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軍的摩托夢,長城汽車的帝國夢


切入摩托車市場,不只是魏建軍的個人情懷,也證實了長城汽車在不斷地進行產業鏈擴張和升級。隨著各品牌的打通,供應鏈的延伸,長城汽車的商業版圖也在不斷拓展。


文| 彭斐

編輯| 1個提醒

圖片來源| 網路、IC Photo

2019年11月,初冬的保定已有些寒意。在一家並不起眼的保定摩托車行內,一位身穿休閒裝扮的“特殊”顧客,正饒有興致地看著店內的摩托展車。

這位顧客素有“保定車神”之稱,對於摩托車的興趣也由來已久,他就是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魏建軍。


同樣是在當年11月,魏建軍來到溫暖的羊城參加廣州車展,情不自禁地在寶馬展臺停下了腳步。這次吸引魏建軍目光的,是一款寶馬K1600 Grand America摩托車。

摩托車可能是魏建軍的一個情結,總有一天,情節會化成責任,承托起年輕時的夢想。

2021年10月12日,企查查APP顯示,長城汽車發生工商變更,公司經營範圍新增摩托車製造、銷售、維修。而在一週前,又有媒體傳出長城汽車將收購隆鑫通用,雙方談得很不錯,“八九不離十”。

這一“花式”打法讓外界有些始料未及。從2008年開始,長城給外界的最大印象就是“戰略聚焦”,深耕SUV和皮卡車型,並將之做到極致。

但近兩年,長城重啟了自己擴張的腳步,產品矩陣以及營銷策略,讓人“亂花漸欲迷人眼”——打造女性品牌尤拉、推出“動物園車系”、大力經營混合動力領域……

如今,處於業務擴張期的長城,又將觸角伸向了摩托車。

壹 新一輪摩托車繁榮開啟

延伸閱讀  豐田兩款全新SUV曝光,2.0L動力,大眾瑟瑟發抖?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投資者看不清市場。長城為何要佈局摩托車市場?自然是嗅到了其中的機遇。

此次長城欲收購的物件——隆鑫通用,自今年8月起,股價已上漲近50%;橫向對比看,另一家浙江杭州摩托車企業春風動力,股價自2019年7月至今,已翻了快8倍。顯然,國內頭部摩托車廠商正受到資本的追捧。

過去,國內大街上跑著的摩托車大多為通勤代步工具,而現在的摩托車開始明顯朝著玩樂屬性發展,加上包括隆鑫、錢江貝納利、豪爵等國產摩托車廠商推出差異化、個性化的產品,瞄準的是追求娛樂的消費新一代。

(隆鑫無極摩托車)

根據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官方釋出的資料,2020年,摩托車新註冊登記826萬輛,同比增長43.07%,即使受疫情影響,也出現了大幅增長態勢。

值得關注的是,2021年上半年,行業大排量摩托車繼續呈現高速增長的態勢,排量250ml 以上摩托車銷量為14.76萬輛,同比增長78.39%。其中,國內摩托車銷量同比增長55.19%。

在乘用車微增長時代下,摩托車的發展空間具有一定的想象力。長城選擇此時入局可謂恰逢其時。

汽車與摩托車之間本身就大有淵源,吉利早年做摩托車早於汽車,力帆、鑫源等都是從摩托車升級為汽車,海外也有本田、鈴木、寶馬、標緻等企業同時做摩托車和汽車。

有市場就有需求,今年6月,五菱也獲得摩托車準生證,“人民需要摩托,五菱就造摩托”。中國汽車品牌紛紛入局摩托車市場的這一訊號也間接表明,國內摩托車市場新一輪繁榮正在開啟。

只不過,在這新一輪繁榮中,國內市場還未培育出一傢俱有殺傷力的摩托車企業,有足夠的實力與海外品牌廝殺。

長城入局摩托車產業,看重的是摩托車的利潤空間,通過產品橫向擴張,來實現多領域的產品覆蓋。而更深一層看,長城更希望建立一套成熟的自上而下摩托車產業鏈。

今年8月,長城還注資5000萬元人民幣成立長城靈魂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鄭立朋,他也是蜂巢易創的法人代表和聯席董事長。蜂巢易創是聚焦動力、傳動、電驅動及智慧轉向的汽車零部件公司,主要業務是為主機廠提供相應零部件的供應與配套。

擁有研發經驗和技術專利,以及配套廠商生產工藝,長城要在國內摩托車市場闖出一條道路,看起來值得一搏。

貳 隆鑫是一塊肥肉

在長城“摩托戰略”中,如增加隆鑫這一“猛將”,可讓長城走不少捷徑。

從財務報表看,隆鑫通用可謂是一顆“搖錢樹”。2021年上半年,隆鑫通用營業收入61.54億元,同比增長46.45%,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5.16億元,增長61.43%。

隆鑫通用給長城帶來的價值也不僅僅體現在以上數字。相關資料顯示,隆鑫通用動力不僅僅有隆鑫、勁隆和高階摩托品牌無極,而且在摩托車核心的發動機領域也頗有建樹,其研發代號為KE500的並列雙缸發動機是廣泛搭載在國產大排量摩托車中的“明星產品”。

高階品牌無極的產品矩陣更是體現了隆鑫在中大排量上繼續規模化的野心。從250cc的單缸發動機,到公升級發動機,再到四缸發動機,無極品牌均有佈局。2021年上半年,“無極”系列大排量摩托車產品實現銷量2.45萬臺,同比增長118.41%。

