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片排到2030年,坐擁200億票房,四年前誰能想到是他!


這個夏天最爆的表情包達人,到底是怎樣一步一步把自己變成了中國硬漢、時代符號。

文 | 咚咚鏘

本文來源於南都娛樂週刊(ID:nanduent)

剛剛過去的電影國慶檔,誰最忙?吳京。他主演的兩部主旋律大片——《長津湖》與《我和我的父輩》同時上映,包攬了票房冠亞軍,與同期其他影片拉開了極大的距離。吳京,再次成為刷屏的人,關於吳京的討論,也再次變得熱乎起來。這個創造了個人票房歷史與國產電影票房歷史的男人,是如何從最初的功夫小子變成今天的“民族英雄”的?坐實國產主旋律大片“一哥”位置的他,靠的是“戰狼式”的拼搏努力,還是踩準了家國情懷爆發的時代風口?帶著這些問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吳京,這個夏天最爆的表情包達人,到底是怎樣一步一步把自己變成了中國硬漢、時代符號。

個人總票房超過200億

剛剛過去的國慶節,大家玩嗨了,不想回去上班;剛剛過去的國慶檔,電影人沸騰了,奔走相告,國產電影市場“回春”了——43.85億元的國慶檔全國票房,成為中國影史同期第二,僅次於2019年國慶檔的44.66億元!其中,《長津湖》與《我和我的父輩》這兩部影片分別以34.09億元、10.56億元的票房成績,斷層包攬檔期的冠亞軍,創造了每日全國票房均超過5億元的驚人記錄。2021年國慶檔,中國電影市場沸騰了,而與這個沸騰的假期最息息相關的那個人,就是吳京。

早在假期之前就有網友調侃,這個國慶檔就是吳京打吳京,事實證明,的確如此。《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這兩部電影吳京都有深度參與,其中《長津湖》由吳京挑大樑領銜主演,《我和我的父輩》吳京一人身兼多職,擔任其中《乘風》單元故事的導演、主演。但“兩京對打”,並未兩敗俱傷,反而皆大歡喜,兩部影片都賺得盆滿缽滿,而吳京也成了最大贏家——截至發稿前,吳京的個人累計票房已超226億元,坐上了國內演員主演作品票房排行榜的頭把交椅。

據貓眼專業版資料見證,10月16日16時14分,《長津湖》累計票房超46.86億,正式超過《流浪地球》,暫列中國影史票房榜第四名、全球年度票房榜第二名。(全球年度票房冠軍為《你好,李煥英》54.13億)。


網友都說前五中有三部是吳京的,自己打敗自己。

《長津湖》的票房記錄還在重新整理,眾人屏息注視它能否創造神話,躋身國產電影50億票房陣營,甚至奪下《戰狼2》票房冠軍的旗幟。一切還未結束,一切尚有可能。在最終定論到來之前,讓我們把目光暫時先移到成就這個神話的男人身上。吳京,這個靠著《戰狼》系列、《我和我的XX》系列、《流浪地球》《金剛川》《長津湖》等主旋律商業片創造了個人票房歷史與國產電影票房歷史的男人,到底做了什麼,成為了今天國產主旋律大片的“一哥”?在成為“200億票房先生”之前,吳京經歷過什麼?

從功夫小子到中國硬漢

吳京在演藝事業上的“戰狼”之路

從《戰狼2》到《流浪地球》到《長津湖》,這幾年重要的國產主旋律商業大片都有吳京的身影,因此在有些人看來,吳京得上天眷顧,在演藝事業上順風順水,令人羨慕。但回首吳京從出道到現在的演藝生涯,在成為“主旋律一哥”和“200億票房先生”之前,吳京也曾歷經磨鍊。

在“吳京”這個名字被大家記住之前,吳京是以“李連杰師弟”的身份開始闖蕩影視圈的。1995年,拍出經典電影《少林寺》的導演張鑫炎和武術指導袁和平,計劃再拍一部功夫片。於是,他們來到北京找到了《少林寺》主演李連杰的恩師吳彬,讓他再介紹一個像李連杰那樣的小孩。吳彬二話不說就把吳京找了過來。在什剎海武校旁的小飯館裡,張鑫炎和袁和平在看完吳京打的一趟拳之後,選定了他作為下一步電影的男主角。

