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萬日本人關注,為何虛擬主播這麼受歡迎


圖示:虛擬明星主播絆愛

得益於動漫文化和《攻殼機動隊》,數百萬日本網民現在都在關注著絆愛在視頻平台YouTube上的一舉一動,這種成功也催生出成千上萬的絆愛模仿者,以及一個迎合所謂“虛擬主播”(VTubers)的家庭手工業。與PeWDiePie和Ninja等西方流媒體網紅完全不同,日本發明了一種由數字化身和互動動畫組成的全新流媒體明星。

“虛擬主播和普通動畫角色的區別在於,你可以相信它們確實存在,”總部位於東京的Activ8創始人大阪武史(Takeshi Osaka)說。 “這種存在感是它們如此吸引人的一個重要原因。”

Activ8避開了傳統動畫費時費力的製作過程,後者並不適合快節奏的YouTube視頻內容世界。 Activ8使用好萊塢級別的動作捕捉設備來製作音樂視頻、短劇和遊戲直播,日活用戶達到了400多萬。

相關技術可以讓絆愛們在展會上與粉絲實時互動,在電視直播中接受采訪,在音樂會中進行表演。這是一個可以與現實世界互動的虛擬影響者。

雖然Activ8沒有透露技術細節,但其所開發得產品都是栩栩如生的動作、手勢和麵部表情的無縫結合,所有這些都有助於消除人們的不適應。

專門開發虛擬主播的格里公司高級副總裁荒木英吉(Eiji Araki)說,“這裡的創新之處就在於他們如何將實時3D電腦圖形、動作捕捉和YouTube等視頻網站結合起來,與觀眾進行雙向互動。”

絆愛於2016年12月在視頻平台YouTube上首次亮相,“VTuber”一詞也由此誕生。同年,第一款商用虛擬現實頭戴設備問世,相關技術催生出了更多的模仿者。 Facebook旗下Oculus和HTC旗下Vive設計的虛擬現實設備可以進行精確的頭部和手部跟踪,結果證明它們最終成為開發能夠吸引用戶的虛擬主播的低成本完美設備。有了免費使用的動畫渲染引擎和來自Unity Technologies等公司的3D模型,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家客廳里以低廉價格創建一個虛擬主播工作室。

虛擬主播能夠在日本發展壯大絕非偶然。日本以動漫為核心的用戶生成內容由來已久,而像初音未來(Hatsune Miku)這樣的虛擬人物已經吸引了大量的觀眾。儘管從全世界角度來看,觀眾可能更喜歡那些更具真實感、更難創造成動畫的角色,但在漫畫中長大的日本用戶對卡通化虛擬明星的接納度無疑會更高。

迄今為止,虛擬主播現象幾乎只出現在日本市場,但它將流行文化與活躍互動相結合的潛在技術和方式在全世界普遍存在。 Activ8已經有了將其VTuber產品組合擴展到日本市場以外的想法。

雖然自隨身聽問世以來,日本在全球科技領域的領先地位可能已有所減弱,但其引領潮流的習慣在遊戲領域依然強勢。目前全球銷售遊戲機中的四分之三是由任天堂和索尼生產的,而免費手機遊戲正以日本公司首創的盈利技術席捲全球。此外,諸如《超級馬里奧》、《塞爾達》、《怪物獵人》和《精靈寶可夢》等系列遊戲風靡全球。動漫是日本另一個主要的文化出口產業,產值達200億美元,其中產品包括宮崎駿的動畫作品到最近好萊塢翻拍的動作喜劇片《阿麗塔:戰鬥天使》(Battle Angel Alita)。而虛擬主播正是這兩種日本文化表現方式的結合。

市場研究公司User Local估計,目前有超過9000個YouTube頻道在提供虛擬主播內容。最受歡迎的是由像Activ8這樣的專業工作室製作的虛擬主播,而每個工作室都同時管理著幾十個角色。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虛擬流媒體主播已經從一種不為人知的亞文化演變成了一個大產業。現在絆愛出現在方便麵和眼藥水的廣告中,出現在當地運營商軟銀公司的發布會上,甚至出現在日本國家旅遊局舉辦的宣傳活動中。

“毫無疑問,這將改變娛樂的未來,”日本移動社交遊戲公司Gumi的創始人國光宏尚說。然而,他警告說,“要讓這類內容在日本市場以外引起共鳴,就必須迎合當地的口味和情感。”

目前,日本的虛擬主播正走一條阻力最小的道路,將他們的角色出口到中國龐大且缺口很大的動漫市場。 Activ8今年早些時候推出了中文版的絆愛,變換了服裝和聲音,現在絆愛在中國的視頻網站Bilibili上有近82萬粉絲。

Activ8的最終成功意味著進軍好萊塢。就像《生化危機》、《精靈寶可夢》和《刺猬索尼克》等日本知名遊戲一樣,好萊塢已經是一條老路。考慮到世界對日本文化的胃口,虛擬主播可能甚至不需要改變太多。

大阪武史說:“我之所以創辦這家虛擬藝人公司,是因為我相信它可以在全球範圍內推廣開來。”“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下一個迪士尼。”

.(tagsToTranslate)日韓漫畫(t)數百萬日本人關注,為何虛擬主播這麼受歡迎(t)kknews.xyz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