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與太空探索:邁向新世界



人從未比在太空行走時顯得更為渺小,或更為偉大

語宙

+

不明覺厲

元宇宙是什麼?


元宇宙(Metaverse),今年很火的概念。看上去,它似乎是虛擬現實、區塊鏈、雲端計算、數字貨幣等等一眾很火的詞語的疊加。當然,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畢竟執著於元宇宙業務的 Facebook 都改名 Meta 了。

以“科技經濟大會”(Techonomy conference)知名的美國會議和媒體公司Techonomy 旗下網站今年7月發表文章,闡述元宇宙和太空探索的共同之處。宙姐對其觀點並不完全贊同,也還沒有徹底瞭解元宇宙的內涵,粗譯至此,僅供參考。

劉易斯和克拉克(Lewis and Clark,美國19世紀初奉命遠征西部的兩位探險家),歐內斯特·沙科爾頓(20世紀帶隊前往南極的英國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第一個到達南極點的挪威探險家)——這都是些沒法靜靜坐著而不向往遠方的人。喬治·馬洛裡(George Mallory)則是一位長眠於珠穆朗瑪峰的登山者,曾在被問及為什麼要攀登珠峰時回答說:“因為山在那裡。”(這句話常常被錯誤地認為是埃德蒙·希拉里爵士說的。)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兩個新的疆域遙遠的邊界,它們已經成熟到可以進行新的探索:一個是物理的,一個是虛擬的;一個在外層空間,另一個在數字空間。這兩者的力量之源,都來自偉大的自我價值、偉大的夢想以及同樣偉大的探索未知的熱情。


▲元宇宙與宇宙(來源:Facebook Screenshot)

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和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三位自負的(此處為該詞語的正面意思)企業家將目光投向太空旅行,各自主題有所不同。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這三人的淨資產加起來有4000億美元,大致相當於整個愛爾蘭的GDP。他們把資產中的大部分錢用於太空旅行。


▲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來源:Techonomy)

馬斯克正在為NASA提供一項商業服務,運送其人員往返太空。他還鍾情於把人送去火星。以達成的合同量計算,儘管事實上馬斯克自己到目前為止還在地上,他可能是三人中走得最遠的。

貝索斯夢想著太空殖民。當地球發展到不再是理想棲息地的那一天,他想象在太空中生活和工作。他如此渴望發展,以至於似乎在試圖賄賂NASA(譯者注:原文如此,或為調侃),以同意自己幫助建造下一個月球著陸器。他的藍源太空公司在NASA最近授予的初始合同中輸給了馬斯克的SpaceX。

布蘭森的重點也是太空旅遊,這將“維珍銀河”這個名字提升到了一個新高度。他們征服新大陸的故事,將留與下一代的孩子們讀。

延伸閱讀  資訊科技板塊,自主可控程序提速


▲馬斯克也是數字貨幣的力推者

(來源:airNFTs)

回到地球上。先驅者們正前往元宇宙,同樣也是為了殖民、建立社羣和邀請遊客參觀。無論遊戲玩家社羣、NFT(非同質化代幣,一種發行在區塊鏈上的數字資產)/crypto(加密貨幣)使用者還是AR和VR開發者,這都是一場虛擬土地爭奪戰,大概念是創造僅以數字形式存在的、完全沉浸的世界。就像在太空中一樣,你可以在那裡工作、玩耍、娛樂或開店。與太空一樣,元宇宙也被認為是一個可以書寫新規則、探索新價值觀和規範的地方。

就在這個月,馬克·扎克伯格的公司Facebook宣佈,它將大舉進軍元宇宙。根據扎克伯格的說法,Facebook社羣的未來在元宇宙。目前,我們對這一願景唯一可見的(證據)是Facebook的Oculus Rift VR眼鏡,以及通過它們提供的各種體驗。(譯者注:本文寫於今年7月。到今天,Facebook已經改名為Meta。)


▲Facebook改名(來源:Fox Business)

雖然扎克伯格希望控制元宇宙,但他遠非唯一人選,也絕不是最有經驗的人。像Virbela(遠端活動環境構建商)這樣的公司,從根上就是數字化的,無論(其內容為)學習、遊戲還是會面。甚至他們自己的員工每天也都是在物理世界的數字孿生世界中努力工作。MootUp(3D沉浸式環境提供商)剛剛與Verizon的Blue Jeans(類似Zoom的軟體)合作,為企業打造融入元宇宙的機會。Pokemon Go的開發商Niantic(AR技術公司)已經啟動了迄今為止最大膽的元宇宙規劃:它正在建造整個地球的AR複製品,為遊客提供加入了增強數字資訊的真實世界體驗。


▲曾風靡一時的Pokemon Go(來源:Niantic)

關於元宇宙重要的一點在於,它是“向商業開放”的。無論音樂會、時裝秀、迪斯科晚會、學習研討會還是其他活動,致力於元宇宙的公司都鼓勵品牌和創作者在其數字世界中提供獨特的體驗。擁有像Fortnite(大逃殺類遊戲“堡壘之夜”)、Minecraft(沙盒遊戲“我的世界”)和Animal Crossing(模擬經營遊戲“動物之森”)這樣的產品的公司——儘管其根基是遊戲,已經從品牌那裡吸引了鉅額投資和鉅額贊助。


▲“元宇宙”的世界

(來源:Analytics India Magazine)

啟航之初的元宇宙,其中一個落點為兒童遊戲。早期,Roblox(全球最大線上遊戲平臺)確定了一些原則,這些原則現在看來某種程度上是元宇宙的基礎。它使其使用者成為其收入分享模式的一部分。當使用者在平臺上建立新遊戲時,他們會向其他希望在Roblox中構建世界的品牌開放平臺。還有一種MIM(Magic Internet Money/神奇的網際網路貨幣)可供使用。Roblox還讓代理商為使用者頭像提供穿衣、打扮和養成服務,事實證明這一招很受歡迎。耐克、迪斯尼、華納兄弟和古馳等公司都積極地在那裡構建體驗。


▲Gucci為使用者打造Roblox頭像

(來源:DoDBuzz)

當然,探索元宇宙的成本比探索太空低很多,但它們的共同點是未知領域的誘惑。未知是浩瀚的。當然,也像過去的探險一樣,歷史的程序將不可避免地被貪婪、私心和人為錯誤所改變。但別搞錯了,月球和元宇宙都是開放的。

原文:

Robin Raskin,What the Moon and the Metaverse Have in Common,July 30, 2021, Techonomy Exclusive,

What the Moon and the Metaverse Have in Common

航天科學傳播平臺

延伸閱讀  BOMBER機架 配件報價 細節圖片與基本引數

Powered by愛太空

第 383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