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忘不了老動畫?


我們為什麼忘不了老動畫?的頭圖

我們為什麼忘不了老動畫?

無論你處在什麼年齡段,一定或多或少看過國產動畫。

動畫是我們對善惡的啟蒙,角色承載了我們對未來的期待。

在皮克斯、迪士尼和日本動漫席捲全球的今天,國漫作品似乎鮮有拿得出手的。而將時針撥回到上個世紀,中國動畫曾經風光無限,創造出屬於民族、也屬於世界的優秀動畫。

▲圖片來源於網絡

1897 年,上海引進美國的動畫影片,屏幕裡會動的小人引起了四個中國青年的注意。為了揭開它的秘密,這四個中國青年——萬氏兄弟寫信求教歐美製作人,卻未得到任何回應。

於是,萬氏兄弟在上海閘北區一間七平米的亭子間裡鑽研動畫技術,變賣財產,忍受飢寒,最終在1926年完成了12分鐘的短片《大鬧畫室》。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中國動畫人不服輸的精神,早在濫觴時就埋下了伏筆。

《大鬧畫室》採用了真人與動畫結合的製作方式——早期動畫片技術有限,倘若背景和角色都要重複繪製並發生變化,工作量太大,因此用一個真實的背景合成動畫,相當於不用畫背景,提高了效率。

▲萬籟鳴(中)、萬古蟾(右)、萬超塵(左)三兄弟,可惜《大鬧畫室》已在戰亂中遺失

而且真實世界和卡通人物產生聯繫,本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前不久上映了一部《貓和老鼠》大電影,也是採用真人和動畫融合的方式,但無視時代背景強行“復古”,二維和三維毫無邏輯的交互,反倒顯得不倫不類。

▲動圖來源於電影《貓和老鼠》

抗戰爆發,同時迪士尼動畫來勢洶洶。萬氏兄弟在砲火連天的歲月裡堅持創作,頂著資金和人手不足的壓力,終於在1941年推出了亞洲範圍內第一部動畫長片——《鐵扇公主》。

動畫講述孫悟空三借芭蕉扇的故事,以牛魔王隱喻侵略者,以最終打敗牛魔王、成功扇滅大火來鼓舞中國人的抗戰意志。

▲動圖來源於動畫片《鐵扇公主》

這是動畫人的愛國方式,畫筆就是武器。

《鐵扇公主》的票房與口碑雙豐收,雖然在日本上映了幾天就被撤檔,但它卻深刻影響了《鐵臂阿童木》的作者、後來的動畫大師手塚治虫。

▲手塚治虫在自己畫作改編的動畫裡致敬萬籟鳴

當年的中國動畫,大部分不是面向孩童的,在那個國將不國、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對後代的教育和服務注定會被擱置,當務之急是拯救大人們的精神世界。

中國動畫它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承載人性與血性,糅合傳統神話故事,深挖經典文學作品,從內而外透露出中國自強不息的性格和風骨。

新中國成立,百廢待興。四五十年代,國產動畫的產量極低,尚且處於人才培養、經驗積累、技術摸索的過渡階段。題材上則開始服務於少年兒童——終於有和平的環境能讓人們花些心思澆灌祖國的花朵了。

例如用《小貓釣魚》告誡小朋友不可三心二意;用《小小英雄》講述小動物們團結一心、勇鬥餓狼的故事,用《小梅的夢》教導小朋友愛惜玩具等。

▲圖片來源於動畫片《小梅的夢》

鑑於當時我們國家和蘇聯的友好關係,動畫風格也是以模仿蘇聯爲主。

在中國首部彩色動畫片《烏鴉為什麼是黑的》憑藉蘇聯畫風獲獎後,美術組幡然醒悟,正式提出了“探民族之風”的創作方向,吸收很多民族傳統視覺藝術,拍出了一批至今依然是中國美術電影歷史上最優秀的作品,在國內外聲譽鵲起。

▲圖片來源於動畫片《烏鴉為什麼是黑的》

萬氏兄弟的老大萬古蟾吸取中國民間皮影戲、北方剪紙、窗花的藝術特點,導演了中國首部彩色剪紙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

