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圍:李順東找牛石豔求複合,林滿江命令石紅杏離婚,錢榮成行賄


《突圍》李順東兩年前接住了石紅杏一沓一沓砸在他面前的10萬元現金,答應跟牛石豔分手。李順東拿著這10萬去開辦了一個幫人討債的公司,取名為“天使公司”。李順東覺得天使在人間,牛石豔就是他的天使。但是,為了10萬元錢,他出賣了自己的愛情。為此,失戀的牛石豔差點自殺,那天晚上她在《京州時報》報社待到很晚,就是秦小衝犯事的那個晚上。


現在的李順東,手底下有兵了,感覺自己的公司已經步入正軌,秦小衝成為他的“秦專務”,李順東儼然從窮小子變身為李總了。

李順東在秦小衝的幫忙下,約到了牛石豔。昔日的戀人相見,難免感慨。李順東自我介紹是“天使公司”老總,工作就是接受委託、替別人清償債務,那他總不能欠下別人的債吧。

秦小衝給李順東打掩護,一邊端茶倒水,一邊說尤其是不能欠自己親人的債。

牛石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讓他倆繼續,接著演戲吧,說段相聲也行。

李順東親暱地喊了一聲“豔兒”,說自己現在可沒有心情說相聲,再說了他這麼忙,哪有時間啊。

秦小衝也學乖了,稱呼牛石豔為牛主任,希望她能看清現在的形勢,李順東已經今非昔比了。

李順東從兜裡掏出一張卡,說他借了媽十萬。


聽到牛石豔要更正,李順東只得改口說借了她媽十萬,按三分利息算,這兩年下來,差不多十八萬多。

突圍

這10萬,他借用了兩年零兩個月,那就歸還20萬行吧?

秦小衝表示,天使公司正在發展壯大,李總已經是身家上億的大老闆了。

突圍

聽到身家上億,牛石豔可沒工夫在這兒聽他倆瞎吹牛,讓趕快上簡餐,她餓了,吃完飯還要忙有關礦工新村房改的採訪呢。

李順東就吩咐秦小衝,讓秦副總去點餐,來點貴的。牛石豔看到面前這倆人在虛張聲勢,這飯店她熟悉,最貴的菜才100元一份。

秦小衝說牛石豔不會享受,他前幾天去鮑翅樓的時候,看到李總把酒獨酌,一桌子好飯好菜,李總連一筷子都沒動,那場面相當落寞。牛石豔真的讓李總傷心了。

突圍

牛石豔讓秦小衝別噁心人了,問李順東有心嗎?還談什麼傷心?

突圍

李順東再喊一聲“豔兒”,說自己有心,也真的傷心,早就悔不當初了,過去不知道珍惜,現在知道錯了。

突圍

秦小衝誇讚李總活得是個真實的人,活得不裝。人都會犯錯的,知錯就改還是可以接受的,應該再給個機會。

牛石豔抽張紙巾擦擦嘴巴,說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她吃完了,兩位就慢用吧。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突圍

延伸閱讀  惋惜!22歲華裔生疑臥軌輕生!真凶是抑鬱症

其實牛石豔是愛李順東的,即便李順東後來去“北山喝湯”了,她還想著等李順東三兩年從裡邊放出來,她就跟他結婚。遺憾的是,李順東去“北山喝湯”的時間有些常啊,遠超牛石豔的預料。

秦小衝將要回來的那20萬投資款全部交給了前妻,周潔玲這才答應讓他見見女兒,不過只能視訊通話,還要說他在國外求學。

通過手機視訊,秦小衝看到女兒長大了,誇讚薇薇好漂亮啊,問自己老不老?

薇薇說爸爸不老,只是變瘦了,怎麼還長了那麼多鬍子?

周潔玲騙女兒,說爸爸在國外一邊學習,一邊工作,可辛苦了,都累瘦了。還說爸爸託人帶回來的禮物,薇薇可喜歡了。

突圍

秦小衝很激動,聽得有些愣怔了。

薇薇問爸爸那邊為什麼好黑啊?

秦小衝說這邊是白天,但爸爸住的是地下室,沒有光,要開著燈。

薇薇問爸爸什麼時候回家啊?好想爸爸了。

秦小衝都快哭了,說爸爸下個星期就回家好吧?

周潔玲趕忙打斷秦小衝,說爸爸不能回來的,還要再上兩年學。要給閨女帶個好頭,做個好榜樣才行。去國外是多珍貴的機會,可不能說回來就回來。

秦小衝表示,自己只是太想女兒了,就這麼隨口一說。

突圍

周潔玲讓薇薇去寫作業了,然後警告秦小衝,如果再這麼隨口一說,以後就沒有跟女兒視訊通話的機會了,可要記住了。

突圍

放下電話,兩人心裡都有些酸澀。周潔玲對秦小衝這態度,算不算霸道?

