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電池電量塑造了對時間和空間的感知 並定義了用戶身份


研究的主要作者托馬斯·羅賓遜博士說:“人們不再認為他們的目的地是10公里以外或地鐵10個站點,他們認為這是他們電池電量的50%。”

在採訪中,受訪者討論了電池電量如何使他們感到積極,當電池滿電的時候好像他們可以去任何地方或做任何事情。然而,當電量不到一半的任何情況都會引起極度的焦慮和不適

由於手機現在不僅僅是一種通訊工具,它們是地圖、數字錢包、娛樂系統、日記、銀行、步進計數器和脈衝計數器等,所以導致電池電量是社交和消費任務的核心因素。

定義標識的設備

對電池電量的管理構成了人們日常活動的結構,從爭論誰可以給床邊的設備充電,到決定去哪裡購物,以便進入補充充電站。

該研究發現,這種依賴意味著人們現在可以在如何維持電池電量的問題上確定自己和他人的身份

那些監測電池電量並採取措施保持高電量的受訪者稱自己是“控制狂”、“計劃者”和“強迫症患者”

那些經常讓手機電池耗盡電量的人往往被認為是“非常令人沮喪”、“雜亂無章”和“不體諒”的人

羅賓遜博士說:“我們發現,讓手機電池耗盡的人被其他人視為與社交脫節,因此無法成為合格的社會成員。手機已經成為我們所有事物之間的紐帶,以至於無法有效管理電池續航時間成為無法管理生活的象徵。”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