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武林外傳》之後,我們再也沒被國產情景劇打動…


為什麼《武林外傳》之後,我們再也沒被國產情景劇打動過?的頭圖

為什麼《武林外傳》之後,我們再也沒被國產情景劇打動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電視劇、網劇被大量的商業內容所取代,爛片橫行見怪不怪。想起兒時的時候,每年寒暑假電視上播的基本都是亮劍、西遊記、還珠格格等老片,雖然已經看爛了,但每一次看似乎都有不同的體驗。從“二營長,把你的意大利炮給我拉上來”鏡頭下轟轟烈烈的平安縣城,到“妖精,還我師傅”的九九八十一難,從來都是百看不厭的主兒。▲圖片來源於電視劇《亮劍》但現在呢?滿屏幕的小鮮肉橫行,不明所以的老片翻拍,御劍飛行的五毛特效,實在是讓人不忍直視。在看得滿頭問號的同時,其實不禁想說一句:國產劇發展到現在,編劇確實存在著非常多的問題。而縱觀中國影視劇,首先出圈兒的高質量劇集,應該是被生活經歷衝出來的情景喜劇了。▲電視劇《炊事班的故事》劇照

電視劇發展的早期,資金技術的缺失,反而激發創作人員的無限熱情,他們用原創的精品劇本,推動電視事業的蓬勃發展。情景喜劇便是當年屏幕上的代表之作。

國內第一部情景喜劇《編輯部的故事》,誕生於九二年,字字珠璣的大齡男青年李冬寶和心高氣傲的文藝女青年戈玲,是無數七零後、八零後的童年記憶。▲情景喜劇《編輯部的故事》海報每集故事緊扣當年社會熱點,比如小保姆進城、瓊瑤熱、迪斯科、登報相親交友等等,將一眾社會人物刻畫得生動鮮明。嬉笑怒罵間調侃世間百態。 《編輯部的故事》的編劇是王朔。他編劇的影視作品,諸如《頑主》、《過把癮》、《甲方乙方》、《陽光燦爛的日子》在八、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票房口碑雙豐收。▲王朔《編輯室的故事》正是他京式貧嘴風格在小屏幕上的初次展示。兩年後的《我愛我家》,則將北京胡同一個六口之家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隨著劇中現場觀眾的哈哈大笑,深深印刻進全國人民的腦海中。▲電視劇《我愛我家》劇照《我愛我家》的編劇是作家梁左,他的作品在九十年代一直是春晚常客。▲梁左有大才子們的壓陣編劇,情景喜劇一炮而紅,蓬勃發展,《閒人馬大姐》、《東北一家人》、《健康快車》、《炊事班的故事》等輪番佔據電視屏幕,成為不少人心中電視劇的黃金年代。 2005年,寧財神編劇的《武林外傳》橫空出世。這部天馬行空的古裝情景喜劇被不少觀眾尊崇為中國情景喜劇史上兩大最巔峰之一,成為九零後心中的神劇。寧財神的才華也被觀眾認可。 ▲電視劇《武林外傳》劇照可惜的是,這也是情景喜劇的最後一波輝煌,在這之後,雖然陸陸續續還有些情景喜劇的播出,卻再也沒有得到多少關注。只有在“葛優躺”等某些老梗重新刷爆社交網絡的時候,大家才感嘆一句,原來電視劇的黃金時代過去了那麼久。
▲圖片來源於網絡

情景喜劇的消亡是有跡可循的,進入電視劇高速發展的二十一世紀,編劇人才反而日漸凋敝,精品原創劇本再難一見。電視劇翻拍在屏幕上逐漸增多,互相借鑒“抄襲”也成了一大奇景。

上世紀八十年,一大批古典名著被搬上電視屏幕,電視劇《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等經久不衰。 2010年前後掀起了重拍四大名著的潮流,卻最終集體翻車。觀眾無法接受新版的的劇情改動,豆瓣分數差距是最直觀的體現。▲圖片來源於網絡除了四大名著這種古典文學作品,近代武俠小說也頻繁被改編成電視劇。金庸、古龍、梁羽生等輪番上陣。金庸“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多部電視劇家喻戶曉。然而每隔幾年翻拍,評分就再降一截。 18年翻拍的《新笑傲江湖》豆瓣評分僅2.5。爛到觀眾大呼,“建議豆瓣開啟負分機制”。去年上映的張一山版《鹿鼎記》同樣罵聲不斷,近十萬人評出3.2分,編劇在前四集將人物設定和情節改得一塌糊塗。令不少原著粉絲如坐針氈。▲電視劇《鹿鼎記》劇照當編劇水平爛到改編都改不出像樣作品的時候,抄襲便成了最為便捷的選擇。臭名昭著的《愛情公寓》,從人物設定,到劇情走向,甚至台詞,都照搬美劇《老友記》和《老爸老媽羅曼史》。業內有名的導演、編劇於正,公開抄襲瓊瑤早年的作品《梅花烙》,後者一紙訴狀告到法院,才維權成功。▲圖片來源於網絡連於正這種有影響力的業界“大佬”都如此上樑不正,也就難怪整個業界下樑歪。

