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英特爾對抗多年 AMD打贏芯片大戰了嗎?


訪問購買頁面:

AMD旗艦店

當 AMD 首席執行官蘇姿豐(Lisa Su)博士在舊金山發布第二代 Epyc 處理器(代號 Rome)後,人們明顯感覺到芯片行業實力天平的轉變。蘇博士說:“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說,第二代Epyc 是世界上性能最強的x86 處理器。它有著難以置信的性能,在接下來的90 分鐘裡,我們將向您展示一個又一個新的性能基準,新的工作負載。今天我們將向你們展示80 項世界紀錄,它們是我們創造這個處理器的同時被創造的。”

這不是 AMD 的自誇。業內專家一致認為,Epyc 處理器在性能和安全性方面非常突出,戴爾 EMC、HPE、聯想和英國 Scan Computers 都爭相向 AMD 拋出橄欖枝。實際上,Scan Computers 的技術專家 James Gorbold 將第一代和第二代 Epyc 之間的性能提升描述為“史無前例”的 HPC 飛躍。

“憑藉第二代 Epyc,AMD 遠遠領先了英特爾的 Xeon。 ”他說,在過去的兩周里,Epyc 已經接受了測試。他指出,AMD 的產品“具有一些其他關鍵優勢,例如 I / O 和安全性,這對許多客戶具有吸引力。 ”

那麼 AMD 贏得芯片大戰了嗎?事實其實是微妙的。沒錯,英特爾在試圖從14nm 製程過渡到10nm 製程的過程中犯了一些表面上的錯誤,但它仍是芯片領域的龍頭企業:無論是利潤,CPU 銷售額還是股票價值,它都繼續統領全局。

要了解上述事實的背景,我們的將時間回溯到 20 年前,當時亞馬遜和谷歌還不值一提,Facebook 甚至不存在。

錯誤和泡沫

雖然這是陳年往事,但從技術上講,英特爾和 AMD 曾經在 x86 處理器市場上有真正的競爭。

當時還有 Cyrix(賽瑞克斯)這個廉價品牌,儘管從未接近英特爾的市場份額,但一些行業觀察人士認為,在上世紀 90 年代中期,該公司的芯片是更好的選擇。

這種說法可能會讓 AMD 感到一絲不安——今天人們對它的 CPU 做著同樣的評價,然而到了世紀之交,Cyrix 已經從 CPU 戰場上逐漸消失,徒留英特爾與 AMD 互撕。

在接下來的十年裡,一場激烈的比賽展開了。 AMD 發布了 Athlon 的更新,其速度超過了奔騰,但英特爾用巧妙的閃電戰營銷,在沒有最好的處理器的情況依舊贏得了潛在買家的青睞。

在這段時間裡,AMD 有很多值得驕傲的地方。在英特爾之前,AMD 就將 64 位處理器引入了主流市場,並銷售了第一個 1GHz 處理器,甚至還抽出時間投資 ATI,以增強其遊戲實力,難怪 AMD 經常是精明的愛好者的選擇。

然後英特爾改變了策略。在本世紀頭10 年即將結束之際,這家巨頭開創了Tick-Tock 戰略模式,並在接下來的10 年裡一直堅持這種模式:Tick-Tock 也被稱為嘀嗒模式或者鐘擺模式,每個Tick-Tock 中的Tick 代表著工藝的提升、晶體管變小,並在此基礎上增強原有的微架構,而Tick-Tock 中的Tock,則在維持相同工藝的前提下,進行微架構的革新,每一個Tick-Tock 代表著2 年一次的工藝製程進步。這樣在製程工藝和核心架構的兩條提昇道路上,總是交替進行,一方面避免了同時革新可能帶來的失敗風險,同時持續的發展也可以降低研發的周期,並可以對市場造成持續的刺激,並最終提升產品的競爭力。

Tick-Tock 戰略確立了 AMD 難以匹敵的處理器開發步伐,而英特爾也在其核心品牌 Core 和 Xeon 上進行了投資,令競爭對手處境艱難。於是在此後的處理器芯片版圖裡,AMD 當了 10 年老二。

五年計劃

2014 年,AMD 首席執行官 Rory Read 辭職,將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前景更加迷茫。是時候讓工程師擁有話語權了,而此時沒有比蘇姿豐博士更有資格的候選人。

無論以何種標準來衡量,自從蘇博士接任 CEO 以來,AMD 已經走過了非凡的五年。這一事實在股市圖表中得到了反映,2014 年 10 月,當她上任時,該公司的股價徘徊在每股 3 美元左右。如今,它的價格是 34 美元,而且還在不斷攀升。

