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會計師被舉報,如被查實該是怎樣巨大的內幕網?


今年夏天,一份舉報材料被遞交到了公安機關,舉報內容是“胡春元等人涉嫌內幕交易”。早在年初,第一財經記者也收到過相似舉報。最近事件有了新進展。

公開資料顯示,胡春元系會計博士,為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理事和技術委員會委員,曾在多家會計師事務所任職,並擔任事務所合夥人、高管,在行業內具有較高知名度,其個人和所在機構曾為多家企業IPO提供服務;曾擔任過知名高校的校董、客座教授。他曾在接受採訪時稱,做審計和財務這一行,第一是誠信為本,第二是專業為王。

如此一名專業人士,怎麼會與“內幕交易”扯上關係呢?

舉報材料稱,胡春元利用職務便利,在其所在會計師事務所服務的IPO專案中通過不同形式的代持方式持有大量擬上市公司股權、利用內幕資訊在二級市場交易,從中牟取暴利。

更早前,第一財經接到的類似舉報也稱:“知名會計師胡春元罔顧法律和職業操守,利用自身工作便利,借用多人‘馬甲’,大肆牟取私利……嚴重違背現有的職業操守,違反相關法律法規之規定。”第一財經曾就此與胡春元取得電話聯絡,其在電話中對相關指控一概予以否認。

在接獲舉報材料後,第一財經前後採訪到了多位接近胡春元的人士,包括其長期合作伙伴、曾參與其專案投資的人、舉報人等,同時,根據舉報材料對相關資訊進行了反覆驗證後發現:有一些相對固定的人和機構,頻繁出現在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服務的IPO專案的股東名單中,而這些人和機構,又與舉報資訊中的相關內容高度吻合。

第一財經記者10月14日再度致電胡春元,希望瞭解他對最新相關資訊的看法,但其電話始終無人接聽,記者以簡訊方式發出的採訪提綱也未獲回覆。

舉報

“一切以企查查(等平臺的公開資訊)為準……跟我沒關係。你查吧。”第一財經記者早前在接到有關胡春元涉嫌內幕交易的舉報材料後,電話聯絡了胡本人,他在電話中明確表示舉報中提到的幾家公司與其無關。

7月,又有針對胡春元“涉嫌內幕交易”的舉報材料被遞送到公安機關。第一財經記者輾轉找到了舉報人,獲得了相關檔案資料。

那麼,針對胡春元的舉報具體有哪些?

“胡春元在任職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期間,利用會計師的特殊地位與IPO客戶進行利益勾兌,通過代持人或者其控制的公司投資入股。”第一財經記者拿到的舉報材料稱,“他(胡春元)一方面是會計師,一方面是擬上市公司股東,其行為嚴重影響了中介機構的獨立性。”

這份舉報材料顯示,涉及胡“涉嫌內幕交易”的公司達十餘家,包括金亞科技(300028.SZ)、塔牌集團(002233.SZ)、佳隆股份(002495.SZ)、通產麗星(002243.SZ)等。


舉報材料共列舉了四種操作模式,來說明其所稱的胡春元“涉嫌內幕交易”:

“第一是通過直接或間接控制的個人代持,比如貝風雨的弟媳陸某,曾代為持有金亞科技、塔牌集團、佳隆食品(即佳隆股份)等。”

“後來改為通過第二種法人股東持股的方法掩護其投資行為……”

“第三是通過上市公司實控人代持……”其中列舉了多家公司、多位上市公司實控人姓名,並列出了所謂代持的具體數額,以及代持過程。

延伸閱讀  不死鳥爆發3400億“消失慘案”!全球股市再度走軟,美聯儲要提前加息?

“第四是利用偽造的身份證持股……進行內幕交易。此外,他還曾多次和他人一起合夥,將代持股份掛靠在非他本人控制的第三方名下代持。”舉報材料中不止一次提到“偽造身份證”,並且提供了具體的名字、身份證號碼,其中包括胡春元及其伴侶、同學。第一財經1℃也從另外的途徑獲得了其中所指的部分人的對比身份證影印件——即所指本人及“偽造身份”兩個不同的證件。第一財經記者比對這部分身份證影印件發現,兩個身份證中頭像有極高的相似度,但二者名字、住址、身份證號碼等資訊均不相同;在相應的公司股東名單中也能找到相對應的名字。

