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勝貴為以色列國鳥,為何要把自己弄臭烘烘的?


戴勝貴為以色列國鳥,為何要把自己弄臭烘烘的?的頭圖

戴勝貴為以色列國鳥,為何要把自己弄臭烘烘的?

文/明石小艾

嗨,朋友們,你們有沒有看見過一種鳥,它的頭上長著一種獨特的羽冠,又有長長的鳥喙和棕黃色的羽毛,還老是被錯認為是啄木鳥。如果湊近了,你還能聞到它身上那沁人心脾,臭不可耐的體味。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戴勝。老話又叫它“臭姑鴣”。

拗口的名字,哪裡來?

它為什麼會叫戴勝這個拗口的這個名字呢?

原來在古代,“勝”是一種女性的頭飾,而戴勝這種鳥頭頂的羽冠也像是戴了一個勝,所以這種鳥因此得名戴勝。不過比起戴勝這個正式名,還是“臭姑鴣”這個名字更讓人覺得熟悉一些,這因​​為戴勝的窩據說奇臭無比,連帶著也讓每天生活在其中的戴勝鳥變得臭烘烘的了。

戴勝具體有多臭?不知道該說幸運還不幸呢,我可從來沒聞過戴勝的味道,歡迎聞到過的朋友在評論區分享一下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味道。

臭不可耐是如何“捂”成的?

那麼戴勝為啥這麼臭?

首先,是因為戴勝巢中的糞便從不清理,再加上它們又是主要以蟲子為食,蟲子吃剩的殘渣加上鳥糞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那味道,想一想就覺得上頭。不過不僅僅是戴勝這樣,其實絕大部分鳥都不會清理自己鳥巢的。

原本就已經夠臭了,到了繁殖季時,戴勝雌鳥的尾脂腺還會分泌惡臭的氣味,臭上加臭,刺鼻又辣眼。這種惡臭的味道可以有效地驅趕天敵、保護雛鳥。兩種臭上加臭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那味道,真是管陰溝不叫陰溝—那叫一個地道。

最後再加上戴勝“咕咕-咕咕-”的叫聲,所以“臭姑鴣”這個名字可謂是名副其實,比戴勝這個本名還響亮多了。除此之外,戴勝還有很多像“胡哱哱”“花蒲扇“山和尚”“雞冠鳥” 這樣的別名,大多數都來源於它頭頂的羽冠。明明是可以靠顏值吃飯的鳥,非要把自己的名聲都要整得臭臭的,真是讓人無語凝噎啊!

戴勝廣泛地分佈在歐亞非大陸上,適應性又十分的強,因此無論身處於城市還是農村中都應該很容易就能見到戴勝。前面說到戴勝吃蟲,實際上戴勝根本就是個蟲類殺手,它主要以蝗蟲、螻蛄、石蠅、金龜子、跳蝻、蛾類和蝶類幼蟲及成蟲為食,也吃蠕蟲等其他小型無脊椎動物。

作為一隻鳥,戴勝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肉食鳥了,我們人類自己吃多了肉類後的便便的臭味都夠刺激了,想想戴勝的鳥糞,一定臭的更刺激吧!

前面不是說了戴勝有很長的鳥喙嗎?這是戴勝撞臉啄木鳥的地方,也是它與啄木鳥最大的不同,啄木鳥的鳥喙又長又粗又直像一根釘子,能夠釘穿樹皮找到蟲子,而戴勝的鳥喙它又長又細又彎,要是讓它啄樹還真是難為它了,其實戴勝的鳥喙主要是可以很方便地探尋地面之下的食物,來抓到自己愛吃的小蟲子。

臭鳥竟是以色列國鳥?

別看戴勝是個臭鳥,有的是人愛它。

2008年5月29日,以色列建國60週年大慶的活動中,以色列總統希蒙·佩雷斯就在耶路撒冷宣布戴勝鳥為以色列的國鳥。而戴勝之所以能當選這一殊榮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美麗、盡職盡責,能照顧好自己的後代。我國古代著名詩人賈島也寫過詠戴勝的詩,看來欣賞戴勝的美是不分國界的。

不愛乾淨,還能搞出大發明。

雖然戴勝不講衛生的習慣,令人“反感”,但是戴勝這個壞習慣卻間接地搞出了一個全自然界獨一無二的大發明。

具體的時間點,來自西班牙格拉納達大學和塞納斯·阿里達斯大學的一組研究發現戴勝還通過分泌的一種物質,防止鳥蛋感染導致胚胎死亡。

要知道戴勝從不清理鳥巢中的鳥糞,因此環境非常糟糕,也就滋生了很多細菌。而需要被長期放在巢穴中的鳥蛋雖然是密封的,但上面其實有著很多肉眼無法看到的孔洞,這也成了細菌暢通無阻進入鳥蛋的通道。如果放任細菌侵染鳥蛋,戴勝鳥的繁殖成功率將非常低。因此,為了後代的生存,戴勝乾脆就演化出了世界上最獨特的一種方式來防止細菌入侵它們的胚胎。

戴勝的尾脂腺內生活著很多兼性厭氧菌種和幾種專性厭氧菌種(多數為梭狀芽胞桿菌),這些細菌會被戴勝媽媽通過尾脂腺分泌的油脂被均勻的覆蓋到戴勝的蛋上。實驗人員們猜測,正是這些被戴勝塗抹在蛋殼上的細菌,保護戴勝在蛋殼中的胚胎免受病原體細菌的感染。

因為對細菌來說,生活的環境也是一畝三分地,如果其他細菌來了,那麼意味著自己生活的環境會減少,所以細菌會積極滅殺別的細菌,抗生素便是利用這個特點研發的。

如果真如猜想這樣,戴勝將成為已知所有的鳥類中唯一會通過共生細菌來減少鳥蛋感染病原體概率的鳥類。

為了驗證猜想,實驗中研究人員嘗試性地阻止戴勝用尾脂腺的油脂覆蓋鳥蛋,結果這一批人工孵化的鳥蛋孵化成功的概率真的就就大大降低了,而蛋殼之下有害病原菌的存在的數量也比普通鳥蛋有著明顯增加。

這一發現證實了最初的實驗假設,進一步分析發現,戴勝尾脂腺分泌物中含有一種被稱為細菌素的蛋白質,它可以進一步阻止其他病原體進入蛋內危害胚胎。因此,戴勝腸球菌的細菌菌株濃度越高,卵中保持無病原體的可能性就越大。

看來不光是人類會以毒制毒,戴勝也會!

更精彩的是,研究還發現,戴勝鳥的蛋在蛋殼表面結構上還有很多小的凹陷。這些小的凹陷或空洞似乎起著容器的作用,從而讓有益菌的尾脂腺分泌物能均勻的覆蓋鳥蛋表面。 “殺菌液”到位了,連蛋殼也能打出完美配合。

小小戴勝鳥,真是太機智了!

參考文獻

戴勝鳥蛋殼的特殊結構增強了攜帶共生體的尿尾分泌物的粘附,從而增加了孵化“成功”
Manuel Martín-Vivaldi、Juan J. Soler、Juan M. Peralta-Sánchez、Laura Arco。 Antonio M. Martín-Platero、Manuel Martínez-Bueno、Magdalena Ruiz-Rodríguez 和 Eva Valdivia。
動物生態學雜誌DOI:10.1111/1365-2656.1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