進入到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國產電視劇在一片混亂之中艱難前行。電視劇投資越來越大,上億的製作成本早就不稀奇,然而編劇卻在一片“繁榮”中,被遺忘了。

當打開電視翻來覆去換台仍然索然無味的時候,人們才恍然發現,那些創作過無數經典的編劇們,早已消失不見。▲圖片來源於網絡為什麼呢?歸根究底還是待遇不夠,留不住人才。影視圈來錢快、投資多,然而真正到編劇手裡的卻寥寥無幾。根據《中國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顯示,208位受訪者中,上年度收入過百萬的只有有11位,其中10位的從業年限超過7年並且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而近80%的編劇年收入在20萬以下,他們單打獨鬥,收入不穩,最擔心的事情便是接不到項目失去生活來源。▲圖片來源於網絡相比於某流量小花旦演戲一天收入208萬,同處娛樂圈中的編劇免不了苦笑一句,稱自己為碼字民工。而更多的時候,這點微薄的收入也不一定能得到保障,75%的受訪編劇稱曾被騙稿,拖欠費用、項目爛尾等等已經是家常便飯。話語權的缺失,是編劇無法安心創作的另一原因。在國內,編劇通常處於劇組階層靠下的位置,誰都能來插一嘴。投資方和項目方常常會對創作給出各類的意見,左右編劇的創作。著名演員宋丹丹,就曾因為擅自改劇本,被《美麗的契約》編劇宋方金公開指責,之後更爆出業內大牌演員自帶編劇、邊寫邊拍成慣例、誰腕大就听誰的等潛規則。▲圖片截取自《吐槽大會2》宋方金部分而大洋彼岸的好萊塢,因為製片人制度的確立,編劇的重要性得以確立,和導演等平起平坐。他們的編劇工會也能夠保證編劇的收入權益,隔三岔五鬧個罷工,整個行業都要抖三抖。正是在這樣的製度下,才誕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優秀編劇。當然,隨著國內影視行業的發展,編劇的地位也逐漸在提高,在國產劇一片混亂的當下,不少好作品逐漸嶄露頭角。例如去年大火的《隱秘的角落》,這部小成本懸疑片,沒有大火的流量明星,反而將秦昊、劉琳等推上一線,幾個主角小演員也被業內看好。▲電視劇《隱秘的角落》海報《隱秘的角落》的成功離不開劇本的功勞,整個編劇團隊雖然年輕經驗不足,卻巧妙地改編了原小說,增加了不少配角戲份,讓整體故事更為飽滿。觀眾在看劇的同時,也將掌聲和讚美送給了編劇團隊。▲圖片截取自豆瓣《隱秘的角落》的大火,重新提醒了影視行業編劇的重要性。 2015年阿里影業曾經提出“不會再請專業編劇”,表示要用大數據來取代編劇行業,引發《人民日報》質疑,“專業編劇VS阿里影業,誰會死?”。▲圖片來源於網絡近年來大火的幾部電視劇,《慶餘年》《安家》《裝台》等,無一不是憑藉著精彩的劇本獲得觀眾掌聲,這些電視劇的出現,算是回答了人《人民日報》的質疑,也為中國電視劇編劇的未來發展提供了方向。▲電視劇《慶餘年》《安家》《裝台》海報編劇流失導致電視劇質量下滑,這樣的現狀恐怕一時還難以改變。但好在有越來越多的觀眾和創作者註意到了編劇的重要作用。可以肯定的是,在未來,隨著國內影視行業的不斷發展、編劇制度的完善,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編劇湧現,我們在屏幕上也能看到更多的精彩電視劇。到時候我們就不必像今天這樣,抱著經典老片翻來覆去地重溫。你覺得這一天的到來還會有多久?

參考資料:

1. 搜狐新聞,《中國編劇地位低於世界90%國家的編劇,難怪我們要受爛劇的煎熬》

2. 生活報,《在劇組沒話語權、薪酬少得可憐,知名編劇聊國內編劇行業現狀》

3. 新華視點,《瓊瑤起訴於正侵權終勝訴獲賠500萬瓊瑤:於正滅掉了我一年》

4. 百度百科,《編輯部的故事》、《我愛我家》

5. 凡影,《被騙稿、焦慮、維權難……青年編劇生存狀態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