在第一部電影《功夫小子闖情關》開拍之時,吳京一開始面對攝像機時不知所措,更不用提要對當時剛剛演完《人魚傳說》的女神鍾麗緹,說出那句著名的臺詞——“愛老虎油”。儘管這部電影因為種種原因,反響遠遠不如《少林寺》,但武術冠軍吳京成功轉身為演員吳京。此後,吳京帶著他的娃娃臉陸續以男主角的身份,主演了《小李飛刀》《策馬嘯西風》《太極宗師》等古裝武俠劇。但世紀交接時期的電視劇市場上,香港武俠劇的巔峰已過,臺灣偶像劇走入黃金時代,都市、校園成了新的故事背景板,女孩們憧憬的物件不再是大俠、師兄,而是總裁、學長。雖然那時的吳京長相也“又奶又嫩”,但在武俠功夫的世界之外,吳京一身功夫無法施展。職業生涯的第一次打擊,就這樣提前到來了。

2003年前後,香港電影開始出現衰退的跡象,很多知名導演和演員開始“孔雀往北飛”,來到內地拍戲。而吳京卻反其道而行之,沿襲同樣出身於什剎海武校的李連杰和甄子丹等人的道路,毅然放棄了繼續在內地拍電視劇的機會,轉而來到香港發展。成為“港漂”的吳京,與許多三四線男演員一樣,混跡在各大片場,演一些不輕不重的角色。直到一年後,他才等到了《殺破狼》。在此之前,他演的都是一代宗師、大俠氣度。而這次,他演的卻是一個反面殺手。

延伸閱讀  終於盼來年度科幻鉅製,兩天票房1億,但輸給了《長津湖》

2005年,吳京在《殺破狼》中與甄子丹有一場漂亮的對手戲。拍攝這場戲時,導演說“子丹練了30年,吳京練了20年,這一段,真打。”於是,那場小巷中45秒精彩的打戲,兩人真刀真槍地“打了一架”。儘管只有一句臺詞,但大家還是意識到了吳京“真的能打”。之後,吳京陸續出演了《殺破狼2》《男兒本色》《開心魔法》《雙子神偷》《全城戒備》《新少林寺》等影片,雖然有了更多接戲上的主動權,但吳京依然不是那個受人敬仰的英雄,基本上還是小角色或反派人物。吳京成了令大家眼前一亮的“打星”,但在演藝事業上,吳京的狀態始終不溫不火。

2008年成為一個巨大的轉折點。那年,不甘心一直當配角、想要嘗試新角色的吳京,終於下定決心拿出積蓄,轉型做導演。吳京選擇了曾經在成龍的《尖峰時刻》《新警察故事》擔任武術指導、也是相識多年的李志忠,聯合執導了電影《狼牙》。但這次勇敢的嘗試,並沒有給吳京的事業帶來多好的結果。沿用了香港電影工業拍攝方法的《狼牙》公映後,票房慘淡,在內地僅拿下430萬票房,在香港也只有230萬票房。相對於400多萬的投資來說,這無疑是巨大的失敗。

正當吳京輾轉於如何改進個人演藝事業的時候,汶川大地震悄然而來,讓無數人陷入恐慌之中。彼時的吳京悄悄報了汶川救援隊,當起了志願者。在抗震救災之中,吳京萌生了用一系列電影來表現中國軍人的想法。他找來導演溝通,但絕大部分人都覺得這是個不討好的故事——不討好觀眾、不討好市場、不討好審查,比其他商業影片面對更多的限制。但吳京還是下決心挑戰一次別人沒做的事。為此,吳京特意在特種部隊體驗生活長達18個月,在離開的時候,吳京收穫了部隊掛出的橫幅——向吳京同志學習致敬。這一年是2012年,年近四十的吳京拍攝了由軍旅小說《狼牙》改編而來的電視劇《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正式覺醒了他那顆軍魂。在這次“熱身”之後,吳京開始籌備從2008年起就在心裡萌芽的“戰狼”系列。一如既往地,外界普遍地不看好這部影片,因為當時軍事動作題材的影片是絕對的冷門。就連吳京自己,也在結婚前和妻子謝楠提前打好預防針:“我這個片子會賠”。但在妻子的支援下,吳京沒有動搖,在沒找到幾個投資方的情況下,他將房子抵押出去繼續拍。這部在2015年上映的《戰狼》,最終以5.25億元的票房,成為了年度黑馬。

《戰狼》的成功,並未給《戰狼2》的前景帶來特別大的改觀。為了覆蓋最終4億左右的成本,吳京不僅四處去拉投資,更是又啟動了常規操作——賣了自己所有的車,只留下一輛jeep作為代步工具,名下所有的房產都抵押給銀行。最終,在劇情和動作場面上都進行了大幅度升級的《戰狼2》,收穫了56.94億元的票房,成功重新整理了華語電影的票房紀錄。而吳京也通過兩部《戰狼》電影的加持,開始成為國產主旋律大片中獨一無二的“民族英雄”。