▲動圖來源於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

剪紙動畫是人偶動畫的一種,缺少立體感,但別有韻味。角色關節都是可以動的,但又不會鬆動,這是因為關節處黏著一種上美廠特製的膠水,沒什麼彈性,凹完某個造型可以做到紋絲不動。

▲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剪紙

在這個階段,中國原創動畫井噴式發展,嘗試了摺紙、剪紙、竹木、布帛、陶瓷等豐富的材質,提出和實踐了不同的形式和風格,創造力空前強大。

1960年,中國動畫空前絕後地創造了水墨動畫新工藝,把典雅的中國水墨畫與動畫電影相結合,形成了最有中國特色的藝術風格。享譽世界的《小蝌蚪找媽媽》和獲得國際最高榮譽的《牧笛》就是成功的典範。

▲動圖來源於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

水墨動畫片一度成為中國動畫界的第一機密,很多人以為是真的在宣紙上畫。

其實,動畫中用到的每一種筆法都會被製作成一個印章,“畫畫”時用這些印章一筆一筆蓋出來,確保同一筆在動畫中完全相同。然後分層著色,單獨拍攝,再通過多次曝光的方式虛化圖像。不同程度的虛實疊加,最終形成水墨畫的效果。

中國人用繁瑣的勞動完成了技術上的奇蹟,據說後來日本人總算知道了製作方法,卻因為工作量實在太大而放棄了。

我們似乎天生就有精益求精的文化基因,面對困難不倒伏,面對曲折不退縮,做事堅持、不畏艱辛,因此往往擅長創造奇蹟。

1961年,萬氏兄弟之一的萬籟鳴終於完成了自己二十年的夙願,製作出中國動畫歷史上的金字招牌——《大鬧天宮》(上下集),並奠定了“西遊”作為中華頭號IP的地位。

▲動畫片《大鬧天宮》海報

《大鬧天宮》的繪製方法是動畫裡最常見的“單線平塗”,就是用線條在紙上勾勒出人或物的形象,然後通過“描線”工序,將線條複製到透明的賽璐珞片上(一種透明塑料片),再填上各種單一的顏色,最後與背景合成,表現一格完整的畫面。

這樣背景不用重複畫在每一張動畫紙上,大大減少了工作量,適合大批量的動畫製作。最後將製作完成的成品,用逐格攝影機拍攝記錄在膠片上,就形成了動畫片。

▲動圖來源於動畫片《大鬧天宮》

為了貼近中國民族審美,萬籟鳴還和團隊走訪了各地園林、廟宇,收集壁畫、雕像和建築素材;借鑒民間猴戲和各種京劇曲目;特意考察各地廟宇,尋找片中諸多神仙的原型;還從剪紙、雕刻、手影、木刻、年畫等藝術形式中汲取養分。

《大鬧天宮》整部電影的畫稿有厚厚的12本,一共7萬多頁,僅繪製就佔去了兩年時間。孫悟空拔毫毛分身的戲,放映僅四五秒,畫稿卻要100多張。

▲《大鬧天宮》原漫畫組工作照

(1962年嚴定憲提供照片)

試映那天,聽著鏗鏘的鑼鼓,看著騰雲駕霧的大聖,當時64歲的萬籟鳴老人激動地流淚:“孫悟空,我們終於見面了!”

▲萬籟鳴和學生們

這是最早一批中國動畫人漫漫求索的真實寫照。而這與當時社會發展初期的很多其他民族行業一樣,在各自的荒蕪領域裡,肩負發揚中華文化的共同使命。

《大鬧天宮》的輝煌過後,由於當時社會背景斷了中國動畫良好的發展勢頭,十年間只出品了十幾部,且都淪為“政治掛帥”的犧牲品。

1977年撥亂反正,中國動畫迅速復蘇,迸發出被壓抑已久的創作慾望,陸續出品了《哪吒鬧海》、《雪孩子》、《三個和尚》、《九色鹿》等多部經典之作。

▲動圖來源於動畫片《九色鹿》

可惜好景不長,八十年代資本大量湧入國內,紛紛成立代工廠製作國外動畫,給出的高薪使得體制內的動畫人才大量流失。加上隨著電視的普及,電視動畫開始蓬勃發展,原先製作“精品電影”的國營廠被逐漸時代甩下。

