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死亡是什麼感覺,死亡真有那麼可怕嗎?


瀕臨死亡是什麼感覺,死亡真有那麼可怕嗎?的頭圖

瀕臨死亡是什麼感覺,死亡真有那麼可怕嗎?

我沒有經歷過瀕臨死亡的階段,但卻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人重病而無能為力過。現在醫學技術的確比幾十年前先進得多,沒有那麼多的不明原因死亡,雖然癌症在死亡中的佔比看似不大,但身邊離開的人卻很多都是因為身患重疾,也就是醫生們說的惡性腫瘤。

我和很多四川農村的孩子一樣,小時候也同樣是留守兒童中的一員,不過有奶奶的陪伴,我不覺自己缺了什麼。

奶奶身體向來康健,小感冒都很少見那種,但最後卻在剛過了79歲生日的時候就永遠離開我了,然後偶爾會來到我的夢裡。結腸癌,一種曾經我並沒有聽過的絕症,在查出來的時候就已經中晚期,期間的不到四年時間裡接連做了2次手術。

奶奶的求生意識很強,即便手術很遭罪,但她還是想多在這個世界上停留一些時間,直到後來連續地做了幾次化療,在身體和精神都被徹底擊垮的時候,無奈在放棄救治的單子上按下手印。回到家後不到3個月時間,也就是79歲生日後的第五天,奶奶說自己不行了,讓所有孩子都回來看看她,那晚,能趕到的所有人都在床前守了一夜,原本我覺得天亮了這一切都是我們多慮了,然後中午十一點過一刻,奶奶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關於死亡的科普文章,我也寫過不少,也看過不少與死亡相關的研究資料,比如,人死亡時,心臟並沒有和大腦同時停止工作,死者很可能有這個瞬間的時間差能聽到自己被宣布死亡,甚至是感知到了周圍環境中的一些情況。但直到現在,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奶奶似乎知道自己就要離開了,所以才要所有人見最後一面。

死亡可怕不可怕,只有經歷過生死劫的人才知道,但對動物來說,求生一定是絕大多數的個體本能。這個時候就不要用抑鬱症患者來反駁,因​​為抑鬱是一種病,同樣需要藥物進行救治,甚至比一些其他的病藏匿得更好,以至於被很多人忽視,抑鬱決不是矯情。

我的奶奶也想活下去,即便是當她放棄治療說不如直接死了算了,這不是真的不想活著,而是生命最後的這段路太難走,吃不下一口飯,連喝水都要吐,這樣的痛苦又有幾人能承受?

古代有不少帝王四處求藥謀取長生不老,如今又有不少人加入到遺體冷凍等待復活的隊伍中,其中除了有展文蓮這樣的普通人以外,還有不少科研人員,比如,全世界第一個冷凍人就是美國的一位物理科學家,雖然他並不是所謂的美國首富。

在諸多新興科學領域中,人體冷凍可以說具有不小的關注度,主要就是研究壽命和溫度之間的關係,有科學家表示,如果一個人的提問能夠降低到2度,那麼其壽命很可能比現在長120到150年,以此類推,人類的壽命最高可以達到七八百歲。但是,這一切都不過是推測,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征服死亡,包括那個已經冷凍夠50年的美國科學家,並沒有如其預想的那樣在4年前的50年後死而復生。

有過瀕死體驗,但卻活下來的人,應該是幸運的,這相當於是某種意義上上的重生,所有不少人在這樣的經歷之後似乎都一下頓悟了,可能讓周圍的人感覺變成了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有瀕死體驗的人,大多是因為各種原因遭受重創,但卻意外活下來的人。

昨天,正是汶川地震發生後的第13年,地理位置的特殊,讓當時的救援行動變得異常艱難,而在廢墟里等待救援的人們,內心除了有求生的信念之外,一定還有其他錯綜複雜的情感。

當面臨有生命威脅的時候,遇險的人們經歷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瀕死體驗,可能對於旁觀者來說是多少個小時、多少天,但對他們來說卻是煎熬的分分秒秒。

生命的珍貴和美好,可能就在於它的稍縱即逝,人生有太多種意外可能發生,真的是應了那句話,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誰先到來。至少到目前為止,所有人都是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然後什麼也不帶走地離開自己所愛的人們,與人類一樣,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事物也都有既定的生命週期,包括我們生活的地球、地球所在的太陽系、乃至宇宙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