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居民存款已超90萬億!可轉為長期養老資金的金融資產非常可觀


全文共3245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編者按

正在努力去房地產化的金融,新的路徑依賴在哪裡?在新舊賽道換軌之際,數字金融、綠色金融和養老金融漸漸脫穎而出,越來越成為未來金融的最大共識。在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上,從廟堂到江湖,從企業到學者,對此多有討論,仁智互見。為此,我們策劃了這組特別報道,加入這場頭腦風暴之中。

“最美不過夕陽紅”,老年人的幸福感和獲得感也關係到千家萬戶。近年來,金融監管部門也在穩步推進養老金融改革,支援金融機構創新產品服務供給,引導全行業開展一些有益探索。在理財、保險、基金“三駕馬車”共同綢繆的背景下,養老第三支柱的助推和試點探索也在逐步進行,養老理財產品試點、個稅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養老目標基金等,無不在關注老齡化趨勢下老年人的幸福生活。


在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中,多位嘉賓就養老金融、養老保險的發展建言獻策,並針對如何補充養老第三支柱短板等問題提供解決思路。放眼未來,養老金融究竟該如何發展,三大行業又該如何破局?

養老金融勢在必行

在人口老齡化的背景下,如何幫助老年人安度晚年生活,已經成為全世界主要國家共同關注的議題。據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我國曆次人口普查60歲以上,65歲以上老年人佔總人口比重總體呈上升趨勢。其中,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60歲以上老年人佔比達到18.7%,其中,65歲以上老年人佔比13.5%。未來五年我國老年人口將達到3億,由輕度老齡化過渡到中度老齡化階段。

10月21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中國保險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陳秉正在金融街論壇“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養老金融服務”分論壇中提及,當前社會老齡化程度的不斷加劇對養老保障提出了巨大需求。同時,也須動員社會各界力量、資源介入養老保障,彌補政府單方提供養老保障的壓力。此外,人民群眾在養老保障方面的需求也日益呈現多元化、多層次的特點。

面對老齡人群金融服務需求,金融行業已經採取哪些行動?以保險業為例,10月21日,在金融街論壇“應對人口老齡化,加快發展第三支柱養老保險”分論壇中,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肖遠企強調,2021年前三季度商業養老年金保險保費收入有460億元,累計積累了超過了6200億元的責任準備金,保持了穩健增長勢頭。


圖片來源:壹圖網

“隨著社會對養老金融產品的需求進一步釋放,第三支柱市場潛力很大,”肖遠企進一步表示,“目前,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2.64億,佔比18.7%,養老金融需求非常巨大,而我國居民存款已經超過90萬億元,可轉化為長期養老資金的金融資產非常可觀,規範發展第三支柱的基礎和條件比較成熟。”

延伸閱讀  TCL科技三季報同比增500%,股價或已透支

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也指出,隨著我國醫療健康的保障越來越強,未來中國老齡化的情況會愈加突出,因此,未來如何提升老年人的幸福感,包括保障其正常的生存、心理健康以及疾病治療,對於我們國家整個社會的發展都顯得極為重要。而發展多層次、多樣化的養老金融,是我們國家保障國民健康的一項戰略。通過提供各種養老金融產品以及其他的服務產品,有望保障老年人老有所養、老有所康,能夠身心愉悅地生活。

“三駕馬車”齊頭並進

在我國養老第一、第二支柱發展相對成熟的基礎上,為進一步推動老年人養老生活得到保障,養老第三支柱的補充也顯得尤為重要。

何為養老第三支柱?據興業證券經濟與金融研究院海外研究中心高階分析師張博在此前的研報中介紹,我國三支柱養老體系已建立。其中,第三支柱為個人商業養老金,以個人名義自願參與的養老金,形式可為保險、基金、信託、理財等,不過,目前缺乏統一的統計口徑,截至2020年底只有稅延商業養老金被納入統計口徑。2018年5月稅延養老保險試點標誌我國第三支柱養老正式開啟;2021年3月專屬商業養老保險試點是我國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的又一實踐探索;二者分別以稅收優惠和靈活投保的方式刺激商業養老需求。

