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北斗20多年走過的不平凡創新路


從北斗一號向中國提供服務、北斗二號向亞太地區提供服務,到如今北斗三號開啟全球化服務進程,從奮起追趕到並跑超越,中國北斗人在短短20餘年裡實現了衛星導航領域的“驚人飛躍”。

端午特別策劃《我的中國“心”》,今天為您講述中國北斗這20多年來走過的不平凡創新路。

剛剛過去的一年,北斗衛星進入密集發射期。如今,在浩瀚的太空中,北斗衛星正在佈局全球組網,到2020年就可以為世界各地的人們提供全球定位、導航、授時、短報文等服務。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工程副總設計師衛星首席總設計師謝軍:從跟跑到並跑到今天呢,我們部分的功能性能指標已經可以說在國際衛星導航領域裡頭屬於這個領跑這樣一個地位。

雖然現在已經躋身世界前列,1994年我國開始規劃北斗藍圖的時候,這個領域還是一片空白,絕大多數人甚至對導航衛星一無所知。

這個用藥盒、牙籤和紙板製作的簡易模型,寄託了北斗人對中國導航衛星最初的夢想。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工程副總設計師衛星首席總設計師謝軍:這有我們畫的什麼4A、4B,這些是來表徵在天上衛星如果出現什麼情況以後,我們整個衛星的姿態會有什麼這個變化,這些的變化會不會對我有效載荷的天線啊,造成什麼位置上的偏差。

雖然起步晚,底子薄,北斗人還是給自己定下了“三步走”的目標。那就是“2000年,北斗一號向中國提供服務;2012年,北斗二號向亞太地區提供服務,2020年,北斗三號向全球提供服務。”

從無到有,困難重重,要想造出自己的衛星,就得突破核心技術。

上圖這個方方正正的匣子叫銣原子鐘,是導航衛星的核心部件,它決定著衛星導航的靈敏度。當時只有少數國家能夠製造,一旦國外停止供貨,北斗衛星的研製將徹底停擺。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衛星副總設計師 王金剛:我們中國要搞自己的導航衛星,還是要把關鍵的技術要掌握在我們國家自己手裡邊,不能完全依賴於別人。

國外技術封鎖,又沒有任何經驗可以藉鑑,選擇創新,那就意味著沒有退路。科研人員們只能一點點摸索。然而,接二連三的失敗,讓他們的科研經常回到起點。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工程副總設計師衛星首席總設計師謝軍:沒有這個合適的這個試驗方法,那麼就來比對方法一,方法二,哪個更能準確的反映我的這個產品的最終特性,應該說想了很多辦法。

就是憑著這股不服輸的軸勁兒,研發人員又連續攻克了行波管放大器國產化等一系列技術難題。

對於導航衛星來說,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密集發射的背後是更嚴苛的標準。就在第9顆北斗三號衛星某關鍵單機測試中,總體主任設計師劉家興發現了一個關鍵指標超標一納秒。一納秒是什麼概念呢?十億分之一秒,短到用“瞬間”都難以形容,劉家興卻跟它較上了勁兒。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衛星總體主任設計師 劉家興:如果不把這個問題搞清楚,那也就是說我們就是要帶著隱患、帶著遺憾、帶著疑慮,讓衛星去上天。

此時,距離衛星發射窗口只有四個月。北斗人不眠不休,反複測試,最終發現,單機的軟件設計存在瑕疵,經過修改後,指標正常了,衛星成功升空。

事實上,二十多年來,這樣的較真是北斗人的常態。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衛星副總設計師 王金剛:對待任何不符合性,一定要把它徹底地消除掉,才能發射。

不帶一絲隱患上天,20多年來,以“萬無一失”的工作態度,北斗人先後把45顆衛星精準地送入太空。如今,在風馳電掣的動車組、在茫茫大海的漁船上、在如影隨行的手機裡,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北斗系統正在大顯身手。

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斗三號工程副總設計師 衛星首席總設計師 謝軍:闖過來,幹過來的。我們都有一個理念就是,用成功來報效祖國,用卓越鑄就輝煌。

記者手記

在採訪中,讓記者感受最深的是幾代北斗人,這20多年對這份事業的執著和熱愛。因為他們深深知道:只有擁有自己的技術,才能在關鍵時刻不被卡脖子。 “自主創新、團結協作、攻堅克難、追求卓越”是他們銘刻於心的北斗精神,正是堅守這樣的信念,快速發展的中國北斗工程,正在成為一張享譽世界的靚麗名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