生死交鋒。這需要聯翔股份(領繡)的窗簾產品具有與原來產品相同或更低的價格、相同或更高的利潤,怎一個‘難’字了得!”

分析人士認為,主營業務牆布體量不大,且缺乏增長潛力,新拓展的窗簾業務又需要時間培育,更存在博弈變數,急於上市的聯翔股份(領繡)還有可能顧此失彼,猛攻窗簾之際讓牆布主業喪失發展後勁。聯翔股份(領繡)押寶窗簾能否有勝算,拭目以待。

北京商報記者 孔文燮/文並攝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