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武漢程序員,你們還好嗎?


武漢程序員,你們還好嗎? 1

印凱,江蘇人,在武漢求學、創業十年,現在是一家互聯網醫療服務公司的創始人兼 CEO。大年初一晚上 11 點 51 分,他在朋友圈寫下這麼一段話:

這一刻,淚目了。

經過 24 小時交替開發,我們的湖北醫療物資供應平台 Demo 版上線了 https://onwh.51rry.com

這個平台是他跟幾位程序員志願者一起搭建的,前後迭代了 5 次。核心開發者持續一周,每天只睡 3 個小時。 (《這幾個程序員志願者,用 4 天建起湖北醫療物資需求對接平台》

在他後來的朋友圈裡,這麼一條信息讓人揪心:

大年三十一起熬通宵趕 1.0 的核心小伙伴被隔離,團隊小伙伴家人鄰居接連確診,對接好的物資被截……太多艱難,即使這樣,我們也不會停下腳步!

秦工,家住武昌,任職於武漢本地一家視頻監控成套設備企業。從武漢封城開始,她在家待了二多天,基本沒有出過門,目前公司還沒有開工。這也是她工作十幾年來最長的一個假期。

在家不斷刷著新聞,看著朋友圈各種身邊人的消息,真的有點“恐慌”。我現在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拐點”快點到來,疫情早日結束。

武漢封城二十二天,武漢的程序員們,有人像印凱一樣,為抗擊疫情做些什麼;也有人像秦工一樣,還沒開工,焦急的等待而又對未來充滿希望。

這些武漢的程序員們,現在過得怎麼樣?武漢的 IT 企業如何應對接下來的複工、又如何扛過疫情給企業帶來的“寒冬”? InfoQ 記者近日採訪了數位武漢程序員和 IT 企業,了解我們想要的答案。

賽道對,人對,就有信心

印凱是武漢一家互聯網醫療服務公司——聚變科技的創始人兼 CEO,在這之前有過一次創業失敗的經歷。

聚變科技在武漢有 14 個人,基本上都是研發團隊。從疫情開始到今天,他的研發團隊一直在忙。

“大年三十那天我發起做了這個湖北醫療物資需求信息平台的公益項目,我們研發團隊有2/3 的人都參與了這個項目,很多人每天只睡3 個小時,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周。但是一幫熱血青年沒黑天沒白夜的做事兒,特別有凝聚力和成就感。這個項目經過了五次迭代,目前已經實現了自動化,只需要2 個人來運營,但是我們研發同學並沒有休息,從早上九點半到下午六點半,現在就是正常的遠程辦公。”

武漢程序員,你們還好嗎? 2

印凱和他的研發團隊

面對疫情給自己的企業帶來的困難,他更願意從更加積極樂觀的角度去看待問題。他的企業是做產前醫療服務的,“我認為 5、6 月份可能就會迎來需求的‘洩洪’,我們的現金流扛半年沒問題。”

無論是做公益平台還是現在的遠程辦公,印凱認為這都是在鍛煉隊伍。 “人太重要了,我們團隊的研發骨幹都是之前跟我一起創過業的,畢竟我們也創業失敗過,所以我們面對困難不會太消極。”

賽道對,人對,他對自己的企業充滿信心。

遠程開工對技術人影響不大

像印凱一樣遠程辦公,對未來充滿信心的企業還有很多。

團隊協作工具 Tower、SaaS 電商驛寶通、直播平台鬥魚等企業都採取了遠程辦公的方法。

Tower 聯合創始人徐崢此前接受InfoQ 採訪的時候介紹過:“在2013 年春節之後,我們把團隊’解散’,開始遠程辦公。”Tower 的員工分佈在武漢、蘇州、廈門、北京、成都等各個城市,相關負責人此次接受InfoQ 記者採訪的時候表示:我們這次幾乎沒受到什麼影響。

驛寶通 CTO 唐有歡告訴 InfoQ:遠程開工對技術人員影響不大,但是對業務人員會有比較大的影響,因為市場銷售人員無法拜訪客戶進行面銷。他們目前的措施是轉到線上,以電話 / 微信營銷為主。

