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為何如此重視畫眉?萬千風情,盡在眉間


古代女子為何如此重視畫眉?萬千風情,盡在眉間的頭圖

古代女子為何如此重視畫眉?萬千風情,盡在眉間

物道君語:

眉,似一幅畫,畫盡女子這一生的愛恨喜愁,畫盡女子這一生的各種心境。


在古人看來,顏值的第一標準是眉毛。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雙眉似蒼翠小山,波如水,山水相宜,方是美人。

詩人木心說:“眉是定型而靜態的,眉一旦動起來比眼還迷人。”眼為臣,而眉則為君。正所謂,眉目傳情。

因此,對女子來說,畫眉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深、淺、長、短,眉形幾何,何人相畫,各有講究。

一顰一笑,一描一畫,皆是付諸情意。

古人將眉稱為“七情之虹”。萬千風情,盡在眉間。

漢朝時流行“遠山眉”。 《西京雜記》曾記載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說的便是才女卓文君。她的眉細長,顏色略淡,舒揚而明朗。相愛時便私奔,得知對方要變心時,自己先寫好一封《訣別書》。有些女子便是如此,光風霽月,如這遠山朗朗。

到了唐代,眉妝樣式便極為繁盛,唐玄宗曾令畫工作《十眉圖》,鴛鴦眉、小山眉、涵煙眉、倒暈眉……遠不止這些,唐代女子畫眉,可三百六十五天不帶重樣。

而長安城內的女子們,最喜畫的是蛾眉。

楊貴妃的三姐虢國夫人,素日里喜歡素面朝天,常嫌“脂粉污顏色”,唯有面聖時描繪一雙蛾眉,便騎馬入宮門。蛾眉眉型短闊,末端上揚,是於眉頭畫下濃烈的一筆。虢國夫人單靠一雙蛾眉,盡顯天生麗質,自信灑脫的唐女子風采。

知眉識人,初識一人,看雙眉便可知一二。

就像林黛玉,寶玉初見她時”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走近細細打量一番,見她眉尖若蹙,若有若無地輕皺眉頭,孱孱弱弱如西子勝三分,便想為黛玉取字。又因“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畫眉之墨”,後為其取“顰顰”二字,可謂妙極。

美人的眉型千態百態,卻有一番百媚橫生,萬千風情。

望眉,是風情萬種。而畫眉,卻有綿綿情意。

西漢京兆尹張敞,憐惜妻子眉頭有疤,日日早起為她畫眉。

天色剛清明,床畔的錦簾仍半垂半卷,張敞便與愛人對鏡嗔共照。此刻男兒本色盡化為繞指柔,一手輕託對方下巴,一手取筆蘸飽眉墨,勾勒出眉型,再輕輕描繪,手勢極為熟練。偶時低頭笑問,所畫如何。直到眼前此人,流波盼顧間嫣然一笑,方才放心擱下眉筆。

這樣一個靜好的早晨,鏡中兩人含情相對,溫柔繾綣,相看無厭。在這一描一畫間,盡顯夫妻情深。

而對朝中大臣的議論紛紛,張敞也滿不在意,說道,“臣聞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過於畫眉者。”畫眉對於夫妻二人來說,是閨閣之樂,也是夫妻之情,極為重要。

當女子把手中的眉筆交予他人,便是心有所屬,情到濃時。是想要獲得一個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諾言,也想要感受一筆一畫慢慢訴說一朝一夕的情意。

在《倚天屠龍記》的結尾,趙敏要求張無忌從今而後,天天為她畫眉,便是為此。

張無忌笑著應允,說罷便提起筆來。卻在看到窗外的周芷若後,“霎時之間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憂,手一顫,一枝筆掉在桌上”。

趙敏摯愛張無忌,而他卻並非唯趙敏一人不可,若是男子如他這般用情不一,徘徊不定,這份畫眉之情,不要也可罷。

方寸閨閣裡,夫妻二人間,無論是”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還是”抬手為你畫眉擱下最後一筆“,這一個小小的動作,不僅是為了美麗的妝扮,更是多了些二人間的許諾和情深。

讓情意綿綿,化作朝朝為你畫眉。

古人含蓄,情不外露,卻可寄於眉語。

有言道:雙眉如許,能載閒愁。山若欲雨,眉亦應語。少女懷春時“開眉一見君”,心事幾萬重便“閒蹙黛眉慵不語”,通過一雙眉語可道出許多兒女情思。

《甄嬛傳》說盡甄嬛這一生,她愛恨喜愁的各種心境,一一顯露在這雙眉上。

初初入宮時,身著淺綠色裙裝,眉毛彎彎,顏色淡雅,如她進宮第一天佩戴的白芙蓉般,有一股朦朦朧朧的美,透著不諳世事卻俏皮靈動的氣息。

深宮內機關算盡,陷入失寵困境裡的甄嬛,雙眉變得更細更輕,眉梢微微往下走,此時的她受盡委屈,也更加隱忍和低眉順眼。

在甄嬛決心回宮後,眉梢變得上揚,眉尾處更加尖細,帶著恨意和戰鬥力的女子,更具侵略感和犀利。

十幾年的歲月,甄嬛不再是當年初入宮時的荳蔻少女,她歷經各種滄桑,也更為明白人心險惡。

人的一生,不可能永遠保持同一份心境,或喜或悲,或懵懂或成熟,總是在不斷變化,不斷成長。

而這份來自女子心底里的情思變化,便交予眉間來說。

“八歲偷照鏡,長眉已能畫”,女子從很小便開始畫眉,直到白髮蒼蒼。有人說,每個女人的一生都會畫一幅畫,畫的就是自己的眉毛。

千百年來,女子們總是毫不懈怠地裝扮自己,訴說著美的故事,訴說著人生的故事。

眉,似一幅畫,畫盡女子這一生的愛恨喜愁,畫盡女子這一生的各種心境。說到底,女子終究是在描繪著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意。

她們一生畫啊畫啊,用這一雙雙眉毛,訴說一份份的情意,畫出一幅幅喚為”情“的畫。

情歸何處?情為己。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