正如張博所說,在養老第三支柱已啟動的背景下,金融機構助力養老保障發展的養老金融應運而生。除上述提及的保險行業,近年來,銀行、基金行業也都在努力探索,相繼推出創新產品。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具體來看,2021年9月10日,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釋出《關於開展養老理財產品試點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顯示,自2021年9月15日起,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武漢市和成都市,建信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和招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深圳市,光大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青島市開展養老理財產品試點。試點期限暫定一年。試點階段,單家試點機構養老理財產品募集資金總規模限制在100億元人民幣以內。

《通知》還要求,試點理財公司要創設符合長期養老需求和生命週期特點的養老理財產品,推動養老理財業務規範發展,積極拓寬居民財產性收入渠道。試點理財公司應當結合試點地區情況,穩妥有序開展試點,健全養老理財產品風險管理機制,實施非母行第三方獨立託管。

而在公募基金方面,早在2018年8月,意在助力投資者個人養老儲備,強化長期投資意識的養老目標基金(以下簡稱“養老FOF”)正式獲批。彼時,首批14只產品(份額合併計算,下同)首發,至今已三年有餘,不僅成立總數量增長至超140只,總規模也由首發時的不足40億元,到如今超過800億元。

就發展第三支柱養老金,天弘基金副總經理朱海揚表示,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只涉及個人生命週期的縱向共濟,是真正自主決策的長期資金,只有跨越時間維度抵抗通貨膨脹,爭取養老金的保值增值,才能創造出國民在養老個人賬戶的獲得感。

政策、行業共同發力

延伸閱讀  中鋁國際控股子公司環境違法被罰6萬元

當然,目前金融行業助力發展養老第三支柱也仍有諸多難點存在,例如配套制度政策的缺乏等。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通過金融機構提升自身產品適應新形勢的能力,提高穩健投資能力,甚至是三大金融行業產品的互相補充,可以從一定程度上推動養老金融的快速發展。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以下簡稱“保險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邢煒在近期的“中國養老產融結合”閉門研討會上表示,新形勢下保險行業參與第三支柱養老保險仍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建議在第三支柱制度政策制定層面進一步釐清概念、明確責任。儘快搭建制度框架和原則性內容,儘早出臺相關配套制度和實施細則。採用多元化的激勵措施,以實現第三支柱政策的普惠性和廣覆蓋。加強統一監管,對第三支柱各類市場參與主體設定一定準入門檻和規範標準,建立統一性和包容性的產品認證稽覈機制,有序將符合規定的各類金融產品納入第三支柱養老投資的範圍。

除政策的缺乏外,金融行業自身也仍有較大的可提升空間。今年9月,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黨委委員、副祕書長黃麗萍曾建議,大力推進以個人賬戶製為核心的第三支柱養老金體系建設,做好養老儲備和投資運營制度供給;在基金行業做好制度和服務配套,開發滿足全生命週期養老需求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持續推動養老型投資工具的普及教育,強化基金服務養老能力,培育和壯大基金行業長期投資的意願和能力;適當放寬養老保險的投資範圍和投資比例,完善與高質量增長要求相適應的長週期考核機制。


圖片來源:壹圖網

中國人壽副總裁、總精算師利明光表示,保險業要在服務養老保障體系中有所作為,必須主動適應形勢,加強自身能力建設,全面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加優質的保險產品和服務,包括持續加大養老保險產品創新,豐富產品供給;著力提升適應養老資金投資要求的長期投資能力;進一步加強跨週期的資產負債管理能力建設。

王紅英則表示,金融機構是養老產業市場化的一個重要支撐力量,通過理財、保險、基金以及一些其他的金融方式,能夠幫助老年人獲得更加穩健的養老收入。因此,養老產品的開發也應該讓更多的資本參與其中,疊加未來稅收優惠政策的落地等,有望共同使養老金融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援。

此外,在王紅英看來,養老金融戰略當前,三大類投資品種甚至可以實現優勢互補。“對於老年人而言,理財、保險和基金是從不同的角度,為不同的投資需求提供支援。一方面,既保障了老年人能夠有穩定的收入;另一方面,也可以通過基金等風險相對較高的投資獲得相應的超額收益,從而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因此,從一定程度上看,三大行業並不是矛盾的,而是可以科學地搭配組合的。”王紅英說。

記者丨劉宇陽

編輯丨張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