《戰狼2》之後的故事,我們都很熟悉了。頂著“國產電影票房冠軍”主演兼導演的稱號,吳京迎來空前的人氣和讚譽。找他拍戲的、找他投資的,絡繹不絕,踏平門檻。其中,最具傳奇色彩的當屬開啟了國產科幻商業電影新型別的《流浪地球》。《流浪地球》剛開始時,導演郭帆雄心壯志,但資金不足,後來,郭帆找上了吳京。有心扶持新導演的吳京,不僅零片酬出演《流浪地球》,更是在劇組資金快要斷裂的時候,拿出了6000萬元的投資,幫助電影順利拍攝完成。最終,《流浪地球》票房口碑雙收,收穫46.86億元的票房成績,位列國產電影票房總榜第四。可以說,沒有吳京,就沒有《流浪地球》。而吳京,也藉由《流浪地球》的華麗逆襲再一次鞏固了他慧眼識人、義薄雲天,為國產電影事業鼎力相助的“戰狼”形象。

《流浪地球》之後,吳京一口氣出演、投拍了多部主旋律大片,如《我和我的祖國》《攀登者》《我和我的家鄉》《金剛川》《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等等。這些人氣口碑雙高的主旋律電影將吳京送上了“主旋律一哥”的位置,聯手創造國慶檔票房歷史的《長津湖》與《我和我的父輩》更是讓吳京成為“200億票房先生”,登頂國內演員主演作品個人總票房第一名。

回顧吳京這麼多年的從影之路,雖說不上有多跌宕起伏,但並非一馬平川。他的功夫實力、拼搏精神、投資眼光,在他“戰狼”的路上,缺一不可。吳京成功了,他成為了 “中國硬漢”,成為了時代符號。他的成功,是一場由個人努力和時代風向組成的雙贏博弈。每個有野心的電影人都曾經或正在經歷這種博弈,只是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失敗了。而吳京,為什麼成功了?

時勢&英雄

硬漢吳京,終成“一哥”

今年夏天,東京奧運會終於開幕。中國的體育健兒們,在東京的賽場上揮灑汗水,奪下一塊又一塊的金牌。無法遠赴日本為運動員現場加油的國內觀眾,準時守候在電視機、手機螢幕前,為運動員們吶喊加油,同時,在奧運場外,在社交平臺上,人氣爆紅的除了各位奧運健兒,還有被P成各種表情包的吳京——身穿綠色運動服、衣服上印著“中國”兩個字的吳京,成了今夏最忙的奧運場外人!

當中國選手包攬金牌時,網友油然而生一股民族自豪感,他們放出了吳京的表情包;當中國選手沒拿到好名次時,網友又輸出吳京的表情包積極鼓勵;質疑裁判判決不公時,才華橫溢的網友又製作了吳京別樣的表情包……大家爆笑感嘆:吳京這張表情包也太好用了!而吳京表情包爆紅網路的背後是:在國人心中,吳京已經成了中華民族鐵骨硬漢的代名詞。

這個共識是什麼時候起開始的?

時間的指標撥回到2017年,那時吳京還在為《戰狼2》做宣傳。在《戰狼2》爆火成為中國電影票房冠軍之前,網路上有一種批評吳京的聲音,說他“炒作愛國人設”,一時之間,“含京量”、“戰狼PTSD”等新詞問世,既往採訪中他不識某些流量藝人的言論也被扒了出來,吳京被扣上鄙視偶像、傲慢油膩的帽子。那時,沒有人會想到,4年後全中國最好用的表情包會是“吳京”。並且,如今幾乎所有的流量藝人都想和吳京合作,因為能和“主旋律一哥”合作,這本身已是一種肯定,更別論如果演好了,得到“一哥”的肯定,那將是更大的榮譽和滾滾而來的資源。

4年時間,發生了什麼?或者說,在這4年前後,吳京做了什麼?

觀眾“小馬哥”給出了一種回答:“吳京作為演員,我並沒覺得他有什麼不稱職的地方,他所塑造的角色都是成功的,《長津湖》伍千里這個角色甚至還能看出他演文戲也有一定的水平,然而他的角色,都比較粗線條以及簡單化。作為演員,他能到現在的地位,更多還是時勢造英雄。原因我只能說個人感受了。”

翻開歷史,在《戰狼》出現以前,國產主旋律電影一直是個很不受人待見的電影型別,對於投資方和影迷來說都是如此。偶有賣座的主旋律電影,也是明星大拼盤的大歷史觀獻禮片,在人們的印象當中,主旋律電影依舊陳舊老套、枯燥乏味。

延伸閱讀  《披荊斬棘》陳小春化身值日生,普通話遭眾人群嘲,爆笑十足!