延伸閱讀  特斯拉狀告車主:不要當法律貼臉的時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值得一提的是,隆鑫作為一家“出口型”企業,理念與長城的全球化戰略高度契合。據相關資料顯示,隆鑫通用是中國摩托車出口第一的公司,其2020年銷量為107.42萬輛,其中出口比例高達76%。隆鑫在海外市場積累的經驗也是長城看重的因素之一。

這樣一個“優質資產”出售,實屬隆鑫的不得已。由塗建華一手締造的隆鑫系,由於擴張迅速,債務不斷攀升(總負債超330億元、債務逾期超過60億元),近期引爆了財務風險。

9月30日,隆鑫系13家企業向重慶破產法庭提出申請破產重整,涵蓋金融投資、再生資源、礦業、房地產和酒店等產業,但破產名單中並未出現隆鑫通用(塗建華所持股權的質押率達99%,且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

以上,長城汽車才有了成為隆鑫通用“接盤俠”的機會。

(隆鑫KE500發動機)

不過,隆鑫雖然在技術與製造方面有一定的積澱,在國內摩托車行業也逐漸形成口碑,但其產品質量還未達到國際一線品牌水平。比如,隆鑫逆向研發的KE500發動機是本田PC44E發動機的仿製版本。

如何利用自身優勢,發揮隆鑫的潛力,打造一個能與國際品牌抗衡的摩托車產品,需要長城汽車深究。

一位接近蜂巢動力專案的摩托車業內人士向《車市物語》透露,“魏建軍傾向於自研,第一款產品將採用大排量的六缸發動機,以高階化形象進入市場。”摩托車的戰略打法,與魏建軍強調的“高階化才是中國自主車企突圍的路徑之一”不謀而合。

但該人士建議,做好一款摩托車應該從選好一個車架開始。一輛摩托車的優秀與否絕對不僅僅體現於發動機動力表現,更多體現在車的車架設計與零部件整合能力。

他認為,以700cc或者800cc的四缸發動機為開端研發更為靠譜,先做一個基礎精品。“沒有基盤面,直接做塔尖的事情,長期來看並不穩定。”

叄 打造商業帝國夢

切入摩托車市場,可看出長城汽車正不斷地進行產業鏈擴張和升級。

實際上,如果從長城的乘用車產品矩陣看,不難發現長城汽車早已不是那個曾經聚焦SUV和皮卡車型的企業。如今,長城汽車已形成了皮卡、哈弗、WEY、尤拉、坦克、沙龍六大品牌矩陣,在乘用車市場多點開花。

就連魏建軍始終強調的“聚焦SUV”,恐怕也要“食言”了。

近日,有媒體報道長城汽車尤拉品牌營銷總經理餘飛發生崗位變動,將調往長城旗下WEY品牌擔任轎車品牌總經理。《車市物語》也從相關渠道獲悉,長城汽車將重啟轎車業務,成立獨立的WEY轎車品牌,而該品牌將與WEY品牌平級。

除了整車品牌,長城旗下各子公司也在橫向擴張,不斷在供應鏈延伸。比如擁有無鈷疊片電池、L型長電芯,LCTP無模組技術的蜂巢能源,已掌握了燃料電池發動機、電堆、膜電極、儲氫系統等全套的氫能關鍵技術的未勢能源,以及精工底盤、諾博汽車、曼德電子電氣零部件子公司等。

就連整車廠很少關注的上游鏈,長城也有積極佈局。比如,整車廠一般對動力電池的佈局多集中於電池PACK、BMS等方面,而長城卻於2017年釋出公告將以約1.46億元收購澳洲鋰礦股權。

此外,海外佈局也是長城汽車的長期戰略。魏建軍從不掩飾全球化的野心,曾放出過“死也要死在國外”的豪言壯語。

目前,長城汽車正在瘋狂地擴張海外版圖,其不僅在海外建立了首個獨立獨資工廠,同時也在印度、東南亞等地通過收購佈局獨資工廠。日前有長城汽車內部人士表示,“長城目前位於俄羅斯、泰國的工廠已投產並實現盈利,巴西和印度工廠處於收購過程中,不排除在西歐收購相應工廠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新能源車主國慶出行尷尬了!充電1小時排隊4小時,躲過堵車續航卻不給力

一系列的佈局不禁讓人想起吉利汽車。同為民營企業,早年前的吉利一路“買買買”,擁有沃爾沃、領克、倫敦計程車、飛行汽車、寶騰、路特斯等多個乘用車品牌,走上了瘋狂擴張之路。而當年的長城汽車戰略打法和吉利汽車截然不同,只是將目光聚焦於SUV,選擇性地在細分市場耕耘。

如今,長城汽車的戰略模式也在發生改變,開始不斷地擴大自己的商業版圖。SUV+皮卡+轎車+商用車+摩托車+供應鏈+拓寬海外市場……一系列“排兵佈陣”撲面而來。

(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魏建軍)

隨著各品牌的打通,供應鏈的延伸,長城汽車在多個領域的優勢逐漸建立起來,正朝向一個多元化綜合公司發展。

表面看,一直保持“居安思危”調性的魏建軍,希望能緊跟行業,不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但一系列擴張也遮掩不住長城汽車的商業帝國夢。

或許,造摩托車只是魏建軍的個人情懷,而打造一個商業帝國卻是整個長城汽車的夢想。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