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人臉搜索,在AI的陰暗面肆無忌憚


人臉識別技術自誕生以來就伴隨著爭議,隱私、安全等問題與這項技術一同成長。人臉識別技術愈發成熟,與之相關的安全問題就更加複雜、嚴重,雖然成為了人工智能領域最為成熟的技術之一,但有幾人能夠真正接受人臉識別在生活中的無孔不入呢?

你的面孔,他的“玩物”

“上流社會”人士從來不缺乏對於新技術的“熱情”。

2018年10月的一個星期二晚上,Gristedes便利連鎖店的億萬富翁老闆John Catsimatidis在曼哈頓蘇活區附近一家高檔意大利餐廳用餐,他的女兒Andrea與一名Catsimatidis不認識的人一同走了進來。顯然,他的女兒沒有發現自己的父親也在這家餐廳裡,此時,Catsimatidis叫服務員走過去拍張照片。

隨後,Catsimatidis將圖片上傳到手機上的面部識別應用程序——Clearview AI。該應用程序背後的初創公司擁有一個龐大的數據庫,其中包含數十億張照片,這些照片是從Facebook、Twitter和LinkedIn等網站上抓取的。幾秒鐘之內,Catsimatidis看到了這個神秘男子的照片集,以及它們出現的網址,並且清楚地知道了:他女兒的約會對像是來自舊金山的一位風險投資家。

Catsimatidis說:“我只是想確保他不是騙子。”隨後,他將該男子的簡歷發給了女兒。

Andrea的約會對象驚訝於Catsimatidis如何迅速地得到這樣詳盡的信息。而Andrea則表示:“我了解我父親,他確實能夠做出這樣瘋狂的事情,他對新的技術非常敏感。”

Catsimatidis是從公司另一位創始人那裡知道了這一應用,而在此前,那位創始人已經把這一應用放在了部分線下商店裡,用以偵察小偷或競爭對手的潛入。除此之外,Clearview AI早已在美國“上流社會”的聚會中流傳開來,他們用這一軟件來識別感興趣的陌生人,或者幫他們想起那些熟悉但不記得名字的臉孔。

至於Clearview AI本身也是很樂於向這些人提供服務的,“我們向潛在和現有投資者以及其他戰略合作夥伴提供了試用帳戶,以便他們可以測試該技術。”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Hoan Ton- That說。

“人臉搜索”產業浮出水面

一張照片,只消數分鐘,一個人在全網發布過的照片以及來源就查的一清二楚,這樣的操作讓人不寒而栗,而其背後的“人臉搜索”產業更加讓人惶恐。

以Clearview AI為例,這家公司雖然以人臉識別技術起家,但是在業內也算得上是“名聲在外”了。

這家公司聲稱自己設計了一套人臉識別尋人系統:用戶可以通過上傳某人的照片到該系統,即可獲得此人在全網公開的照片信息及其源頭鏈接,簡單來講就是“一張照片,全網尋人”。同時,該公司表示,他們從 Facebook,YouTube,Venmo 等數百萬其他網站中抓取了約 30 億張圖像,遠遠超出了美國政府或矽谷科技巨頭們建造的任何數據庫

該公司創始人 Hoan Ton-Town 說,他希望將這套系統提供給執法部門使用,這樣可以大大增加走失人員的搜索以及暴恐人員的跟踪力度。比如,Clearview AI就曾聲稱協助紐約警方破獲了一起疑似爆炸物的案件,雖然紐約警方後來表示案件破獲與這家公司並無關係。

image

Clearview AI號稱協助破案的宣傳文件

拋開這一“打臉”事件不說,像Clearview AI這樣依靠“人臉搜索”業務吃飯的公司正在悄悄崛起,甚至在逐漸成長為一個龐大的產業。

比如,一家名叫Trustwave的新加坡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基於人臉識別的情報搜索工具——SocialMapper。使用方法同樣簡單,只需要上傳一張人臉照片和姓名,就能找到此人在Twitter、Facebook、LinkedIn、Instagram,甚至微博、豆瓣等等社交媒體上的用戶主頁。最後,SocialMapper還會綜合這些社交媒體內容出具報告,報告會包含性別、年齡、所在地、電子郵箱等等詳細的個人信息

除了形形色色的App,還有一些專門以搜臉找人為核心業務的網站。這些網站往往打著一些看似正義的旗號,比如“幫您查看是否有人非法使用您的照片”,實際上則是依靠人臉搜索來幫助別有用心之人完成類似人肉搜索的業務。這些網站甚至會對不同的業務明碼標價,按級別收費,某些網站的“高級VIP”甚至可以獲得極其詳細的目標人物資料,與之相關的親屬等信息也會統統暴露。

image

某人臉搜索宣傳

在質疑聲中成長的人臉識別

2020年1月,Twitter 向Clearview AI發送了一封停止訪問信,指出該公司從其網站收集了照片,這違反了Twitter 的服務條款,並要求Clearview AI 停止數據抓取並刪除從Twitter 收集的所有數據;不久後,Facebook也對Clearview AI發出了類似的警告。

雖然該公司一再強調,其技術“僅適用於執法機構和選擇安全專業人員作為調查工具”。但是也並沒有任何行動來製止這項技術被濫用。或許是無能為力,又或者是收到了“其他力量”的控制,總之Clearview AI要面臨的問題恐怕不止一兩件,據悉,美國伊利諾斯州東部北區地方法院已經向Clearview AI 提起訴訟,稱Clearview AI 的行為是對公民自由的威脅。

Clearview AI未來的命運會如何暫且不表,回過頭來說說人臉識別這項質疑聲中不斷成長的技術。

安全問題是一直圍繞著人臉識別技術的核心話題,雖然無數企業都在強調對於這項技術安全性的保障,並且在很多場景下,人臉識別真的提供了不少的便利,但是質疑一直沒能從用戶的心頭打消。

相比搜臉尋人這種剛剛崛起的產業,Deepfake、AI換臉這樣的名詞或許更能引起人們的警覺。畢竟當換臉技術剛剛興起的時候,就在全球引發了熱議,換臉App雖然挑起了一段時間的熱度,但更加劇了人們對於人臉識別的恐懼——換臉之後毫無違和感,不正可以用來造假嗎?

受輿論的壓力影響,一些換臉App下架了,就連GitHub也禁封了Deepfake的相關開源項目。但是影響已經形成,且仍然有不少人在早先下載好的代碼中不斷“優化”,在那些普通用戶看不到的地方繼續散播著偽造的圖片、視頻。

除了來自用戶的不信任,人臉識別還被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立法機構“特殊關注”,比如第一個全面禁止人臉識別的城市——舊金山,以及號稱“史上最嚴”的GDPR都曾對人臉識別的“不正確使用”進行過處罰或警告。

雖然這些嚴格執行的法律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用戶的隱私安全,但卻也不同程度地限制了技術的發展。安全與發展兩者如何能全面發展,也成為了立法者與企業不斷為之努力的方向。

結 語

人臉識別,老生常談,常談常新。

技術在進步,制度在完善,但是灰色、黑色的產業鏈卻總也沒法一網打盡,本該用來向善的科技也在那些陰暗的角落裡滋生更多的病毒,甚至成為某些權錢交易的“橋樑”。是的,技術向善在與人,但人心若向惡又當如何?

拓展閱讀:

https://www.infoq.cn/article/422lAN7NjQVkRYuZ8vcs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5/technology/clearview-investor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