縱觀好萊塢大片,到處展現自由民主國家意志的美國的主旋律電影滿天飛,廣受歡迎,怎麼中國的主旋律電影就被觀眾抗拒呢?擁有樸素愛國主義精神的吳京是個不信邪的人,他不僅探索出了適合自己的英雄主義軍事類硬漢動作片,更為中國的主旋律電影開啟了一條通路。經過《戰狼》系列的票房逆襲,投資方發現只要把電影的故事講好,把人物塑造得生動,把錢花在製作上,“家國情懷”對觀眾無差別的吸引力異常驚人。

於是主旋律電影開始成為中國影壇的一種趨勢,2016年至2018年國慶檔,主旋律電影只有一部《湄公河行動》。而自2019年開始,每年的國慶檔都會出現兩三部主旋律電影。近幾年《紅海行動》《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八佰》《金剛川》《中國機長》等電影接二連三地上映,都登上了中國影史票房榜,就說明了一切。

再加上2019年、2020年、2021年這三年,分別對應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抗美援朝七十週年和建黨百年這三個重要的年份,主旋律電影受重視程度遠超以前,吳京在大銀幕上刷臉的機會也就更多了,他的人氣和口碑也就得到了更大程度的加持。

自《戰狼2》之後,軍旅題材、戰爭題材變身主旋律電影的風口已經起來了,但電影圈那麼多人去追,為何4年後,代表“中國硬漢”形象的還是吳京?

喜歡看電影的網友“泰山老妖”給出另了一種回答。“作為觀眾,我覺得吳京這幾年的作品都還不錯。主要是如今內地像他這一類的演員太少了:陽剛氣、會打,而且他本身能駕馭的型別比較多。例如他除了戰爭動作題材作品外,也主演了《流浪地球2》《攀登者》等作品。他形成了自己的風格,而且還會導演,觀眾緣也挺好的。”

的確,在人人都看到了主旋律電影的風口之後,還能繼續拔得頭籌的吳京,在專業、作品和性格上,都做到了高度統一,且令人欣賞、欽佩。首先,作為演員,吳京專業過硬。出身於武術世家,拿過武術冠軍,和著名武打明星甄子丹在《殺破狼》裡強強對碰,吳京作為動作演員,其專業能力觀眾是有目共睹的。其次,作為導演,吳京作品過硬。經歷了從武打小生再到武打硬漢的一路轉型,吳京最能讓人心服口服的還是他的作品。從最初的《狼牙》《戰狼》,到後來的《戰狼2》《金剛川》《長津湖》等等,吳京的硬漢作品,一直沒有中斷,人氣和口碑也頗高。現在大家只要提到民族、血性、硬漢等題材的電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吳京,這些標籤已經牢牢貼在他的身上,吳京儼然成了硬漢電影的標誌性元素。再者,作為公眾人物,吳京脾氣硬、態度硬。和娛樂圈那些說話滴水不漏的人相比,同為公眾人物的吳京在許多問題上的真誠表露和直言直語顯得更為可貴。

吳京身上既有作為武打演員的過硬素質和國民度,又有作為導演統領全域性的領導能力,再加上有血有肉敢於硬剛的態度,這樣的他和國民心中的“硬漢”形象無比貼合,“中國硬漢”不是他,還能是誰?廣州金逸珠江電影院線總經理助理謝世明表示,實力與運氣兼具的吳京已經成了國產電影中頂尖的金字招牌,只要有他出演,影片的票房基本上已經得到了保證。“戰狼”吳京,終成“一哥”。

排片排到2030年

吳京之路,能否複製?

今年國慶檔《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兩部影片的票房大賣,再一次夯實了吳京作為國產主旋律大片的“一哥”地位,也再一次帶出了關於吳京現象的大討論。如同4年前《戰狼2》的爆紅一樣,這一次人們再一次想知道:吳京的成功,能否複製?

