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年“爆雷”這一月:深圳專案被傳停工,佛山又陷退出風波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陳偉納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房地產似乎真的迎來寒冬。最近,關於花樣年的討論甚囂塵上,其在深圳和佛山的在建專案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波折。

位於深圳坪山的花樣年旭輝好時光專案近日被爆“因資金問題導致停工” ,購買了該專案的業主在相關官方網站上留言求助,希望能得到相關部門的幫助。緊隨其後,“花樣年‘撤離’佛山”的訊息也傳出。

不過,令人不解的是,深圳專案被曝停工的同時,該專案二期產品還取得了預售證並已進入認籌階段。而關於停工和退出佛山,目前也是眾說紛紜。

深圳停工,佛山陷退出風波

花樣年的風波開始於10月4日,當天其宣佈本金總額為5億美元的2021年到期優先票據剩餘未償還本金約為2.0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億元),根據規管2021年票據的契約,票據的所有未償還本金均於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樣年控股並未在該日付款。

四天之後,花樣年債券大跌,“18花樣年”、“19花樣02”皆出現盤中臨停。復牌後,“19花樣02”跌幅一度擴大至54%,觸發盤中二次臨時停牌。

同日,花樣年創始人曾寶寶在公司內部發了一封給全體員工的家書,“事情來了,不逃避;遇到問題,去解決……但花樣年絕不躺平,實現保專案高品質交付保公司正常運營,此為花樣年的底線。”

從這份家書不難看出,花樣年對順利度過這次難關仍抱有期望。據瞭解,花樣年在事件發生後就成立了應急小組,制定風險化解方案,以期儘快化解階段性困境。

延伸閱讀  誰“殺死”了中國第一網紅?

關於花樣年將以何種方式解決資金問題,曾有傳言稱“花樣年已經退出佛山市場,合作的幾個專案都已退出股份,以此收回資金好應對接下來的困難”。

但時代財經向花樣年集團求證得到的答覆是:“花樣年在佛山的專案均為合作專案,主要包括廣雅院、雲璟、三堂院、好時光四個。目前,僅雲璟一個專案退出,原因是為補充公司現金流,具體退出時間是10月中旬。”

時代財經通過天眼查查詢發現,在佛山另外三個專案的股東名單中仍有花樣年的身影,專案均處於正常合作流程,並不是網傳的“已全部退出佛山”。其中一個與花樣年合作開發專案的粵系房企發言人告訴時代財經,“與花樣年正常合作中,股權方面沒有變化”。

不過,與佛山專案不同,花樣年在深圳的專案似乎遇到了不小的麻煩。10月26 日、28日兩天,在官方網站“領導留言板”上,接連出現關於花樣年深圳坪山好時光專案的業主求助留言。

其中,26日有一則留言表示,坪山花樣年旭輝好時光04地塊專案建設於10月初就停工,施工班組已經搬離。與此同時,開發商告知專案無建設資金,已經被違規挪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待近期拿證入市的03地塊銷售回款搭救。但這則留言很快就被刪除,網站上已經無法檢視。

10月28日上午,又有市民留言,大致與上一則留言相近,而措辭較為中立、剋制,文中反映了花樣年旭輝好時光專案04地塊專案監管資金被挪用,建設進度嚴重滯後,04地塊建設全面停工,相關單位對專案的現場勘察回覆與實際情況不符。

時代財經致電專案售樓處,得到的回覆是“專案正常建設中,10月初僅因為颱風天氣停工幾天,很快便恢復施工,並不存在專案停工一說。”並表示,04地塊的業主是想盡快收房,並不是專案真的出現問題。

而時代財經實地走訪發現,坪山好時光專案確實處於停工狀態,並且03和04兩個地塊的建設都處於暫停階段。專案有關人員向時代財經表示,“(專案)已經停工十幾天了,03(地塊)、04(地塊)都停了”,原因是開發商沒有向施工方支付應付的款項。


深圳坪山花樣年旭輝好時光04地塊已停工,時代財經於11月1日實地拍攝

被問及停工是否會影響到2023年的交付,該專案有關人員表示:“絕對不會(影響),可以放心買,只要工程款下來就開工,不會影響之後的交付。”

而花樣年集團方面則向時代財經表示,“本專案的財務由專案公司獨立管理,花樣年集團階段性的流動性緊張不影響專案的正常運營……03地塊預售款的監管期限,從預售款進入監管賬戶起至專案竣工驗收、所有工程依約結算完畢止。”

延伸閱讀  11月5日起,部分航司恢復收取燃油附加費,再買機票要多花錢了

三大評級機構接連降級

在自爆違約之前,花樣年似乎一切都還正常。

今年上半年,花樣年實現收入109.52億元,同比增長18.5%。其中,毛利22.77億元,同比減少26.75%;歸屬股東淨利潤1.53億元,同比增長58.7%。另外,截至6月30日,花樣年的銀行結餘及現金總額約315.83億元,與去年底相比上升10.3%;淨負債比率則由去年底的75%微降至74.8%。

整體來看,花樣年上半年的情況並無太多異常,年初公司立下的600億元年度銷售目標,如果下半年加大推盤,還是有機會在年底完成。只不過,一直以常規狀態示人的花樣年,在9月底發生了轉折。

9月28日晚間,碧桂園公告稱以約33億元收購彩生活旗下核心平臺鄰里樂100%股權。並且已向彩生活支付了第一期的款項約人民幣23億元,給彩生活提供了總額約7億人民幣的短期貸款,貸款起止時間為9月30日至10月4日,這恰好是花樣年美元債到期的時間。

但10月4日花樣年並沒有如期支付美元債,令人不解的是,此時花樣年的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非受限)共有271.78億元(截至2021年6月末,花樣年控股流動負債有496.33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有195.45億元),卻沒有“能力”償還2.06億美元(約14億元人民幣)的債務。

標普表示,儘管花樣年控股報告稱公司手頭有充足的現金,但未能償付債券本金凸顯了其流動性緊張局面。因未能償付債券本金,標普將花樣年控股(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Limited)的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由“CCC”下調至“SD”(選擇性違約),將該公司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高階無抵押票據長期發行評級由“CCC”下調至“D”。

不止標普,國際其他兩大國際評級機構輪番下調了該公司的評級。穆迪報告稱,將花樣年控股的企業家族評級由“B3”下調至“Ca”,展望“負面”。穆迪還將花樣年控股高階無抵押評級由“Caa1”下調至“C”。在評級下調前,上述評級均列於下調觀察名單中。

惠譽報告稱,因花樣年控股未能償還於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2.06億美元高階票據,故將其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由“CCC-”下調至“RD”(限制性違約)。

延伸閱讀  美國肉類價格大漲,背後有兩個因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