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離開羅德島,然後遇到“霜星”(應該是桃)


封面的畫師p站ID為Aquarius cat,喜歡的話強烈推薦去p站點個喜歡支援一下。

這篇文是沒有任何前文就寫的,單純是靈感上來了就寫了,應該算是桃文吧。正文在後面。

大概就是在博士帶羅德島打完了仗,醫療部也研發出了能根治礦石病的藥物。然後在因此和平以後的泰拉,博士的存在感就越來越低,許多幹員們在病癒後手拉手的回各自的家去了,而博士仍然留在羅德島。

即便已經不怎麼被幹員們提起了,即使幹員們之間發生一個個感人或深刻的故事中,已經沒有了博士的身影,連博士的名字都不再出現,只有一個有博士指揮風格的代理指揮正常或失誤的執行……博士仍然留在了羅德島……

然後,博士想通了……提前完成了接下來幾天的工作、整理了一個裝行李的拉箱、在自己的全部積蓄中取走了一部分、脫下了那身常穿的羅德島的制服(黑風衣)、沒有打過任何招呼的離開了。

他想要去旅行,至少,他想要先離開羅德島。

博士“逃”了近一年,在離開羅德島的第三百六十三天,他來到了烏薩斯的一個偏遠的小鎮,遇到了一個女孩,她的外表與霜星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但她不叫葉蓮娜,她叫言娜。是個二十一歲的女孩,她不會控制寒流,並且她的身體是暖的。她的父親很早就死於戰爭,她的母親改嫁,只有她一個人守著這間舊屋宇,因為這裡是她和她父親的家。

博士和言娜意外的聊得來,然後在博士的死纏爛打下,言娜被迫讓博士到家中做客,然後留宿了一晚。這一晚,博士和言娜聊了很多(更多是博士單方面的在說,另一方只在聽而已),主要說了關於這一年旅行的見聞,當然並沒有說出自己的身份……

正文:

第二天,言娜早很就起來了。大概她平時也是起這麼早的吧,清貧的生活不允許她一睡醒就能看到中午的北方暖陽。她沒有叫醒我,但我是醒著的,羅德島繁忙的工作不允許我一覺睡到能看到有人生氣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硌人的床板、不太溫暖的被窩、微涼的室內溫度,會讓我產生不想離開這個床榻的想法。我裹著這張脫了色的舊被子,一聲不吭、微睜眼睛看著輕手輕腳的忙活著搬木柴、洗鍋、煮菜、擦桌子的言娜,

不一會,房子裡暖了起來,空氣中瀰漫著煙火味,還有土豆、玉米的味道……菜的味道不算很香。與羅德島營養與美味兼備的“菜品”相比,就單從氣味上就能見差距,羅德島的食物可是從食材品質上就是一流的了。

灶火的光把言娜白雪般的臉刷上了一層紅潤,我就這樣看著她,看著她為這些我似乎從來沒做過的瑣事而忙裡忙外,看著她用袖子一次又一次的擦去臉上和脖子上的汗珠。

她突然看了我一眼,我們的目光呆呆的對上了……

“你醒了……”她先開口了,比起昨天冷不丁的語氣,她的態度出現一點難以察覺的溫和。

“收拾你的東西吧,再去洗臉槽洗把臉,然後就可以來吃飯了。”她說。

“吃完就走吧,我會送你到鎮上。”她又補了一句。然後就繼續忙活她正在炒的玉米粒了。

我離開了被窩,整理了自己東西,準備去洗把臉。洗臉槽旁邊放著一盆溫水,大概原本是熱水的吧,旁邊還放著一條還算新的藍色毛巾。

延伸閱讀  《中國好聲音》李克勤戰隊雖然連輸三場,但這季冠軍應該穩了!

簡單的洗漱,我回到這個包含臥室的廚房。和言娜吃上了由一盤熱氣騰騰的炒玉米、一碗蒸出來的土豆泥、一小碟泡白菜、和米飯、熱水的組成的早餐,大概也是她的中餐。

之後,我們來到熙熙攘攘的鎮上,來到了我們昨天相遇的地方。

我從包裡掏了一個紙袋,裡面是事先用龍門幣匯的五萬烏薩斯人民幣,塞到了她手裡。

“這個給你,你拿去改善一下生活。”我說。

她捏了捏紙袋,確認裡面的是錢,徑直的把紙袋塞回了我的手裡。

“不需要,你留著自己花吧。”她乾脆的說。

然後空氣似乎安靜了下來。

她看著我,我也很自然的看著她。若不是周圍人來人往,我大概會覺得時間凝固了幾十秒,

“你走啊。”她開口催促說。

“言娜。”我說。“你有沒有想過,離開這裡?”