著名影評人“褻瀆電影”給出了一種視角:“不是說吳京就是中國的約翰·韋恩嗎?吳京和“戰狼精神”就是主流媒體想要塑造的中國形象,只要“戰狼精神”和愛國情緒到位了,換到《紅海行動》和其他人身上,這票房和熱度也會一樣炸裂。”影評人“法蘭西膠片”則認為吳京從《戰狼1》開始就已經是一種文化符號了,“他是可以複製的,因為國人從根性上講就好這口,但需要動作型別片真正回到主流。”

但也有資深影迷對這個問題抱有不同看法。影迷“韓小刀”表示“吳京的成功,不容易複製。”“因為他對電影的熱愛,以及在創作時所投入的精力,是其他很多導演做不到的。在整個影視領域熱衷於抓IP、縮短製作工期、掙快錢的時候,吳京是在拼盡全力地做原創,身體力行地把他對電影所有的熱情,灌注到每一個鏡頭裡。那些自認為作品拍得好、市場反饋卻不佳的導演,應該對比吳京捫心自問,有沒有隻把電影當成賺錢的工具,而不是當成理想、當成事業來看待。”

的確,無論作為演員還是作為導演,吳京對電影事業的努力和拼命是全國人民都看在眼裡的。拍攝《戰狼2》時,吳京特地到特種部隊訓練了18個月,在拍攝潛入大海的鏡頭時,短短十幾分鐘的鏡頭,吳京在海水中直接泡了13個小時,跳水跳了十幾次,餓了就直接啃饅頭。《我和我的父輩》中,因為是雨天拍攝,馬腳底打滑摔倒,吳京頭朝地從馬背上摔下,隨後被道具卡到無法翻身,但他起身後第一時間關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趕快確認馬有事沒有,隨後還開玩笑說剛才的事可千萬不能告訴他老婆。去年,吳京接到《長津湖》的邀請時,正在醫院打麻藥,準備做腿部手術,但看完劇本後,故事讓他哭了好幾次,最後,他拄著拐進了劇組。即使這樣,他還教育外國演員說,拍打戲的時候要竭盡全力,不要有顧慮。反觀如今的影視圈,流量藝人拍戲有各種替身,文戲有替身,武戲有替身,甚至直接PS演員的臉上去……沒演技、有流量,資本方追捧,上千萬上億的人民幣砸進去,卻換來一陣尬演。因此,即使吳京的成功之路,資本方早已摸清,但像吳京對電影這麼有熱情,把電影當理想當事業來看待的人,很難找出第二個,想複製吳京的成功之路,沒那麼容易。

再者,吳京除了在電影圈內的成功,他還早已昇華成整個社會中隨處可見的代表“拯救者”的形象符號。這種“拯救者”的形象已經頻頻出現在觀眾的日常生活中。在街頭,人們隨處可見吳京形象的公益廣告,他是反恐大使、是消費安全公益使者,還拍攝了禁毒宣傳海報。而在戲外,吳京也經常直接、強烈地表達他的愛國情懷,比如“我愛國無罪”“I am Chinese”等。這種日常和他的銀幕形象相互之間潛移默化、互相塑造,讓他成為了扮演這樣一個代表官方的“拯救者”的最佳人選。有熱心網友整理出一份吳京的排片清單,他的戲已經排到了2030年,其中有超過23部電影等待上映,而軍事題材、救援題材的依舊佔據了很高的比例,比如根據“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改編的電影,《松毛嶺保衛戰》《決戰上甘嶺》《索馬利亞行動》等,合作的導演有陳凱歌、黃建新等國內大導和好萊塢動作片導演雷尼·哈林,雖然這些能不能最終確定有待考察,但吳京顯然成了這類題材的金字招牌。

可以預見,接下來的幾年,中國觀眾還會在大銀幕上看到“硬漢”吳京繼續在各個時空中扮演拯救者。這一切似乎都在說明,至少目前在導演和投資方心中,你永遠可以相信吳京。但見慣了這些年娛樂圈起起落落的人會知道,娛樂圈喜歡“造神”也喜歡“毀神”,被民意票選出來的吳京如今風頭無兩,聚集萬千光芒。但時代風向說變就變,吳京哪天說不定就面臨從高處墜落的風險。

延伸閱讀  深度揭祕:直播間的名酒為什麼這麼便宜?

吳京曾說,“你知道咱們有時候影視圈做事就是,喜歡吃一個菜非得吃吐了才行。” 而這,可能也是他目前最大的特色和困境。同質化的角色和密集上線的電影,對吳京的形象和口碑都是一種消耗,這種重複不可持續過久。

但他也說過,“到今天我覺得唯一能夠讓我拿出來炫耀的,可能就是我不害怕從頭開始。” 有此無畏,大約會支撐吳京一直走下去。“中國硬漢”吳京的故事將如何續寫下去,就讓時間來給出答案吧。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