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現代製造的刀劍回到過去能…


古代有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現代製造的刀劍回到過去能否大殺四方的頭圖

古代有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現代製造的刀劍回到過去能否大殺四方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人渣嘯西風

字數:2686,閱讀時間:約8分鐘

編者按:無論是古典小說裡,還是現在的影視遊戲中,總有拿著神兵利器大殺四方的橋段,比如《三國演義》中就有趙雲在長坂坡拿青釭劍大殺四方的描寫:“雲乃拔青釭劍亂砍,手起處,衣甲平過,血如湧泉。”這描寫中盔甲在青釭劍面前都跟衣服一樣毫無防禦力。其他影視遊戲中的神器就更不勝枚舉,這就導致很多人可能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拿著神兵利器穿越回去大殺四方。但是真的有這樣的神兵利器嗎?

有不少人都想過用現代科技做一把神兵利器一定非常厲害,要是穿越回去怕是能大殺四方。但首先冷兵器都是靠人力驅使的,人的作用相當重要,想要拿一件神兵利器大殺四方,只能在遊戲裡才有可能做得到,而且還得是氪金遊戲的人民幣購買的神器才行了。畢竟就算是青釭劍,那也是在趙雲手裡才能大殺四方,君不見夏侯恩拿著青釭劍也沒有大殺四方,反倒是給趙雲當了一回送劍童子。普通人拿著青釭劍這種神兵利器,只怕還不如夏侯恩有存在感,當送劍童子多半連名號都來不及報出,就領了盒飯完成送劍任務。

這裡又有很多人覺得拋開人的因素不談,畢竟現代材料學很厲害很高端,還有人體工程學更是雖不明但覺厲。如果有專業的高端研發團隊專門研發適合長刀長劍的刃材,並且按照人體工程學來設計,一定能研發出遠超古代刀劍的神兵利器。就算自己不行,進獻寶劍給古代名將,是不是那些猛將拿著也能大殺四方呢?

實際上現在的材料來說,製作長刀長劍還沒有能代替鋼材的材料,而作為鋼材來說,即便現代鋼材加了一些其他元素進去提升性能,冶煉純度也能更高。但是畢竟鋼鐵本身物理性質是有限的,想要研發出超過古代鋼鐵性能的鋼鐵那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可想要達到面對鐵甲也能一下砍過去衣甲平過的水準是不現實的。所以現代技術的刀劍性能肯定會更好,但是產生不了巨大代差的層次。

歷史上最喜歡說神兵利器的時期是春秋戰國時期,因為當時還是青銅時代,但是也已經有冶鐵能力了。所以就產生了大量的寶劍的傳說,比如乾將、莫邪、湛廬、純鈞等等著名寶劍。畢竟鋼鐵製作的劍在面對青銅劍的時候那是真的有巨大代差的,跟青銅劍比那是真的算是神兵利器。而也正是因為需要辛苦去找冶鐵,所以在春秋戰國時代,鑄劍就有“採五山之鐵精,六合之金英”這樣的描述。所以在漢代進入鐵器時代後,寶刀寶劍的傳說就明顯少了很多,也就是古典小說中才會出現神兵利器了。

而優秀的刀劍也是需要使用環境和相應的使用技法的,很多人覺得現代人體工程學是萬能的,一定能做出更好的刀劍,這就是迷信權威了。作為刀劍來說,不同的使用環境以及不同的技法決定了刀劍的形制,人體工程學真的管不到這方面。比如最簡單的握柄,刀劍的柄有直柄、前彎柄、後彎柄、紡錘形柄等等。這些柄的形狀跟人體工程學關係不大,跟使用技法直接相關,比如紡錘形柄常見於中式劍、鐧、小袖錘。因為這些兵器有很多畫圈打擊的技法,一般為了省力大多是食指和拇指扣住,其餘三指張開,來轉起來畫圈,在打擊瞬間握緊能有個瞬間加速的力。紡錘柄中間粗兩邊細,就不容易轉起來脫手。奧運擊劍還有現代的手槍型柄,也是為了強化刺擊,畢竟手槍型柄也只能拿來刺,揮砍就完全不好用了。這些都是完全和技法掛鉤的。

