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船借箭是真是假?古代打仗,敵人的弓箭我能直接拿來…


草船借箭是真是假?古代打仗,敵人的弓箭我能直接拿來用嗎?的頭圖

草船借箭是真是假?古代打仗,敵人的弓箭我能直接拿來用嗎?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靈吸怪

字數:3059,閱讀時間:約11分鐘

編者按:曾有朋友在冷研的文章後留言問“草船借箭,能用嗎?”這實際上是兩個問題。即:古代戰場上是否充斥規格不一的箭,射手能否使用不同規格的箭?也就是說,對方射過來的箭,真的可以拿過來就用嗎?會不會因為形制和長短的不同,而無法使用呢?比如網絡上一直有這樣一個傳聞,蒙古人進攻日本時,因為繳獲的日本弓和箭都太長沒法用,所以導致最終戰敗。那麼在古代,實戰情況到底如何呢?

首先,第一個問題,古代戰場上是否充斥規格不一的箭?回答:是的。在整個中國古代,除了特別依賴火器的清朝,其他所有的封建王朝都沒有規定軍隊士兵“一定要用”哪一種弓哪一種箭。光《武經總要》就記載了好幾種不同的弓形,以應對不同的戰場環境。不同弓形不同拉力,肯定有不一樣的拉鋸和磅數,用的箭就更不一樣了。即使是強硬規定全國祇能用一種弓形的清代,也記錄了多種不同形制的箭。先不說撿敵人射過來的箭,光自己就得帶不同的箭。比如,如果諸位讀者大爺練了一手好箭法,穿越後用這樣的箭

在古代戰場上一箭一個收榮譽時,遠處一聲怒吼“把你們隊箭法最好的找來,給我射斷賊人的旗桿”!然後你的隊長給你遞過這樣箭頭的箭

▲來自網友學古識人

“小子,挫挫那些賊人的銳氣,射中了我幫你請功”這時候你要是面露難色,說我練的功夫是固定拉鋸、固定箭重的……

你覺得,額,差異好像也不大,試試無妨,那這樣的

▲來自網友學古識人

差距也不大?

▲《中國古箭簇鑑賞》 孟潤成,154頁

这差距也不大?光看鋌的粗细就知道箭不但不等长,还不等粗。那你要说这些箭你都用不了了?

那逞英雄可就沒你份兒了。畢竟,英雄的弓囊裡有的是這樣的和那樣的箭頭。

▲來自網友和平舊貨攤

▲來自網友惠德市好古收藏

▲來自網友用戶_07466975

都是耀武揚威露臉的時候用的。

其實,有不一樣的箭不代表不講規矩。古代軍器規矩十分森嚴。不過不同時代的“森嚴”含義不太一樣。而且青銅時代和鋼鐵時代的“規矩”差距很大。在青銅時代,由於鑄造的原因,青銅時代可以輕易地降低武器公差。體現箭頭這樣的大宗消耗品上。就是青銅時代任何一個諸侯國的箭頭一致性都非常高。

▲楚式銅簇,明顯比上圖我手裡的那一抓鑿子頭一致程度高

不論弩箭也好弓箭也好,青銅箭頭的公差肉眼是不易分辨的。進入鋼鐵時代則不然。由於是鋼鐵是鍛造成型,所以漢以後的箭頭公差都進入“肉眼可見區別”的範疇。但規矩仍然是有的。尤其進入遼宋元金時代,不單箭頭的一致性幾乎達到封建時代最高。而且交戰雙方的武器風格十分地趨同,隨意從古戰場挖出來的箭頭尺寸都差不多。基本可以認為,你和敵軍用的武器沒什麼大區別。

▲來自網友~~~俠客行~~~


所以,對於古代弓箭手,當你拿到一支箭,不論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能用,那是必須的技能。在古代戰場,只要是長度超過手上弓弓擋一掌寬,箭桿沒有暗傷,箭尾扣得上弦的箭,都能射。 “箭桿沒有暗傷”這個還可以放低點標準。畢竟古代沒有玻纖碳纖,竹桿的容錯性還是可以的。只要沒到明顯裂開的程度,都可以使用。所謂“不能用”,大部分說的是弓箭射不了弩箭。畢竟弩箭很可能短過弓箭太多,就算弩箭夠長,由於弩箭通常沒有箭尾扣,也不好搭上弓弦。非說射當然也行,夠長就可。不過戰場上這麼多能用的,何必非跟弩箭過不去。


