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省份三季報:粵蘇爭雄,晉贛搶眼,豫陝失速


每經記者:淡忠奎 每經編輯:劉豔美


截至目前,除新疆和西藏外,全國已有29個省份公佈前三季度主要經濟資料。

此前,受“煤炭供應不足、汛情等偶發性因素與結構性因素”影響,全國三季度經濟增速有所放緩,而各省份具體表現如何,也格外受到關注。

從GDP增速來看,湖北、海南、北京、浙江、山西、江蘇、安徽、江西、山東、重慶9個省份跑贏全國9.8%的增速,其中湖北、海南、北京分別以18.7%、12.8%和10.7%的增速位列前三。

反映在經濟總量上,區域競爭格局也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前三季度廣東和江蘇雙雙突破8萬億,二者差距正持續縮小;湖北經濟快速反彈,前三季度GDP已超過湖南,能否再超福建重返全國第七位,成為留給年末的懸念。

各省份“三季報”還反映出哪些趨勢?哪些省份逆勢而上,又有哪些省份經濟承壓?

“巔峰”對決

在已公佈資料的29個省份中,前三季度GDP超過2萬億元的有15個。


其中,廣東、江蘇前三季度GDP雙雙突破8萬億元,山東、浙江、河南分別單獨位居6萬億、5萬億和4萬億量級,四川、福建、湖北、湖南、安徽及上海同屬3萬億級別,北京、河北、江西和陝西則處在2萬億級別。

作為中國經濟“雙雄”,廣東和江蘇依然穩坐頭兩把交椅,前三季度分別實現GDP 88009.86億元、84895.7億元,二者之間的差距已從去年同期的4588.27億元,進一步縮小至3114.16億元。

從增量上來看,江蘇2021年前三季度GDP相比去年同期增長11086.9億元,高居全國第一,廣東、山東、浙江三個經濟大省緊隨其後。

江蘇追趕廣東的勢頭不容小覷。從兩年平均增速來看,江蘇和廣東分別為6.3%、5.1%,廣東未跑贏5.2%的全國平均水平,江蘇則位居全國前列,僅次於海南(6.8%)和浙江(6.3%)。

這背後,是二者在工業資料上的不同表現。

前三季度,廣東、江蘇二產增加值分別為34684.45億元、37300.6億元,增速分別為11.1%、12.5%,兩年平均增速分別為5.0%、7.1%。不僅如此,廣東、江蘇前三季度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分別為12.1%、15.8%,兩年平均增速分別為5.2%、9.5%,差距明顯。

延伸閱讀  31省養老金PK,西藏爸媽荷包最鼓!專家:未來差距會縮小

實際上,廣東工業企業利潤增速下滑,已引起關注。根據廣東省統計局披露的資料,1-8月,廣東規上工業實現利潤總額0.64萬億元,同比增長16.3%。同期,江蘇規上工業利潤總額為0.60萬億元,增速高達43.8%;全國平均增速則為49.5%。

有觀點認為,這主要跟原材料價格、能源價格和國際貨運成本的變化等因素有關。此外,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牛鳳瑞告訴城叔,這也跟廣東規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基數較高有關。去年前8個月,受疫情等因素影響,全國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基數較低。相對全國來說,疫情對廣東的影響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大。

資料顯示,去年前8個月,全國規上工業實現利潤總額37166.5億元,同比下降4.4%,而同期廣東實現規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0.54萬億元,同比增長1.2%。

跟粵蘇之爭類似,北京和上海兩大直轄市的競爭也很膠著。

前三季度,北京憑藉10.7%的GDP增速再次逼近上海,呈現出齊頭並進的態勢。二者GDP分別達到29753億元、30866.73億元,差距從去年同期的1542.49億元縮小至1113.73億元。

北京加速追趕,主要原因同樣在工業。在29個省份中,北京前三季度工業增加值增速達38.7%,兩年平均增長17.7%,可謂一騎絕塵。

其中,醫藥和電子等支柱行業功不可沒。北京市統計局此前分析指出,疫苗生產帶動醫藥製造業增長3.3倍,電子裝置製造業增長也達到兩成左右。

中部“進擊”

“巔峰對決”之外,湖北的快速“回血”也頗受關注。

受疫情影響,去年全年湖北經濟遭遇重創,未能實現正增長,GDP也由此被福建超越,從第七位下滑至第8位。

今年前三季度,湖北GDP達34731.56億元,以18.7%的增速繼續領跑全國。相比去年同期,湖北經濟總量已反超湖南,排在全國第八。目前,湖北與福建GDP尚有465.05億元的差距,能否奪回全國第七的位置,尚存懸念。

