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去新加坡編程:薪酬好,不加班,房子便宜? !


你的人生計劃中,會考慮在新加坡工作嗎?

薪酬好,不加班,房子便宜。技術移民新加坡,人數“無上限”。

當獵頭髮出如此誘人的召喚時,如何分辨真偽?就算這些都是真的,中國程序員們,你們去嗎?

今天這篇文章,來自InfoQ在新加坡記者的一手調查。對於2020年考慮到新加坡工作的中國程序員來說,希望藉助這篇文章能提供給大家一個參考。

本地人才有限,引進中國程序員順理成章

在過去五年中,新加坡互聯網行業發展突飛猛進,不少企業在面臨人才缺口時,都會“不設上限”引進中國程序員。這場人才“挖角”就這麼不經意地、靜悄悄地開始了。如果你稍微留意下就會發現,你身邊一些技術群裡“大牛”的地點備註,偷偷的就變成了“新加坡”。

前不久有位在北京的程序員朋友向筆者諮詢:“我有三四位同事去了新加坡,說優勢有這麼幾個:一是環境好;二是工作相對輕鬆,加班少,待遇也不錯;三是房子便宜,對子女教育比北京重點學區還好。問我是否考慮。在你看來在新加坡做IT怎麼樣?不是黑工吧?”

筆者的回答是:新加坡工作機會是真的很多,但是跳槽“優勢”是否真有這麼好,見仁見智。而且還有一點程序員們應該考慮:就是新加坡整體IT行業的發展,以及大環境下個人的發展。

新加坡公共服務網站在2019年8月發表了一篇寫給公務員的文章:《如何構建好軟件》。標題不怎麼吸引人,但實際上是一篇很有水平的軟件工程佳作。且金句不斷,如“10X工程師不是因為寫代碼快,而是因為他們做的決策可以節省10倍工作量”…有幾年IT工作經驗的人讀起來會頗有共鳴。

去新加坡編程:薪酬好,不加班,房子便宜? ! 1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MIT計算機系畢業,以前在Google做過PM。作者的弟弟也是MIT計算機系畢業,在Scala圈子裡頗有名氣。而他們的父親C++代碼寫得不錯,聲稱退休後打算讀一下Haskell教科書。這篇文章的作者,叫李鴻毅。他們的父親,就是當今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最近幾年,李顯龍驚嘆於中國互聯網能夠有如此高速的發展。 2018年訪問滴滴等企業後,他在Twitter上感嘆:“中國在科技創新和智慧城市等領域,引領世界潮流”。他表示無現金交易、智慧城市特別值得新加坡學習和借鑒。並從新加坡的“智慧城市”概念引出了“智慧國家(Smart Nation)”計劃,隨後新加坡推出開放數據、無現金交易“小販中心”等舉措。

這些舉措,使IT和電商成為新加坡發展最快的兩個行業,同時也導致新加坡對IT專業人才的需求呈現“井噴”。僅僅在過去一年,新加坡對科技領域相關職位的需求就增加了兩成。 2019年招聘機構Michael Page給出的統計中,電商總監薪酬最高,“企業IT架構主管”以每年235,000美元(約等於163萬人民幣)首次進入十大高薪工作榜單。要知道,以前新加坡的十大高薪工作,基本都是金融業的。所以,改變就這麼發生了。

在本地人才特別有限的情況下,引進中國程序員順理成章。

新加坡互聯網獨角獸,背後都是中國資本

新加坡的IT企業可以分為三類,一類是美系巨頭,如微軟、谷歌、蘋果、臉書等;另一類是金融企業,如星展銀行、華僑銀行等,可類比我國的傳統金融業;第三類是這幾年發展出來的獨角獸企業,如Grab、Lazada、Sea等。因為超過一定員工數量的企業才有引進外國員工的資格,而且引進外國員工的手續特別繁瑣,因此新加坡的初創企業其實極少能夠引進包含中國在內的外國人才。

新加坡獵頭機構“噠噠諮詢(DadaConsultants )”對InfoQ表示:“谷歌、微軟、蘋果和臉書還是有小的開發團隊。不過都不是核心崗位,IT Support偏多。”

任職於Sea的陳工(化名)告訴InfoQ:“據說金融公司的IT崗位也很不錯,只是中國程序員去得比較多的還是Grab、Lazada、Sea等公司。”

這幾家獨角獸企業,與中國都是淵源頗深。

歐盟、東南亞、日本、北美在數據合規方面,與中國的要求不一樣。為了數據合規,谷歌、微軟、亞馬遜等公司都在多年前就以多中心的方式,將雲服務建在了新加坡。

2016年,阿里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將雲服務帶到了新加坡。同年4月,阿里10億美元拿下Lazada 51%股份掌握控股權,這也是迄今為止阿里金額最大的一筆國際收購。時隔一年之後,阿里再砸10億美元,把手中Lazada的股份從51%直接上升到81%,一擲千金換來決策話語權。 2017年9月,阿里管理層讓”淘寶“的技術人員,復用淘寶的技術引擎,用6個月的時間將Lazada的系統進行了重構