然後我們談談技法。現在流傳下來的古代射書有續修四庫全書《射書》四卷,武經射學正宗,武經七書匯解.《射法秘傳攻瑕》一卷,武經匯解末卷,征南射法,科場射法指南車,射藝津梁,射說,學射錄,貫蝨心傳,紀效新書《射法篇》,兵技指掌圖說,唐代和明代《射經》各一本。就這麼多了。這些射書有的有圖有的沒圖。不論有沒有圖,在文字說明中​​,對“入彀”的知識點基本集中在前手和肩膀。對後手的撒放要求很多很細,可是對於如何靠位則說得不多。說明古人對於“箭多長拉鋸多大”不做硬性要求。他們的關注點其實是射手能不能做到“直線用力”和“有意瞄準無意撒放”。只要“弓箭”還是用彈性勢能把直而長的箭射出去,那麼開工時的“直線用力”就是必然的要求。而要達到直線用力的結果,固定拉鋸“既不充分也不必要”。 75CM的箭能夠直線用力,80cm也能,85CM也能,長到90CM,也能達成“直線用力”這個結果。大家別以為拉鋸固定了,就達成直線用力。其實,就算固定了拉鋸,前手動作不穩,一樣達不成“直線用力”。

▲青島圖書館《射經》

另一點是你要面對不同距離和不同高度的敵人。你把後手靠位定死了,敵人在馬上/山上/城牆上你怎麼辦?敵人在運動怎麼辦?且不說“高速運動”,就是敵人的隊列向你走過來這麼緩慢的速度,怎麼辦?最極端的時候,你在城門樓上,敵人在你正下方,你怎麼射?所以,射姿是一定要調整的。至於是調整拉鋸還是俯仰角還是後手過耳還是摸哪,都可以。

▲雲南博物館弩箭

據筆者混跡互聯網的觀察經驗,“用慣短箭的人用不了長箭”的說法基本都可以追到這樣一則傳聞:蒙古人進攻日本時,一開始雖然打了勝仗,但是繳獲的日本弓和箭都太長沒法用。這種說法的來源十分可疑。因為日本正倉院館藏的歷史箭普遍不長,確實有長達89cm的雜箭,可是正倉院保存的古箭還有70~76厘米的呢。正倉院裡的白葛胡祿,赤漆葛胡祿,漆葛胡祿裡的多數長度在79~84cm之間,其中84cm長的箭一整桶就有35枝。這和尼雅95M墓,末扎滾魯克一號墓,鄯善洋海墓,洛浦縣山普拉古墓出土的箭尺寸是一個等級的。 80~85厘米,這個尺寸在中國從先秦用到明末,何來在日本見到更長的箭用不了之說?有睿智的網友肯定要說,那是太遙遠的古代了,近代呢,近代日本人用的可是一米多長的箭呢?難道明代那些用短箭的技術能兼容這麼長的箭?能。日本日置流在分野前,在鼻祖時期,姿勢動作和武經射學正宗的射姿是一模一樣的。是不是學的中國目前不可考,但是在康熙末期雍正初年,日本確確實實從中國引進了五位射術教師前往日本教授騎射技術。雍正六年,時任浙江總督的李衛向皇帝奏報《日本誘招內地氏人教習弓箭等不法情由折》,裡面圈定了陳若採、沈大成和馬醫劉經光等五人。其中陳若採是張恆晫的化名,而張恆晫是正經武舉,雍正元年浙江武鄉試的第五名。其父張彬如是一位職業射師,曾任過百總。李衛上奏摺的時候這幾個人已經全部在日本開課教學了。到雍正九年,所有涉案人員全部歸案,騎射技術在日本也開了花。我們不能認為日本的騎射技術都是這幾個人傳授過去的。但是明清的騎射技術在日本並沒有水土不服這絕對是肯定的。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的射術不可能兼容不了長箭。而且,日本的大拉鋸射法,中國人能沒見過?

即使是拿著90厘米甚至更長的箭,這也毫無問題。上文提到,箭短才無法使用,箭長要用沒任何問題。只要能搭上弓弦,一樣射得出去。至於說和平時手感不一樣影響精度,這一點問題都沒有,大不了離近點再射。

活人還能被尿憋死不成。

最後提一句:與清代動輒抄家的“文案”不同,雍正年間這起教授日人騎射案,皇帝沒有殺人。一個也沒殺。在皇帝心裡,筆桿子和箭桿子哪個危害大不言而喻。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靈吸怪,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