她目光遊離了一下,然後又看向了我,搖了搖頭。

“大概你會覺得莫名其妙,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旅行?我會帶你去很多地方,去烏薩斯的首都、炎國的江山萬里、繁華的龍門都市、薩爾貢的雨林,去看東國的櫻花、伊比利亞的海岸、去參加汐斯塔的音樂節……能去吃很多沒吃過的東西,能去看遍泰拉的每個日出……我會照顧好你的,我很有錢,你想要什麼樣的裙子我都能買給你……如果害怕坐飛機,我就買輛車,雖然沒怎麼開過但是我學的很快的……還有……”

……

我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好像在一本正經的說著那種小說裡把被關在深宮裡的公主拐跑的騙詞,並且滔滔不絕的定下一個又一個否則天打五雷轟的誓言……

我們才認識了一天,我卻從來沒對以前認識的任何人說過這樣的話,至少在現在的記憶中沒有。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我不明白。她太像霜星了。就連霜星在我的心裡是什麼樣的位置我也說不清楚。頭腦一熱般的,我想帶她就這樣和我去風餐露宿,帶她和我去一個沒有羅德島的地方,不負責任的帶她走向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我說了一堆又一堆所謂美好的話,也說有一堆又一堆路途上可能存在危險的話,無論我說的是什麼,她始終看著我的眼睛,一言不發,目光忽而呆滯忽而專注。

“你還可以不用跟著我,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會帶你去。”

這次空氣沉默了一分多鐘。

延伸閱讀  聯盟鍵盤俠姿態,嚴君澤模仿小明說話,調侃史森明經典臺詞

我用焦急的目光等待她的迴應,注意著她眉頭的點點變化,嘴脣的微微抖動,甚至鼻尖隨著規律呼吸的變化……

她終於開口了……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能離開這裡。”

我的心像掛上了承受不住重量的鐵磅,順著重心向地面下落……

“我在這裡長大,這個屋子是我的爸爸留下的,我不能就這樣任它廢棄,這裡是我的家,所以我不會離開的我家的。”她如此說。

家……

“博士,羅德島以後就是我們的家。”

我的耳邊想起了阿米婭說過的話。

我的家,我已經很久沒回過了。我不知道我原本的家在哪裡,現在那個一度被我當做為是家的地方,已經不需要我了。雖然還有我的容身之處,雖然我還能理所應當的在這個家裡做我往常做的事,雖然我還能理直氣壯的在那個家裡一直待下去,但我已經離開了那個家。

今天,是我離開那個家的第三百六十四天,要問我後悔嗎?大概是有後悔的時候的。

我想念羅德島上的每一位幹員,無數個夜晚我都在回憶過去與他們發生的點點滴滴。

我還想讓蒂蒂教我阿戈爾的歌,和銀灰下象棋下到天亮,和小刻一起去廚房偷吃,和德克薩斯出去送貨,躲起來偷看泥岩脫盔甲,被嘉維爾揍一頓也好,調戲幹員被掛在艦橋上也好,被強迫加班也好……我還想像平常那樣,擺好飲料和茶點,等著小莫回家聽她講家外發生的事……

一個人的遠遊,免不了孤單和悵然。

我從走出羅德島的時候就想到了。

只是現在才想起,“家”的意義。

待在家裡不需要任何理由,因為這裡是家。守護家也不需要理由,因為這裡是家。沒有地方去了就該回到那個地方,因為那裡是家……

“你走吧……”言娜閉上眼睛,緩緩的說。“保重。”她補了兩個字,然後轉身向人流走去。

走向她家的方向……

……

延伸閱讀  MSI冤家碰頭,C9血洗恥辱!S11全球總決賽DFM vs C9

“你怎麼跟著我回來了……”言娜正坐在她那包含了客廳的廚房裡的那條舊木長凳上,用平靜的語氣抱怨著。

“我不走了,我要賴在這裡。”

“我照顧我自己就已經很費力了……”

“沒關係,我會照顧好我自己和你的。”

“你不是還要去旅行嗎……”

“膩了。”

“我這裡真容不下你這種大人物……”

“以前經常有人稱我為‘小人’哦。”

……

……

離開羅德島的第七百二十九天,我在言娜的家已經呆了一年了。

我的到來沒有給這個房子帶來了多少變化,有變化的是:整個屋子僅有的兩張能睡的床本來離的很遠,現在捱到了一起,拼成了一張床。

我提出過,用我帶來的錢改善一下生活。至少,可以換一套新傢俱……言娜拒絕了。她說家裡的傢俱雖然舊但是還能用,吃的東西雖然算不上好但也夠兩個人吃,那些錢,就留著當危機撥用款。畢竟,每天早上和她出去擺攤的收入,也勉勉強強夠我們生活。

一天我偷偷用我帶來的錢給她買了一條裙子,然後……當天晚上的晚飯,沒有我的碗筷。

當初靠近言娜是因為她像霜星。

在離開羅德島的第七百三十天。我有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家。

……

暫時無了 。靈感上來了寫的,看個樂呵就好,可能會有後續,也可能會因為靈感寫別的。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玩這個遊戲是來當刀客塔的,不是來當攝像頭或者是代理作戰的,希望各位刀客塔能在這篇小文裡,收穫一點開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