而鬥魚很早就部署了遠程辦公的模式,所以這次疫情下企業轉換成遠程辦公就顯得比較流暢。鬥魚的營收移動經理丁鵬告訴 InfoQ:“內部管理平台對每個人的需求、工作量都有把控。我們業務上其實還好,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不僅如此,丁鵬認為現在正好能驗證之前實施的“中台戰略”的成效:“第一,中台能解決我們研發的複用問題,達到快速開發的目的。在特殊時期,人手比較短缺,又要緊急上線需求,這時候中台相關模塊能組成模板快速開發相關功能;第二,在項目管理上我們也納入中台了,所以每天都做了什麼、提交哪些、質量怎麼樣、是否飽和之類的數據,都能在管理平台上體現。這樣即使遠程研發,也會對人員和項目進度有所把控。”

當然並非所有 IT 企業都能如此樂觀,我們採訪的武漢一家鐵路出行服務整合企業受到的影響就比較大。這家企業技術總監吳總告訴記者:“我們也啟動了遠程辦法,盡可能地恢復公司的正常業務運轉。但是因為公司主要業務在湖北,現在大部分的業務受疫情影響都無法開工。”

這家企業已經有 15 年曆史了,主要業務是為全國各火車站點提供智慧化服務建設和運營,做鐵路互聯網化轉型業務,屬於偏傳統行業的 2B 服務。但是自“封城”之後,湖北境內交通已經全面停運,勢必對企業現在的業務帶來影響。

武漢程序員,你們還好嗎? 3

吳總表示:“目前公司的應對措施是做減法縮減業務線,打造精品業務維持運轉。另外團隊組織架構也在進行重新調整,優化組織結構,保障公司能夠存活下去。”

疫情下的新希望

九省通衢的武漢,是整個華中地區的中心。美國有矽谷,中國有光谷(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光谷是全國最大的光纖光纜製造基地,也是中國光通信領域最強的科研開發基地。在光谷生態的帶動下,近幾年武漢崛起了幾千家初創企業。僅 2017 年,平均每個工作日就有 59 家企業在光谷誕生。

武漢也擁有一批老牌互聯網公司,比如斗魚、百納信息(海豚瀏覽器)、捲皮網、盛天網絡、寧美國度。此外,武漢也有很強的軟件外包力量,比如佰均成、軟通動力、東軟、中軟。

因為政策扶持,幾家大型 IT 企業也都在武漢設置了分部,比如華為、小米、360、今日頭條、海康威視、科大訊飛。

在封城的當下,華為深圳已於 2 月 3 日復工,而華為武研所,跟武漢大部分企業一樣,將復工日期推遲到了 2 月 14 日。

2 月 11 日,依據一級響應相關要求,武漢市在全市範圍內所有住宅小區實行封閉管理,無特殊需要一律不得外出。具體解封時間根據武漢市疫情情況另行通知。

2 月 14 日復工日來臨,但是疫情仍在持續,公交地鐵系統也沒有啟動正常運營,武漢企業復工之路依然困難重重。

在此次採訪中,大多數武漢的 IT 企業都或多或少受到影響,說沒有困難是不可能的。但是從我們的採訪中,無論是普通程序員個體,還是 IT 企業的創始人、CTO,我們更多感受到的還是積極樂觀和對未來的希望。

前幾天武漢某IT 群裡發布了一則消息:“各位朋友,我們加油湖北公益組織跟長江日報合作,製作長江公益防疫信息共享平台,現招募前端人員(大家做這個平台都是公益行為,志願參加),製作HTML 手機端頁面。謝謝!”當記者詢問是否需要幫助時,發布消息的朋友回复“已經找到人了”。

程序員志願者們,還在用自己的方式貢獻一份力量。

而印凱在採訪最後的一句話也讓記者印象深刻:“對於武漢的程序員來說,其實疫情下也面臨著新的希望,真的不用太沮喪。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接下來還要擴張;另外行業的洗牌也蘊藏著新的機會,比如IT 項目外包、遠程辦公、考勤管理… 看你如何看待。”

最後,以下邊這段話與所有武漢的兄弟姐妹們共勉:

解放了,我要去吃香噴噴的熱乾麵、軍軍燒烤,喝老母雞湯、最粉的排骨藕湯;去江灘曬太陽;爬山,在山頂上沐浴春光吐吐濁氣;騎自行車環遊一遍東湖,再去歸元寺裡再拜拜;逛遍武漢三鎮的大街小巷,到處逛吃逛吃…

文中受訪嘉賓徐崢、唐有歡、丁鵬、吳總為TGO鯤鵬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