“這些都是真的‘假身份證’,一些公司的代持就是用到了這類身份,公開資訊都可以查到。”提供相關資訊人士稱。

舉報材料還對胡春元等人如何處理“在一級市場、二級市場涉嫌的非法所得”的情形進行了描述。

通過以上資訊可以看出,這是一份所指控事實及其措辭都是極其嚴重的舉報材料,儘管材料有相關描述以證明其所指觀點,但僅從公開資訊難以驗證指控的關聯性。

關聯

在上述舉報材料中,舉報人為了說明其所稱的“通過代持人或其控制的公司投資入股”,在材料的開頭部分便直接列出了十幾個人的身份資訊以及與胡春元等的關係。據材料所稱,這些人都是替胡代持的“馬甲”,其中包括胡春元的父母、兄弟、姻親、同學等。

“貝風雨”的名字在這份舉報材料中被反覆提及,並稱其與胡春元為“伉儷”。舉報材料提到,除貝風雨直接參與相關公司二級市場買賣外,她還實際控制了其父母親等人的銀行及證券賬戶,“用於隱匿非法所得和利用內幕資訊進行二級市場交易”。

另一個在舉報中被重點提到的人叫陸某,被稱為“是胡、貝二人最重要的上市公司股票代持人”,同時替胡、貝二人代持一家投資機構,這家機構曾出面持有過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服務的IPO公司的股權。根據舉報材料,陸某與貝風雨家人關係緊密。

關於陸某及上述投資機構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情況,第一財經查驗到的公開資訊顯示,他們確實曾出現在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東名單中,而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都曾服務過這些公司,這些與舉報材料相吻合,但公開資訊無法看出陸某、貝風雨及相關投資機構與胡春元之間有何直接關係。

胡春元曾在接受第一財經電話採訪時對上述所指的“關聯關係”直接予以否認。那麼,貝風雨、陸某以及上述投資機構,到底與胡春元是否有關聯呢?

第一財經獲得的一份檔案顯示,胡春元曾通過其律師明確表示一家投資機構系其個人100%所有,而舉報材料和公開資訊都顯示,這家機構曾經在胡所在事務所服務的IPO企業裡持有股權。對此,胡春元在此前接受第一財經1℃電話採訪時也予以明確否認。

另外,第一財經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了一宗民事訴訟案,其中帶出了胡春元、貝風雨、陸某三人之間的關係。

這是一起陸某訴高敬傑等的民間借貸糾紛。高敬傑的代理人及庭審材料大致描述了這起糾紛的過程:

2020年,原告陸某提起訴訟稱,經人介紹,高敬傑2009年向原告借款1200萬元,一直未還,要求被告方歸還本金1200萬元並支付利息。但高敬傑及其代理人向法庭提出,高與陸並不認識,雙方也無借貸關係,且陸在起訴前的十多年時間內從未有過催還等行為。但法院最後判決陸某在此案中勝訴,高敬傑一方提出的要求陸出庭對質、核驗陸的簽字筆跡、查驗陸的資金來源及流向等意見,均未被法庭採納。

結合法庭材料和高敬傑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提供的資訊,高系胡春元的同學,曾經參與過胡所介紹的有關擬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投資,其曾經多次與胡春元提供的有關賬戶發生過資金往來,其中就包括陸某。

目前,高敬傑一方已經就上述訴訟提起了上訴,同時就該案中的相關問題向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具體結果尚未可知。這起訴訟原本與胡春元“涉嫌內幕交易”無關,但此案的判決書中卻透露出一個關鍵資訊。

在上述訴訟中,胡春元作為關鍵證人在接受法院調查時稱,“原告是本人女朋友貝風雨的弟媳婦”。舉報材料和多位接近胡春元的人士稱,胡、貝二人一起以夫妻名義生活十幾年,並育有三個孩子。

延伸閱讀  危險遊戲!家族信託充當風險專案“救火”隊員,高淨值客戶知道嗎?

利益

胡春元在向法院提供的證詞中證實了其與陸某、貝風雨非同一般的關係,那麼,陸貝二人到底有哪些與胡春元相關的投資行為呢?