真正霸道的是林滿江,他竟然命令石紅杏離婚。

突圍

原因是牛俊傑在陸建設升任京州中福黨委書記時,直接打了辭職報告要撂挑子。陸建設覺得很沒面子,自己好不容易當了黨委書記,齊本安在任職大會上直接宣佈散會,連講話的機會都沒給他,牛俊傑還一句句“陸老代”的叫著。差點被氣哭的陸建設給皮蛋訴苦。

皮丹在林滿江書房給石紅杏打電話,說要注意分寸,不能太欺負陸建設了。聽到石紅杏沒有認錯的意思,林滿江拿過電話說石紅杏現在連他的話也不聽了嗎?如果石紅杏也說不動牛俊傑,那他現在就支援她倆離婚。

石紅杏憋著一肚子委屈來病房看望師父,說當初師父怕她掉隊,把她交給林滿江來培養。現在她怕大師兄掉隊,希望師父好好勸勸林滿江。大師兄都命令她跟牛俊傑離婚了。

突圍

聽到這話,程端陽感覺意外了,讓石紅杏在這一點上不能聽大師兄的,不能跟牛俊傑離婚,畢竟牛俊傑這人還是不錯的。

延伸閱讀  突圍:林滿江機關算計,卻犯了3個錯誤,最後一個很致命

事後,程端陽給林滿江打電話,勸說大徒弟不能掉隊的同時,也說了陸建設這人口碑不行。林滿江向師傅訴苦,齊本安和石紅杏恐怕要跟他分道揚鑣了。但在他的棋局裡,從來都沒有廢棋子,包括任用陸建設。

童格華也覺得丈夫過分了,怎麼能命令人家離婚呢?就提醒林滿江,別忘記人家是夫妻,只是嘴上說著要離婚。

突圍

林滿江清楚得很,石紅杏敲鑼打鼓要鬧離婚,目的是想討好他。但是現在石紅杏有些拎不清了,看看人家張繼英,即便再有不同意見,也不會在公開場合反對他,人家知道界限在哪裡。

突圍

林滿江告訴童格華,用人最看重的是忠誠,能力要永遠排在忠誠之後。忠誠就是石紅杏的敲門磚,齊本安確實很有能力,但是不服管。所以對有能力的人,只能欣賞、不能用,否則會給自己惹來大麻煩,比如這個齊本安。

突圍

齊本安正帶著牛俊傑回家,跟範佳慧一起吃飯呢。牛俊傑感覺自己無事一身輕,誇讚範社長報紙辦得好,敢為老百姓發聲。齊本安打趣牛俊傑認字嗎?少拍馬屁了。

範家慧說人家牛總只是給她點個贊,認不認字都行。讓齊本安給她拿個酒杯,她要陪著牛總喝幾杯。

齊本安想在牛俊傑面前顯示一下男人在家的地位,就訓斥老婆、女人家家的陪人喝什麼酒啊!

範家慧說自己是女主人,人家牛總好不容易來家一趟,陪著喝個酒怎麼了?趕快拿杯子來。

齊本安只得給老婆拿來酒杯,提醒可別喝多了。

看到牛俊傑執意要辭職,齊本安倒是想去京州能源公司兼職這個董事長。牛俊傑趕忙勸阻,他現在可不想坑齊本安了,這個位置是矛盾漩渦,他可不想看著齊書記每月只拿1000元的生活費。

範家慧直接懟齊本安,如果他敢每月只拿1000元回家,她可要一腳把他踢出去。別忘記了兒子在國際學校上學,那學費是多少錢?

突圍

齊本安讓範家慧閉嘴,這兒哪有她說話的份?別以為老牛在這兒,他就不敢收拾她了。

牛俊傑看到這場面,愣住了,為了緩解氣氛,他舉杯敬範社長。

齊本安趕忙在餐桌下面用腳抵一抵範家慧,想給老婆來個暗示。

範家慧端起酒杯一邊跟牛俊傑碰杯,一邊用腳狠狠踢了齊本安一下。

此時的錢榮成正在石紅杏家門口貓著,看到石紅杏進門,他趕忙推門進來,差點被夾到手。

突圍

石紅杏也被嚇了一跳,問有什麼事不能在單位說,怎麼偷偷堵門來了?

錢榮成說實在沒辦法了,然後掏出兩張銀行卡,說這是一點小意思,總共100萬,石總和齊董一人50萬。

突圍

延伸閱讀  男人給你這4個“訊號”,無疑是對你動了真情,別傻傻錯過了!

石紅杏當面給齊本安打電話,說錢總對於擔保貸款的事情很著急,這都跑家裡來行賄了,給她倆一人50萬,她直接回絕了。

錢榮成大驚,趕忙衝著石紅杏擺手,說送禮這事情可不能在電話裡說。然後收回那兩張銀卡卡,只當他今天沒來過。

突圍

錢榮成去找齊本安脅迫擔保貸款的事情,說即便他齊本安沒事,那林滿江、石紅杏和皮丹呢?他難道不念一點兄弟情分?別逼他走上不歸路。

齊本安警告,錢榮成已經走在不歸路上了。

突圍

皮丹陪傅長明吃飯,擔心錢榮成翻舊賬。

突圍

傅長明很自信,說自己做事情沒有留下任何尾巴,所以他沒有什麼碴子給別人來找。

突圍

聽皮丹提到10億交易費用,傅長明有些牙根癢癢,這個錢榮成怎麼就不讓人省心呢。

突圍

看來,錢榮成離死不遠了。

Scroll to Top