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為什麼2020年將是比特幣閃電網絡最好的一年


閃電網絡(Lightning Network)較之其他網絡擁有更好的隱私性和市場流通性管理,再加上其獨特的蹦床路由、Wumbo(參見譯者註)通道、消息收發機制等等,我們有理由相信,2020年閃電網絡注定將為這個世界帶來驚人的改變。

在比特幣的規模化解決方案方面,閃電網絡2019年的創新有許多亮點。

首先,對於通過網絡轉移大筆比特幣資產,閃電網絡的開發人員取得了重大進展;並且推出了第一個“中微子”(輕量級客戶端)移動錢包;還召開了第一次閃電技術大會支持比特幣交易的第一次重要集成正式上線,還有其他創新就不在此一一列舉了。加密貨幣風投公司MultiCoin Capital的首席分析師Ryan Gentry在Decrypt網站的採訪中對此的評論是,這些技術創新都是“重要的里程碑”。

閃電網絡這個在比特幣區塊鏈之上的超高速支付層,它能讓用戶以最快的速度、最低廉的價格發送和接收比特幣。 2020年閃電網絡有望帶來更多的驚喜,甚至或許會引發一些震驚。

加拿大區塊鏈服務提供商Blockstream的首席戰略官Samson Mow說:“對於閃電網絡這是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時刻。到2020年,我期望看到該網絡的持續增長以及隱私性的進一步改善。”

讓閃電支付變得更容易

閃電網絡的支付變得越來越容易,同時開發人員期待著多路徑支付的進一步發展。這使得多個支付通道可以同時協同使用,這意味著支付可以被拆分成更小的模塊進行處理。反過來,這也意味著大量的比特幣可以既迅速又便宜地在網絡中進行發送。

但反觀閃電網絡正在進行的研發,多途徑支付並不是唯一的選擇。

比特幣錢包和支付服務提供商Breez的聯合創始人Roy Sheinfeld說,這家創業公司正在研究通過使用“避雷針”(Lightning Rod)進行異步支付,“避雷針”是一種新的離線式支付協議,該協議並不需要移動節點同時在線,就能讓用戶進行支付。

Roy預計,支付通道容量也將增加。被稱作“Wumbo channel”的通道正在建設中。一旦使用這些通道,不僅將移除目前0.167比特幣的通道限制,還能讓支付活動的參與者自由地設置他們期望的最高交易限額。

另一個即將到來的創新是“蹦床路由”。這將使客戶能夠通過被稱為“蹦床節點”(trampoline node)的特殊節點來對支付進行中繼,從而在不必引入手動操作的情況下簡化他們的網絡交易。

閃電網絡強大的伙伴們

我們還將看到更多的比特幣交易所加入閃電網絡。 Bitfinex,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之一,去年12月,剛剛新增了比特幣閃電網絡的節點,如今Bitfinex錢包已經可以使用閃電網絡發送和接收比特幣。

去年2月,Twitter和Square的首席執行官Jack Dorsey宣布,Square的現金APP將在未來某個時候集成閃電網絡功能。 Dorsey是比特幣一名高調的支持者,也是閃電網絡的投資者之一;他最近通過投資閃電網絡讓自己資產翻了兩倍。

Casa,是一家提供比特幣多簽名(multisig)密鑰安全解決方案和閃電節點建設的公司。同樣是去年2月,Casa首席執行官Jeremy Welch告訴Decrypt網站,Dorsey來自Square的對閃電網絡的支持將會“影響深遠”。

而閃電網絡的消息收發功能也在研發中。一種點對點的即時通訊協議“Whatsat”,該詞由WhatsApp和satoshi(中本聰,既是比特幣的發明者,該詞也被用作比特幣的最小計量單位)兩個詞組合而成。該協議於去年11月問世並為閃電網絡服務。它可以在不使用Facebook或WhatsApp等第三方應用程序的情況下發送加密信息。目前,它還是免費的;下一步研發的主要挑戰是為這個協議實現更低廉成本的版本。

甚至,還有有一個閃電ATM機的項目正在開發中,該項目可以讓你將所有多餘的零錢轉換成satoshi(中本聰,比特幣的最小計量單位)。

流動性和隱私性

然而,所有這些進步都是有代價的。

加密貨幣投資公司MultiCoin Capital的首席分析師Ryan Gentry表示:“我預計,到2020年,網絡上那些希望馬上就擁有數百萬用戶的加密貨幣發行者,與那些希望放慢速度、把用戶隱私放在首要地位的發行者之間,會出現劍拔弩張的緊張局面。”

Gentry質疑網絡的市場流通性管理工具目前是否已經足夠健壯,以應對未來突然湧入的大量支付。他說:“如果像Litenite或Raiki這樣用比特幣交易的遊戲能夠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那麼未來的網絡會如何發展將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Sheinfeld也承認:“我們必須檢查網絡是否可以實現擴展,以及客戶群體是否可以實現擴展”。

對於Breez公司而言, Sheinfeld認為他們的最終目標是提高閃電網絡的用戶體驗。他說:“我們想要讓技術的複雜性對用戶而言變得模糊、不可見,從而讓客戶體驗到類似互聯網的無縫服務。” 他認為,閃電網絡的服務提供商將在新用戶中發揮其主導作用,其功能將與現有的互聯網服務提供商(ISP)類似。

“如果說我們想要提供和法定貨幣(fiat)一樣的用戶體驗,那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到,但我認為我們會在6到12個月內做到這樣的用戶體驗。”

如果閃電網絡要實現大規模應用,它必然需要克服一些障礙,然而可喜的是,它正在全力以赴地去做這些事。與此同時,讀者您為什麼不動手建立自己的閃電網絡節點來促進這些激動人心的事情進一步發展呢?

譯者註:

Wumbo該詞最初來自動畫片《海綿寶寶》的台詞,其實是組合了Jumbo(龐然大物)和Waddle(搖擺)兩個詞的生造詞,所以兼有二者意思,一般認為是“迷你”(Mini )的對立詞。

作者介紹:

Adriana Hamacher,曾在BBC受訓,記者、主持人和製片人,同時也是一名獲獎作家和編輯,擅長的領域包括區塊鏈、機器人、物聯網以及其他新興技術。

英文原文:

Why 2020 will be the best year yet for Bitcoin’s Lightning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