雖然蘇博士值得為這一崛起贏得讚譽,但 AMD 也得益於一些巨大的工程進步。

首先它推出了激進的 Zen 微體系結構,扭轉了 AMD Bulldozer(推土機)構架在競爭對手面前的頹勢。 Zen 是在 2017 年 2 月引入的,它助力 AMD 成為英特爾在台式機和服務器市場上的強力競爭對手,可惜由於缺乏真正能與 Xeon 較量的競品,AMD 被迫放棄了這個市場。在這一點上,你可能認為行業分析師和投資者一樣悲觀,但 IDC 負責半導體研究的副總裁謝恩·勞(Shane Rau)從未認同這一觀點。

“我的市場理論是,只要沒有人壟斷,這市場上就總有一股力量會保留第二個 PC 處理器來源,而 AMD 一直擁有對 x86 兼容性的優勢。”

但他同意AMD 仍然面臨生存威脅,他說:“這反映在其股價上,而且在一段時間內,它看起來像是以ARM 為競爭對手才創造了悄悄進入的機會。然而,來自ARM 生態系統的那種競爭從未真正出現過,所以市場在某種程度上等待AMD 帶著有競爭力的產品回歸。”

三年前,AMD 在 7nm 芯片上下了一個大賭注,勇敢地告訴全世界它將在什麼時候做什麼。

籌碼在哪裡

時間快進到 2019 年 8 月,AMD 的所有賭注似乎都得到了回報。

大家都能看到它正在努力。雖然英特爾的核心處理器在單核性能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 AMD 咄咄逼人的定價和對多線程能力的重視,意味著它對於發燒友來說是一個引人注目的選擇。它在遊戲速度方面略有落後,但差距小到幾乎無關緊要。

IDC 目前將 AMD 的服務器市場份額列在 5% 以下,但戴爾,惠普和聯想都宣布擴大基於 Epyc 的產品線,並且對其性能表現贊不絕口。

它可以幫助AMD 實現三重利益:在類似的基礎上,Epyc 7002 系列不僅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超過Xeon(基於真實測試,而不僅僅是AMD 的說法),同時功耗更低;實現了更低的CPU 價格;你還可以從雙插槽系統切換到單插槽,從而進一步削減成本。

AMD 的一個持續弱點在於筆記本電腦。英特爾在這方面領先一步,選擇首先在筆記本電腦上實現 10nm 技術。不過,值得注意的是,AMD 在 2018 年從英特爾手中奪走了市場份額(稍後將詳細介紹這一點)。

我們仍在等待為筆記本電腦打造的 Zen 2 處理器,所以還不知道改進後的 7nm 產品將如何發揮(以及 AMD 的工程師為降低功耗而做的幕後工作)。然而,這一切還涉及到品牌信任度,當涉及到更有利可圖的高端筆記本電腦時,AMD 需要進行大量的市場營銷才能說服商業買家和消費者離開英特爾。

前進的動力

Mercury Research 提供了一項數據,它顯示了 AMD 在三個關鍵領域的市場份額。如果你單獨看一下2019 年第一季度的數據,就會發現AMD 的前景並不樂觀,英特爾的銷售額是AMD 的CPU 銷售額的33 倍,是AMD 的台式機芯片銷售額的6 倍,是AMD 的筆記本處理器的近8 倍。

但實際上,這是一個關於動力的故事。 Rau 說:“一旦AMD 開始生產有競爭力的產品,進行好的設計,並準時發布,那麼市場趨勢將轉回到有利於他們的局面。當然,你在新一代產品發佈時,都傾向於獲得收益,即投資回報率。而這就是AMD 正在發生的事情。”

順便說一句,你可能會注意到,與 2018 年最後一個季度相比,AMD 的服務器市場份額在 2019 年第一季度有所萎縮。這幾乎可以肯定有些 IT 買家轉向了 2018 年 11 月宣布的第二代 Epyc 處理器。

撇開這一點不談,AMD 的勢頭顯然是向前的。與此同時,英特爾正在為 14nm 製程部件的供應困戰,原因是其向 10nm 製程轉變的時間拖延了很長時間。英特爾首席執行官鮑勃·斯旺(Bob Swan)在《財富》科技頭腦風暴大會(Fortune's Brainstorm Tech conference)上表示,英特爾犯了一個錯誤,認為自己可以繼續“過去我們能夠做到的事情,這實質上是在無知賭博。在項目變得越來越難的時候,我們設定了一個越來越激進的目標。從那以後,它只花了我們更長的時間。“

雖然英特爾表示產品短缺將在 2019 年第四季度結束,但這讓 AMD 在今年剩餘時間內贏得了空間。

“英特爾顯然仍然是市場份額的領導者,”Scan 的James Gorbold 表示,“但市場變得更有活力。最終贏家是終端客戶,因為競爭加劇會帶來更快的技術創新和製定更具競爭力的價格。”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