“他們通過控制一系列個人或法人賬戶,直接投資於自己所審計的擬上市公司,或藉助內幕資訊(在)二級市場大量買入,藉此獲得鉅額利潤。”前述已經提交到公安機關的舉報材料如此概括胡春元、貝風雨的操作手法。

舉報材料中,列舉了一系列所稱為替胡春元代持股權的投資行為,其中包括:

2006年,陸某出資180萬元,持有塔牌集團300萬股,減持所得約為4400萬元。服務該企業IPO的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為胡春元。

央莉2021-10-1421:32:47

2007年,陸某持有金亞科技IPO前股份430萬股,2010年和2011年兩次減持所得約為3500萬元和3200萬元。胡春元擔任負責人的會計師事務所為金亞科技IPO提供了審計服務。

2008年,陸某出資296萬元,持有佳隆股份發行前股份200萬股,後減持所得約3500萬元,胡春元所在事務所為佳隆股份IPO提供服務,其為驗資經辦會計師。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了上述三家公司的公開資訊。

塔牌集團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06年12月,一位股東將所持公司0.5%股權作價100萬元轉讓給陸某;2007年4月,根據公司股東會決議和相關《發起人協議》,由陸某等6人共同作為發起人,以2006年12月31日為審計基準日,將公司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各發起人的股份比例變更前後保持不變,變更後的公司註冊資本為30000萬元,變更後,陸某的出資額為300萬元,持有公司1%股權。深圳大華天誠會計師事務所承擔塔牌集團IPO的審計和驗資業務,胡春元為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同時是驗資的簽字會計師之一。

根據金亞科技招股說明書,2006年11月8日,經股東會批准,自然人陸某出資人民幣1000萬元對公司增資,佔股12.50%。至公開發行前,陸某持有金亞科技430萬股,佔公司總股份的3.91%。廣東大華德律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為金亞科技IPO提供審計、驗資服務,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驗資機構負責人的簽字均為胡春元。

同樣,佳隆股份的招股說明書顯示,這家公司的會計師事務所和驗資機構均為立信大華會計師事務所,胡春元為驗資簽字註冊會計師之一。陸某持有佳隆股份公開發行前200萬股。

除上述三家可查驗確有陸某持股之外,還有個別公司的股東名字被知情人士指認為系胡春元同學、所控制投資法人。前述舉報中還提到,胡春元通過代持人在另外至少5家公司公開發行股票前持有股權,按照其描述進行統計,這些“代持股份”減持後所得超過5億元。同樣,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都在這些公司IPO過程中提供了服務。

從以上資訊可以看出,陸某等人十分“巧合”地出現在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服務的IPO企業的發行前持股人名單中,而且所持股份、投資額度都非小數目。據高敬傑描述,他了解的資訊是陸某一直是無業,因此在兩人的借貸訴訟中,高敬傑要求法庭查驗陸某的資金來源及流向,但這一申請並未獲得法庭批准。

除了一級市場的“巧合”外,貝風雨等人也在二級市場現身,而就“湊巧”又有胡春元所在會計師事務所在其中提供服務,比如通產麗星。

通產麗星200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其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貝風雨持有405239股,位列第十;第四大流通股股東名叫貝某某,被指系貝風雨之父,持有862800股。這期間,通產麗星聘請的會計師事務所正好是胡春元所在的廣東大華德律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

根據舉報材料及接近胡春元的人士描述,“為了轉增和派送,通產麗星2009年安排了中期審計,由胡春元負責的審計部門出具了審計報告。胡自然是內幕知情人。”資料顯示,2009年中期,通產麗星向全體股東每10股送1股轉增5股並派0.2元人民幣現金紅利。

延伸閱讀  上市公司期貨投機損害了誰的利益?

舉報還指稱,由貝風雨、胡春元所控制的至少六個賬戶也買入了通產麗星股票,而這些賬戶開戶人絕大多數要麼是胡春元的直系親屬,要麼是貝風雨的家人。

“彼時上市公司年中實施派送的不多,故受此訊息影響,通產麗星股價一路上漲,短期漲幅高達一倍。”接近胡春元的人士稱。

據知情人士回憶,上述多個關聯賬戶在資訊敏感時期突擊密集買入股票的行為,最終受到監管部門關注,2010年,證監會稽查工作人員在深圳深南路某酒店多次對包括胡春元及該知情人士在內的相關人員進行了詢問、筆錄等,“調查的就是內幕交易問題”。但後來未有公開披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