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Karl Scotlan 問答:參與模型如何支持敏捷實施


參與模型是轉型方法,它讓人們主動參與到現狀評估和新想法探索之中。使用參與模型,人們可以加入到敏捷轉型的決策和過程之中。

在 Flowcon France 2019 大會上,Karl Scotland 將會說明:為什麼領導者和主管們應該特意選擇參與模型,並以此讓大家就應該如何進行改變達成一致意見。Flowcon France 2019 將於 12 月 12、13日在巴黎舉辦。

Scotland 認為,人們應該了解敏捷轉型背後的意圖,從而知道自己試圖達成的重要目標。此外,每個人都應該參與進來,創建新的工作方式。他用連貫(coherence)、約束(constraints)、好奇心(curiosity)這個英文的 3C 模型默描述該過程。

InfoQ 就Karl Scotland 的這個演講採訪了他。

InfoQ:你的演講名為《用連貫、約束和好奇心強行推進敏捷》。為什麼起這個名字?

Karl Scotland:這是我對於反對強行推進敏捷運動,以及參與模型相關想法的思考,後者是對於強行推進敏捷拙劣做法的回應。我的觀點是:即便參與模型也是強行推進的,也是希望探討如何以健康的方式強行推進。

InfoQ:為什麼強行推進敏捷實踐和方法會讓事情惡化?

Scotland:體現在三個方面,與3C (連貫、約束和好奇心)有關。首先,強行推進的實踐和方法也許對於某個環境不適用,所以它們和組織的整體目標無法連貫起來。其次,強行推進也許會過於約束人們只能使用某些實踐和方法,從而消除了其他可能。第三,強行推進也會讓人們失去了解其他可能的好奇心,因為害怕失敗。這個過程中,常常是一些資深人士或是外部顧問在起作用,他們會就某個特定方法或是框架下判斷,實施的時候按照書本來,書上對於成功的定義,是是否貼合對於實踐的要求,而不是交付的業務成果。

InfoQ:參與模型如何發揮作用?

Scotland:我們在強行推進實踐和方法的時候,常常告訴人們工作該怎麼做,有時是用批評的方式。換句話說,直接告訴對方:一直以來你的做法都是錯的,我知道更好的方法。這就削弱了加入者的參與積極性。

參與模型的方法不同,它讓人們加入到當前狀態評估之中,大家一起摸索新想法,探討某些可以測試的假設。因此,每個人都能參與到新工作方法的創建過程,而不是假定某人有絕對正確的答案。

比如,Agendashift就是一種參與模型,讓大家一起加入進來,發現成功應有的樣子,探討當前狀況,找出哪些障礙需要去除,有哪些行動需要採納。

InfoQ:你如何定義“連貫”?它為什麼重要?

Scotland:所謂連貫,我是說為了正確的原因做正確的事情。我們應該理解所做工作背後的戰略意圖,向著共有的產出努力,並致力於達成同樣的、超級重要的目標(wildly important goals,該短語來自”高效能人士的執行4原則“(Four Disciplines of Execution,簡稱 4DX,也可以看做另一種參與模型)。如果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在邏輯上和內容上,有助於朝著這些目標向正確的方向推進,那就可以說是連貫的。如果不連貫,那麼在我們讓大家自組織的時候,那就是冒險讓他們朝不同方向前進,解決錯誤的問題,產生更多混亂。

InfoQ:在敏捷實施中,你會發現哪些約束?

Scotland:我們想到兩種基本約束類型:賦能的約束,在特定上下文中打開新的可能;治理的約束,關閉可能性,與上下文無關(比如它們會忽略上下文)。

賦能的約束讓人們可以用自己的技能和經驗解決問題,而治理的約束強迫人們遵從指令。不過,我們確實需要某種約束,否則就不會存在連貫性了。

我喜歡用即興作為例子。即興遊戲的規則簡單,讓參與者玩遊戲時發揮創意,探索多種可能場景。如果提供了腳本和指示,那就沒有多少創造力,或者多種可能結果了。

另一個例子,是敏捷轉型大概會縮減功能的周期時間,也就是開始著手某個特性到將其部署到生產環境中的整個時間。這會約束問題的範圍,同時讓人們可以找到正確的解決方法,達成目標。

InfoQ:“A 比 B 更重要”式的聲明(even over statement)如何讓改變落地?

Scotland:在做出戰略決策時,“A 比 B 更重要”式的聲明是以更明確的方式闡明艱難的決策。它們表明了在兩個積極的、希望得到的產出之間的權衡。

元素 A 是在強調這一點。比如,我們是應該側重交付更多可以直接收費的工作,還是幫助產生更多銷售可能?兩種都值得我們花時間去做,但是我們必須做出戰略決策,強調我們已經鎖定產生更多銷售可能,因為”更多銷售可能比可直接收費的工作更重要”。

InfoQ:好奇心在敏捷轉型中起到什麼作用?

Scotland:好奇心可以幫助組織學習和成長。這意味著假設我們不知道所有事情,我們需要發現新的事務,我們將會在這個過程中犯下不可避免的錯誤。信息理論指出:當有 50%可能失敗的時候,我們會產生最多信息。因此,我們需要以失敗為友,認識到我們自己的偏見,多加試驗,去證明或是否定我們對於某些工作是否有價值的假設。

InfoQ:對於提升敏捷轉型的成功機率,你有什麼建議?

Scotland:我推薦選擇一種參與模型,人們可以參與其中,決定轉型過程應該是什麼樣子,如何進行。可以選擇Agendashift,或者”高效能人士的執行4原則“,抑或是我提出的TASTE 模型,其中識別出真正的方向(True North)、遠大的志向(Aspirations)、戰略(Strategies)、戰術(Tactics)和證明(Evidence)。不管使用何種方法,每個人都應該理解:轉型背後的意圖以及超級重要的目標,正在做出的戰略選擇、進度的主要指示因素、你希望得到的知識,還有產生新洞察和信息的行動。

原文鏈接:

How Engagement Models Support Agile Adoption: Q&A With Karl Scot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