除湖北外,中部省份山西、安徽和江西,同樣呈現“進擊”之勢。前三季度,三省經濟增速分別為10.5%、10.2%和10.2%,兩年平均增速5.8%、6.3%和6.3%,均處於全國前列。

尤其是山西,前三季度GDP從去年同期12499.9億元增至15584.85億元,增量達3084.95元,名義增速高達24.7%,在29個省份中排名第一。

究其原因,一方面,山西是能源大省,為“半個中國”承擔著煤炭保供重任,需求上漲、價格上升,一定程度上也帶動了山西經濟增長。前三季度,山西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14.0%,位居全國前列。

另一方面,異軍突起的外貿表現,也是撐起山西亮眼經濟資料原因之一。前三季度,山西進出口總額達1703.4億元,增長76.8%,增速在已公佈資料省份中位居第二,僅次於西藏。

與此同時,中部另一存在感較弱的省份江西,在一季度GDP成功反超“老對手”陝西后,三季度將差距進一步擴大至407.82億元。全年來看,江西大概率將守住全國第14的位置。

延伸閱讀  交易異動!國科微:近3個交易日上漲41.41%

其動力同樣主要來自工業的有力支撐。前三季度,江西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14.7%,兩年平均增長8.5%。分行業看,專用裝置製造業增長30.0%,金屬製品業增長26.6%,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裝置製造業增長23.7%。

相比之下,西部省份前三季度經濟表現整體較為平淡。

在增速跑贏全國的10個省份中,只有重慶一個西部省份。四川、廣西、雲南、貴州、甘肅、寧夏、陝西、青海等,均未能達到9.8%的全國平均水平。

對此,陝西省經濟學學會副會長、西安石油大學教授曾昭寧認為,去年受疫情影響,西部地區受到的衝擊相對較小,而東部地區相對較大,因此形成了西部地區相對較高的基數,這影響了西部地區今年的增速水平。

豫陝承壓

其中尤為值得關注的是陝西。

前三季度,陝西GDP為21193.18億元,增速達7.0%,兩年平均增速4.1%,均排名全國倒數。

從工業支撐來看,陝西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7.2%,兩年平均增速4.2%,均低於全國平均增速。從投資來看,陝西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3.1%,兩年平均增長僅0.3%。

陝西省統計局此前在分析前三季度經濟執行情況時提及,陝西面臨“下行壓力明顯加大的挑戰”————

一是企業經營壓力加大。陝西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同比上漲25.9%,購進價格上漲24.8%,均高於全國水平,導致下游企業成本增加、經營難度加大;

二是工業發展仍然依賴煤炭、石油、電力等能源產品的剛需拉動。36個非能源行業中21個增加值兩年平均增速仍為負增長,仍未恢復至疫情前水平;

三是投資增長後勁不足。全省新開工專案計劃總投資同比下降15.5%;新開工專案的平均規模僅為0.84億元,同比下降20.6%;

四是隨著疫情反覆和十四運保障防疫政策的收緊,全省限上零售業銷售額、住宿、餐飲業營業額增速均較上半年呈現不同程度的回落,特別是住宿業營業額兩年平均下降5.4%。

同樣“失速”的,還有陝西的“鄰居”河南。

受暴雨、疫情等因素影響,前三季度,河南GDP為44016.24億元,增長7.1%,兩年平均增長3.7%,均遠低於全國平均增速。縱然憑著“基數”優勢,全國經濟第五省的地位暫未受到威脅,但跟第四名浙江的差距已從去年同期5949.29億元擴大至8836.76億元, 面臨“標兵漸遠,追兵漸近”的形勢。

延伸閱讀  券商、基金兩月內乘風“追擊”北交所 買方“後備軍”排隊申報待入局

河南省社科院原院長張佔倉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分析,今年前三季度,河南每個季度的增速均低於全國增速,是幾十年不遇的重大難題。

“我們的固定資產投資依然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固定投資增速緩慢,民營經濟投資增速更慢,這說明我們河南經濟發展的活躍程度不夠。在支撐GDP的投資、消費以及出口‘’三駕馬車”中,固定資產投資與消費兩大領域都不夠活躍。”

形勢嚴峻,能否實現逆勢翻盤,成為陝西和河南眼下最大的考驗。

每日經濟新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