再比如地攤文學中捧為世界排名第一的大馬士革彎刀,最常見的也是最符合人們心目中大馬士革彎刀的形制是捨施爾彎刀,這種刀一般不起脊,直接從刀背開到刀刃,截面程等腰銳角三角形,這種開刃方式的刀身很薄,非常鋒利。而且舍施爾彎刀整體厚度也普遍偏薄,相對於厚度一般在7mm以上的日本刀來說,舍施爾彎刀一般厚度在5mm以下,這種薄刃刀可以說是強化鋒利屬性,所以傳說薩拉丁用這種彎刀凌空切斷了一條絲巾,來展示大馬士革彎刀的極致鋒利。

▲中國傳統刀法的纏頭裹腦刀

但是即便捨施爾彎刀也是軍隊列裝的製式刀型,但是假如用現代更好的鋼材做出來一把,拿去給中國古代需要衝鋒陷陣的軍官用,對方可能只會拿來收藏,上戰場並不使用,不會當成神兵利器。因為捨施爾彎刀根本不符合中國戰場的情況,比如刀身太彎無法直刺,弧度做的很大是為了加強騎兵揮砍時拖割的殺傷力。當然舍施爾彎刀也有自己獨特的一套技法,要用中國單刀技法來用還不兼容,你來個纏頭裹腦一不小心可能導致後彎的刀尖把自己捅了。所以即便是一把質量優越的好刀,給一個同樣身經百戰的戰士用,因為技術體係不同,對方不會用,不但做不到大殺四方,還可能會拖後腿傷到自己。

▲八面劍

同樣刀身太薄雖然靈活有餘,但面對有甲目標基本抓瞎。因為這本來就是阿拉伯輕騎兵砍輕步兵用的,畢竟中東地區氣候炎熱,普通士兵還真穿不住厚重的盔甲,能穿盔甲作戰的都是精銳部隊了。而作為騎兵衝鋒基本不用考慮拿刀格擋這種事,刀身薄根本不是問題。刀身較薄也是針對無甲步兵作為目標去強化輕薄鋒利的特性,有著大弧度進行拖割,就不需要大力劈砍,就不需要太高的強度,刀身可以減薄增加鋒利,同時更輕便靈活。但是如果要步下作戰,刀身弧度大同刃長來說攻擊距離是更短的,同時刀身這麼薄和別的刀磕碰起來必然受損嚴重。舉個極端點的例子,如果跟中國八面劍那種加厚加鈍的劍碰撞,即便材料各方面屬性都比八面劍強,但是捨施爾彎刀受損會比八面劍更為嚴重。厚度以及開刃角度的差距是沒產生代差的材料性能無法抹平的。

再比如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流行的雙手劍,即便是用更好的鋼材製作出來,拿到中國古代一樣成不了神兵利器,因為雙手劍之所以流行是因為板甲的盛行,騎士們穿著防禦嚴密的板甲可以不用擔心防禦問題,解放原先拿盾牌的手,使用雙手劍進行更大力量的揮砍。同時裝備長桿斧錘來對抗對方的重甲對手。面對無甲對手則更傾向於使用雙手劍。中國主要還是單手刀配盾牌使用,很少使用雙手刀劍,重步兵寧願是用長桿刀,因為攻距離更長。比如台灣的荷蘭駐台末任總督揆一在回憶錄《被忽略的福摩薩》中描述鄭成功的士兵:“許多士兵雙手都揮動著令人生畏的戰劍,裝在半人長的木棍上。每個士兵的上身都穿一件鐵甲來護身,就像屋頂的瓦片環環相扣。”所以沒有板甲的話,使用雙手劍就很容易出現因為防禦不夠,以及攻擊距離太短導致根本沖不過去就死在衝鋒的路上了,想要大殺四方是不存在的。

即便是現代的最好的鋼材,也做不出能夠一下斬斷正常質量的古代鋼製刀劍的正常重量刀劍。同樣也做不出戰鬥中與對方刀劍磕碰也不會受損的正常厚度以及開刃角度的金屬刀劍。這也是為什麼在中國歷史上很少有什麼名將使用的著名刀劍流傳,實際上只要拿來真的使用的話,刀劍只不過是消耗品罷了,根本不會出現身經百戰還能保存完好拿去傳家的寶刀寶劍。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人渣嘯西風,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