Sea(Garena)成立於2009年,是首間於紐交所上市的東南亞互聯網企業(Sea於2017年10月在紐交所上市)。騰訊是Sea的第一大股東,持有39.8%的股份。 Sea原來主營業務是遊戲和支付,於2015年成立Shopee,中文名為“蝦皮”,專攻電商。 Shopee的新加坡研發中心計劃招募300人,同時在深圳已有600人左右的研發中心。

去新加坡編程:薪酬好,不加班,房子便宜? ! 2

(2017年,Sea紐交所上市)

2017年底,Google聯合淡馬錫發布了一份2017年度東南亞數字經濟報告,報告給出的預判是東南亞將成為全球第三大互聯網地區,電商將是未來東南亞市場最賺錢的生意。只不過沒想到的是,這個地區依然是中國的阿里和騰訊開戰的地盤。

Grab是東南亞的外賣出行軟件。 2017年Grab獲得了軟銀集團和滴滴出行等投資的25億美元,為未來發展墊定了資本。為了應對人才不足的問題,與Sea、Lazada不同的是,Grab直接將研發中心開到了北京

來新加坡的吸引力在哪裡?

無論是美國企業為主的過去,還是互聯網企業為主的現在,絕對不會有人以“追求個人技術發展”為理由勸你來新加坡。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新加坡沒有北京那麼濃厚的技術氛圍。在新加坡工作的個中辛酸,我們採訪了幾位中國程序員。

一位Sea的前員工是這樣給InfoQ講述他的工作的:“我的工作是一個底層遊戲平台框架的後台開發。主要是用Golang,工作內容不難。一個組10號人,在國內這點任務4-5人已經很足夠了。按點下班,養老不錯。”對於官方語言為英語是否給工作帶來困難,他表示:“平時包括面試基本沒用上啥英文,但中國人英文確實不好,我認識的很多中國人還在做底層Coder,印度人往上爬的比中國人快。”

Shopee在很長時間都表示中國程序員的招收數量“不設上限”。公司在新加坡除了有業務部門,也有基礎設施團隊。並且據InfoQ了解,Shopee從滴滴、頭條、美團等國內企業招收了不少優秀的運維人員去新加坡。有員工告訴InfoQ:“ 我們使用Cerf,用的還挺重,但是用得很水,一堆坑。待遇不錯,但是總包跟頭條比不了。”

對比國內跟新加坡的工作,好處之一是這裡沒有“996”文化。一名從本地企業跳槽到新加坡阿里的工程師抱怨:“阿里加班嚴重,工資也沒高多少,但是加班多,嚴重影響了生活質量!”

另一個吸引力,是對想移民的國內程序員說的。噠噠諮詢告訴InfoQ:“互聯網這一批次的技術人才是新加坡政府最想納入的人才。所以相對其他職業,拿身份會容易很多。Shopee不少程序員都是從國內直接過來工作兩年左右就拿到了綠卡。”

“不過移民政策最近幾年收得很緊,沒有新加坡本地文憑基本上就是不可能,而且新加坡的移民標準並不透明,沒有像北京、上海那樣可公佈的積分落戶政策。”“但從市場上我們還是能總結出經驗的。”

根據招聘機構Michael Page給出的2019薪資調查報告

去新加坡編程:薪酬好,不加班,房子便宜? ! 3

在獲得身份之前,一名來新加坡工作的中國程序員,平均可獲得的工資是6000-8000新元/每月,在付出房租以及等級標準為“外國人身份”的子女教育費用後,其實所剩不多。而且這樣的生活至少需要熬過兩年。

新時代的“下南洋”

“南洋”是明、清時期對東南亞一帶的稱呼。 19世紀因為東南亞種植園經濟發展,西方殖民者在中國東南沿海以“契約勞工”形式,招收了約200萬勞工前往。 20世紀,因為要發展鐵路、航運、金融、製造等產業,中國再次輸送了不下500萬的熟練勞工。

數十年過去,“下南洋”的主角更新了一批又一批,到現在,可算是互聯網時期的“下南洋”。

身處東南亞的新加坡,仰賴大量輸入的外籍勞動力,不斷打造著經濟起飛的小國奇蹟。在歷史上,殖民者需要華人參與地區建設,但另一方面,又擔心華人不斷擴張帶來的經濟壓力和社會影響,不得不採取限華政策。

在新時代,本地人依然不斷抱怨“外勞”搶了他們的飯碗,所以新加坡不得不將工作準則卡的很緊。 2019年,新加坡人力部表示,勞動市場將持續緊縮。儘管時代需要,但也沒有政策顯示這批互聯網人被更好的區別對待。這一點,在Sea的陳工(化名)也能感受到:“說真的,下一年華人的名額說不定會減少,新加坡還是會限制某一群體的人數的。2019年可能是華人最容易進新加坡的一年。”

新加坡政府網站引用了Glassdoor 2019年報告中的一個數據:截至2018年11月,新加坡有5806個與技術相關的職位。這個數量跟中國IT人才年缺口百萬的數據量級相比,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就算在新加坡入職了,那你的人生計劃中,下一步能跳槽到哪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