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最高境界,是讓人“回甘”


美的最高境界,是讓人“回甘”的頭圖

美的最高境界,是讓人“回甘”

圖| 淸涼地兒-了琹

有人說:“回甘,是中國人關於甜更為細膩的感受。”

何為甘? 《說文解字》裡說:“美,甘也。”甘,是五味之一,甜蜜美好。

何為回甘?它是一種需要感知的口感,先有苦澀,然後是回味甜美。不像甜那麼直白,而是有層次的,餘味悠長,值得慢慢品味。

東方的美,便如回甘。

圖| 淸涼地兒-了琹

初識回甘,是在一杯茶湯裡。

兒時,見爺爺每天都在泡茶,小嘴一饞,也想偷喝幾口。結果,一口悶下,小嘴一撇,怎麼那麼哭?

爺爺卻笑了:“囡囡啊,不苦不苦,再含含,還有回甘呢。”果真如此。

長大後,嚐了各種各樣的茶。有的清婉,如春天的風吹過鼻尖。有的沉鬱,像寒冬臘月的心事。有的醇綿,如小手拉大手的溫柔。但總念念不忘,那一絲若無若有的“回甘”。

圖1.2| 淸涼地兒-了琹

曾聽茶課老師說:“真正的好茶,有苦也能化開,終能化成回甘。”有研究表明,苦澀味來自茶多酚,它與蛋白質結合時,會轉化成“回甘生津的感覺”。

因此,喝茶時不可匆匆忙忙,囫圇吞棗。若是感覺入口微苦,不必急,慢慢飲下,靜待幾分,體會澀味是不是漸漸消失,喉嚨深處會傳來淡淡的甜。

回甘,是一種滋味,是一種值得慢慢感受的美味。

圖| 淸涼地兒-了琹

回甘之美,落於草木之間,不只有茶,還有梅。

古人便雲:“梅花香自苦寒來。”

晴日的梅,有疏影橫斜,有暗香浮動,但不抵冰天雪地裡望見的梅,來得驚心動魄。

黑色的枯枝,如毛筆撫過天地的筆痕。幾朵紅梅,迎寒綻放,微小而燦爛,如詩中所言:“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有一年,蔣勳到西湖看花。他發現桃花、杏花與梅花很像,但最漂亮的枝幹都是梅花。瘦骨嶙峋,卻如筆墨風雨。

因為“每一次大風雪後,受傷、折斷的枝干會產生很多異變的姿態,這正是梅花美的原因。”

梅花之美,是一種回甘。受過傷、歷風雪,是生命中的苦。但那倔強的美,幽絕的美,是往後的甘。

回甘之美,不在於皮囊,而是一種風骨,是苦寒之後更為雋永的美。

有一首歌叫《苦瓜》,裡面有句詞:“大概人生有些事,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處。”

苦,便是這樣的事。它最難被接受,只能慢慢感受。就像吃青橄欖。

兒時,覺得生澀難吃,長輩們何以吃得津津有味?直到偶然有一日,隨口吃了個,細嚼慢嚥後,清冽的汁水在口中迸發、打轉、轉化,漸漸有瞭如春天一樣的清香,舌底回甘。

品出回甘之時,已是人到中年。

圖|擬見

年少時,有得揮霍,一旦不喜便直接棄之。但隨著人事漸長,知道有些美要等待,有些味要細嚼慢嚥,有些情是愛久見人心。

我們常常說生活美學,很多事冠以“學”字,彷彿很高深。其實它並沒有那麼遠。

擁有一顆懂得回甘的心,慢煮生活,細細品嚐酸甜苦辣,是人生最美的滋味。

圖|擬見

導演小津安二郎說:“人生和電影一樣,都是以餘味定輸贏。”

最好的餘味,是回甘。

就像曲徑通幽的美,忍過苦寒的梅,人到中年的茶,苦盡甘來,美意自來。

美的最高境界,是回甘。

圖|擬見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