九十年代,動畫片計劃經濟時代宣告結束,從此美術片直面市場,老一代動畫人建立起的創作體系徹底崩潰。

“加工浪潮”的確為今天的國漫崛起提供了儲備軍,但在當時的十年裡,中國動畫的原創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損毀,加上當時中國百姓認識到中外巨大的經濟差距,喪失了對民族文化的自信,崇洋媚外,使得好不容易尋得併延續下來的“中國學派”民族畫風徹底斷層。

元氣大傷的國產動畫,從此失去了整整一代觀眾。那些看過《黑貓警長》《葫蘆兄弟》的孩子,最終被《機器貓》《足球小子》《海賊王》吸引眼球,從那裡面去學習如何追逐夢想、守護友情、承受挫折。

▲圖片來源於動畫片《機器貓》

但是,不服輸的精神一直埋在中國動畫人的骨子裡,他們韜光養晦,始終憋著一股勁兒,始終在等待一個機會重塑輝煌。

2015年,經過動畫人的不懈努力,終於出現了一部現象級的國產動畫電影——《大聖歸來》,耗時八年,席捲近10億票房,為中國動畫注入信心。

▲圖片來源於動畫電影《大聖歸來》

更令人驚喜的是,《大聖歸來》是一次傳統文化和民族審美的覺醒,熱血和燃點也不再單純模仿美日,而是藉由京劇鑼鼓點和各類民族樂器,配合中國武術招式推進高潮。

我們熟悉的西遊系列,以新的形態出現在國人面前,再次感動大眾。

▲圖片來源於動畫電影《大聖歸來》

《大聖歸來》之後又陸續出現了被視作“國漫崛起”的優秀作品,如唯美的《大魚海棠》、荒誕的《大護法》、完成度極高的《白蛇:緣起》。它們不僅吸收國外先進的技術,更本土化地體現了中國風的氣韻和美學意境。

▲圖片來源於動畫電影《白蛇:緣起》劇照

2019年,醫藥大學出生的楊宇(餃子),用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將國產動畫電影的天花板拉到50億的高度,開啟了現代國產動畫電影的新階段。

從大聖到哪吒,傳統意象始終流淌在中國觀眾的血液裡,等待著被喚醒的那一刻。因此國產IP的市場非常廣闊——在中華文化的土壤孕育下,只要主題挖掘得好,加上技術層面奮起直追、不要拉跨,觀眾的期待值分分鐘拉滿,絕不會吝惜票錢。

▲圖片來源於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中國動畫浮沉百年,歷經炮火和浩劫,終於迎來復興的曙光。

但也有很多觀眾清醒地認識到,過於驚豔的成績可能出於過於糟糕的環境。因為花園衰敗太久,難得開了一朵花,無論開得如何,總是會吸引所有的蜂蝶。

有人提出,近年國產動畫有了“成人化”的回歸,只是“成人”二字指的是畫面,不是指內涵。作品追求打斗奇觀,故事內核比喜羊羊和光頭強更顯單薄。

有人評價《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大護法》製作精良,但只有殼子好看,情節沒頭沒尾,人設扁平化標籤化,始終沒能進行更加深入的、成人般的思考。

動畫成本的確很高,盈利也很難,例如季播動畫片大約200分鐘,成本為1000萬,以現在電視台和網絡免費播放的模式,收回成本的可能性很小;動畫電影成本更高,一部投資好幾千萬,票房破億才能盈利,這在目前的國產動畫電影中寥寥無幾。

但沒錢絕不是做不出好內容的遮羞布。

這也與中國動畫的人才培養有很大關聯——具有故事原創、藝術性和技術能力的複合型人才實在太少,國內藝術院校培養不出既有理想又有靈魂的動畫領軍人物——這是現存的最大問題。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

但在此現狀之下,也有許多怀揣著動畫夢想的人們,試圖去重現中國動畫的輝煌。他們不僅在挖掘具有中國特色的傳統IP,也在繼續創作出更多的原創故事,形成新時代的IP。

我們堅信,中國文化海納百川,兼容並包,當我們融會貫通中西各方的文化,並通過學習和創新提高技術,屬於中國人的優秀動畫作品必然會再次走向全世界。

– 今日話題 –

你最喜歡的國產動畫片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